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一十四章 天性自然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35687866、jiasujueqi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洞穴当间的空地上,无咎盘膝而坐,双手结印,微微耷拉脑袋,浑似打着瞌睡。

    自从他踏上仙道之后,吐纳调息的时候,就是这个架势,如今多少年过去了,依旧是老样子。

    之所谓,少年若天性,习惯如自然也。

    而虽然陋习难改,坐姿欠佳,神态也不够,却并不耽误他的修炼。

    只见丝丝缕缕的雾气,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,继而又弥漫成团,旋转着,不断涌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那并非寻常的雾气,而是灵气,却不再是之前的微弱稀薄,而是渐渐变得浓郁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他的月影古阵,无意中触动了某处地下的的灵脉。只要他照此吸纳下去,即便不抵五色石的仙元之气,也必将事半功倍而大有益处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人添乱……

    “前辈,大事不妙!”

    “前辈,有妖人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叫喊声,洞内多了两道人影,正是归元与阿年。兄弟俩落地之后,气喘连连,而看着眼前的怪异景象,又不禁双双一愣。

    整个洞穴,已被浓郁的灵气所充斥。而奔涌的灵气,又在旋转,从中分为一明一暗的两半,且相互交融而浑然一体,就好似阴阳和合,情景极为的诡异。而这诡异的灵气当间,坐着某人,虽耷拉脑袋,状如瞌睡,却仿佛掌控造化,吞吐天地……

    “何事惊慌?”

    叫嚷声,让无咎不得不从静坐中醒来。他睁开双眼,两手舒展,大袖轻拂。旋转的气机倏然停顿,弥漫的灵气也随之缓缓消散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,依旧是瞠目诧异,又无暇多顾,忙将此前的遭遇叙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二人遵循吩咐,忙于打探消息,一点儿也不敢懈怠……”

    “数百里内无人烟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却不想歇息途中,发现女子。从她口中得知,此地名为上昆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归兄见她来历不明,要我试探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谨慎起见啊,谁料她突然拔刀相向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埋伏呢,长弓利箭,与前辈的神弓相仿佛,威力也是不凡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女子看似凡人,却极为歹毒,彼此无冤无仇,她竟然暗下毒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幸亏归兄施展遁法逃脱,否则后果难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不逃啊,我兄弟奉命外出,岂能半途而废,当然要回来禀报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,道出了前因后果,却也没有忘了请求前辈,给他二人报仇、或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,那女子极为古怪,十之八九,乃妖人所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数百里内无人烟,都被杀了吃肉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绝不能任由妖人荼毒生灵……”

    “妖人也擅长弓箭,或与前辈渊源不浅……”

    “更加轻饶不得,否则玷污了前辈的英名。容我兄弟歇息一二,便陪着前辈前去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灵气已消散殆尽,洞穴内恢复了原有的情景,只是朦胧的烛光下,归元与阿年仍在愤愤不平而叫嚷不断。

    无咎端坐如旧,又似不堪忍耐,皱了皱眉头,伸手挠着耳朵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,面面相觑,收低话语,渐渐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无咎的耳边清静了,这才抬眼看去。

    见兄弟俩的衣衫破碎,兀自惊魂未定的模样,他又忍不住翻着双眼,自言自语道:“前因后果,不外如是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的精神一振,忙又趋近两步。

    “哦,前辈不愧为高人,竟然知晓那女子的来历!”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莫让她逃了!”

    无咎终于忍耐不住,叱道:“你二人欺负一个女子,遭致痛殴也是活该!”

    归元辩解道:“前辈,那女子看似凡人,却手持法器,很是古怪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年附和道:“很是古怪,远近并无人烟,她从何处而来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不为所动,哼道:“天下古怪的事物,多了,难道说,都要弄个清楚?”

    看来这位前辈也不愿惹麻烦,报仇的指望要落空。

    归元无言以对,神色沮丧,却又瞪起双眼,惊呼道:“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山洞的尽头,突然光芒闪烁,紧接着冒出两道人影。一个中年汉子,一个老者,服饰相貌倒也寻常,却均有着人仙的修为,显然是凭借遁法,从地下寻觅而来。

    阿年也骇然失声——

    “前辈,人家追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是真的不愿多管闲事,只想着歇息几日,养足了精神,便前往卫凰山寻找灵儿。谁料归元与阿年外出一趟,竟然惹是生非,不仅挨打了,还被人随后追来。

    “哼,你这两个家伙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!”

