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九十八章吓着诸位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&160 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叫喊声,轻微,若有若无,再要辨认,又消失无踪。便好像黑夜中的幻听幻觉,或惊秫之下的恍惚,令人莫名所以,也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不过,尚在争执的五人,同时噤声不语,继而又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忍不住出声道——

    “听着好像……好像是焚天阵的师兄?”

    “焚天阵的师兄弟,仅剩三人,跟随尾渊长老与尾阊师兄,应该无恙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听着没错啊……”

    风丁堂的弟子们,以四象天虎阵的不同,分成四群,每群五人,算是一伍。而方才的惨叫声,很像是焚天阵的一位师兄。不过也正如所说,焚天阵的师兄弟遭遇妖族偷袭之后,仅剩三人,跟随尾渊长老进入葬龙峡,途中有高人的护持,应该安然无恙。而倘若遭遇不测,尾渊长老又岂能袖手旁观。难道……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愈想愈怕,再不敢就地歇息。

    “此地大凶,快快离去!”

    “方向不明,往何处去?”

    “这毒瘴过于古怪,致使你我修为难再、神通无用,倘若留在原地,妖人偷袭而至,难以防备啊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只想离开葬龙峡,又不知该往何处,均在原地打转,更添几分慌乱。

    冥乌虽也束手无策,却不失镇定。他稍作权衡,出声道:“且设法找到尾渊长老,再行计较!”

    他抓出飞剑,奔着叫喊声传来的方向寻去。

    葬龙峡,过于诡异莫测,且浓雾笼罩,去路断绝。眼下已不宜分头行事,唯有找到尾渊长老,与山庄弟子合为一处,或能凭借人多势众而摆脱困境。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被迫无奈,只得随后紧跟。而在黑暗浓雾中寻觅,依然叫人提心吊胆。三人也忙抓出飞剑,一个个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一位伙伴,已被众人忽略。

    如今毒瘴浓雾笼罩,修为神通无用,奔雷阵法也无从施展,于是某个令人嫌弃,且修为寻常的姬师弟,便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。

    无咎并不介意,默默跟着众人往前,只是他肩头的铁棒,看着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铁棒,乃是妖族的法宝,为玄铁夹杂着金石炼制,儿臂粗细,一丈多长。而他的个头,仅有五六尺,虽也四肢匀称健壮,而比起妖人的高大威猛,还是略显单薄,故而也使得铁棒显得过于沉重巨大。

    不过,他却是有意为之。为了避免泄露身份,九星神剑与撼天神弓皆不便示人,寻常的飞剑,又不足以对付强敌。而妖族的铁棒,却不失为一件趁手的利器。

    谁料他刚刚如愿以偿,便困于葬龙峡。如今法力神通无从施展,所抢的铁棒正好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而葬龙峡,也着实神秘。

    毒瘴?

    毒瘴中分明夹杂着丝丝缕缕的妖气,或许这才是修为禁制而法力无用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而曾经修炼的化妖术,乃妖族的神通,是否不受妖气的束缚,能不能施展一二呢……

    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寻觅,只能摸索而行,且浓雾重重,沟壑、乱石阻挡,即使有喊声的指引,须臾之后,还是渐渐的失去了方向。

    又过了片刻,惊咦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咦,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置身所在,乃是一片乱石堆积的洼地。而洼地之间,躺着两具死尸,皆血肉模糊而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冥乌与归元急忙凑近查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并非焚天阵的师兄,而是洪荒阵的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冥师兄,快看……”

    遇到的尸骸,虽血肉模糊,而从服饰看去,乃山庄弟子无疑,却并非发出喊声之人,而是分属洪荒阵的两位师兄。

    冥乌与归元尚自惊愕不已,奚尤与水沐又有发现。

    距洼地不远处的乱石堆里,另外躺着三具尸骸,皆肢体不全,惨烈的死状更加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天呐,洪荒阵的五位师兄弟,无一存活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声无息间,尽数惨死,法宝与纳物戒子也被抢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四位妖人,均为地仙,暗中偷袭,谁能幸免,何况毒瘴禁制,也无从呼救求援。糟了,莫非尾渊长老也被暗算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吓得惊慌失措,连声叫嚷。而提到尾渊长老,皆不约而同闭上嘴巴而再也不敢吭声。即便是临危不乱的冥乌,也愕然无语。

    愈是担心的困扰,愈是无从排解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众人愣在原地。四周寂静无声,浓重的雾气在黑暗中弥漫。而愈是寂静,愈是令人恐慌难耐。

    此番进入葬龙峡的弟子,分属翼翔山庄的风丁堂。而风丁堂又以修炼的四象天虎阵,将弟子分为西风、焚天、奔雷与洪荒四阵。如今焚天阵的五位弟子,已尽数惨死。倘若尾渊长老也遭到暗算,岂非是说,余下的弟子,皆难逃此劫?

