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二十二章 如约前来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失业专干月票支持!

    山谷中,箭矢轰鸣,火光冲天。

    一道道举止怪异的人影,上蹿下跳,左突右奔,却逃不出封死的山谷与凌厉的杀机,纷纷被箭矢射中,被剑光撕碎,又相继被掩埋在碎石与尘土之中。

    直至半柱香的时辰过后,混乱的山谷终于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季渊依然举着铁弓,神情怔怔。

    充斥着血腥的烟尘,犹在山谷中弥漫。数十个炼尸,与两位鬼巫,连同季海,均已尸骸无存。季家祖宗的陵地,亦同样毁坏殆尽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一直想要重建家园。而面对荒芜的废墟,不由得念头灰冷。谁料尚自悲伤无奈,又遭遇了传说中的鬼族,葬送了季海的性命。或许,真的不该回来

    季渊默然良久,慢慢挪动脚步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在半空中盘旋,一边打量着季渊的举动,一边留意着四周的动静,转而落在山谷外的山坡上。

    “无前辈”

    归元始终远远躲着,见无咎返回,松了口气,急忙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会又撞见鬼族呢,这可如何是好”

    无论是妖族,翼翔山庄,还是鬼族,均是令他恐惧、又无从面对的存在。泸州本土的混乱,早已出乎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无咎落下身形,也是面带忧虑之色。

    “鬼族的功法,与鬼修相仿,擅长驱使鬼煞,炼制鬼尸。方才的两个鬼巫,便是躲在此地炼制鬼尸呢。也幸亏被季家主撞见,否则假以时日,卢洲本土,又将冒出一群吃人的厉鬼!”

    他琢磨过鬼修的功法,也修炼过玄鬼经的分神分身之术,故而对于鬼族的行径,早已有所猜测。

    归元惊讶道:“我也有所耳闻,如此以往,既非天下大乱,厉鬼横行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天下早已大乱!”

    无咎背着双手,昂首远望。

    此时,秋雨渐浓。百松镇的废墟,空旷的山野,尽数笼罩在瑟瑟的荒凉之中

    片刻之后,季渊走出峡谷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多谢你诛杀鬼族,为季海,也为我季家报了大仇!”

    无咎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峡谷中冒起火光与浓烟,还有呛人的血腥随风弥漫。

    季渊应该料理了后事,阴沉的脸色有所缓解,只见他举着双手,郑重又道:“两位鬼巫被杀,鬼族必然不会罢休。百松镇,已成了是非之地。为免不测,还请先生随我返回上昆山!”

    他是邀请无咎返回上昆古境,以躲避鬼族的追杀。

    “我有事在身,就此别过!”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拱手告辞。

    “这个”

    季渊始料不及,微微错愕,却又不便挽留,忙拿出一块玉佩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此乃古境的禁牌,也是季家的信物!”

    “不妥吧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乃是季家的恩人,有何不妥?无论何时何地,只要先生有所吩咐,或持此信物召唤,我季家必当效命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无咎不再推辞,伸手接过玉佩,又顺势递过去几枚玉简,示意道:“几篇典籍而已,或许有点用处!你且独自返回,途中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不待道谢,他返身抓起归元便飞上半空。

    季渊刚要出手相送,漫天的雨雾中已没了人影。他看向手中的玉简,惊讶之余,又感激不已。

    那位无先生留下的,乃是仙门功法,地仙手札,以及丹药、符箓等相关的典籍。俨然便是一套修仙的传承

    雨雾之上,艳阳高照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穿透雨雾而来,又倏然分开。

    其中的归元,急忙踏起剑光,恋恋不舍道:“无前辈,这便告辞了?”

    “山水有相逢,多多保重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放声长笑,闪身远去。

    “咦,原先都是“嘿嘿”笑着,怎会又”哈哈”了,缘何这般喜悦?”

    归元挠了挠头,狐疑不解。却见脚下云雾翻涌,便好像卢洲的乱象呈现,他心头一紧,暗忖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返回月隐岛才是啊!”

    他踏着剑光,转道往北疾行

    三日后,雨过天晴。

    而百松镇所在的山谷中,来了一群行迹诡异的人。

    山坡的废墟前,站着两位老者,皆形容枯槁,脸色苍白,浑身上下透着莫名的威势与骇人的寒意。

    正是鬼族的两位高人,鬼赤与鬼丘。

    其中的鬼赤,低头凝视。

    地上扔着两个破碎的酒坛子,虽然遭致雨水的浸泡,却依然能够闻到淡淡的酒香。浅而易见,饮酒之人,曾在此歇息,且离去不会超过三日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远处的峡谷中飞来几道人影,到了近前禀报了几句,又匆匆飞向远处。

    鬼丘伸手拈须沉吟了片刻,出声道:“十之**,又是无咎”

    鬼赤依然低着头,苍白的脸色更加阴沉。

    鬼丘继续说道:“此地残留的气机,毒辣的手法,均与那小子一般无二。何况他谙熟我鬼族的功法,依我看来”

    “毋庸置疑,就是他!”

