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一十一章 如何报答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与书友、gavriil、甜甜布朗尼、书友230221、灯下书虫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声东击西之术,极为娴熟,因为他擅长的,便是跑路。

    且黑暗浓雾的遮掩,也让他有机可趁。

    他以阴木符的假身,引开了尾介子与山庄弟子,避开了强大的攻势,趁机抓起归元与阿年,蹿向半空便是一阵疾遁。

    他的冥行术,曾独步神洲,飞遁极快,凭借他如今的地仙修为,一口气跑出去两、三千里很是轻松。不过,自从他来到卢洲之后,突然发觉精通遁法的大有人在。正如此时,他刚刚遁出去没多远,便将众多的人仙弟子甩开。而尾介子,却已带着尾川等四位地仙长老随后追来。他只得拼命狂奔,而他所救的两人却惊喜万分而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“前辈,归元便知道您老人家重情重义,此番活命,大恩不言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多谢救命之恩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年你闭嘴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追来了,百丈之外……”

    尾介子逼近到了百丈之外,尾川等四位长老也相距不过数百丈。论修为,任何一位,都要远远强于无咎。而此时的他,已是竭尽全力。纵然如此,还要多亏了灵儿的丹药,否则他气息迟滞,法力不济,能否施展遁法,尚未可知呢。

    也是无奈,依他的修为,施展撼天神弓,仅能射出一箭。而为了帮着灵儿脱困,他不得不疯狂一回。

    此时,笼罩的雾气没了,只有几道淡淡的人影,拖曳着光芒,扯动着风声,在黑暗中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前辈,归元的这条命是您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阿年的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年,你害了前辈,怎有脸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冤枉啊,尾虞管事声称你与几位前辈勾结妖人,祸害同门,我惊慌之下,受他蒙骗,通传消息,谁能想到是个圈套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幸亏我与前辈交情深厚,不然你死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敢啰嗦,我便将你二人扔出去!”

    无咎终于忍耐不住,叱呵一声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吓得一哆嗦,急忙闭上嘴巴。扔出去不可怕,御剑便是,摔不死人。而若是被尾介子,或四位地仙长老追上,必将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无咎回头一瞥,身形微微晃动。

    而尾介子已追到了七、八十丈外,眼看着便能发动攻势。

    谁料前方突然有光芒闪烁,随即便见无咎的身影一分为二。其中的一个,抓着两个同伙继续往前,而另外一个,突然奔着左手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怔,不由得放缓去势,却又顿作恍然,继续往前追赶,怒声叱道——

    “无咎,你故技重施,再也骗不过老夫……”

    他飞驰而去,尾川等四人随后而至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那独自一人的无咎,并未远逃,转了个圈子,突然迂回而来,并接连几个闪遁,猛然劈出一道紫色的剑光。

    尾川等四位地仙长老,早有察觉,只当是假身幻象的侵扰,没作理会。谁料杀机突如其来,四人急忙应变。却光芒闪烁,“砰”的闷响。落在最后的一人躲避不及,被剑光击中,惨哼一声,翻身栽下半空。

    “师伯,无咎真身在此——”

    尾川急声大喊,联手两位师弟反攻。

    远处的尾介子蓦然一惊。

    前方的三道人影已相隔不远,眼看便能追上,而无咎本人,竟然窜到了身后?

    而四位弟子,仅剩三个。

    尾介子不敢迟疑,掉头返回。

    而无咎偷袭得手,转身便跑。

    尾川三人随后紧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尾介子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下方摇摇晃晃飞起一道人影,满身的血迹,狼狈道:“师伯,只怪弟子防备不及,所幸法力护体,尚无大碍……”

    尾介子没有理会,强驱遁法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他追上尾川三人。恰见百余丈外,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逃窜。他怒声吼道:“无咎小儿,哪里逃……”

    而吼声未落,前方的人影突然一分为二,一个往左,一个往右逃去。

    尾介子有过前车之鉴,急忙收住去势。

    尾川三人也是当空盘旋,左右张望,一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尾介子不愧为高人,当机立断道:“左手方向的辨不出气息,定为假身。右手方向的气息紊乱,乃真人无疑。休想再次骗过老夫,追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四人奋勇急追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片刻之后,前方的人影回头张望,显得颇为的慌乱。

