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一十八章 殊途同归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社保yuangng、老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“那便是神弓!”

    乌黑的墙壁上,布满了浅浅的刻痕,只因罩了层灰尘,并不十分的清晰。而凝神看去,疏密有致的刻痕,组成了诡异的图案。似有无数的火球飞坠,俨如日月崩溃的场景;而陷入绝境的人群,或是为了抵挡灾难的降临,于高山大海间铸塔为阵,并联手操纵着造型古怪的巨弓而射出一道道烈焰箭矢。而所刻绘的画面,虽然匪夷所思,却并不完整,也看不出最终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那称之为神弓,是否勉强”

    无咎听到季渊的分说,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墙壁上刻画的巨弓,箭矢,倒是熟知的弓箭相仿,却过于巨大,数百上千人方能操持,好像最终也并未挡住天灾的降临,如此的神弓,着实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呵呵,当年的先祖,也是困惑不解,直至发现了此物”

    季渊的手上,多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银色圆珠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,正跟着看热闹,猛地吓了一跳,转身跑出了山洞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好奇道:“箭珠?”

    “修仙者,炼有剑珠,威力强大;而此物与剑珠相仿,却要借助长弓方能显威,故而被先祖称之为箭珠。”

    季渊分说道:“先祖在这间山洞中,寻得十枚剑珠,不知用处,无意中引爆一枚,使得他老人家惨遭重创,却为之欣喜不已,终于在临终前有所参悟,并传授下来”

    季家的先祖,竟是被剑珠炸死的。而厚重的铁门,便是为了预防剑珠的爆炸?墙壁上的灰尘,也是当年爆炸的痕迹?

    “据传,古人无论男女老幼,无论仙凡尊卑,皆有通天彻地之能,称之为神族,一点也不为过。即使遭遇浩劫,均已不复存在,而所留下的奇能机巧,依然高深莫测。季家的先人虽然不能窥破玄机,而稍加参悟,足以庇护后人,这剑珠便是最大的收获之一”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季渊收起手上的剑珠,继续说道:“借助先祖的传授,我季家历经数百年的尝试,以五行金石,辅以法阵,终于模仿炼制出了剑珠,却又难以极远,便打造长弓箭矢,加以施展”

    五行金石,相生相克,再以法阵加持,成为所谓的箭珠,足以爆发出惊人的威力。..

    这便是季家神弓的由来。

    无咎从铁案上抓起一枚尚未炼制的箭珠,若有所思道:“我记得凡俗部落,有箭矢与符箓合一之术,与箭珠相仿,而威力却也远逊一筹!”

    他所说的部落,乃是有蛟部落,以及擅长弓箭的蛟老,当然还有凤翔部落,以及蛟宝儿,与后来的附宝儿,等等。而转眼之间,已成了数十年前的往事。

    季渊笑道:“无先生见多识广,本人不及也。而我季家的箭珠,虽为俗物,却加持神识,使得对手无从躲避,故而威力极其不凡!”

    “哦,加持神识?”

    无咎恍然有悟,再次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他随身携带着一把来自于凤翔部落的人骨大弓,也是真正的撼天神弓。而他从来都是射出一箭之后,便撒手不管,故而常被对手逃脱,其中的缘由便是少了神识的加持。

    如此也是无奈,依他的修为,开弓射箭已属勉强,再要加持神识指引,则难免力不从心。不过,以后倒是要多加尝试。要让撼天神弓,爆发出真正威力!

    “无先生,古境中遗迹众多,请——”

    季渊分说过罢,伸手示意。

    无咎丢下箭珠,跟着走出门外。归元与阿年已等候多时,各自一身的轻松。

    四人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虽是顺着峭壁环绕而下,转着大圈子,却溪水潺潺,蔓藤牵扯,彷如行走山间,寻幽探奇,倒是别有一番情趣。

    许是难得见到外人,且还是一位地仙修为的高人,亦或是隐居的苦闷与寂寞,以及对于仙途的渺茫与前程的困惑,使得季渊、季家主颇为健谈。他一边叙说着上昆古境的情形,一边也不忘讨教修炼之法,并趁机询问泸州本土的现状。

    有关对于泸州的现状,无咎也说不清楚,只管将所见所闻如实相告。至于修炼之法,他倒是能够指点一二,却又懒得多说,于是摸出一枚空白的玉简,拓印几篇境界感悟的口诀,顺手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季渊接过玉简,深知口诀的珍贵,匆匆收起,虽未出声道谢,而感激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从飞流而下的溪水中穿过,前方出现几个山洞,彼此相连,应为季家子弟的洞府所在。也果然有人影出没,并有一位女子现身相迎。

    “师祖,弟子炼制的养元丹,已然大成,请您老人家指点!”

