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九十九章 葬龙之地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981nanhai、书友2297290、0旖芳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与妖族的高手,硬拼了一回。

    他虽然颇为狼狈,却毫发无损,并且接连救了四位同伴,还要留下来独自断后?

    那强悍的身手,勇武的气概,淡定的神情,举重若轻的从容,哪里还是曾经的姬师弟,俨然就是一位力挽狂澜的高人啊!

    冥乌,归元,奚尤,水沐,皆没有离开,而是怔怔看着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。

    无咎却无暇理会四位同伴,而是抓着铁棒,站在峭壁之上,紧紧盯着妖族的高手。对方被他生生逼退,落在石坑深沟的对岸,兀自满脸的错愕,也同样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。他此时呈现出的修为,依然是人仙的三层,而他渊渟岳峙的气势,却叫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妖族的高手,便像是一头恶狼,冲着猎物揣测片刻,还是按捺不住嗜血的野性。只见他大吼一声,腾空而起,抬脚跨越深沟险壑,直奔无咎扑来。其手中的铁棒,更是带着“呜呜”风响,瞬间扯碎浓雾、撞破黑暗,暴虐的杀机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也是大叫一声,却好像受惊所致,急忙拔地而起,抡起铁棒仓促应战。而他挥动铁棒的瞬间,早已藏在手心的玉符后发先至,“砰”的炸出一层诡异的光芒,竟将妖族的高手吞没其中。不待对方挣扎,他高高举起的铁棒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来势凶猛的妖族高手,突遭禁锢,无从躲避,更来不及挣扎,便被铁棒狠狠砸中,旋即惨哼一声,像是一块石头,“砰”的栽下半空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身子倒卷,踉跄落地,立足未稳,扭头便跑。

    冥乌与归元、奚尤、水沐尚自目瞪口呆,却应变极快,再不用招呼,跟着撒腿狂奔。

    不管方向,也不管浓雾迷途。

    直至数十里外,狂奔的五人突然往下坠去,旋即又“扑通、扑通”而身影狼狈,旋即又一个个翻身跳起而四下张望。原来是慌不择路,失足坠入又一道深沟之中。

    未见妖人追来,左右也无凶险。所在的深沟险壑,倒是便于藏身。

    无咎的两手拄着铁棒,喘着粗气道:“哎呦,真是凶险,幸亏只有一个妖人,否则断难逃脱啊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中,浓雾之外,还多了呛人的烟尘,以及接连不断的喘息声。而除了他在自言自语,没人说话。四位同伴站在几丈之外,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“不对呀,缘何只有一个妖人呢?”

    无咎仍在自说自话,疑惑道:“或许,妖人也在寻找你我的下落,而这毒瘴虽然禁锢了你我的修为,却也阻碍了妖人,故而有机可趁……”他好像余悸未消,接着又道:“不愧为妖族的高手,谙熟狩猎之道,先是借助地利之便设下埋伏,再又暗中突袭,着实防不胜防……咦,缘何这般看我?”

    他说到此处,终于察觉几位同伴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干咳两声,佯作镇定道:“姬师弟仅有人仙三层的修为,却轻松击败地仙修为的妖人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轻松?”

    无咎瞪起双眼,嚷道:“若非我力气大点,家传符箓的威力猛点,断难击退妖人,其间的惊心动魄,一点也不轻松哦!”他冲着冥乌上下打量,反问道:“倒是冥师兄,突遭偷袭,却安然无恙,莫非深藏不漏?”

    他的借口,有些勉强,而计较起来,又难以驳斥。尤其他涉及家传的功法,倒也能够自圆其说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再次咳嗽起来,摇头道:“飞剑丢了,仓皇逃窜,九死一生,实属侥幸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另外三位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看向另外三位同伴,接着又问:“本人活了下来,是否让三位师兄大为失望?归兄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奚尤与水沐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归元则是急忙趋近几步,难为情的模样,小声道:“我归元岂敢妄称尊长,真是折煞人也!姬兄不是有言在先么,你岂止是力气够大,符箓够猛,还有飞剑够多呢,击退妖人再也寻常不过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笑声,带着责怪,又透着亲热,欺软怕硬、见风使舵的嘴脸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“不错、不错,姬兄的修为,或也不济,而家传惊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才,多亏你挺身而出,否则我兄弟四人难以脱险……”

