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九十五章 妖人休走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冥乌,踏剑而起。

    无咎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稍稍迟疑,知道躲避不过,也忙踏着剑光,飞到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三道人影急冲而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行五人,被妖族偷袭,仓促不敌,已折了两位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快结阵,或能一战……”

    逃过来的三位中年男子,同为山庄风丁堂的弟子,认得这边接应的五人,远远的便大声呼救。

    冥乌临危不乱,沉声喝道:“诸位师弟,随我布阵——”

    三位逃命的弟子听说布阵,只当获救,左右分开,以免冲撞阵法。

    而两个妖族的高手,根本未将一群人仙修士放在眼里,只管挥舞着手中的铁棒,风驰电掣一般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无咎飞到冥乌的身旁,便要助其布阵。凭借四象天虎阵的威力,应该能够挡住妖族高手的冲击。

    而冥乌回头一瞥,却勃然大怒——

    “归元,你敢临阵脱逃…”

    四象天虎阵之奔雷阵,要五人联手,缺一不可。紧要关头,只有无咎随他迎敌,归元与奚尤、水沐虽也飞上半空,却躲在二、三十丈外,东张西望,显然一个见势不妙、转身便跑的架势。

    而危急关头,说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两个妖族的高手,已扑到了十余丈外,两根铁棒带着骇人的杀气,呼啸着凌空袭来。

    冥乌的脸色变幻,一时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却听身旁有人喊道:“要命哦,我躲……”

    喊声未落,人影没了。

    “姬散人,你可恶——”

    转瞬之间,只剩下冥乌独自对敌,他又急又怒,被迫抽身后退。

    而无咎喊了一嗓子,闪身躲过袭来的铁棒,却并未远逃,而是逆转往前,大叫大嚷道:“左右一死,与妖人拼了——”

    他彷如吓傻了,竟找凶狠的妖人拼命,而双手乱抓之间,一道道剑光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两个妖族的高手乘胜追来,只要将眼前的修士斩杀殆尽。却不想祭出的铁棒,相继落空。而不过眨眼之间,一道道剑光呼啸而至,威力或也寻常,却足有数十之多。两人微微诧异,只得抓回铁棒抵挡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铁棒挥舞,剑光轰鸣。

    两个妖族的高手大显神威,砸飞了一道又一道剑光,谁料闪烁的剑光源源不绝,犹如漫天花雨而上下翻飞。

    “地仙又如何,架不住我剑多。我劈、我砍、我刺、我剁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祭出了数十把飞剑,虽狼狈不堪,却也勉强缠住了两个妖人。而他大喊大叫之际,回头一瞥,又仰天长叹,绝望吼道——

    “打架好看么,要死人的,布阵啊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没有与他联手御敌,而是躲在三十丈外怔怔观望。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以及那三个幸存的山庄弟子,同样是躲在远处,好像是在看热闹,或是好奇那数十把飞剑的来历?

    而随着一声吼叫,冥乌猛然回过神来,急忙抬手一挥,厉声喝道:“归元、奚尤、水沐,随我布阵,再敢贻误战机,莫怪我翻脸无情——”

    此时有风丁堂的其他弟子在场,不容他有所迟疑,否则事后追究起来,必将受到山庄的惩处。

    远处的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相互交换眼神,知道逃脱不得,索性心头一横而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个姬散人,尚能抵挡片刻,若是凭借四象天虎阵,或有侥幸也未可知呢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轰鸣声,犹在炸响不断。而短短的片刻,数十道剑光已然溃散殆尽。

    无咎好像是无力支撑,转身便逃。恰见冥乌等人赶到近前,并摆开阵势,他趁机逃入阵中,并反手一指而大声吼道:“怒虎奔雷——”

    四象天虎阵的奔雷阵法,早已修炼娴熟。

    “怒虎奔雷”的吼声响起的刹那,冥乌与归元、奚尤、水沐已齐齐祭出飞剑,并不惜余力掐动法诀,再加上数十道溃散剑光的逆势再起。数十丈方圆的半空中,霎时光芒闪烁,犹如万雷汇聚,猛的咆哮一声而轰然袭去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两个妖人挥舞着铁棒,便要大杀四方,却不想一道刺目的雷光霍然而至,竟快如疾风而猛如怒虎下山。紧接着巨响轰鸣,强横的力道竟然势不可挡。两人惨哼一声,凌空倒飞,铁棒脱手,差点一头栽下山谷,旋即相互扶持着,歪歪斜斜奔着来路逃去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,五人依然摆着阵势,却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四象天虎阵的威力,果然非同凡响,凭借此阵,五位人仙竟然击败了两个妖族的高手?

    那可是地仙修为的妖人啊,可怖的存在,突然变得不堪一击,着实叫人难以置信。却千真万确,两个妖人正落荒而逃呢。

    “冥师兄,当乘胜追击啊!”

