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章 似曾相识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全能户花、叶秋蓝、无仙粉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,感谢一台春成为天刑纪的新盟主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五人赶到近前,慢慢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只见尾渊长老,盘膝而坐,满身血迹,腰腹间绽开一个血洞,并低垂着头颅而整个人没有一丝的生机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尾渊长老,死了。一位地仙的高人,身陨道消。

    尾阊师兄,坐在一旁,衣衫破碎,左腿血肉模糊,显然是遭到了重创。他虽然活着,而凄惨的情形,与尾渊长老不相上下。他缓缓抬起头来,打量着走到近前的五道人影,带着虚弱的神情,出声道:“只当山庄弟子死绝了……不想……还有幸存者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愕然道:“究竟出了何事,长老怎会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尾阊似乎痛苦难耐,了一声。少顷,他缓了口气,这才接着说道:“月初、月末时分,葬龙峡内妖气弥漫,原本只要多加小心,料也无妨,谁想却被妖人所趁,于暗中设下埋伏。三位焚天阵的弟子,惨死当场。长老与我杀出重围,双双遭致重创。我尚能支撑,而长老他……”

    妖族设下埋伏,便是要将翼翔山庄的弟子斩尽杀绝,而在此之前,首先要除掉对方修为最高的长辈。尾渊长老的下场,虽也悲壮、惨烈,却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尾阊说到此处,重重喘着粗气,虚弱的神情中,透着难言的苦痛。他缓了一缓,又叹道:“唉,如此看来,焚天、西风、洪荒三阵的弟子,已尽数遭难。所幸诸位师弟尚在,快快带我与长老的遗骸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点了点头,抬手示意道:“奚尤,背起长老,水沐,随从守护;归元,带着师兄,由我头前开路,姬师弟断后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吩咐,果断,慎重,且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而不管是奚尤、水沐,还是归元,皆愣在原地,无一挪步。

    冥乌抬眼看去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此时,天色大亮,偌大的峡谷中,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晨霭。而曾经的龙骸,仿佛消失了,只有一堆堆的野草荒丘,分散在空旷与荒凉之间。而空旷与荒凉之上,数百丈外,突然冒出四道人影,从四方缓缓逼来……

    那正是昨日的四位妖人,不仅有着地仙的修为,而且凶狠狡诈,俨然便是豺狼虎豹般的可怕存在。即使眼下没了黑暗与浓雾的困禁,也没谁能够逃脱四位妖人的联手围攻。

    尾阊有些心灰意冷,叹道:“唉,还是未能躲过此劫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也是绝望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命休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结阵以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的修为,仅仅恢复五六成,如何施展阵法威力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的脸色犹在变换不停,扭头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却见那位姬师弟,依旧是不慌不忙,竟抬脚走到尾阊的面前,“砰”的放下手中的铁棒,轻声道:“师兄,你是否想过,妖人如此的煞费苦心,难道只为对付我风丁堂的弟子?”

    大难临头,还有人临危不乱。非凡如此,问话中似乎另有深意。

    尾阊有些意外,他冲着无咎稍稍打量,却已无暇多想,随声答道:“妖人固然粗鄙不堪,却狡诈凶残,尤其是万圣子,据说极为老奸巨猾。而此番仅有四位妖人现身,且传音符久久不见回音,以我与长老的猜测,只怕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伤势惨重,连说了几句话,又禁不住起来。

    而四位妖族的高手,已逼近道了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有心逃走,又怕截杀,只能原地乱转,一个个吓得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冥乌似乎迟疑不决,两眼中寒光闪动。

    而无咎还是淡定自若,俯下身子,凑近尾阊,带着随和的口吻,接着问道:“师兄的言下之意,此时的山庄,只怕早已陷落,是也不是?”他稍稍一顿,疑惑又道“而山庄的阵法,应该易守难攻啊?”

    尾阊的神情,显得颇为痛苦,他喘着粗气,艰难道:“一旦妖人混入山庄,里应外合,纵使阵法强大,又有何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山庄若是陷落,山庄弟子,岂非死无葬身之地?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变,弟子与家眷另有去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无咎的话语声突然变得急切起来,旋即又作释怀状。他点了点头,似乎有了决断,并伸手拍向尾阊的肩膀。他的举动极为随意,更像是一种询问后的安抚。

    而尾阊微微一怔,似乎想要看清他面前的山庄弟子,却仿佛伤痛难耐,体力不支,两眼一闭,竟垂下脑袋而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四位妖人已逼近到了数十丈外。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,轻声道:“冥师兄,何不联手御敌?”

    冥乌的眼角微微抽搐,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无咎并未等待,也未强求,抬手抓过铁棒,就势踏空而起。而他所呈现的修为,依然还是人仙的三层。

    归元三人早已陷入绝望,慌乱无措,随即又目瞪口呆,惊讶失声——

    “御空而行……地仙……”

    “地仙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隐藏了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依然沉默不语,而眼光中多了几分戒备之色。

    “嘿,藏不住了!”

