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九十四章 难于有礼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书友33584680、秋荻、凡尘666、eso53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行五人踏着飞剑,继续往西。

    冥乌虽然不肯找个地方躲起来,却也不再急着寻觅,而是带着几位师弟,在山谷与丛林间悄悄穿行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是让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据说妖族灭了青竹岭的公羊家之后,没有远去。一旦狭路相遇,必然凶多吉少啊。

    而冥乌之所以不听劝阻,皆因某人的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他竟然声称,没有听说过九剑星君。而他明明见过两回,怎能信口雌黄。这是要将众人送入火坑啊,他怎能如此的狠毒呢?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归元一边小心前行,一边回头啐了一口,转而又看向左右,恨恨道:“两位兄长,你我早晚被他坑死!”

    奚尤与水沐也是深以为然,却提醒道——

    “你我的奔雷阵法,五人缺一不可。归师弟,莫要因小失大,得饶人处且饶人!”

    “归师弟切记,待小人不难于严,而难于不恶,方为君子之道也!”

    无咎独自落后十余丈,却将三人的对话听得清楚。他撇着嘴角,适时插话道:“嘿,待君子不难于恭,而难于有礼。既然无礼,咎由自取!”

    归元再次回头,瞪起小眼睛:“所言何意?”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渐渐的黄昏降临,一行五人也落下剑光。

    落脚之地,乃是一座百丈高的小山,四周则是丘陵山林,还有一条大河在数里外横贯南北而去。

    “此番已寻觅了四、五百里,且歇息一宿,明早过河查看,若是再无发现,便可返回青竹岭。”

    冥乌吩咐了一声,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也跟着坐下歇息。

    而无咎则是毫无倦意,独自在山顶上溜达起来。恰逢山风吹来,衣摆与乱发随风飘扬。又见暮色苍茫,山野空旷。他只觉心头畅快,禁不住背起双手而悠然踱步。

    归元等人惧怕妖族,也是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不过,据说妖族走出万圣岛的借口,是要找他无咎报仇,找玉神殿讨还公道。而既然如此,又为何灭绝了一个又一个修仙家族呢?

    妖族虽为乌合之众,万圣子却是真正的高人。他的用意再也浅显不过,那便是肆意劫掠,壮大族群,以期来日,能够抗衡玉神殿。

    而比起妖族的野蛮凶残,鬼族,才是最为令人忌惮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管是鬼赤,鬼丘,还是众多鬼巫,均非善与之辈,虽然打出的旗号,也是找他无咎报仇。而从种种迹象看来,或许背后另有阴谋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都是他无咎招惹的祸端。如今他已深入卢洲本土,忽而有种不祥之感。也就是说,遑论这场灾祸如何,他都休想置身度外……

    “不得擅自走动,坐下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尚自忖思,一声叱呵传来。他只得转过身来,笑道:“冥师兄倒是忠于职守,来日山庄必有嘉奖!”

    冥乌端坐如旧,两眼半睁半闭,淡淡应道:“哦,听你言下之意,你拜入山庄,另有企图?”

    “唉,话不投机半句多啊!”

    无咎自嘲一声,就地坐下,闭上双眼,再不言语。

    或许在冥乌,以及归元等人看来,他的修为不高,心术不正,相貌猥琐,着实不讨人喜欢。故而,每当他言语试探,不是惹来猜疑,便是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而他也不在意,悄然收敛心神。

    气海之中,光屁股的小人儿,盘膝而坐,只手托腮,好像也是满脸的郁闷……

    一夜无话,转眼天明。

    在冥乌的吩咐下,四位师弟随着他踏起剑光,奔着前方的大河飞去。越过河水,又寻觅了两个时辰,依然没有任何的发现。而是继续寻觅,还是就地返回,冥乌也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“冥师兄,何必急着返回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我已搜寻了千里,而尾渊长老的期限,尚有八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时返回,必然另有差遣,何苦受累呢,此地的风景甚佳……”

    在归元与奚尤、水沐的劝说下,冥乌终于不再坚持。

    “既然诸位师弟有所请求,就地巡查妖族的下落!”

    冥乌虽然整日拉着脸,不假辞色,而说起话来,滴水不漏。借口歇息,倒也理所当然。他带头落下剑光,却避开高山丘陵,与空旷的原野,直本几里外的一个山谷而去。

    山谷中,有片茂盛的林子。

    众人穿过树梢,相继落地。但见树荫蔽日,清凉寂静,鸟兽绝迹,显得极为隐秘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还是冥师兄虑事周全,躲在此处,莫说妖族,便是尾渊长老也难以发现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此番悠哉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,返回之时,就说你我追查妖族,夜以继日,甚是辛苦,奈何妖族的行踪过于莫测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三人得偿所愿,说笑不停。

    冥乌则是原地踱步,凝神四望,旋即找了块石头坐下,淡淡提醒道:“莫要大声喧哗,以免节外生枝!”

