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九十六章 高乾计成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南部项目、秋荻、o老吉o、凡尘666、胖河马、eso53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归元之所以有恃无恐,因为尾渊长老来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尾阊师兄,带着另外十位师弟,也从远处赶来了。

    四个妖族的高手,卷土重来,本想报仇,许是不肯吃亏,竟掉头便走。

    尾渊长老,不愧为地仙的前辈,飞遁而至,抬手一挥,扬声喝道:“追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斗志昂扬,踏剑猛追。

    归元只想立功,催动脚下的剑光,便想抢先一步。而眨眼之间,冥乌与奚尤、水沐,相继擦肩而过,紧接着姬散人也到了身后。尾阊等众师兄弟,同样来势迅疾。他唯恐落后,急道:“诸位,莫要乱了阵势,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等他,一道道剑虹划空而去。

    四个妖族的高手,遁法极快,即便是尾渊长老,也一时追赶不上。

    而好不易寻见妖人,又岂容放过。

    众人只管全力追赶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黄昏降临。

    一场追杀,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无咎踏着飞剑,跟着往前追赶,好像也是全力以赴,却又被众人甩在后头。而他并非最后一个,他的身后还跟着归元。御剑飞行的快慢,全凭修为的支撑。他是不愿飞得太快,以免惹来猜疑,而归元却是有心争先,奈何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“归师兄,大敌当前,何故磨磨蹭蹭呀?”

    “哼,你比我也快不了几分,看我追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妖人,追我作甚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境界低俗不堪……咦……”

    追杀途中,还能说笑的,只有无咎。

    而便于此时,一道道剑虹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归元顾不得嘲讽某人的庸俗,惊咦道:“四位妖人,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四位妖族的高手,不是没了,而是好像无路可逃,突然往下冲去,转瞬之间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尾渊长老依然是紧追不舍,旋即又收住了去势而双脚落地。

    众人随后而至,一个个尚未站稳,抬头张望,愕然不已。

    此时,天上无月,夜色深沉,一个巨大的山谷,静静矗立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无咎与归元,姗姗来迟一步,而两人落地之后,看着那高耸的山峰,巨大的峡谷,迷漫的雾气,同样的不明究竟。

    尾渊长老面对着巨大的峡谷,凝神观望。

    尾阊走到他的身旁,出声道:“此乃葬龙峡,鸟兽罕至,千里荒芜,诡异非常,即使修仙者,也不肯踏入半步……”

    尾渊长老点了点头,道:“葬龙峡,据称是远古的葬龙之地。而终究不过是传说罢了,无非瘴气重重,地势多变,神识阻碍,故而成了一方凶险的所在。妖族竟然藏匿于此,倒是出乎所料!”

    “莫非妖族的高手,尽在此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倘若如此,只怕你我早已陷入重围,而眼下却不见一个人影,又是何故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尾阊,妖族的动向,你该早有耳闻!”

    “嗯,妖族极少成群出动,常以三两高手,袭扰家族,或小的仙门,来去迅疾,行踪诡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方才的四位妖人,便是如此,以为能够侥幸逃脱,真是小看了我翼翔山庄……”

    “依长老之见?”

    “发出传音符,禀报家主,就说你我发现妖族踪迹,将于葬龙峡予以剿灭。倘若七日后不见回转,请他老人家带人接应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尾阊抓出一枚玉符,掐个法诀,默念有词,抬手一抛。一道淡淡的光芒倏然消失在夜空中。

    尾渊长老转过身来,眼光掠过众人,又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多年前,本人曾经带着弟子来到葬龙峡历练。此地情形,固然多变,而只须多加小心,便可安然无恙。不过,此番追杀妖人而来,倒是多了几分凶险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的山庄弟子,加上尾阊,共有十九人,皆在等候着尾渊长老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焚天阵的三位弟子与尾阊,随我同行。西风、奔雷与洪荒阵的弟子,分成三路,结阵入谷。一方不测,三方应援,五日后,返回此地集结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翼翔山庄的长老,稍显自负,却也不失谨慎。他吩咐过后,自忖并无不妥之处,抬手一挥,带着四位弟子率先冲向葬龙峡。

    另外三阵的弟子,分头前行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跟着冥乌、归元、奚尤、水沐,踏起飞剑,从右手的方向进入峡谷。

    正如所见,所谓的葬龙峡,便是一个巨大的峡谷。四周的山峰,壁立千丈,巍峨险峻;峡谷中则是沟壑纵横,怪石遍地,浓雾重重。再有妖人藏匿其中,使得这诡异的峡谷更添几分凶险莫测。

