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一十五章 上昆古境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秋荻、gavriil、书友2599126、0旖芳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谷,还是那个山谷。

    山脚下的乱石堆,也依然如故。满地的碎石与残存的气机,显然是箭矢轰击所致。

    只不过,曾经的女子,以及老者与中年汉子,皆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此时,暮色朦胧。

    乱石堆前,三人犹在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与阿年,便于此处遭到伏击……”

    “归兄所言,千真万确。而人呢,莫非已逃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只可惜大仇未报,真是可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恨啊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分说之余,各自挥动着手中的飞剑,似乎只为报仇而来,依然面带杀气而恨恨不已。

    而无咎冲着转过身来,继续凝神观望。

    所在的山谷,足有数十里的方圆,且林木参天而高山环绕,显得颇为的幽静。置身此间,四方阻隔,彷如远离尘世,而来到另外一片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所担心的尾介子,并未追来。

    也正如归元与阿年所说,数百里内见不到人烟。

    而既然如此,之前的老者与中年汉子,又去了哪里?若是逃走了,凭借那二人的修为,也不该无声无息,无影无踪?

    莫非,另有藏身之处?

    无咎踏空而起,却并未高飞,而是掠着树梢,在山谷中悠悠盘旋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顿时心领神会,随后踏起剑光,跟着寻觅起来,不肯放过山谷中的任何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果然有所发现。

    “咦,山洞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没人……”

    三、四十里外,山谷的另一侧的峭壁下,丛林遮掩之中,隐隐约约露出一个洞口。若非就近查看,极易疏忽错过。

    三人穿过丛林的缝隙,相继落地。

    山洞就在眼前,两丈大小,三五丈的深浅,空空荡荡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“此地没有禁制,也无法力,且另行找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山谷的四周,均为高山,若是躲藏,难以找寻呢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大失所望,便想着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带着一丝疑惑的神情,背着双手,缓缓抬步,走到了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兄弟俩换了个眼色,只得随后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正如所见,神识所及,并未察觉禁制与法力的存在,就是一个再也寻常不过的山洞而已。

    而无咎走到山洞的尽头,俯身查看。地上有块石头,尺余见方,微微凸出地面三寸,看起来并无出奇之处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凑到近前,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小的石头罢了,总不会藏着活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冲着左右一瞥,轻声示意道:“洞内四周,灰尘堆积。而唯独洞口至此,以及这块石头上,不着一丝灰尘,难道不觉古怪吗?”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古怪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伸出一只脚,踏向石头。

    随之瞬间,近旁的石壁突然裂开一道缝隙,竟无声无息……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急忙后退两步,已是飞剑在手。

    “咦,暗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藏在此处,滚出来——”

    石壁裂开的缝隙,足有丈五高,三尺多宽,从中呈现出一个洞口,却黝黑莫测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虽然大声叫嚷,却又面面相觑而一时进退不定。

    “此乃凡俗的暗道机关,甚为巧妙,且没有禁制法力,即使仙道高手打此经过,只怕也不易察觉其中的玄机!”

    无咎倒是轻松一笑,自言自语道:“至于有没有人藏于此处,唯有亲眼所见方能知晓!”

    他冲着虚张声势的兄弟俩摆了摆手,径自走进洞口。

    “前辈,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归兄,你我不如在此等待?”

    “阿年,我没你这个兄弟。此时此刻,岂能让前辈独自冒险呢,还想不想报仇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来断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休得啰嗦,跟着前辈,我来断后……”

    进了洞口,便是一条狭长的山洞,像是人工开凿的甬道,足有十余丈之长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四周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一个二、三十丈方圆的洞穴,呈现眼前,却依然黑暗一片,且空旷无物,而散开神识看去,石壁间又多了四个洞口,皆去向不明而又更加显得神秘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,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打量着四个洞口,奔着其中一个走了过去。而他刚刚走到洞穴的当间,四周突然响起一阵脆响,紧接着四道银色的光芒,从四个洞口中怒射而出。

    又见伏击!

    原来这个洞穴,乃是一个陷阱!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吓得脸色大变,转身奔着来路逃去,只听“砰”的闷响,山洞尽头的出口竟被巨石封堵。两人急忙挥剑劈砍,又试图施展遁法,却禁制闪烁,俨如置身牢笼而再无出路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的无咎,更加危急。眨眼之间,他已陷入四道箭矢的围攻之中。那禁锢的威势,凌厉的杀机,根本不容躲避,也不容他有所侥幸。

    他抬手一挥,紫、青、白、金四道剑光霍然而出,分别迎向四道箭矢,霎时炸开四团火光而轰鸣大作。而与此刹那,他闪遁疾去,瞬间冲向一个洞口,并掐动法诀而手指一点——

    “夺——”