    “妖人祸乱四方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“为我受难的同道报仇,为我死去的师兄弟雪耻——”

    归元突然变得勇武非凡,奚尤与水沐也成了侠义之士。

    冥乌却极为谨慎,迟疑道:“姬师弟,不知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虽然厌恶某人,却也明白,方才若非对方的挺身而出,根本来不及布阵,也休想击退两个强大的妖族高手。

    没人应声。

    无咎见危机远去,又是两手乱抓,将尚在空中盘旋的飞剑收入囊中。而他仍未作罢,翻身落向山谷,旋即拎着两根铁棒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妖族的法宝,岂敢独占……”

    “玄铁啊,极为难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姬师弟,交出法宝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独占法宝,收起一根铁棒,而另外一根,则是扔向归元。之前的铁山镇,也曾杀了两个妖人,而对方遗留的铁棒,便宜了随后赶来的山庄弟子。如今再有缴获,则当仁不让。

    “姬师弟,识趣便好,咦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见铁棒飞来,暗暗得意,伸手便抓,谁料铁棒的沉重出乎想象,他禁不住身子下沉,忙将铁棒收入纳物戒子,又冲着奚尤、水沐笑道:“小弟暂且保管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见某人固态萌发,懒得理会,何况他对于妖族的法宝也没有兴趣,便冲着远处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三个幸存的弟子飞了过来,纷纷举手致谢。

    风丁堂的二十位弟子,以修炼的阵法不同而分为四群。故而这三位弟子,也同样另有两位同伴,依照吩咐,往南寻觅。千里之后,没有发现妖族的踪迹,转而往西,试图绕道返回。谁料突然撞见两个妖族的高手,尚未来得及摆出烈虎焚天阵,便被杀了两个同伴,只能拼命逃窜,并祭出传音符呼救。

    这三人的运气倒还不错,恰好遇见冥乌与无咎一行,道出原委之后,劝说道:

    “诸位师兄师弟,此地妖族出没,凶险莫测,当即刻返回……”

    而归元与奚尤、水沐刚刚取得大胜,意见不一。

    “岂能返回呢,当趁势追杀啊,难道斩妖除魔,不是你我的本分所在?”

    “凭借怒虎奔雷阵,区区妖族又何所惧哉!”

    “诸位莫要争论,凡事由我冥师兄决断!”

    原先的五个人,变成了八位,却以冥乌的修为最高,在归元的提议下,纷纷冲着他看来。

    冥乌却是皱着眉头,迟疑不决。

    或许在他想来,如今虽然救下了三位同门,却也多了三双眼睛,但凡一举一动,不免多了几分顾忌。

    他很想听取那位姬师弟的建议,奈何对方躲在几丈外,又是畏畏缩缩的模样,看着便令人生厌。

    而他迟疑片刻,还是问道:“姬师弟,你怎能驱使数十把飞剑呢?尤其你方才捡取玄铁法宝,举重若轻,与你的修为很不相符,能否指教一二?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众人齐齐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归元恍然大悟,忙道:“哦,我也纳闷呢,他持有数十飞剑,且操作自如,依他的境界,不应该啊,何况他的力气,怎会比我还要强上一筹……?”

    奚尤与水沐深以为然,纷纷附和——

    “姬师弟呀,你着实可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驱逐强敌,当消除内患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之所以躲在一旁,便是有所担心。他明白只要出手,便会惹来猜疑。而面对猖獗的妖族,他又不能不出手。果不其然,即使他刻意隐瞒,还是未能瞒过冥乌,转瞬之间成了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“在场的诸位,谁不是带着修为拜入山庄?而姬某人的修为虽然不济,却也并非一无是处,否则也活不到今日,是也不是!”

    无咎心平气和地分说着,而谦逊中又似乎带着几分得意。他的眼光掠过众人,不待询问,接着又道:“本人的飞剑,足够多,本人的力气,足够大。难道这也成了本人的罪过,便要被诸位当成内患而予以剪除?我呸——”

    他突然猛啐一口,指着归元与奚尤、水沐叱道:“大敌当前,同门遭难,你三人却见死不救而临阵脱逃,依照门规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归元三人自知理亏,急忙辩解——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冥师兄,没人逃脱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姬师弟,方才御敌,绝非你一人之功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敌当前,休得争吵!”

    正当争论不可开交,被冥乌抬手打断。

    众人循声看去,皆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只见西南方向的百里远外,崇山峻岭之间,突然冒出四道人影。其中的两位,正是之前逃走的妖人。而另外两位,显然是招来的帮手,气势汹汹,直奔着这边扑来。

    “天呐,四位地仙,说不定还有更多的妖人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失声惊呼,转身便跑。

    众人也是忙乱一团。

    而归元蹿出去数十丈,尚未远去,突然一顿,又掉头跑了回来,却已是飞剑在手,振奋异常道:“妖人休走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