    无咎低头一瞥,神色自嘲。

    面对四位妖族的高手,他若是不想露出破绽,唯有逃走。而询问了尾阊之后,他知道此时逃走,并非良策。而他只要留下来,绝不会坐以待毙。他的修为、以及他的身份,再也隐藏不住。

    而四位妖人在峡谷中追杀了半宿,终于找到了最后几个山庄弟子,随即从远处合围而来,便要将猎物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谁料面前突然冒出一个地仙?并且拎着妖族的法宝?

    四位妖人放缓来势,交换着眼色。其中的一位伸手比划,暗中传音;另外三位点头会意,凶相毕露。彼此瞬间达成一致,两个挥舞铁棒,两个抓出长刀,猛的奔着那个修为诡异之人扑去。

    无咎飞到半空,立足未稳,异常凌厉的攻势,已从前后左右袭来。

    四位妖人不仅修为高强,且力大无穷,比起寻常的地仙高手,应该还要略胜一筹。

    无咎抖擞精神,便要以一敌四。而他刚刚抡起手中的铁棒,迅猛的杀机呼啸而至。寡不敌众啊,纵使他无所畏惧,依然招架不及,霎时陷入狂攻之中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闷响轰鸣,人影坠地……

    归元三人,正在观望,见状,纷纷后退。

    冥乌随后退却,暗暗摇头,随即又是一怔,急忙凝神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轰鸣声中,光芒闪烁,而随之坠落的人影,却包裹着一层厚厚的白色玄冰,“砰”的砸在数十丈外的空地上,溅起好大一团烟尘。而神识之中看得清楚。那足有三丈方圆的玄冰,以及所包裹的人影,皆完好无损。尤其冰中的某人,犹自抓着铁棒,怒目圆睁,透着说不出的诡异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四位妖人踏空盘旋,面面相觑,又低头俯瞰,同样是一脸的愕然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,难以置信道:“化妖术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生涩的话音未落,他的背后突然落下一道五彩虹光。猝不及防,护体灵力“咔嚓”破碎,紧接着血光一闪,他整个人已拦腰炸开两截,旋即丢了手中的长刀而一头栽下半空。

    同伴突然被杀,使得余下的三位妖族高人惊骇不已。而眨眼之间,已发现端倪,各自大吼一声,抡起铁棒长刀便狠狠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死尸坠落的瞬间,半空中出现一道人影,却长发青衫,面色焦黄,神情猥琐,竟与方才困在玄冰中的山庄弟子,一模一样……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以及冥乌,皆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又一个姬散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呢,毫无二致……”

    “飞剑,五色飞剑,似曾相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分身术,他竟然懂得分身术……”

    与其说又一个姬散人,不如说是又一个无咎。再次遭到围攻,他不躲不避,抬手一指,口中断喝:“夺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诡异,且又霸道的法力霍然而出,直奔三个妖族的高手当头罩去。一个首当其冲,霎时僵在半空而动弹不得。余下两个察觉不妙,急忙拼命挣扎。

    无咎趁势往前,双手一合,五色剑光再次闪现,“咔嚓”、“砰”的连声炸响,霎时血肉横飞,一缕妖魂直奔天外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妖族的高手堪堪挣脱束缚,再也不敢恋战,转身一南一北,分头逃窜。

    无咎岂肯作罢,剑光出手,直奔一人追去,并扬声大喝:“休走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妖族的高手全力疾遁,瞬间冲出去数十丈。而尚未逃脱,迎面一道杀气突如其来。他惊愕万分,抡起铁棒阻挡。“砰”的震响,一道若有若无的剑光凭空闪现。而他虽然挡住了偷袭,却去势一顿。紧接着一道更为凌厉凶狠的杀气从天而降,他忙将铁棒往后砸去。便听“锵”的金戈炸鸣,五色剑光绽放出烈焰之势,竟将玄铁炼制的长棒劈成两截,随即护体灵力崩溃,一股强横暴虐的杀机瞬间撕开气海,并碾碎了元神。他来不及喊疼,两眼一黑往下坠去……

    另一个妖族的高手,趁机遁出去百丈远。

    尚在观望的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均是惋惜不已,却又不敢追赶,何况也追赶不上。

    冥乌倒是挪动一下脚步,而他最终还是站着没动。

    眼看着最后一个妖人,便要远逃,数十丈外突然传来一声炸响,只见那块硕大的玄冰轰然碎裂,随即一道人影闪遁而起,去势之快,竟在半空中拖曳出一道淡淡的青色龙影。

    “哎呦,只当他困在冰中,生死未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听说化妖术么,此地施展神通,或有阻碍,而妖术却是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如闪电,疾若蛟龙,当如是也……”

    惊呼声中,冲出玄冰的无咎已追上了最后一个妖族的高手,旋即左手掐诀一指,右手抡起铁棒猛砸。妖族的高手躲避不及,已被夺字诀束缚,去势稍稍停顿,惨遭铁棒重击而“砰”的往下坠去。他紧随其后,奋力猛掷。铁棒出手,“扑”的贯穿对方的腰腹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