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零四章 达成默契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纷封一十七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感谢各位的每一次订阅与每一张红票,再次感谢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姬散人,突然变成了九剑星君?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争着相认。

    冥乌,尾阊,以及五位翼翔山庄的弟子,则是愣在原地而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却见院外山坡上的老者,“啪”的一甩袖子,神色冷然,轻声叱道:“何故害我?”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还想说话,被搀扶着的尾阊猛然挣脱。

    这位风丁堂的大师兄,踉跄两步站定,左右瞪了一眼,逼得三人急忙闭嘴。他转而盯着“九剑星君”,怒道:“你于葬龙峡,封我经脉,虽然手法隐秘,而醒转之后,我不能不有所猜疑。所幸几位师弟作证,你早已图谋不轨。既然如此,我又岂容你混入天禁岛。而飞云嶂,常年有人驻守,暗中设伏,必然能够除掉你这个祸害。而你竟以假身逃脱一劫,今日我虎威堂的弟子在此,定叫你的阴谋诡计难以得逞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尾阊的重伤在身,按理说不易动怒。怎奈他忍无可忍,连声叱呵,旋即气息难继,止不住的一阵猛烈粗喘。

    九剑星君,或无咎,依然昂首而立,却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从尾阊的口中,获悉了前后原委,虽然早有猜测,还是为之诧异不已。他抬手抚着胡须,讥讽道:“不出所料啊,老夫竟然遇到了忘恩负义、出卖道友的家伙,而冥乌你倒是恩怨分明,道谢过后,只管害人,再不用愧疚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,无言以对。归元、奚尤与水沐,则是连连摇头,又惊又怕,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“咳咳,九剑星君……?”

    尾阊直起身子,咬牙切齿道:“此前便听说卢洲本土,出了一个九剑星君,只当侠义之士,熟料想却是一个藏头露尾的奸诈之徒。诸位师弟,阵法攻之……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有恃无恐,便是依仗山庄的四象天虎阵。何况虎威堂弟子所施展的阵法,威力更胜一筹。即使面对三两个地仙,也足以战而胜之。

    五位翼翔山庄的弟子,飞身冲出院子。

    无咎临危不乱,从容如旧,脚尖点地,飘然往后飞起。

    五位山庄弟子,得势不饶人,齐齐祭出手中的飞剑,便要以四象天虎阵发动强攻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夜空下突然冒出几道雷火,以霹雳的疯狂之势,直奔五位山庄弟子的后背袭去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,也不知雷火来自何方,阵阵炸耳的轰鸣声中,五位山庄弟子接连扑倒在地。每一道雷火,都带着地仙才有的强大杀机与莫名的天劫之威。五位弟子仅为人仙,又如何抵挡这凌厉的攻势,霎时间一个个护体灵力崩溃,衣衫破碎、飞剑脱手,即便能够翻身爬起,也是须发竖起而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而看似迅猛的雷火,不过是某人的临时起意,更为可怕的杀机,随即猛然降临。

    “扑、扑、扑——”

    五色剑光接连闪烁,顿时血肉横飞而死尸坠地。喘息的工夫,五位山庄弟子尽数魂归天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又一位“九剑星君”,缓缓显出身形,并飘然落在院墙之上。他挥袖收起五道剑光,摇头自语:“我的雷火掌,很是一般呢,只怪这几个家伙太弱……”

    某人的雷火掌,由贺州雷火门的雷火印变异而成。当时觉得威力寻常,多年不曾施展。忽见山庄弟子祭出阵法,让他想起曾经修炼的奔雷阵,于是痛下杀手之前,临时起意使出了他的雷火掌。而他忘了,雷火印的功法,共有九层,随着修为的提升,威力亦将随之倍增。

    这边的“九剑星君”的话音未落,远处的“九剑星君”已失去了踪影。他故技重施,已分身引诱山庄弟子围攻,本尊却躲在暗处,轻而易举破了四象天虎阵。

    而山庄的弟子,不仅仅只有五位。今夜的纷乱,仍未罢休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院墙上,慢慢转过身来,带着无奈的神情,幽幽道:“老夫,真的不愿冒犯翼翔山庄,更不愿杀人……”

    翼翔山庄遭到妖族的入侵,此时杀了山庄的弟子,无疑帮了妖族,故而为他所不愿。而若是转身逃走,将前功尽弃。找不到天禁岛,将再次失去丑女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他“杀人”两字刚刚出口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只见满脸惊愕的尾阊,突然瞪起双眼,旋即一头栽倒在地。其腰腹之间,炸开一个血洞。气海元神尽毁,整个人已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紧接着便见冥乌的手中,多了一把杀气凌厉的飞剑。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则是吓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怎么也没想到,令人信赖,稳重可靠的冥师兄,突然变得如此凶残。而尾阊师兄重伤在身,毫无防备,被他一剑毙命。

    无咎同样是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冥乌倒是神情如旧,沉声道:“留下尾阊,对于姬兄不利。故而,只能杀他灭口!”

