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一十七章 苟且不能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书友32550、天朝撸管少女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“无先生”

    季渊看着两位一模一样的无先生,以及垂头丧气的季海,不由得诧然失声,旋即站起身来,收起所持的箭珠,然后躬身一礼,带着沉重而又绝望的口吻道:“无先生,在下也是迫不得已,还请饶过我季家老幼”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,已是由惊转喜。

    “哎呀,前辈未卜先知,计高一筹”

    “哈,防人之心不可无,阿年也懂得这个道理,却不懂得前辈的分身之术,着实真假难辨呢”

    从门外走进的无咎,突然消失无踪。所抓着的季海逃脱束缚,踉跄两步,捂着脖颈,余悸未消的模样。而坐着的无咎,长身而起,回头瞪了归元与阿年一眼,转而冲着季渊笑道:“哦,季家主迫不得已,便将我三人骗入牢笼,又以幻境与宝物施加引诱,旋即痛下杀心,只要舍身同归于尽?”

    他摆了摆手,又道:“季家主,我以诚相待,你却蓄意相欺,很不应该啊!即使我没有留下后手,你以为你的箭珠便能伤我性命?”

    “无前辈的仇家,乃是鬼族、妖族与玉神殿的高人,你一个小小的季家,好大的胆子”

    “前辈斩杀地仙都不眨眼,今日这般仁慈,真是难得”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遭致惊吓,心有怨气,借机宣泄,不忘吓唬几句。一来找回几分颜面,再则也算帮着无前辈壮壮声威。

    季渊自知理亏,无从辩解,再无之前的镇定,很是窘迫不安。而他尴尬之余,不解道:“卢洲何来的鬼族、妖族”

    他与他的季家,远隔尘世,根本不知晓外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而他的族弟,季海,不敢出声,只管低头赔罪。

    “哼,如今的卢洲,早已翻天覆地”

    “天下大乱啊”

    “啊,莫非浩劫再次降临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无咎打断兄弟俩的叫嚷,说道:“季家主,且稍安勿躁。我三人权当没有来过此地,也不会对外人提及。之前的误会,就此揭过,告辞了!”

    季渊只当灾祸难消,已自认倒霉,谁料转眼之间否极泰来,让他很是意外。却见眼前的年轻人,虽然修为高强,却并未恃强凌弱,反而极为的宽宏大度。他怔了一怔,再次拱手道:“无先生”话刚出口,他猛一跺脚,冲着身旁的季海吩咐道:“无先生对于我季家,有再生之恩。召集子弟,前来拜见!”

    季海点了点头,转身走出静室。

    季渊也是个明白人,知道季家的生死存亡,系于一念之间,旋即打定了主意而不再迟疑。他伸手邀请道:“无先生不是外人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此时的季家主,像是放下了心事,或孤注一掷,言语真诚,神态恳切。

    “客随主便,请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回头一笑,随后走出了静室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,则是有些糊涂。

    方才还是生死仇敌,转瞬又一团和气。不是外人,便是恩人。而无前辈也是为了报仇而来,怎会成了季家的恩人呢?

    阿年狐疑之际,忍不住看向木几上的水晶圆珠而目露贪婪之色。倒是归元懂得分寸,悄悄摆手。他只得作罢,这才恋恋不舍离去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,出了静室,顺着山洞,来到了之前的洞穴。在季渊的带领下,又奔着另一个山洞走去。而愈是往前,地势愈低。数百丈之后,山洞终于到了尽头。穿过厚重的石门,四周豁然开朗

    无咎与归元、阿年,皆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巨大的洞穴,或深坑,呈现在众人的眼前。深坑足有百丈方圆,数十丈高,数百丈深,好似封闭的深井,却又长满了草木绿苔;四周蔓藤牵扯,溪水如瀑,灵气隐隐;峭壁之间则有盘旋的石梯所环绕,并有房舍、洞府错落;还有一束银色的亮光穿过穹顶而下,使得幽深静寂的所在更添几分神秘

    “这便是上昆古境!”

    季渊出声示意,又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立足所在,倒也平坦,仅有丈余宽,应为开凿而成,前后连接着石梯,像是石径,或山间的栈道,环绕石壁上下盘旋,贯通着整个巨大的洞穴。

    上百个男女老少,由此前的季海等人带领,循着栈道汇聚而来,应为季家子弟,多半为修仙者,各自的修为不等。而其中的凡俗子弟,也是身轻体健而迥异于常人。

    “此乃无先生、无前辈,与归元与阿年两位道友。无先生不仅是我季家的贵客,还是我季家的恩人!”

