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零六章 开荒种草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路虎极光霸道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明时分,山上走来一位老者。相貌并不陌生,正是灵药堂的管事,尾虞。此人的修为倒也寻常,却是位炼丹的高手。

    五人等候了半宿,急忙起身相迎,由冥乌递上玉佩,并道明了来意。

    尾虞似乎不情不愿,又不便推辞,只得将五人原有的腰牌收了,分别发放一个新的腰牌与纳物戒子。他又耐着性子交代一番,之后便摆了摆手,转身走进石屋,“砰”的关死了木门。

    正如此前的猜测,在与妖族的那场大战中,连同风丁堂在内的四虎堂的众多弟子,早已伤亡殆尽。也就是说,四虎堂已不复存在。而仅有的五位幸存者,不远万里赶来,非但没有得到嘉奖,反而遭到讯问,最终又被驱逐到了灵禁岛上了,成为了灵药堂的弟子。

    福兮、祸兮,谁也说不清楚,至少留了下来,而留下来又干什么?

    在灵禁岛的腹地,一座百丈高的小山顶上,站着五位新来的灵药堂弟子,不外乎冥乌、归元、奚尤、水沐,当然还有一位姬散人。

    居高俯瞰,下方是片空旷的山谷。谷中雾气蒙蒙,青翠郁郁,四周群山环绕,林木繁盛。

    此处,便是灵药堂新开辟的园圃。

    很不错的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按理说,置身于灵气四溢而风景秀美的所在,应该神清气爽。而此时的五人,却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“你我乃仙道高手,却要在此开荒种草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依照尾虞管事的吩咐,要在山头上种植灵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戒子内的草籽,便是灵草?如何种法,消遣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信守了承诺,以为没了性命之忧,如今已渐渐恢复常态。而再次成为山庄弟子,却使得三人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“哼,早知如此,便不该寻来!”

    “你我为了山庄出生入死,结果如何?没了用处,一脚踢开啊!”

    “冥师兄,你岂肯受这窝囊气”

    冥乌倒是没有抱怨,抓出飞剑,“咔嚓”砍倒身旁的一株小树,阴沉着脸道:“来之安之,多说无益!”

    归元三人依旧是牢骚满腹。

    “尾虞管事怎说?你我自行开凿洞府,搭建草棚,开出五百丈的园圃,而在此之前,不得擅自下山,真是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“谁让四虎堂的弟子,仅有你我五人幸存呢。而遭到猜疑也就罢了,却将要大好光阴扔在这荒山之上,想想便觉着心痛哦!”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啊呸,怪我失言。姬兄,我兄弟听你吩咐!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山顶的一株老树下,犹在默默俯瞰着山谷。

    山谷足有十余里的方圆,从中开辟了一片片的园圃,并有阵法禁制笼罩。虽然满眼的郁郁葱葱,却又雾气朦胧,根本看不清园圃内的详情,也见不到其中的人影。

    无咎撩起衣摆,缓缓坐下,然后冲着归元三人淡淡一笑,悠然自得道:“求仁得仁,亦复何怨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连连点头,却又不解道:“姬师兄境界超然,尚不知所言何意”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翻,懒洋洋道:“既然自讨苦吃,又抱怨个屁啊!”

    粗话难听,却易懂。

    归元尴尬起来,讪讪道:“唉,今日的处境,谁说不是自找的呢。我月隐岛虽也荒僻,却无忧无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嚓——”

    冥乌又砍倒了一株小树,叱呵道:“搭建草棚,开凿洞府,种植灵草,尚有一番忙碌,难不成要我一人辛苦?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三人不敢怠慢,只得收起怨气,抓出飞剑,跟着冥乌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只管坐着舒服,很是心安理得。因为他从未想过开荒种草,也懒得惺惺作态。他的心思都在下方的山谷中,当然还有那座神秘的天禁岛。

    而山谷中的园圃,规矩森严,不得逾越,且静待时机。

    至于天星湖中的天禁岛,着实出乎所料。也怪不得尾介子,舍弃了翼翔山庄。如今看来,天禁岛才是他用心经营的所在。尤其岛上的那座高塔,与神洲玉山顶峰的通天塔,又是何曾的相似。两者之间,有何关联,有何用处,无从知晓。来日能否登岛而一探端倪,同样的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正因如上的种种,很是叫人无奈。而事已至此,不妨继续充当灵药堂的弟子。

    所在的小山,仅有百丈高,里许的方圆,将其开辟成园圃,免不了要费一番功夫。小山的背后有条山径,通往山下的一条小溪,并循着溪水往南而直达湖边。

    倘若飞越湖水,再去两、三千里,便是笼罩在阵法云雾中的天禁岛……

    转瞬之间,七日过去。

    冥乌带着归元与奚尤、水沐,也整整忙碌了七日。

    小山顶上的树木,已被砍伐殆尽。又从山下搬来泥土,浇上溪水,撒上灵草种籽,再将灵石捏碎了覆盖其上,并在四周设下禁制,一个园圃初具雏形。所种植的种籽,据说来自灵芪、黄精、朱果等十余种灵药,于是园圃有个名称,百草园。

