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九十一章 状况迭起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伯納乌的天秤、jiasujueqi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韦尚,是谁?

    提起此人,还要从无咎自己说起。数年之前,他遭到鬼族的追杀,从飞卢海,逃到了极地雪域,接着捣毁玄鬼殿,抢了玄鬼圣晶,继而又陷入重围之中。最终他失去了鬼偶公孙,又被鬼赤打残了一只手臂,终于逃出了极地雪域,来到了北邙海的冠山岛。为了养伤,他躲到了冠雄山下的陵园中,成了韦家的一位守陵弟子。

    而韦家的守陵弟子,共有两人。除他之外,还有一个炼气的修士,整日里借口修炼,根本见不到人影。

    那个人,便是韦尚。

    而曾经的守陵弟子,与天安淼阁的掌柜,竟然是同样的姓氏名讳,同样的中年汉子,同样的五官相貌。所不同的,便是两者的修为与身份。一个是炼气,一个是筑基;一个躲在远在天边的冠雄山,一个出现在泸州本土的长风谷,并且成了悬壶济世的药铺掌柜。

    这天下真有同名、同姓、同貌的两个人?

    怎么会呢。

    无咎不再是当年的教书先生,他的修为、阅历与眼光,皆今非昔比。故而,见到韦尚的第一眼,便已认出了对方。不过,在没有弄清对方的真实来历之前,他稍加试探,随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既为试探,为何偏偏是“冰离丹”?

    因为这是丑女的独门丹药,不为外人所知。而那个韦尚听到丹药的名称,直接将其归于灵丹妙药。浅而易见,他知道冰离丹,而忙于措辞之际,言语中反而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而此前的伙计,见面便问,“有何指教”。而他随即反问,是否从未有过山庄弟子登门。叫作汤哥的年轻人,应变极快,声称常有弟子前来兜售草药。而既然如此,又缘何质疑他的来意?

    不用多想,那日撞见冥乌出现在天淼阁,绝非兜售草药,而是前来与韦尚相会。今日人多眼杂,于是他刻意回避。而愈是如此,愈是表明他心里有鬼。

    而冥乌,原叫戊名,且不说他如何带着丑女逃离贺州,又如何成为翼翔山庄的弟子,他绝不该认得一个来自北邙海的守陵弟子啊?

    韦尚倒是行不改名、坐不改姓,只是他突然出现在长风谷,成为药铺的掌柜,本身便让人猜疑不已。难道说,他是位隐匿修为的高手,与冥乌早已相识,潜伏在长风谷,另有不可告人的企图……

    想着头疼,不管他了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形尚未明朗,还须步步小心。

    而只要盯着冥乌,或能揭晓背后的隐秘。此乃兵法之道,攻敌之弱,逼其自乱,不过,那个老头,究竟是敌是友……

    午时。

    无咎赶回山庄。

    有了尾阊管事的吩咐,只要亮出令牌,便可在天黑之前,随意进出翼翔山庄。

    而西山的山坪上,见不到几个人影。外出的弟子尚未返回,余下的弟子则是躲在洞府内歇息。

    无咎径直走到了冥乌的洞府前,见洞门紧闭,有些意外,而他本想离开,又唤了声:“冥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无人理会。

    无咎趋近几步,抬手叩击。一丈高、三尺宽的洞口,封着禁制,随着叩击,突然绽开一层涟漪般的光芒,并发出“砰砰”的响声。而片刻之后,还是没有丝毫的回应。

    咦,洞内无人?

    无咎转而走到山坪的尽头,俯瞰着湖光山色。神识所及,依然不见冥乌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并未离开山庄,又不在洞内。奇怪了哦,此时他人在哪里?

    偌大的山庄,遍布阵法禁制,想要从中找个人,并不容易。莫非是说,他另有去处?

    无咎稍作迟疑,奔着石梯走去。

    山坪位于西山的半山腰,高有三、四十丈。一条陡峭的石梯,通往山脚的湖边。

    混入山庄,也有段日子,却规矩众多,又忙着修炼阵法,故而直至今日,依然摸不清山庄的虚实。难得时机,当溜达、溜达。

    无咎背着双手,循阶而下。

    须臾,到了湖边。

    正当天光明媚,湖水清澈,山色倒映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无咎顺着湖边的石径漫步,一边欣赏景色,一边往东而行,渐渐来到了北山的山脚下。

    就此仰望,古木掩映,楼台错落,气象非凡。且山脚下另有石梯曲折迂回,直达数百丈的山顶。

    无咎禁不住走了过去,而他刚刚离开湖边的石径,踏上北山的石阶,便听传音道:“山庄禁地,弟子不得擅入——”

    石阶往上的二、三十丈处,左右的两侧,分别建有一座两层的楼阁,遥遥相对,形同一道门户,扼守着上山的途径。而传音便是来自其中的一座楼阁,显然驻守着弟子而不容外人擅自靠近。

