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九十七章 山庄有变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gavriil、一台春,pexxxyu、充电宝宝、jiasujueqi、书友与书友、书友33584680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翼翔山庄,北山。

    北山之高,仅有一百五十丈,却占地十余里,坐北往南,俯瞰着整个山庄。山顶之上,矗立着一座六、七丈高的石塔,与湖中以及另外三座山上的石塔遥相呼应。

    石塔之下,乃是一块巨大的山崖,左右古木掩映,峭壁楼阁悬空,可谓远离尘嚣而静中取幽,颇具几分超然的仙家气象。

    此处,便是玉神殿祭司,飞仙高人,尾介子的洞府。

    而突如其来的巨响,打破了一方幽静。

    紧接着光芒闪烁,楼阁外的楼台之上,突然多了一位老者的身影。只见他身着布衫,头挽发髻,相貌清癯,胡须斑白,长眉下垂,两眼深邃,却又面带怒容,很是难以置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楼阁在颤动,禁制在喀喇作响。如此倒也罢了,居高临下看得清楚,湖中的两座石塔,竟然尽数倒塌?且山庄中人影乱飞,叫喊声四起。尤为甚者,护庄大阵已不复存在……

    一道人影急冲而来,远远便道:“师伯——”

    来的是位地仙修为的中年男子,冲到楼台前,猛然止住来势,匆匆又道:“师伯,妖人入侵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,便是尾介子,他不仅是玉神殿的祭司,飞仙高人,翼翔山庄的家主,被被弟子尊称为师伯,或师祖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说!”

    尾介子摇了摇头,犹自怒气难消。山庄的混乱,一目了然。根本不用弟子禀报,他已猜到了其中的原委。

    “妖族四处作乱,老夫不能不管,故而招纳弟子予以应对,乃本分所在。不想得罪了万圣子,竟趁我闭关之际,冲我山庄下手。而如今山庄不保,也罢……”

    尾介子恨恨道:“尾川,即刻禀报玉神殿的两位尊使,并告知娄宫祭司,就说我山庄已毁,请求援手,此外,命尾震,带着低阶弟子与家眷,撤离山庄,尾厉、尾坚,带着四虎、驭风堂弟子,随老夫迎敌——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“啪”的一甩袖子,踏空而起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夜色已然降临。

    而长风镇的街道上,却挤满了人,一个个翘首张望,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远远可见,三十里外的半空中,剑光闪烁,轰鸣阵阵,人影纷乱,杀气冲天。

    那是翼翔山庄啊!

    谁敢围攻翼翔山庄?而不仅如此,好像情形危急……

    天淼阁的门前,也站着两个观望的男子,掌柜韦尚,与伙计汤哥。

    韦尚冲着远处看了一眼,皱了皱眉头,转身走进铺子,拿出一个纳物戒子,示意道:“汤哥,我出趟远门,这灵石与丹药,足够你应付一段时日!”

    汤哥跟着走进铺子,掩上铺门,接过戒子,点头称是,却又迟疑道:“掌柜的若是迟迟不归,又该怎样?”

    “凭你的修为,足以自保。天淼阁,便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韦尚没有多说,留下最后一句交代,闪身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汤哥攥着手中的戒子,走到木案前坐下。案上摆放着一盏水晶罩的油灯,明亮的灯火在他眸子里倒映闪烁。而他就这么默默坐着,看着灯火,淡漠的脸色中,透着几分忧郁与几分茫然。

    他知道,韦掌柜,十之八九,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韦掌柜,并不是一位真正的掌柜,而是仙道高人。若非他的出手搭救,他汤哥早已随同汤家的覆灭而坠入轮回。

    不过,他跟着韦掌柜东躲西藏,辗转来到长风镇,又开了这家天淼阁,却又始终弄不清对方的来历。而他从来不是一个好奇的人,只管默默守着铺子。而掌柜的行踪,愈发诡秘。今晚突然再次出门远行,恰逢翼翔山庄遭难之时。浅而易见,掌柜此去,必然与山庄有关,又怎会再次回转呢。

    “而我要这铺子,又有何用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翼翔山庄的南山,灵药堂的园圃所在,早已是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有人冲入山谷,大声喊道:“各园的弟子,速将园中的灵药尽数带走,随我撤出山庄,于百里外的风凌渡集结!”

    “师叔,出了何事,天呐……”

    阿年撤去园圃的阵法,跑了出来,正要询问,又猛一抬头而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躲在院内修炼,并不知道外边的动静。却见半空之中电闪雷鸣,一道道剑光与人影正在相互拼杀。

    “休得多问,快将园中的铁木连根拔起带走……”

    来的正是灵药堂的管事师叔,冲着现身的弟子大喊大叫,旋即又是一怔,急道:“参园的阿灵呢,阿年……”

    铁木林的旁边,便是参园,往日里总是阵法笼罩,此时却栅门洞开,见不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师叔,我也不知阿灵去了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阿年回应一句,扭头跑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上的敌我双方,在拼杀不断,山庄的东西南北,也到处都是忙乱的人影。

    不过,在北山山顶的楼台之上,却悄悄冒出一位女子,并未忙着逃离山庄,也不见有所慌乱,而是冲着远处默默观望。

    她个头娇小,乍一见倒也模样俊秀,只是她乌黑的长发下,隐隐透着半边脸颊的胎记。如此的模样,正是参园的阿灵。

    果然,山庄大乱,北山的防守也形同虚设。横穿山庄来到此处,一路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这便是尾介子的洞府?

