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一十三章 谷中有人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砸锅卖铁人、木叶清茶、书友54930983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,归元遵循吩咐,带着阿年外出打探,而离去之前,他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便不怕我兄弟一走了之?”

    而得到的回答,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“一路顺风!”

    归元很是意外,也很尴尬,带着阿年,灰溜溜的遁出地下。

    洞穴中,只剩下无咎一人。

    之前强行驱使撼天神弓,耗去了大半的法力,且神识受损,差点难以逃脱。所幸吞服了灵儿的丹药,这才使得窘境有所缓解。而想要恢复如初,绝非三五日之功。

    无咎摸出两块五色石,独自吐纳调息。而半日过后,他扔了晶石的碎屑,拍了拍手,无奈作罢。

    原有的五色石,早已告罄。虽然斩杀数名山庄弟子,却收获寥寥,如今不过是吸纳了几回,五色石又没了。

    无咎站起身来,左右张望。

    摸出两颗明珠,嵌入石壁,黑暗的洞穴,顿时多了些许光亮。不远之外,水流淌过。应为涧溪,来自山壁缝隙,涓涓成水,再又流向山洞的深处。

    无咎闲着无事,走到溪边。伸手掬水擦了把脸,很是清爽惬意。且溪水甘甜,似乎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灵气。散开神识看去,四周除了石头,厚重的泥土,远近并无异常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修士的神识,随着修为,水涨船高。他如今的神识,可达两千里。倘若地仙大成,或能达到三千里,倒是与当年巅峰的境界相仿。

    不过,飞仙与天仙的神识更加强大。神念一动,便能看遍万里山河呢。

    而纵然如此,能否看透这天,这地?

    不能吧,否则尾介子早便追来了。

    或许,唯有看透天地长风,日月星辰,才是神仙。而真正的神仙,又在何方……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,依然不见回转。

    那兄弟俩,真的一走了之?

    走了也好,耳边清静。且安心歇息几日,再寻往卫凰山与灵儿碰头。

    所在的洞穴,两头狭窄,当间倒有十余丈方圆,显得颇为宽敞平坦。

    无咎溜达一圈,返回原地,就手摸出灵石,布下月影古阵。如今没了五色石,只能借助灵石与古阵来吸纳修炼。所幸洞穴幽静,应该不会惹来麻烦。他盘膝坐在阵法之中,十八块灵石瞬间爆碎。法阵的牵引之下,丝丝缕缕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是一片寂静的山谷。

    山谷中林木茂盛,色彩斑斓。四周峰峦起伏,云雾淡淡。

    而原本寂静的所在,突然有话语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好地方啊!只可惜少了碧浪白沙,稍显美中不足!”

    “归兄,这又不是你家的月隐岛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晓,难道不能想家吗?”

    “归兄怎会想家呢,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午后时分,山谷北侧的山崖上,悄悄冒出两个男子,一个虬髯大汉,一个精瘦的老者。无论彼此,皆肤色黝黑,且东张西望而鬼鬼祟祟。片刻之后,皆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此地渺无人烟,且歇息半日!”

    “不妥吧,你我已躲在林中歇息了半日,眼下又要歇息,前辈等着你我打探消息呢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打探?五百里内,均为荒山野岭,找人问路也不能,如实禀报便是了!”

    “归兄,你竟能看出五百里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大差不差……”

    “差远了,你上回说你仅能看出两百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年,你易容也就罢了,缘何这般丑陋!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应该是易容丹所致,我本来仙风道骨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与中年汉子,便是归元与阿年。两人奉命外出打探虚实,唯恐遭致意外,皆更改了容貌,而易容术便是来自某位前辈的易容丹。奈何彼此的手法生疏,相貌丑陋在所难免。而易容丹的好处,便是极难被人识破。

    不过,兄弟俩遁出地下之后,并未忙着打探消息,而是找个林子躲了起来。直至确认没有凶险,这才壮着胆子爬上山崖。见两百里内渺无人烟,反而松了口气。且待到黄昏日落,再返回交差。要知道地下黑暗潮湿,远远不抵山崖之上的风景秀美呢。

    “阿年,你且说说看,倘若此时离去,无前辈是否知晓?”

    归元临崖而坐,欣赏着山谷的景色,只觉得心旷神怡,却又话题一转而扭头看向身旁的阿年。

    阿年握着灵石,闭着双眼,忙着吐纳调息,随声道:“无前辈距此十余里,置身地下数百丈,纵使他神识强大,也不会知晓你我的举动……”

    他虽然耿直,却并未愚人,说到此处,猛然睁眼。

    “归兄,难得遇到前辈高人,理当求其提携,又为何要不告而别呢?”