    归元三人心领神会,围坐在林间的空地上,相互交换着眼色,犹自得意不已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一位伙伴,则是无人理会。

    这片林地,尽为高大的古木。林间则是铺着尺余厚的落叶,像是巨大的褥子,覆足其上,甚为柔软。

    无咎围着一株大树转着圈子,恰见树根粗壮,跳了上去,然后撩起衣摆,盘膝而坐,自言自语道:“明知妖族作乱,却阳奉阴违,投机取巧,看来翼翔山庄,要毁在自家人的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语声不大,却被在场的几位仙道高手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归师弟,所言何意?”

    “谁人阳奉阴违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又投机取巧……”

    “姬散人,请慎言!否则我将禀报尾渊长老,你不听指令,不服管教,以下犯上,公然叛逆,只怕到时候你后悔晚矣!”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叫嚷起来,便是冥乌也是睁开双眼,出声告诫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四位的矛头直指一人。

    这是犯了众怒了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怔,嘟囔道:“嗯,我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,而翼翔山庄如何,又关我屁事!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去,摆出认输的架势。而背后的四道眼光,依然充满了怒意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他的一句真话,将四位同伴得罪殆尽,也正如所说,翼翔山庄与他无关,而妖族祸乱四方,屠杀无辜,却让他有所不忍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到了午后时分。

    林间更加显得幽暗,而远近依然没有任何的异常。

    归元养足了精神,便想找个山洞,或凿个洞府,用来躲避藏身。毕竟要在此地歇息数日,谨慎安稳要紧。

    冥乌没有吭声,算是默许。

    而归元与奚尤、水沐尚未离开原地,突然齐齐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虽然树木蔽日,而神识可见,一道淡淡的流光,从山谷的上方划过,随即便已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归元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冥乌却站起身来,愕然道:“传音符……有山庄弟子遇险?”

    归元使个眼色,不以为然道:“西边的山脚下,乃是开凿洞府的好所在!”

    奚尤与水沐暗暗点头,抬脚便走。

    冥乌已然看出三人的用意,并未阻拦,而是迟疑道:“倘若怪罪下来,你我便将背负见死不救的罪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道传音符而已,只当没有看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何况来历不明,敌我不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管闲事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极为默契,只想继续躲避。

    而冥乌倒是颇为稳重,沉吟道:“不!传音符途经此地,又是直奔青竹岭方向,显然出自山庄弟子之手无疑,且就在百里之外。你我这般自欺欺人,瞒不过尾渊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无奈,问道:“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冥乌扭头看向林间的另外一人,迟疑道:“除非远离此地,否则……却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所言极是,远离此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即使长辈怪罪,也无凭据……”

    “冥师兄担心……哼,谁敢胡说八道,我兄弟定不饶他!”

    冥乌不仅为人稳重,且行事不留破绽,他是想要远离此地,以便躲开凶险,又怕某人通风报信,以至于落入口实而惹祸上身。故而,他话音未落,归元三人已不约而同地冲着某人看去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坐在十余丈外的树根上,好似已被忘却,像块石头般动也不动,而两眼却在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天上的动静,自然也瞒不过他的神识。而四位的同伴的敌意,却让他出乎所料。他微微错愕,意外道:“诸位,可是要杀人灭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莫要惊慌!”

    归元哼了声,气势汹汹道:“不过,倒是要奉劝姬师弟一句,务必要懂得祸从口出、明哲保身的道理!”

    “啊,多谢归师兄的指教!”

    无咎伸手拍着胸口,很害怕的样子,旋即又翻着双眼,无奈道:“而此时想走……也来不及啊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还想训斥,突然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神识可见,数十里外的半空中,三道人影奔着这边狂奔而来,显然是山庄的弟子。却另有两位陌生的壮汉,挥舞着铁棒随后追赶……

    “天呐 ,妖族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怎会这般倒霉,真是妖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间隐秘,或许无恙,快快躲藏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脸色大变,失声惊呼。奚尤与水沐也是吓得团团乱转,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。

    冥乌却暗暗咬牙,踏剑而起——

    “诸位师弟,你我凭借四象天虎阵,足以一拼,否则难逃此劫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紧随其后,怪怪笑道——

    “嘿,冥师兄所言有理,拼上一回又如何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