    “锵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刺耳的闷响打破沉寂,紧接着碎石崩飞而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归元正自惶惶无错,被突如其来的响声给吓了一跳,他惊得转身要跑,旋即又怒道:“姬散人,你待怎样?”

    奚尤与水沐也是虚惊一场,跟着教训道——

    “莫要以为持有妖族的法宝,便可壮胆,痴人妄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凭你的修为,驾驭不了妖族的法宝,且扔了那铁棒,看着碍眼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走到一具尸骸前,凝神打量,并将肩头的铁棒,顺手杵在地上。而原本无意的举动,竟然也能招来嫌弃。他抬起头来,讶然道:“又吓着诸位了?怪我喽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摆了摆手,道:“此时非同寻常,莫作无谓争执。且一路往前,或能走出葬龙峡!”

    归元三人嫌弃姬师弟,而对于冥师兄,有着足够的敬意,旋即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冥乌带头往前走去,众人相继随后,各自飞剑在手,更加多了几分小心。

    穿过洼地,越过乱石堆,前方出现一条三五丈宽、十余丈深、且左右看不到尽头的石坑。

    众人的去路受阻,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诸位,你我若是原路返回,或左右寻觅,难免节外生枝,依我之见,不妨继续往前!”

    冥乌分说过罢,离地蹿起,转瞬之间,已落在深沟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在场的均为人仙高手,虽然不能施展法力神通,而凭借轻身术,飞跃三五丈并非难事。

    奚尤与水沐不甘落后,随后而去。

    归元则是倒退几步,猛然往前,再离地蹿起,堪堪跃过深沟。他落地之后,松了口气,忙又回过头来,心灾乐祸道:“姬师弟,莫要收起铁棒,且跳过来,算你有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跨越深沟,已是勉强。与其想来,姬散人的修为与他相仿,却扛着沉重的铁棒,若想离地飞跃,唯有收起铁棒。而机会难得啊,他也要捉弄对方一回。

    无咎并未离地飞跃,也未收起铁棒,更没有理会归元的调侃,而是站在深沟的边缘,冲着前方凝神张望。

    归元的算计未能得逞,正想着继续叫喊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“砰”的一声炸响传来。

    归元蓦然一惊,急忙转身。

    却见冥乌跨越深沟之后,没走几步,他面前的石头背后,突然飞出一根铁棒。他猝不及防,挥剑阻挡。而随着一声炸响震耳,飞剑脱手。他本人更是离地倒飞,失声大喊:“妖人,退……”

    在黑暗的浓雾中寻觅至今,几番虚惊过后,终于撞见了妖族的高手,却是如此的突然而又吓人。

    归元惊得目瞪口呆,慌忙离地蹿起。

    奚尤与水沐也是落荒而逃,扭头奔向来路。

    来路何在?

    妖人在深沟的这边伏击,来路当然是深沟的另一边。唯有再次跨越深沟,方能继续逃窜,至于能否逃脱此劫,只能是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冥乌突遭偷袭,难挡重击,身子倒飞,直直坠向深沟。而随着铁棒挥舞,一位相貌狰狞的大汉随后蹿起,竟趁势猛追,显然要将他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归元离地飞跃,过于仓促,去势殆尽,人往下落。而深沟的峭壁,仍在数尺之外。他有心无力,绝望大喊:“我命休也——”

    但见五道人影凌空,一根铁棒索命。

    奚尤与水沐,自保不暇;归元,大喊着往下坠落。冥乌,仍在倒飞,而妖族的大汉,已抡起铁棒,冲着他狠狠砸来。

    归元只要坠入深沟,必然在劫难逃,而正当他绝望之际,忽见一根铁棒伸到面前。他不惊反喜,再次大喊:“姬兄,救我——”

    师兄弟五人,四人都在逃命,却还有一人,独自站在深沟的峭壁之上,并伸出他的铁棒。

    归元见机得快,抓住铁棒就势蹿起。而他刚刚跃出深沟,突然一股巨力顺着铁棒传来。他手臂酸疼,急忙松手,“呜”的一声,那根沉重的铁棒,竟然高高飞起。他不及落地,扭头张望。却见离地高飞的还有一道人影,直奔妖人而去。

    姬散人?

    他拎着铁棒呢,怎能飞的如此之高?而如此倒也罢了,他缘何要送死呢?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相继落地,却顾不得远逃,而是继续扭头张望,一个个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只见半空之中,两根铁棒相撞。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,两道人影倏然分开。那强大的妖族高手,竟凌空倒飞出去。而姬散人同样在后退,显得颇为狼狈。而他狼狈之中,再次挥舞铁棒,被冥乌抓住而稍稍借力,翻身跃上深沟。姬散人随后落地,泠然出声:“本人断后,诸位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而刚刚获救的四人,没谁离去,仿佛又被吓着了,一个个怔怔观望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