    随着季渊的吩咐,季家子弟纷纷拱手施礼。

    “嘿,幸会!”

    无咎拱手还礼,毫无作态,举止洒脱,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归元与阿年也只得跟着敷衍一二,却犹自东张西望而满眼的惊奇。阿年突然发现人群中有个熟悉的面孔,禁不住嘀咕道:“咦,我认得她,很凶的女子”

    季家子弟见过了客人之后,纷纷散去,

    而季渊则是伸手邀请,分说道:“千百年来,从无外人踏入古境半步。当然,无先生也不是外人,这边请——”

    他要带着三位客人在上昆古境中游览一番,也算是表达一种诚意。何况事已至此,已不容他有所隐瞒。

    “请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随和有礼,与季渊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阿年扯了一把归元,随后跟了过去,而兄弟俩换了眼色,忍不住窃窃私语——

    “真乃仙境啊”

    “是哦,还有灵气呢,又无人打扰,若能在此安心修炼,必然事半功倍”..

    “你想留在此地,季家也不敢收你!诸多的上古遗物,均为罕见的至宝,你若起了贪念,后果不堪设想”

    “哼,难道你不动心?”

    “动心又如何,无非眼馋而已。无前辈乃是正人君子,不许你我染指宝物哎,他怎会成了好人呢,原先他不这样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是不一样”

    “唉,成了高人,难免虚伪做作。反倒不抵你我兄弟,坦坦荡荡”

    兄弟俩借助传音抒发感慨之余,也不免抱怨几句。

    而季渊与无咎的对话,则离不开眼前的上昆古境。

    “那束亮光,甚是奇怪”

    “山顶凿洞,借水晶吸纳日月之光,再由阵法汇聚,便可照亮整个古境。昼夜更替,循环不息”

    “妙哉!而这深井般的大坑,莫非也是开凿而来?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稍后便知!”

    “灵脉,便位于这大坑之中?”

    “地下千丈,有一灵脉,乃是古境阵法,以及我季家子弟的依仗所在。此前灵气稍有变化,便已察觉,只当仇家寻上门来,故而错怪了无先生。而我季家的先祖已然仙逝,当年的仇家又怎会寻来呢,呵呵”

    “千年光阴,弹指刹那。恩怨情仇,过眼云烟!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听说你不仅得罪了鬼族与妖族,还得罪了玉神殿?有关鬼族与妖族,我知之甚少。而玉神殿,乃仙道至尊,神明一般的存在,你?”

    “遑论玉神殿,抑或是鬼族、妖族,总不能欺负弱者,凌驾于众生之上吧?本人不过是稍加抗争,便成了恶徒而遭到追杀。奈何”

    “强者至尊,弱者苟且”

    “苟且不能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我也曾想,如季家这般躲着。奈何躲不过啊,这是?”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边走边说,不知不觉围绕着深坑转了一圈。面前是个山洞,两扇铁门紧闭。而丈余见方的铁门,浑如浇铸,且神识难以穿透,极为的罕见而又透着几分怪异。

    季渊虽然常年隐居,不见外人,却也懂得察言观色,深谙处世之道。若说之前的他被迫无奈,身不由己,此时的他,已渐渐打消了几分疑虑。因为这位无先生,与他所想象的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此乃古迹,遗留至今,如今成了季家弟子的炼器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铁门也是由古人炼制?”

    “嗯,铁门原本沉重异常,加持禁制之后,便于开启——”

    季渊一边分说,一边打出法诀。紧闭的铁门,果然缓缓开启。

    无咎却依然盯着铁门,难以置信道:“这偌大的铁门,怕不有万钧之重,如何炼制”不过转眼之间,他又是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尺余厚的铁门开启之后,呈现出一个数十丈大小的山洞。

    偌大的山洞,应为开凿而成,四壁却嵌着同样的铁板,并悬挂、或摆放着各种古怪而又陌生的物品。不过,其中的几样东西,倒是认得。

    “古人遗物众多,却多半不明用处,唯有神弓,尚可模仿炼制”

    无咎跟着季渊走进山洞,看向当间的两方铁案。

    一方铁案上面堆放着的铁器,有弯曲的铁棍,已呈现出弓臂的雏形,显然便是所谓仿制的神弓。

    另一方铁案上,摆放着五色金石,以及几枚银色的圆珠,应为尚在炼制之中的箭珠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近前,便想着拿起箭珠查看。

    而他抬眼一瞥,惊讶道:“咦,神弓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