    而渐渐的深入峡谷之后,雾气愈发浓重。

    抬眼看去,雾气茫茫,只有五人在飘渺的黑暗中穿行,而之前的山庄弟子,以及尾渊长老等人,均已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归元只觉得寒意逼人,心头发虚,不由得慌张起来,喊道:“此地的雾气古怪啊,且待天明再行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倒是见多识广,分说道:“毒瘴罢了,且踏剑高飞,便可躲避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急忙往上飞去,只想摆脱毒瘴的困扰。而他催动剑光的瞬间,忽觉法力迟滞,仅仅飞出去十余丈,竟一头栽下半空,失声惊呼道:“冥师兄,这并非所知的毒瘴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察觉异常,未及应变,也身形一顿,歪歪斜斜往下坠去。另外三位同伴,同样未能幸免。

    仿佛那浓重的雾气中,藏着一层无形的禁制,使人摆脱不得,又无从挣扎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又是五道人影坠地。

    尾渊长老,落在一堆乱石间,神情错愕。紧随其后的尾阊等人,也是身形踉跄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长老,你我百密一疏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讲?”

    “今日恰逢月初,又临午夜,阳气下沉,浊气上扬,这已并非常见的毒瘴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毒瘴之中,或有葬龙之气,而所谓的葬龙之气,又称妖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我竟给忘了,此地既为葬龙峡,月初、月末的午夜时分,峡谷中便有上古葬龙的暴戾之气迸发,而龙为万妖之祖……”

    “四位妖人示弱,或为诱敌深入。搁在往日倒也罢了,今夜不比寻常。毒瘴与妖气禁制之下,你我修为难再,必将凶多吉少,当速速退出葬龙峡!”

    “妖族如此算计,难道另有所图?”

    “弟子猜测而已,只怕山庄有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速退……”

    尾阊愈是猜测,他愈是害怕,

    尾渊是后知后觉,同样的惊诧不已,当机立断,便要带着众人退出葬龙峡谷。而他尚未转身离去,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只见浓雾之中,悄悄冒出四道人影,其中的两个抡起铁棒,凌空跃起,恶狠狠扑来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庄有变,却并非午夜,而是在黄昏日落,傍晚的时分。

    每当天黑之前,翼翔山庄便要关闭门户,数百年来的规矩持续至今,从未出过差错。

    东山的峡谷,乃山庄的门户,也是封庄大阵的要道所在。

    四位值守弟子,在峡谷外的空地上轻声说笑,并抬头看着天色,只等着时辰一到,便开启阵法封住峡谷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两个粗壮的中年男子踏剑而来。从衣着服饰看去,应为山庄弟子无疑。果不其然,两人落地之后,各自拿出一块令牌晃了晃,随即便匆匆走向峡谷。

    看门的弟子并未阻拦,却稍稍诧异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风丁堂的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对呀,尾渊长老带着风丁堂的师兄弟,于昨日出了远门,今日不该回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位师兄看着面生,且修为迥异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从未见过那黑脸汉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站住……”

    看门弟子察觉不妙,急忙大声叱喝。

    其中的两人拿出玉牌,便要开启封庄大阵,另外两人则是抬手抓出飞剑,直接扑向那个来历不明的汉子。

    两个汉子露出破绽,并未惊慌。其中黑脸的汉子突然返回,面带狞笑,周身上下散发着强横莫名的杀气,并猛然抡起手中的铁棒;另外一人离地蹿起,瞬间横穿峡谷而过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妖人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看门弟子刚刚发出一声惊叫,便被铁棒砸得肉身崩溃而双双飞了出去。另外两个看门弟子骇然失色,一边挥动禁牌,一边扬声大喊——

    “妖人入侵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光芒闪烁,阵法开启,峡谷封禁。

    紧接着黑云罩顶,杀气呼啸,又是“扑、扑”爆响,两个看门弟子相继被砸得血肉模糊而惨死在地。

    冒充山庄弟子的黑脸汉子并未作罢,伸手抢过禁牌,然后拎着铁棒踏空而起,昂首大笑:“哈哈,祖师,此计成也……”

    远方的半空中,冒出一群人影,足有三、四十位之多,皆踏空而来,显然均为地仙之上的高人。为首的是位驼背的老者,沉声道:“高乾,莫要得意太早,破了翼翔山庄的阵法,方为大功告成……”

    被称作高乾的黑脸汉子又是哈哈大笑,举起手中的禁牌示意道:“师祖放心便是,我与兄弟里应外合,必将彻底毁了翼翔山庄的大阵,且看——”

    他挥臂一甩,禁牌出手。被阵法笼罩的峡谷,顿时闪开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山庄内突然传来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,随即光芒闪烁而阵法崩乱,惊呼声四起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