    此外,山顶上搭建了一个草棚子,虽然简陋,却也居高望远而四面临风。

    小山的背后,并排开凿了五个山洞,乃是五位百草园弟子的洞府。冥乌四人忙着开荒种草,很是辛苦,免不了歇息一二,于是无咎自告奋勇担当起了守护园子的重任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清晨来临,淡淡的雾霭笼罩四方。

    草棚中,无咎从静坐中真开双眼,扬手抛出一把晶石碎屑。而当他内视修为,暗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看守园子,倒是不误修炼。而此前虽然杀了妖族的高手与山庄的弟子,并未收获几块五色石。仅凭吸纳灵石,修为毫无进境。

    如今只有地仙三层的修为,虽然不惧左右,而面对飞仙高人,还是无能为力。归根究底,修为才是强大的本钱。此时此地,又该如何找到五色石来提升修为呢?

    无咎翻手举起一枚玉简,郁闷之色有所缓解。

    此前虽未抢得五色石,却得到一枚阵法玉简。天虎阵。

    翼翔山庄的虎威堂弟子,均为尾姓子弟,于是所修炼的阵法,也内外有别。天虎阵,比起四象天虎阵少了两个字,而威力更胜一筹。尤其是阵法的精髓所在,极为高深。倘若将其归纳起来,并概而言之,那便是剑阵。

    没错,天虎阵,乃是一套高深的剑阵。

    对于某人来说,剑阵,并不陌生。神洲古剑山的《古剑诀》中,便有剑阵的修炼。他自创的神通,“星雨落花”,同样来自于剑阵的感悟,虽然也颇为不凡,却远远不能使得攻势的威力,数倍,乃至于十数倍的暴增。

    而翼翔山庄的天虎阵,便是这么一套阵法,只须由五人施展出来,强大的威力极其惊人。而倘若一人施展呢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两脚落地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参悟功法,或剑阵,绝非一日之功。何况在此看守园子,也并非为了修炼。这套天虎阵,慢慢琢磨也不迟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玉简,踱起步子。

    种植灵草的园圃,很像是菜地,有垄沟、地埂,将不同的灵草分成一块一块。

    无咎顺着地埂,往下走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到了园子的尽头,也就是半山腰,有层层的禁制阻挡。并有一截三十多丈的悬崖,将下方的山谷与百草园从中隔断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园子的尽头,冲着山谷俯瞰。片刻之后,他打出法诀,身子一闪,悄然来到了园子的外边。

    人在悬崖之上,真正的居高临下。

    而偌大的山谷,依然弥漫着云雾,神识所及,什么也瞧不见。

    “哼,一个破园子,何至于禁制重重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直起身子,继续腹诽不已。

    “灵禁岛,四面环湖,地处隐秘,谁会前来抢夺灵药?不过呢,倘若就此远去,也应该无人阻拦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鬼祟祟,在此作甚?”

    无咎胡思乱想着,一声叱呵突如其来。

    循声看去,晨雾中冒出一位老者,眨眼之间,落在三丈之外,犹自满脸的猜疑。

    是尾虞,灵药堂的管事。

    “尾管事,多日不见,幸会啊!”

    无咎拱手打着招呼,分说道:“本人闲着无趣,欣赏山谷的美景呢!”

    “闲着无趣?”

    尾管事的修为不高,脾气不小,瞪了一眼,叱问道:“如今十日过去,灵草的种植如何?”

    无咎打出法诀,撤去禁制,旋即面带微笑,示意道:“请——”

    尾虞走进园子,四下打量。

    无咎随后跟着,大声喊道:“尾管事,莅临指教,诸位师兄,速速相迎!”

    转瞬之间,山顶上相继冒出冥乌、归元、奚尤与水沐的身影,虽然各自不明就里,却还是纷纷举手致意。既然成了灵药堂的弟子,不能不有所敷衍。

    而尾虞只管盯着园子四处查看,嘴里嚷嚷不停:“撒种凌乱,灵石不均,培土稀松,不堪入目……”他走到山顶上,已是满脸的怒容,拂袖一甩,叱道:“尔等如此无用,糟蹋我的灵药……”

    冥乌与归元、奚尤、水沐,忙碌多日,自以为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如今管事到来,还等着夸奖几句,谁料等来的却是不留情面的斥骂。

    什么撒种凌乱,培土稀松?

    垄平埂顺,纵横分明,多好的灵草园子啊!

    冥乌倒是沉稳如旧,不声不吭。

    而归元与奚尤、水沐则是又急又窘,忍不住便要上前理论。

    兄弟们好歹也是久经战阵的高手,如今却要遭受一个灵药堂管事的羞辱。人仙一层修为的管事,他岂敢目中无人?

    谁料尾虞大发淫威之后,怒气冲冲踏剑而起。而他离去之际,又不容置疑的吩咐道——

    “半个时辰之后,前往天月泽采药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