    奚尤与水沐随声附和,讨好奉承的话语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没法子,原本令人嫌弃,且猥琐无能的姬散人,突然之间变得厉害了。而强者,理当受人尊敬,难道不是吗?何况再遇凶险,还要仰仗他的那根铁棒子呢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无咎懒得多说,哼了声,左右张望,神色中透着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令他无奈的不是那三个见风使舵的家伙,而是眼下的处境。与丑女相认之前,他不愿显示真正的修为,以免丢掉山庄弟子的身份。奈何危急关头,他不能不出手。所幸遇到的只有一个妖人,堪堪应付。而又该如何走出危机四伏的葬龙峡,他也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无咎想着心事,禁不住抓着铁棒往下一顿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铁棒好像是碰到了穿透坚硬之物,却并未发出金石的脆响。低头看去,竟是尘土覆盖的一小片莹白之物。

    无咎抬脚拂去尘土,莹白之物又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几位同伴都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,趁机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咦,骸骨……”

    “左右都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葬龙峡……莫非龙骨……哎呀,捡到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龙骨,万千年过去,也变成了石头,乃无用之物……”

    所在的石坑,足有十余丈深,七八丈宽,一侧是悬崖峭壁,另一侧延伸而去。

    而深沟险壑而已,竟然藏着龙骨?

    伙伴们顾不得猜忌姬散人,纷纷低头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拂去尘土,一截莹白的骨头,出现在众人的脚下,并顺着深沟的走势往前延伸。

    就地寻觅,十余丈过后,陡峭狭窄的深沟突然没了,无边的黑暗与浓雾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众人止步观望,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呈现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谷地,足有百里的方圆,虽然浓雾阻挡,而神识之中还是能够看出大致的情形。

    空旷之间,没有堆积的乱石,却野草重生,满目的荒凉。而荒凉之间,平地耸起一截截尘土掩埋、野草缠绕的骸骨,虽杂乱无章,却又散发着莫名的暴戾之气而显得诡异非常。

    那是龙骨,一具具龙的骸骨,怕不有千百之多,皆长达数十丈,静静匍匐在荒凉与空旷之间……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、冥乌,驻足片刻,犹自震骇难耐,慢慢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天呐,葬龙峡,名不虚传,该有多少巨龙葬于此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龙乃神物,怎会丧命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下的巨龙,死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据说卢洲原界,尚豢养真龙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扛着铁棒,跟随众人步入谷地。他知道蛟龙的存在,却从未见过真正的巨龙,

    而正如所说,龙为神物,下潜九渊之深,飞升九霄之外,叱咤风雷而变化莫测,乃是令人敬畏,且又神秘的存在,却群聚于此,长眠万年,即使亲眼所见,依然叫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众人走到一具骸骨前,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乍一见,那尘土掩埋,草藤缠绕的骸骨,早已看不出原有的面目,而数十丈的庞大身躯,依然带着隐隐的龙形,并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威势。

    归元禁不住抬起手中的飞剑,轻轻拨动着草藤。而他的飞剑稍稍触及骸骨,便听“啪”的一声轻响。他不明所以,诧然张望。

    而与此瞬间,“啪啪”的轻响连成一片,块块白骨碎裂,龙骸崩塌殆尽。随之一道数十丈的轻烟悠悠荡起,彷如飞龙升腾,旋即又“砰”的炸开,弥漫的烟雾霎时笼罩四方……

    众人尚未后退,又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所在的谷地不见了。只有弥漫的烟雾,化作一条条巨龙,或纵横四方,或吞云吐雾,或移山倒海,或兴风布雨……忽而无数的火光从天而降,旋即山崩地裂而万劫不复……一条条巨龙怒冲云霄,却无力回天,旋即坠落尘埃,湮没于沧海桑田的变迁之中……

    而随着一缕晨曦初现,诡异的幻象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曾经的黑暗与浓雾,也随之淡去。巨大的谷地,荒凉的景象,掩埋的龙骸,依然如旧。

    众人蓦然醒转,犹自诧异不已。

    “地下的骸骨,变成石头,而此处的龙骸,已尽数腐朽,稍加触碰,便化作尘泥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浩劫降临,巨龙也无从逃脱呢!”

    “巨龙虽死,龙威尚在,怒气冲天,故而呈现幻象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怒气之中,夹杂着妖气,方为你我的困禁所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,且看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正在感慨着幻象的诡异,却听归元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此时长夜过去,浓雾消散殆尽。

    只见朦胧的天光下,数里之外,一堆骸骨之间,坐着两个人影。虽然相隔甚远,却已能够看清二人的服饰与相貌神情。

    “尾渊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尾阊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我的法力已恢复了三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快快前去拜见尾渊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吩咐,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已争先恐后往前奔去。在惊恐中挣扎一宿,如今天亮了,黑暗与浓雾消失,修为也有了转机,并且找到了尾渊长老与尾阊师兄,着实让三人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冥乌跟着往前,而离去之际,回头一瞥,神色莫名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撇着嘴角,报以微笑,旋即扛着他的铁棒,不慌不忙随后而行。

    而不消片刻,惊呼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尾阊师兄,长老他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