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一十章 等你归来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凝月儿、秋荻、书友2297290、dltkempis、书友35687866、o老吉o、jito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,也感谢各位专门投的双倍月票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尾介子突然无语。

    有关无咎的恶名,以及斑斑劣行,早已传遍天下,他又怎会不知晓呢。尤其是某人大闹龙舞谷,抢走了龙鹊的道侣,并逃出了五大祭司的围攻,他的胆大妄为与逆天的手段,还曾被诸多的修士津津乐道呢。却是不敢相信,那个销声匿迹的年轻人,竟然成了他门下的弟子,并且纠集了一群同伙。

    没错,他有了同伙。

    若非是为了防备妖人的再次暗算,而以采药之名,清理门户,还真的难以发现……

    尾介子不免要错愕一番,至少要定定心神,理理思绪,以便着手应变。

    而最为震惊的,还数归元、阿年、奚尤、水沐四人。

    无咎?

    只当姬散人,便是九剑星君。因为所施展的五色飞剑一模一样,两者显然是同一人。相貌修为可以改变,本命法宝却难以替代。是不是很意外,很诧异?而这并非最终的真相,九剑星君也是假的啊!其真正的本尊,乃是一位异常年轻的男子,他还有个人人皆知的名字,无咎。

    而正如所述,那是一个同时得罪了妖族、鬼族与玉神殿的恶人。如今却与他成了灵药堂的师兄弟……

    尾介子怒斥无声的瞬间,深沉的夜色,再次回归寂静。奔涌的雾气,也仿佛凝滞下来。所有人的眼光,皆在默默盯着半空中的那道人影,好像要记住他的模样,揣测他的深浅,弄清楚他的凶恶与神奇之处。

    便于此刻,黑暗中忽然有白光闪烁,随之一道烈焰箭矢“嘣”的炸开夜空,带着火红的光芒,森然的杀机,奔雷的呼啸,直奔三十丈外的尾介子怒射而去。

    归元四人犹在昂头张望,顿然瞠目惊呼:“天呐,他真敢动手啊!”

    且不管某人的恶名如何,终究只是传说。如今身陷重围,面对翼翔山庄的强大阵法,以及尾介子等高人的围攻,纵有飞仙的修为,只怕也难以逃脱此劫。而他以寡敌众,非但无所畏惧,反而抢先动手了。

    尾介子尚在斟酌,并猜测着某人的来意,谁料转念之间,黑暗中突然响起一声炸鸣,紧接着一股异常强大、异常凌厉的杀机迎面扑来,竟快似奔雷而叫人猝不及防。他急忙双手挥舞,厉声大喝:“切莫走脱贼人,杀无赦……”

    随其双手挥舞,五道银色小剑倏然而出,霎时化作百千剑芒,俨然便是一套精巧而威力更甚的天虎剑阵。而剑阵尚未显威,便被烈焰箭矢从中撕裂,冲破,崩溃,继而一道令人胆寒的红色闪电咆哮而至。

    尾介子惊骇之下,想要躲闪,却为时已晚,急忙抽身暴退。而箭矢之快、之猛,出乎想象。狂虐的杀机,已近在咫尺。他忙抓出一块玉符祭出,身前顿时多了一道丈余厚的玉盾,旋即“砰”的炸碎,却只是逼得烈焰箭矢稍稍一缓。

    他脸色大变,转身疾遁……

    而与此刹那,又是一声大吼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戊名、韦尚,带着阿灵,走!”

    无咎动手了。

    而一旦动手,便毫无保留,祭出了他最强的杀招,撼天神弓。而与此同时,山庄弟子已发动攻势。四十多个仙道高手呢,足以摆出七八套天虎阵法,再加上尾川等四位地仙,依然未能摆脱困境而祸福难料。于是他射出一箭之后,根本不管尾介子的死活,而是大吼一声,命戊名、韦尚带着灵儿先走一步。

    戊名与韦尚,突然变得极为默契,双双冲向灵儿,并一左一右抓着她的手臂而冲天飞起。离地的瞬间,三人同时拿出一块玉符捏碎拍在身上。而便于此刻,无数剑光呼啸而至,随即漫天的虎影而杀气沸腾。三人的去势受阻,“砰”的往下坠去。戊名踉跄落地,犹自抓着灵儿不放。韦尚却惨哼一声,逆势再起,伸手祭出飞剑,俨然便是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、奚尤、水沐,早已吓得面无人色。虽然自诩为仙道高手,又何曾见过地仙与飞仙的大战啊。而此时不仅亲眼目睹,还身临其境,并陷入铺天盖地的狂攻之中,谁想竟是这般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前辈,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愣在原地,两脚发软。本想求饶,自知无用,转而呼救,随即又绝望起来。无咎与他的同伴,好像也自身难保。此时此刻,谁又会在乎他归元的死活呢。

    而呼救声刚刚出口,几道剑光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他吓得转身要跑,而整个山谷已被杀机笼罩。旋即又是一道身影撞来,竟是走投无路的阿年。他恼怒之下,便要伸手推开阿年,却还是紧紧抓着对方而强驱法力,一同奔着地下遁去。而遁出不过十余丈,气机杂乱,再难往下,只得匆匆往前,却大地颤动,轰鸣阵阵。转瞬四方一空,竟然来到了土山顶上。

    而半空中剑光闪烁,杀机笼罩。匆匆转了一圈,还是无路可逃。山谷中似乎多了两具破碎的尸骸,奚尤与水沐死了?