    而双方相隔愈来愈近,千丈,百丈……

    转瞬之间,双方相隔不过数十丈。

    尾介子抬手一挥,百千剑芒呼啸,凌厉的杀机,瞬间笼罩四方。与此刹那,一头足有十余丈的双翼虎影,霍然闪现,张牙舞爪,直奔那仓皇逃窜的人影扑去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他并未施展出真正的神通。或者说,难有出手的时机。此时此刻,他全力祭出他的天虎剑阵,势必要将对方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便如惊雷骤降,又似明月崩溃。震耳欲聋的轰鸣中,一团耀眼的光芒当空炸开。随即杀机咆哮,狂飙横卷四方。

    尾介子与三位弟子顺势退到了数百丈之外,他抬手召回五道银色的小剑,转而手拈胡须,长长吐出一口闷气。

    哼,恶名之下,其实难副。

    一个所谓的纵横四方,无恶不作,便是各方高人都对付不了的小贼,看来也不过如此。想必是鬼族与妖族,另有所图,致使以讹传讹,有意祸乱四方。如若不然,他怎会死在本人的手里……

    尾介子尚自感慨不已,忽又神色一凝。

    狂风散去,杀机犹存。而夜空下,什么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尾介子的胡须颤抖起来,猛然闭眼。片刻过后,后知后觉的他,这才缓缓睁开双眼,已是脸色发黑。

    “老夫,又被骗了,方才逃走的,才是真人……”

    尾川三人飞了过来,急道:“师伯,快追——”

    尾介子转身回望,面皮又是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神识所及,遥远的夜空中,似乎有一个光屁股的金色小人,骑着一道紫色的剑光,正化作流星远去。而此前逃走的三人,业已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也不是真人,而是元神分身。他……他竟然修出分身……”

    尾介子终于明白,他又一次错了。

    而他却羞于多说,闷哼一声,咬牙切齿道:“追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空中,三道人影去势正急,却突然一顿,斜斜往下坠去。

    一片山谷扑面而来,风声呼啸;紧接着又是树林,折断的枝叶“劈啪”作响。

    “哎呦,前辈,又要怎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要摔死你我……”

    惊呼声中,光芒闪烁,三人直接扎入地下,随即又“砰砰”摔得翻滚出去。

    无咎撞在石壁上,又瘫倒下去。归元与阿年翻滚两圈,狼狈爬起。

    置身所在,十余丈大小,四周封闭,滴水作响,黑暗潮湿,显然是个地下深处的洞穴。

    “咦,躲入此处倒也安稳……”

    “姬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年,不得无礼,这是无咎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四下张望,稍稍定神,摸出明珠照亮,见无咎趴着不动,急忙凑近查看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像是耗尽了法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前辈乃是高人,怎会如此不堪,快快搀扶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弟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让两人搀扶,挣扎了一下,慢慢翻身坐起,随即闷哼一声,嘴角溢出一丝血迹。

    “前辈有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怎会受伤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听你没有,前辈让你闭嘴……”

    “归元……你与阿年,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咬着牙叱呵一声,终于换来片刻的安静,然后盘起双腿坐稳了,狠狠的喘了几口粗气,依然是满脸的阴沉与冷峻之色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面面相觑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须臾,一道淡淡的金光倏然而至,竟是一个光屁股的金色小人,骑着一道紫色的小剑……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“归兄,闭嘴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惊讶失声,阿年则又是摆手又是瞪眼,唯恐惹恼了前辈,而再次遭到斥骂。

    金色小人,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而无咎的脸色,也随之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归元回头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阿年摸出一个玉瓶,悄悄放在地上,小心翼翼道:“此乃伤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归元不解道:“前辈,你方才吐血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阿年附和道:“灵药堂的伤药,颇为有效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又默然片刻,似乎缓过气来。他本不愿多提,而看着两人一脸的关切,恨恨啐了一口,分说道:“尾介子,灭了我的一缕分神,且此前消耗了太多的法力,故而难以支撑。那个老儿没有想到,我用分身再次骗了他,哼!”

    他被迫祭出分身,也是无奈之举。要知道仅仅一缕分神被灭,便牵动心神而让他苦不堪言。倘若祭出的分身被灭,俨如丢掉半条性命,根本承受不起。于是他接连祭出阴木符,便是要混淆耳目,最终又以分神加持,使得真假难辨。而分身则是收敛气息,骗过尾介子,再趁机远遁。而元神之体的遁法,竟然异乎寻常的神速。遑论如何,元神分身安然无恙,让他终于放下心来……

    “分神、分身之术,极为玄妙,常人难以修炼……”

    “归兄,前辈又非常人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也是人仙的高手,见识不凡,而话没说完,被阿年打断。他气得直瞪眼,却不便发作。

    无咎咧嘴笑了笑,突然话语一转——

    “我救了两位,两位又该如何报答呢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