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九十二章 改日再会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一台春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走入山谷。

    各个园圃之间,有一条三尺多宽的花草小径相连。就此穿行而去,只觉得苍翠满目,异香扑鼻,却因阵法笼罩的缘故,而一时看不清园圃中的情形。

    参园何在,哪一个又是铁木林?

    无咎冲着四下打量,神色一凝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个园子,占地数百丈的样子,四周环绕着低矮、通体黝黑的树丛,很像是阴木,枝叶又大不相同。且有栅门与草屋,紧邻着花草小径。

    那便是铁木林?

    无咎奔着栅门走去,出声喊道:“阿年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喊声未落,光芒闪动,栅门开启,有人现身。

    无咎却诧然转身。

    开启的栅门,并非来自铁木林,而是右手边的另外一个园圃,并从中走出一位老者。只见他身着青衫,须发灰白,高鼻褐眸,看着再也眼熟不过。

    “咦,冥师兄,你在此作甚……”

    为了寻找冥乌,围绕山庄绕了半圈,却始终不见他的人影,谁料他突然自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老者正是冥乌。他见到无咎,也是微微一怔,却不假思索,脱口答道:“我的丹药尚需一味百年的黄参,购买不得,故而前来寻觅。而你……”他的眼光中闪动着狐疑之色,旋即脸色一沉,话语声也变得严厉起来,叱道:“你尾随而来,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尾随而来?”

    无咎连连摇头,矢口否认道:“冥师兄呀,你真会说笑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又是光芒闪动,十余丈外的栅门开启,从中冒出一个粗蛮的汉子,惊喜道:“姬前辈,你还没有忘了阿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我怎会忘了阿年兄弟呢!”

    无咎抬手一指,笑道:“冥师兄,瞧见没有,我找阿年而来……”

    那冒出来的汉子,正是阿年。

    冥乌转身看去,微微错愕,不再出声,转身离去。便在他离去的瞬间,他身后的栅门缓缓关闭。

    无咎抬眼一瞥,蓦然一怔。

    栅门关闭之际,有道娇小的身影一闪即逝。而便是那短短的一霎,可见那是个女子,穿着山庄弟子的服饰,应为看守园圃的弟子无疑。而她长发遮掩的面颊,似乎有半边长满了黑色的胎记。

    “姬前辈,多日不见……”

    阿年走了过来,拱手问候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轻响,关闭后的栅门笼罩在禁制之中。

    “归兄可好,他为何不来看望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,她……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顾不得与阿年寒暄,手指着栅门。

    “哦,参园的阿灵,相貌丑陋,怕是吓着了前辈!”

    阿年恍然道,又伸手示意:“药园的弟子,虽不便擅离职守,却也悠闲,且灵石、丹药不缺,适宜修炼,此番拜入山庄,着实运气啊!”他对于眼下的日子很满足,笑着又道:哈哈,且来我园中叙话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愣在原地,怔怔看着那关闭的栅门,听到“阿灵”与“相貌丑陋”,眼角禁不住一阵抽搐。察觉冥乌已离开山谷远去,他抬脚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阿年慌忙阻拦道:“姬前辈,你待作甚?”

    无咎抬手指着参园,用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还能作甚?

    当然是敲开栅门,再次见到那个丑陋的女子。

    阿年连连摇头,分说道:“本堂之外的弟子,若非得到允可,不得踏入园圃之中,否则便触犯了禁令!”

    “冥乌呢,他缘何来此?”

    “那位前辈应该是得到山庄前辈的允可,再禀报管事师叔而得以放行。便如你到来之前,我已接到师叔的询问,验证无误之后,他才没有加以阻拦。而我忙于修炼,故而迟了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帮我敲门?”

    “姬前辈,又待作甚?”

    “让那个参园的阿灵出来,有事讨教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呢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我与她虽为同门,又是近邻,却从未打过交道,着实不便相扰。何况前辈在此,不合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“权当帮我一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姬前辈,你并非为了探望兄弟,而是要借机沾染女色。你也找个相貌好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臭嘴!”

    无咎难以如愿,又怕惹来猜疑,抬手抓出两坛酒,浑若无事般道:“今日为了探望你这个家伙,我专门买了几坛好酒呢……”

    阿年的两眼一亮,乐道:“哈哈,姬前辈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奔着隔壁的园圃走去。

    而那道紧闭的栅门背后,却静静站着一道娇小的人影。她手上攥着一块令牌,随时都能打开栅门,却又迟疑不决,两眼中透着困惑之色。而不过转念之间,门外已没了人影。她悄悄松了口气,伸手抚摸着面颊。她的面颊,一边精致秀丽,一边长着胎记而丑陋不堪……

    数百丈的园子里,覆盖着一人多高的矮树丛。

    据阿年所说,矮树丛并非凡物,称为铁木,能够用来炼制符纸。而他的职责,便是种植看护着这片铁木林。

    在栅门的不远处,有两间草屋。草屋的门前还有个棚子,并摆放着杂物。此处便是他居住歇息,或修炼之地。

    “姬前辈,归兄为何没有随你前来呢?”