    归元伸手扯着胡须,瞪眼道:“无前辈的仇家太多,你我跟着,朝不保夕,随时都将送命。懂得权衡利弊,也是一种超然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阿年想了想,点头道:“归兄所言有理,事不宜迟,快走……”他倒是当机立断,跳起身来,旋即又四下张望,犯难道:“无人问路啊,也不知该往何处去,若是撞见妖族,或山庄弟子,岂不更糟……"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突然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“谷中有人——”

    归元急忙低头看向山谷,疑惑道:“野兽也不见,怎会有人?”

    阿年却信誓旦旦道:“没错啊,分明有个女子,一闪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女子,想必是你行功偏差,幻听幻觉,休得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归兄,你该信我。待我将她找出来,给你瞧瞧……”

    阿年遭到训斥,急了,索性踏起剑光,直奔山谷冲去。

    “哼,你若找出个女子,我便称呼你一声阿年兄!”

    归元很是不以为然,也踏起剑光跃下山崖。不过瞬间,便已到了山谷之中。而当他尾随阿年穿过茂密的树林落在地上,禁不住惊咦一声。

    “咦,真的有人”

    只见林子的尽头,真的有个女子,粗布衣裙,二、三十岁的光景,手里拿着一把药草,许是受到惊吓,慢慢站起身来,显得颇为的慌乱。而所置身的乱石堆,极为隐秘,若非凑巧,即使途经此地,也未必能够发现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阿年冲着归元哈哈一乐,示意道:“采药的村妇而已,恰好被我撞见。”他收起剑光,招手道:“莫要惊慌,且过来回话!”

    女子迟疑着走出乱石堆,却不敢靠近,于六七丈外停下脚步,神色躲闪,很是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阿年问道:“此地是何所在?”

    女子沉默片刻,小声道:“上昆山……”

    阿年抓出一枚图简稍加查看,笑道:“哈哈,就此西北而去,便可寻往地卢海!”

    弄清楚所在的地方,便可对照图简找到来路。

    而他转身要走,归元却站着没动。

    “归兄?”

    阿年出声催促。

    归元摆了摆手,依然盯着那个女子而满脸的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村妇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村妇?”

    归元打断阿年,反问道:“两百里之内,不见人烟,且四周丛林阻挡,她一个村妇,怎会出现在此地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年恍然大悟,又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归兄,看她没有修为,凡人一个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愈是如此,愈是古怪!”

    归元面带着睿智的冷笑,示意道:“不妨试探一二,或见端倪!”

    阿年点了点头,抬手抓出飞剑,往前大步走去,凶神恶煞道:“莫非山精鬼怪,究竟何人?”

    女子始终低着头,而眼光却在悄悄留意着四周的动静。那两人的对话,她听得清楚。忽见其中一人凶狠逼近,她忍不住后退一步,似乎觉着在劫难逃,慌乱的神情中透着挣扎的痛苦。而不过瞬间,她竟扔了药草,抓出一把诡异的砍刀,俨然要与来人拼命。

    “归兄不愧为人仙高手,法眼如炬啊。她所持的砍刀,乃是法器……”

    阿年察觉异常,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归元也伸手抓出飞剑,掩饰不住得意道:“若非没有几分眼力,又如何行走天下。且将她擒获,再行讯问,若敢抵抗,杀……”

    兄弟俩突然在荒山野岭中发现一个古怪的女子,惊奇有之,猜疑有之,唯独没有恐惧。

    面对一个没有修为的弱女子,何惧之有呢。

    不过,当归元的一个“杀”字刚刚出口,便听“嘣”的一身脆响。与之瞬间,一道疾风从身后的丛林间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“有埋伏!”

    归元临危不乱,凛然大喝。

    竟然是一支箭矢,形状怪异,带着风声,到了三丈之外。

    归元抬手祭出剑光,便要阻挡。

    谁料箭矢突然炸开,光芒刺目——

    归元只觉得“轰”的巨响,狂猛的威势横扫而至,整个人如遭撞击,竟把持不住,猛然离地倒飞了出去。他祭出的飞剑,也失去了操控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紧接着又是“扑通”一声。

    归元狠狠的摔在乱石堆中,护体灵力几近崩溃。而他尚未爬起,阿年落在身旁,衣衫破碎,神色惊慌,更加的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归兄……箭矢看也寻常,威力怎会如此惊人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人来了……又射箭了,快逃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怕尚未飞起,便被射落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何是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我背后还有高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嗯,快快禀报无前辈,前来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顾不得丢弃的飞剑,也来不及爬起,急忙催动法诀,抓着阿年遁入地下。

    随之又是光芒闪烁,惊雷震响。更为迅猛的威势所致,竟将几块乱石炸得粉碎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林间冒出一人,手持长弓,相貌凶悍。

    此前的女子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不消片刻,林间再次冒出一群人影,有人手持长弓,有人手持飞剑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