    无咎只得停下脚步,就地返回。

    北山的庭院楼阁,或许便是那位玉神殿的祭司,也就是尾介子的府邸所在,故而成了禁地所在。

    而既为禁地,想必冥乌也不会躲入其中。

    无咎回到湖边,几道神识随后扫来。不用多想,方才的举动已招来山庄弟子的留意。他暗暗多了几分小心,索性循着湖水岸边信步往前。

    清澈的湖水中,游鱼嬉戏,涟漪粼粼,倒也一派生趣盎然。而悄悄散开神识,却又看不透湖水的深处。尤其那湖面上两座石塔的四周,笼罩着若有若无的禁制,并与远处山峰的四座石塔遥相呼应,使得一座护庄大阵浑然成势。

    倘若毁了那湖中的石塔,是否便毁了整座大阵?

    而一个山庄的弟子,不勤于修炼,不安心问道,反而想着怎样毁掉守护山庄的阵法,嘿……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禁不住翘起嘴角。而他易容之后,相貌猥琐,乍然一笑,更添几分鬼祟的神情。恰好几个山庄弟子穿过峡谷返回,禁不住冲着这边看来。他忙收敛心神,摇头晃脑道:“此山,美哉,此水,美哉!”他好像沉浸于山水之乐,又不忘拱手招呼道:“诸位师兄,长风镇之行,满载而归哦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山庄弟子,同为风丁堂的师兄弟,相互认识,只当他在闲逛,无意理会,点了点头径自离去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循着湖边,继续漫步。而他看似悠闲的样子,心思却在翻转着不停。

    自从来到翼翔山庄之后,接连遇到冥乌与韦尚,虽然对方没有识破他的易容术,也没有识破他的身份,而意外遇到两位故人,还是让他错愕不已

    本想找到冥乌的破绽,从而追问丑女的下落。而冥乌尚自难以捉摸,又突然冒出来一个更为神秘的韦尚。状况迭起啊,着实眼花缭乱。迫不得已之下,只有紧盯着冥乌不放。至于能否找到蛛丝马迹,依然不得而知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绕到了湖水的南端。

    此处山林茂盛,田园错落,溪水环绕,颇为僻静,乃是山庄的园圃所在。而内外同样笼罩着禁制,一时辨不清其中的端倪。

    无咎绕过湖水的北岸,便要顺着西岸往回走,而看了眼天色,又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宽阔的湖水,足有十余里的方圆,慢慢转悠了半圈,已然到了午后的时分。

    却记得阿年,也就是归元的兄弟,一个同样来自海外的修士,被分配到南山种植灵药。那个家伙虽然喜欢便宜,却不失耿直、厚道,算是个有良心的汉子。恰好顺道,且天色尚早,不如探望一二……

    无咎离开湖边,往南而行。

    湖边的两、三里处,便是成片的树木。一条青石小道,通往林子的深处。远远可见院墙耸立,或许便是种植灵药的所在。

    须臾,一座小院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小院的门前,左右张望。四周林木遮阴,颇显幽暗僻静。而不管是小院,还是参天蔽日的树木,皆设有禁制,倘若稍有大意,只怕后果难料。

    而正当他张望之际,紧闭的院门“吱呀”打开,冒出一个老者模样的脑袋,神色谨慎道:“师兄,何事?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无咎忙笑了笑,佯作随意道:“我有位好友,叫阿年,多日不见,故而探望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是个人仙一层的高手,冲着无咎上下打量,狐疑道:“这位师兄怎会与那个夯货成为好友,我命他看守铁木林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“咣当”关上院门。

    “夯货?倒也贴切!”

    无咎咧嘴一笑,随即又茫然道:“咦,铁木林又在何处……”

    院内传来话语声——

    “参园过去,便是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参园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还想追问参园,却见不远处有条小径通往林间。他旋即摇头作罢,顺着小径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问多了,反而惹人猜疑。既然能够随意走动,就此寻去便是。

    而愈是往前,林子愈发密集,且幽暗、静寂,便是鸟虫的踪迹也没有,倒是有淡淡的异香随着丝丝缕缕的灵气在林间弥漫。

    约摸数百丈过后,眼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林子的背后,是道山岗,山岗过去,竟是紧挨着南山的一个小小的山谷,虽然只有两、三里的方圆,却满地都是奇花异草,随即异香阵阵而灵气扑面,不由得令人为之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啧啧,好地方啊!

    想不到翼翔山庄的角落里,如此的别有洞天,若非亲临实地,根本无从察觉呢。

    只见整个山谷,都是种植灵草的园圃,又以篱笆院墙与禁制,从中分为数块,并搭建草屋凉棚,各有弟子看守。

    方才院子里的老者,应为此间的管事,怪不得他允许自己寻来,因为山谷中驻守的弟子足有六、七位之多。

    却不知阿年何在,且找到参园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