    阿灵在楼台上躲藏片刻,四周不见异常,旋即腰身一闪,悄无声息的进了楼阁。

    楼阁悬空而建,形同回廊环绕山崖。穿过厅堂与过道,便是几个洞口。其中一个装饰精致,摆设齐全,应该便是尾介子的静室无疑。许是他匆匆离去,四周的禁制尚未开启。

    阿灵踏入静室,凝神张望。

    静室的木榻上,摆放着木几、蒲团,并散落着几枚玉简。

    她眼神一亮,急忙抓起玉简,而不消片刻,又神色失望。本想丢弃玉简,稍稍迟疑,又将其收入囊中,随即转过身来,继续寻觅。

    静室的一侧,竖着精致的木架,摆放着卷册与古玩。另一侧的洞壁上,悬挂着一张两尺见方的兽皮,年头古老的样子,描绘的字符与图案,已斑驳不全……

    阿灵走到兽皮前,正要细细端详,便于此时,洞外突然传来嘈杂的叫喊声——

    “师祖有令,速将他老人家洞府的常用之物尽数搬走,以免便宜了妖人……”

    阿灵的脸色微变,转身便走,离去之际,顺势将兽皮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而她走出静室的瞬间,迎面撞见三个山庄弟子。双方猝然相遇,皆猛然一顿。而不过瞬间,大叫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灵药堂的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她是贼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入我山庄的贼人,抓住她……”

    楼阁的阵法虽未开启,而四周均有禁制,想要从此逃脱,楼台乃是唯一的途径。而三位山庄弟子,均为人仙七八层的高手,恰好挡住了唯一的去路,并抓出飞剑并肩扑来。

    阿灵禁不住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她虽然修为不济,而凭借手段,逃脱性命,或也不难。只是一旦招来更多的高手,后果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而正当她焦虑之时,幽暗的楼阁中突然闪过一道刺目的剑光,随即“砰、砰、砰”连身闷响,三个山庄的弟子顿时肉身崩溃扑倒在地。与之刹那,一位神秘的中年男子突如其来,挥手收起剑光,低声急促道:“小姐,如何?”

    阿灵突然获救,并无惊讶,被称作小姐,同样的镇定自若,而面对中年男子的询问,却又微微摇头而神色无奈。

    只听男子又道——

    “此地不宜久留,山庄弟子已尽数撤往风凌渡,你不妨随我离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前往风凌渡,你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“也罢,我暗中随行……”

    阿灵不再多说,闪身冲出楼阁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则是摇了摇头,随后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倘若汤哥在此,应该认得此人,不过他只认得他的掌柜,除此之外,一无所知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翼翔山庄的劫难,已不可逆转,葬龙峡中的山庄弟子,同样面临着难以逃脱的绝境。

    黑暗的峡谷中,雾气浓重,彷如陷入混沌,而令人一时不明所在。

    尤其是修为难以离体,诸般法术神通无从施展。

    曾经的仙道高手,变成了束手束脚的凡人。所幸神识堪堪可用,至少能够看清前后左右,且护体灵力尚在,使得绝境中,又尚存几分转机。

    不过,莫名的恐慌,还是随着浓雾袭来,令人无从摆脱。

    “哎呦,救我——”

    黑暗中,传来归元的惊叫声。

    同行的四人,急忙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归元的一只脚,陷入土坑,竟吓得他“扑通”摔倒,并大声呼救,随即发觉虚惊一场,忙又爬起来,尴尬道:“冥师兄,莫非迷路了……”

    奚尤与水沐也是暗暗存疑,附和道——

    “眼下此时,本该退出峡谷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已然过了半个时辰,迟迟不见来路,好像在原地打转哦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停下脚步,无奈道:“此地浓雾多变,神识难以及远。你我即使迷路,也是在所难免。不过……”他想了想,又道:“只待天明日出,云消雾散,便可无恙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我不妨就地等待天明!”

    “冥师兄,归师弟所言有理!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般走下去、若是撞见妖族,必然大祸临头啊!”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都不愿在黑暗中冒险,只想就地等待,等待灾难随着那浓雾散去而否极泰来。

    冥乌没想到他的的安慰之词,竟成了三位师弟躲避的借口。他一时拿不定主意,询问道:“姬散人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锵”的一声,有重物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只见某人的手中,多了一根铁棒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话语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诸位,就地等死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姬散人,你有本事,去找妖人逞威风啊!”

    “自己寻死,莫要连累他人!”

    “姬散人,我兄弟忍你多时,还望你好之为之!”

    无咎拿出铁棒,话音未落,便遭连番的训斥,且不容他争辩半句。

    而便于此时,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叫喊:“啊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