    女子二十多岁的年纪,衣着朴素,相貌清秀,话语声清脆悦耳。她冲着季渊与三位客人欠身施礼,随即举起一个玉瓶。

    季渊微微颔首,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打量着女子身后的山洞,依旧是有些好奇。山洞的外边,看似寻常,而洞内却凿成房屋的形状,并彼此相连,形同一个地下的院落。其中的一个石屋,则是飘散着淡淡的药香,应为季家子弟炼制丹药的地方。

    阿年突然出声:“我认得她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与季渊,皆循声转身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,依然还是易容的相貌,一个是黑瘦的老者,一个是丑陋的粗莽汉子。而此时的归元,一脸的嫌弃。阿年自知失言,尴尬道:“她她曾拎刀砍我”

    那正是此前采药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秀水,将你的养元丹,送给这位阿年道友,权当赔礼!”

    女子名叫秀水,落落大方,听从季渊的吩咐,走到阿年的面前,递上手中的玉瓶。

    “此前多有冒犯,前辈莫要介怀!”

    阿年伸手接过玉瓶,也不知是丹药所致,还是人儿的缘由,只觉得清香扑鼻而禁不住心神一荡,忙道:“无妨的,称我阿年便是”

    秀水抿唇一笑,让开去路,又拱了拱手,转身返回山洞。而其转身之际,露出她背后的砍刀。

    阿年正自有些恍惚,见到砍刀,神智一清。而季家主与无前辈,还有归元,已然离开,他急忙跟了过去,却还是忍不住回头观望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,循着峭壁间的石梯与石径,一圈一圈往下,奔着大坑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途中,又接连遇到几处洞窟,据说曾为古人的洞府,却长满了野草,显然早已荒弃。

    季渊依旧是兴致勃勃,陪着客人谈天说地。自认境界不凡的归元,根本插不上嘴。喜欢与他一唱一和的阿年,则是神不守舍的样子。唯独无咎谈笑自如,并从中有所获悉。

    这位季家主,虽然秉持祖训,在此地隐居,而与世隔绝的太久,也有着说不出的苦衷。上昆古境,固然神奇,而修仙大道,并非闷头苦修而来。何况自身的传承所限,凭他如今的修为与境界,只怕仙道难有作为。却又不敢带着族人返回地上,唯恐再次遭到灭族之灾。如今恰好遇到无咎,一位修为高强,且胸怀坦荡,良善未泯的前辈人物,他自然要好好结交一番,以便为了来日的前途而有所打算。

    至于无咎呢,也并非没有心思。且不说上昆古境的来历如何,卢洲本土,竟有如此隐秘的存在,日后倘若遭到追杀,岂非多了一个藏身之所?

    此外,那场遭致天地毁灭的浩劫,着实让他好奇,还有上古的富庶繁华,也令他遐想不已。

    “上昆古境虽好,奈何功法,丹药,法宝,均捉襟见肘,再过上数百年,只怕我季家便要尽数埋葬于此。且看——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几个时辰过去。四人也从来时的洞口,环绕着峭壁,一圈一圈来到了数百丈深的坑底,也就是上昆古境的尽头。

    而临近坑底的峭壁,凹陷了一块,形成半敞的山洞,并有一个个的土丘堆积其中,足有数百之多。浅而易见,这是块墓地,或陵园。而多半坟冢已被野草覆盖,唯有低洼处的二三十个竖着石碑,刻着季家先祖,或子弟的名讳。

    “我季家来到此地,发现了无数古人的骸骨,便怀着敬畏之心,尽数加以安葬。之后再有耗尽寿元的季家族人,也归葬一处。”

    季渊指着坟冢分说着,又涩涩一笑:“呵呵,古往今来,遑论仙凡,殊途同归。而这上昆古境,却依然如故!”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,问道:“当年的季家主,还没有问世吧?”

    季渊没作多想,随声答道:“本人尚未出生“

    “季家主,既然生于斯、长于斯,而对于外界,却也并非一无所知!”

    “哦,实不相瞒,本人继任家主之后,也时常外出查看,以免耳目闭塞而于我季家不利!”

    “季家主,是否想过返回故土家园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”

    此时,洞穴穹顶的亮光倏然变化,从朦胧的银色,变成了耀眼的金黄,再又穿过飞瀑水雾折射而下,随即焕发出七彩虹光,顿然如梦似幻而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无咎与归元、阿年,皆抬头仰望。

    季渊却默默走过一旁,伸手示意道:“这边请——”

    三人回过头来,即使早有所料,而凝神看去,还是微微一怔

    ps:临近清明,事太多了,只要书友们平安顺利就好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