    鬼赤抬起头来,低沉嘶哑道:“只可惜又折去了两位鬼巫与数十炼尸,反而被他再次逃脱!”

    “巫老,不必动怒。鬼族虽遭重创,人手不足,而潜伏至今,最为不缺的便是炼尸。却被那小子撞见,若走漏风声,为玉神殿知晓,或节外生枝!”

    鬼丘劝慰几句,又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“此前便听说那小子失踪了五六年后,再次现身,而眼下难得发现他的踪迹,断然不可错过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鬼赤会意,张口吐出一团含有血滴的光芒。而打出一道法诀,光芒并无变化。他又将光芒吞入腹中,哼道:“老夫的冤鬼千寻之术,仅能搜寻千里。而那小子离开此地也不过三日,或未走远。且散开人手,务必找到他的下落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“此外,玉神殿放出风声,不过是想要借着你我之手,除掉那个小子。而你我不妨将计就计,继续扫荡各地的仙门与家族。但凡归顺者,加入鬼族;忤逆者,尽为炼尸。老夫倒是要看看,玉神殿如何应对”

    “妖族的万圣子,也识破了玉神殿的诡计,要与我鬼族联手,逼迫玉神尊者”

    “呵呵,获悉此事者,寥寥无几,不必多言”

    卫凰山,位于卢洲本土西南的腹地。

    据图简所示,卫凰山,仅是一座占地百余里,高约数百丈的石山,只因位于两条大河之间,成为了地标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或许是高山、大河与丛林的阻隔,此地颇为偏僻,除了土生土长的山民之外,远近没有仙门,没有修仙家族,当然也难以见到修仙者。

    而这日的午后时分,有清风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山坡上多了一位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只见他面庞清秀,黑发披肩,二十出头的样子,罩着单薄的灰色布衫,落地之后左右张望,旋即抬起头来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无咎与季渊与归元分手之后,便依照图简寻来。不过十余日,便赶到了此地。

    这便是卫凰山?..

    应该不差!

    而神识所见,并无熟悉的人影。

    丑女灵儿,与自己约定在此重逢,她人呢?还有戊名与韦尚,也没见踪影。

    不过,十余里外的山谷之中,有田园、屋舍。

    那是百里的卫凰山,所仅有的一个山村。如今既然来了,不妨慢慢的找寻!

    不远之外,恰好有条上山的小径。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,抬脚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已是深秋时节,漫山的枯黄。而行走在瑟瑟冷风之中,看着那天高云淡,以及苍茫的远山,顿然令人心头一畅,

    哈,丑女兄弟,我来了,陪你不醉不休。

    嗯,应该称呼灵儿

    翻过山岗,穿过一片林子,迈过一道溪水,再越过大片田地,一个坐落在山坡上的村落呈现眼前。

    数十间的屋舍,大小的院落,忙碌的妇人,壮实的汉子,门前闲坐的老人,磨盘前玩耍的孩童,以及豢养的野鸡,与撒欢的土狗,便是整个山村的全貌。

    简朴与悠闲相偕,安宁与恬淡相伴。所谓的田园风光,也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而刚刚走到了村口,有老者、汉子,以及孩童,迎了过来,并出声致意。口音虽然晦涩,却也能够听得明白,无非是“贵客何来”、“是否饥饿”、“歇息片刻”、或“进屋用茶”。各自的话语质朴,且笑容真诚。

    “各位乡亲,不必客气!”

    无咎拱手还礼,笑道:“本人来自下凰村,与三位好友约定在此相会!”

    来时的途中,曾遇到一个村子,乃是距此三百里的下凰村,此时被他拿来当成借口,无非是怕惊扰了这群淳朴的山民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下凰村,惊讶不已。三百里,对于凡人来说,已足够的遥远。又听闻无咎要找的客人,便在本村,彼此面面相觑,旋即又恍然大悟,竟纷纷伸手往东指去。

    哈,山里人,不仅淳朴,而且聪慧。尚未说出灵儿的名讳呢,便已猜出了大致的缘由。

    而想想也是,如此偏僻的山村,若有外人居住,根本隐瞒不住。恰有远客到访,来意自然也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无咎点头致谢,拱手告辞,然后顺着村间的石径,悠悠然往东而行。

    两个七、八岁的孩子,竟带着一只黑色的土狗,撒欢跑在前头带路。

    须臾,到了村子东头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伸手示意,嘻嘻哈哈转身跑开。天真烂漫的笑声,与狗吠声此起彼伏,使得这山村的秋日午后,平添了几分莫名的欢乐与祥和。

    村子的东头,是道石岗。石岗凿有台阶,循其往上,约摸百丈,有个树木环绕而独门独户的院落。

    无咎起初还是不慌不忙,拾阶而上,而不过片刻,已是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小院就在眼前。院门虚掩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无咎不作迟疑,推门冲进院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,灵儿,本人如约前来!”

    而与此刹那,院门“咣当”关闭。紧接着光芒闪烁,一座隐秘的阵法霍然出现。

    无咎的笑脸一僵,失声道:“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