    归元惶惶而立,抬头望去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只见韦尚再次冲向半空,旋即淹没在闪烁的剑光与漫天的虎影之中。随着又一声轰鸣,他翻身坠落而口吐热血。七、八套天虎阵法同时攻击,便是天仙也要畏惧三分,他却硬冲硬撞,难免遭致重创。

    而山庄弟子接连挡住了韦尚三人之后,又将攻势转向无咎。小小的山谷,已被疯狂的杀气所吞没。

    无咎同样没能逃走,而是踏空盘旋四处躲避。

    本以为戊名与韦尚带着灵儿,应该能够轻松逃出重围,谁料天虎阵法的威力,远远出乎他的所料。

    夜空中的那道烈焰箭矢余威渐尽,已然缓缓消散;疾遁而去的尾介子却毫发无损,转瞬之间便将返回。

    如此危急的情景,倒是与当年的龙舞谷相仿,只是眼下多了几位同伴,反而变得更加的凶险。尤其是灵儿,即使隐瞒修为,也不会强过人仙,她根本无从自保。只要稍有差池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正当无咎焦虑不安之时,十余道剑光狂袭而来,更有一头妖异的双翼虎影,从半空中俯冲直下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迟疑,闪身遁向山谷,一把将韦尚从地上拉起,又冲着戊名与灵儿沉声喝道:“随我来——”话音未落,人已冲天而去。又是一阵疯狂的攻势铺天盖地而来,他不躲不避,猛然拉开手中的撼天神弓而怒吼一声——

    “箭射日月——”

    “嘣”的一声惊雷炸响,随即一道烈焰箭矢咆哮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天虎阵法,固然强大,而烈焰箭矢,却更快更猛,更为锋利无匹。一道火红的闪电,照亮夜空,崩碎浓雾,随即又接连击破阵法的攻势。阵法崩溃刹那,血肉横飞。几个躲避不及的山庄弟子,肉身炸得粉碎。而烈焰箭矢,依然去势如虹,瞬间撕破重围,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无咎本该趁势突围,却突然一个踉跄,差点栽下山谷,狼狈闪向一旁,催促道:“带着阿灵快走,她若有恙,我拿你二人是问……”

    三道人影随后而至,擦肩而过的瞬间,其中的戊名与韦尚难得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兄弟,多多保重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却抬手抛出一个玉瓶,匆匆传音——

    “玉公子等你归来,不醉不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接过玉瓶,眼角微微抽动。

    三人飞遁数百丈,再次拿出玉符拍在身上,光芒闪动之中,眨眼之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而山庄弟子遭致死伤,不知所措,攻势难再,四周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尾介子已返身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莫管逃走之人,这个无咎才是贼首——”

    弟子们顿然醒悟,旋即又摆开阵势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未逃,反而好像支撑不住,摇摇晃晃往下坠去,“砰”的落在土山的顶上。而他立足未稳,便听身旁传来哀求声——

    “前辈,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竟是归元与阿年,瑟瑟发抖站着,却又不敢逃走,听天由命而又怕死的模样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理会,抬头仰望。

    此时的夜色下,浓雾消散了几分。而炽烈的杀机,并未因此而有所减弱。

    数十个山庄弟子环绕四周,一个老者当空而立。

    “无咎,你缘何不逃?”

    尾介子居高临下,脸色阴沉。而当他看向无咎手中的大弓,不由得长眉耸动,似乎余悸未消,却又神色一凝,突然冷笑道——

    “呵呵,那张神弓的威力,极为惊人,而凭你的修为,仅能施展一回。你却不自量力,难免伤及脏腑而致使气息不稳。如今没了依恃,你还能如何?”

    无咎喘了口粗气,捏碎手中的玉瓶,从中倒出一粒丹药,看也不看扔进嘴里。腹中忽而变得滚烫起来,而迟滞的气息却大为缓解。

    “多少高人,想要你的性命。鬼族与妖族,更是恨你入骨啊。而老夫不愿多管闲事,你却送上门来!”

    尾介子环顾四周,见弟子们已严阵以待,他点了点头,带着疑惑的神情接着又道:“无咎,你混入翼翔山庄,是否为了天禁岛,以及岛上的那座大阵?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没有应答,继续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尾介子皱了皱眉头,脸色多了几分凝重,不再多问,抬手召出五道银色的剑光。

    无咎冲着那五道剑光投去一瞥,突然收起大弓,冲下山顶,奔着沼泽水泊逃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尾介子踏空而行,挥袖一卷。他所祭出的五道剑光,霍然化作百千剑芒而杀气凌厉。

    众多弟子则是随后紧追,天虎阵法的攻势如潮。

    而那慌乱的人影,已无从招架,在劫难逃,眼看着便要淹没在强大的攻势之中。

    尾介子却突然回头,叱道:“无咎,你敢欺骗老夫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土山顶上,冒出个一模一样的年轻人,竟昂头啐了一口,骂道:“呸!我骗的人多了,你老东西又奈我何……”

    竟是无咎,他伸手抓住归元与阿年,猛然蹿向半空。

    尾介子又急又怒,厉声吼道:“假身术……追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