    “哎呦,师兄饶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星君前辈,饶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兄弟三人什么也没看见,什么都不知道,此前一时糊涂,也是迫不得已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听到“杀人灭口”,脸色惨变,转身便想逃命。而院落的四周,布满了禁制,且院墙上站着那位九剑星君,院中站着一个令人恐怖的冥师兄。置身死地啊,根本无路可逃。惊恐绝望之际,三人只能连连求饶。而随一声叱呵,又忙收声不语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冥乌的眼光冷冷扫过归元三人,转而看向无咎。或许,他依然弄不清“九剑星君”的来历,而对方的心狠手辣,反倒让他打消了几分疑虑。他沉吟片刻,试探道:“我不管你有何企图,你也不必猜测我的来历。既然你我都杀了山庄的弟子,彼此之间便该抛却前嫌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?”

    无咎背着双手,脚尖在围墙上轻轻踏动,好像很是意外,道:“冥兄的言下之意,你我联手一回,同闯天禁岛?”

    冥乌收起飞剑,举起一枚图简晃了晃,分说道:“之所以出卖姬兄,便是为了换取尾阊的信任。眼下路径在手,前往天禁岛并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他手中的图简来自尾阊,其中拓印着天禁岛的地理方位。正如所说,只须按图寻找,抵达天禁岛,应该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嘿,你倒是老谋深算啊!”

    无咎怪笑一声,看向归元三人,又道:“而没有尾阊同行,仅凭你我,即使找到地方,也未必能够踏上天禁岛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事出意外。尾阊乃是山庄的族人子弟,留下他必成后患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尾阊说到此处,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曾经相互猜疑、相互防备的两个人,此时均未揭穿对方的底细,也没有道明各自的来历,却突然之间达成默契。那就是继续结伴,前往天禁岛。至于前往天禁岛的用意,皆避而不提。而达成一致之后,双方的心思再次想到了一处。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不敢出声,也逃脱不得,犹自僵在原地而惶惶无错。突然见到两双极为不善的眼光齐齐看来,三人的心头猛然一惊,禁不住后退,连连摆手——

    “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晚辈立誓,绝不吐露半个字……”

    “晚辈乃是散修出身,四处奔波,无非求个前程,与翼翔山庄非亲非故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无咎叱呵一声,跳下院墙,周身上下光芒闪动,转瞬之间已变回了姬散人的模样。且神态举止,也随和如初。他冲着归元三人笑了笑,轻松道:“你我师兄弟五人,偕同尾阊师兄,前往天禁岛途中,遭遇妖人追杀。你我凭借四象天虎阵,侥幸逃脱。而尾阊师兄,却惨遭不幸。且将他与尾渊长老的随身之物留着,抵达天禁岛之后,转呈山庄的前辈,算是一个物证!”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像是劫后逢生,连连点头会意。

    “前辈,早知您是位有情有义的高人。尽管放心,归元不负重托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水沐仰慕难耐,只想给您跪下……”

    这三人不喜欢曾经的姬师弟,而对于“九剑星君”,是早已敬畏交加,如今对方终于现出真身,并答应结伴同行,突如其来的侥幸与惊喜,不啻于一场机缘降临啊。

    无咎不再多说,带着笑容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而冥乌却脸色一沉,叱道:“此去天禁岛,谁敢心存二意,吐露半句实情,我必将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你一言我一语,急着表白,忙着感恩。突然受到训斥,各自顿然醒悟,连连点头称是,再不敢啰嗦半句。

    九剑星君,固然心狠手辣。而这位冥师兄,也是杀人不眨眼,如今小命攥在他二人的手里,只能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“暂歇一宿,明早赶路!”

    冥乌不再是一位值得信赖的兄长,而是变成了狠人。他丢下一句吩咐,捡取了尾阊的纳物戒子,将尸骸顺手扔向院外,然后转身返回山洞。

    归元三人不敢吭声,乖乖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院外的山坡上,燃起火光,六具山庄弟子的尸骸,转瞬之间已被焚烧殆尽。紧接着笼罩四周的禁制消失,山风涌来。满地的烟尘与血腥,随着夜风缓缓消散。

    无咎回到了庭院中,盘膝而坐,摊开的右手,多了五个纳物戒子。随即伸出左手,又是一小堆戒子。他冲着两只手掌左右端详,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“唉,杀人非君子,劫财真小人,只怪仙途蹉跎,本星君也是无奈哦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