    “归元?三日后,便要外出历练,他忙啊,故而无暇分身!”

    “归兄的志向远大,令人佩服。姬前辈却不惜机缘,沾染女色,依我看来,你与他相比,要远逊一筹!”

    “哼哼,我当然比不上你的归兄!”

    “姬前辈,这美酒不要灵石吧?”

    “不要你的灵石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前辈也不必气馁,至少你为人随和,顾念旧情,值得一交!”

    “呦,承受不起啊!”

    “姬前辈,不必见外,请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坐在凉棚下饮着酒,叙着话,看着满园的铁木丛,倒有几分好友相聚的快意。

    阿年抱着酒坛子猛灌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浅尝辄止,心不在焉的样子,并时不时的扭头看向隔壁的园子,奈何阵法笼罩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阿年对于眼下的处境,心满意足。依照他的话说,他要竭力投效翼翔山庄,并安心修炼,直至人仙、地仙的境界,让归兄不再嫌弃他。早晚让归兄知道,他并非愚笨之人,还不忘劝勉姬前辈,远离算计,安贫乐道,必有大好前程,等等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心思饮酒,也没有心思辩论。他的心思都在隔壁的参园中,在那个娇小的身影之上。

    丑女?

    阿灵?

    那个参园的弟子,脸上长有胎记的丑陋女人,不是当年的丑女兄弟,还能是谁?

    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    仙儿不是说了吗,她的姐姐,也就是丑女,叫作冰灵儿。如今她叫作阿灵,虽然隐去了姓氏,而用的正是本名啊!

    她怎会出现在翼翔山庄,并躲在此处看守参园呢?

    眼下管不了许多,也着实弄不清其中的原委。只不过丑女的突然现身,使得诸多的疑惑随之而解。

    今日,冥乌避开众人,便是为了会见丑女。浅而易见,他并没有真的投靠翼翔山庄。他之所以成为山庄弟子,或许只是为了暗中守护丑女。

    嘿,盯着那个老头,果然大有收获呢。

    而韦尚呢,曾经的守陵弟子,如今的天淼阁掌柜,莫非他与丑女也有关系?

    丑女兄弟啊,只当你是个丑丫头,一个落魄的豪门千金,谁想时隔多年之后,你竟然变得如此的神秘。正如眼下此时,仅仅一墙之隔,却难以相见,也难以相认。而你又是否知晓,我找你找的很辛苦,嘿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心头,当真是又惊又喜,又是侥幸,又是疑惑。他费尽千辛万苦,来到卢洲,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缘由,便是寻找那位对他有恩、却又神秘莫测的丑女。而连遭变故之后,他渐渐已放弃了当初的念头,谁料阴差阳错之下,竟然在翼翔山庄的园圃中意外相遇。

    有缘啊!

    只可惜当面相遇不相识,多年过去了,她还是老样子,而曾经的无咎,已乔装易容,成了姬散人。

    如何才能相认呢?

    而此处乃是翼翔山庄,高手如云。稍有不慎,露出破绽,一场喜相逢,便会成为一场遭难,害了自己不说,还要害了那位丑女兄弟。而她如此的煞费苦心,十之八九另有所图……

    便于此时,空酒坛子滚动,紧接着一只大手伸来,嚷嚷道:“姬前辈,再来几坛酒啊!”

    有人心事烦乱,有人只顾饮酒。

    无咎看着地上的一堆空酒坛子,提醒道:“兄弟,你连饮五坛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已过足了酒瘾!”

    “为何讨要?”

    “讨来存着啊,留待明日再饮,反正不用灵石,哈哈!”

    “兄弟……真是直爽啊!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夸奖!”

    “也罢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将酒放下,你该走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色已晚,不便留宿!”

    无咎又拿出两坛酒放下,而尚未说话,便遭驱赶,他只得翻着双眼,转身走出了园圃。

    不知觉间,日落黄昏。所在的山谷,已笼罩在朦胧的暮色之下。

    阿年倒是恋恋不舍,随后相送,并请求前辈常来走动。当然,莫要忘了美酒。兄弟相会,少不了美酒助兴呢。

    铁木林的旁边,便是参园。

    无咎走过参园,并未逗留,只是悄悄丢下深深的一瞥,然后由阿年带着离开山谷,再穿过树林,来到了曾经的院落门前。

    阿年呼唤着管事师叔,抱着一坛酒,独自踏入院门,然后返身走出。那个耿直愚笨的家伙,竟也懂得行贿。而且行贿的酒,不用一块灵石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已禀明师叔,姬前辈再来灵药堂探望,尽管前往兄弟的铁木林!”

    此前未曾留意,院门上的木匾,果然刻着“灵药堂”三个字。记得山庄还有四虎堂,驭风堂,虎威堂,等等。

    “嘿,兄弟,改日再会!”

    无咎带着轻松的笑容,转身离去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