    无咎抱怨一句,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窘迫不安,慌忙往后躲避。

    而两个陌生男子见到这边三人,也是微微错愕,旋即又面带怒色,双双大步逼来。

    其中的老者,出声叱道:“欺我族人也就罢了,却暗中窃我灵脉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惊慌之余,又诧异不解。

    “那老儿胡说八道,谁人窃取灵脉?”

    “哦,人家是为了窃取灵脉的贼人而来,与你我无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未必无关,还记得方才的灵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前辈是贼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忍不住回头瞪了一眼,转而拱起双手道:“两位道友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已走到了十余丈外,根本不容分说,抬手一挥,怒道:“滚出此地,否则生死相见!”

    他身旁的汉子,则是伸手抓出一张黝黑的长弓与一支闪烁银光的箭矢,显然是一言不合,便要真的生死相见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无咎盯着那怪异的弓箭,摊手耸肩道:“有话好说,何必如此呢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话音未落,便听“嘣”的弦响。随即一道箭矢迎面射来,带着呼啸的风响。而那银色的箭矢,看着倒也寻常,只是所蕴含的的威力,又似乎极为的怪异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却吃过大亏,叫道——

    “哎呀,快跑——”

    “前辈,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猝然遭袭,跑往何处?

    双方相隔仅有十余丈,锋利的箭矢瞬息及至。

    无咎刚想后退,为时已晚。便好像他的一举一动,均在杀机的笼罩之中而根本不容躲避。眨眼之间,箭矢近在咫尺。他突然不躲也不避,伸手掐诀而口中轻叱——

    “夺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刹那,一团光芒霍然而出,霎时禁锢四周,便是那已近在眼前的箭矢,也遭到禁锢而猛然悬空停滞下来。

    射箭的汉子始料不及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老者同样的惊骇不已,却挥臂抬手,竟也抓出一张长弓,旋即便是“嘣、嘣、嘣”的一串连响,十余道银色箭矢接连不断怒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咦,连珠箭法,我躲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很是意外,后退两步,伸手抓着归元与阿年,一头遁入身后的石壁之中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禁锢的箭矢突然挣脱束缚而猛的炸响。接踵而至的箭矢也相继炸开,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,疯狂的威势横扫四方,旋即山石崩塌而烟尘弥漫……

    而老者与中年汉子,犹自震惊不已,彼此换了个眼色,转而在黑暗中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三人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呛人的烟尘,仍在洞穴中弥漫。原本宽敞、幽静的所在,堆满了坍塌崩碎的乱石,几无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已是飞剑在手,神色戒备。

    “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的神通一出手,那二人吓破了胆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此事不能罢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罢休,分明是我兄弟被人欺负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挥袖逐去烟尘,没有理会兄弟俩的叫嚷,而是四下张望,随即俯身捡起一物。

    应是残存的箭矢,两三寸长,拇指粗细,似银似铁,坚硬非常,摸起来依然有些滚烫,且刻画着符阵,并散发着浓重的烈焰烧灼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前辈,您老人亲眼所见,欺人太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或许灵脉失窃,故而迁怒于你我。没道理啊,我兄弟冤枉!”

    “阿年你闭嘴,前辈乃是高人,即使窃取灵脉,也是道义所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“当啷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骂了一句,随手扔了箭矢。

    坚硬的箭矢落在石头上,发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无咎叱道:“窃取灵脉,毫无道义可言!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撇了撇嘴,又道:“我乃无心之举,岂能说是窃取呢。何况我本想道歉,也不容我说话啊!”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连连点头,却又不知如何附和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位前辈,虽然年轻,而古怪的性情,却难以捉摸。倘若言语差错,说不定又要挨骂。

    “愣着作甚?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叱呵声再次响起、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,有些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却见无咎挥袖一甩,凛然道:“挨打不还手,没有这个道理。走,找那两人算账去!”

    归元以为没听清楚,兀自神色怔怔。而眼前光芒一闪,某人的身影没了。

    他顿时大喜过望,急忙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前辈,由我兄弟二人带路——”

    阿年也不禁挥舞飞剑,杀气腾腾吼道——

    “哼,算账去、报仇去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