    洞内站着一位老者,一手举着长弓,一手抓着十余支箭矢就要连珠射出,却不料诡异的法力当头罩下,倏然将其禁锢其中。紧接着长弓与箭矢被劈手夺去,继而又是铁钩般的五指死死抓住他的脖颈,随之一声不容置疑的叱呵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若想活命,都给我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一切快如电光石火,却攻守逆转而形势突变。

    叱呵声仍在回响,四色剑光仍在盘旋,狂乱的杀机与呛人的烟尘仍在弥漫,而除此之外洞穴内再无箭矢射出,黑暗中充斥着令人窒息的沉寂。

    不过瞬间,话语声又起——

    “归元、阿年,你二人莫要轻举妄动!而老头,你给我出来——”

    只见无咎的一手抓着弓箭,一手抓着一位老者,从洞口中走了出来。禁锢的法力,虽然仅仅维持几个喘息的工夫便悄然崩溃,而老者却被封住经脉,根本动弹不能也挣扎不得。

    与其同时,另外几个洞口中,相继冒出归元与阿年,以及两位壮汉,与一个年轻男子。前者是惊喜不已,举起飞剑跃跃欲试;后者依然手持长弓,却神色慌乱而出声怒斥——

    “快快放人,否则玉石俱焚!”

    “我季家与世无争,何故相欺?”

    “放了族叔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中年汉子与年轻男子,均为修仙者,分别有着人仙与筑基的修为。而被无咎生擒的老者,修为最高,人仙八层的境界,显然是位长辈人物。

    “季家?”

    无咎对于要挟无动于衷,却看向被他抓着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此乃荒山野岭,怎会有修仙家族?”

    老者瞪着双眼,满脸怒容。

    “哦,本人并无恶意!”

    无咎松开手指,又道:“即使有所冒犯,也该容人道歉啊,如此二话不说,便打打杀杀。幸亏遇到本人,否则诸位焉有命在!”

    老者有些意外,后退两步,待气息稍稍顺畅,诧异出声:“你……你并非为了我季家而来?”

    “本人与两位同伴,途经此地而已,突遭围攻,当然要上门讨还公道!至于你家是谁,与本人毫不相干!”

    无咎分说之余,看向手中的弓箭。

    长弓有四、五尺长,通体黝黑,像是玄铁打造,极为的坚硬沉重,弓弦则有小指粗细,似为兽筋炼制。而银色的箭矢,三尺有余,如同利刺,而箭簇却裹着个鸟卵大小的银珠,上面刻画着符文,颇显诡异不凡。

    两位汉子与年轻人见老者摆脱束缚,急忙举起长弓,便要弯弓射箭,再次发动攻势。

    “不得造次!”

    老者出声喝止,转而看向无咎,稍作迟疑,试探道:“道友,能否还我神弓?”

    “神弓?”

    无咎查看着长弓,又琢磨起箭镞上的银珠。而他尚自兴趣盎然,却不得不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若是神弓,我的又算什么?”

    无咎将弓箭扔给老者,又将四道剑光收归体内,继而转身挥臂,光芒闪烁,他的手上已多了张人骨大弓。那莹白的弓臂,金色的龙筋弓弦,以及森然的威势,顿时使得四周的气机为之一滞而令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老者蓦然变色,失声道:“上古神器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撼天神弓只是稍稍闪现,便被他收入夔骨神戒。他就势原地踱了两步,“啪”的甩动大袖而背起双手,微微笑道:“季家主,你总该信我了吧?”

    不待应声,他带着随和的口吻继续分说道:“本人遭致仇人的追杀,便与两位同伴躲在此地歇息,却不想惊扰了诸位。彼此皆有误会,又何妨各退一步而海阔天空呢。倘若季家主不肯宽恕,这便告辞!”

    无咎作势欲走,而老者却突然阻拦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趁机跑到近前,各自高举飞剑而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“哼,无前辈他要走,谁敢阻拦……”

    “惹恼了无前辈,他杀人不眨眼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前伏击我兄弟,旧账未清,眼下又怎样,莫要不识抬举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赔礼道歉……”

    兄弟俩虽然胆小,却擅长审时度势。难得扬眉吐气,当然得势不饶人。

    那两位汉子与年轻男子,也是不甘示弱,急忙收起长弓、抓出飞剑,摆出拼命的阵势。

    老者连连摆手,恳切道:“上昆古境难得有贵客到访,便让季某便略尽地主之谊!”

    “上昆古境?若不见外,唤我无先生!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不知您意下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恭敬不如从命,这三位如何称呼……哎,归元、阿年,莫要添乱,收起飞剑……”

    “季海、季江、季潭,拜见无先生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