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二十五章 酒入愁肠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砸锅卖铁人、大道茫茫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一轮红日,爬上卫凰山,越过了石岗小院,再又缓缓的坠落天边。

    清寂的秋夜,悄然降临,茫茫的黑暗,又一次笼罩四方。

    而屋内,似乎情景依然。

    两个人,一个抱着酒坛,一个端着酒碗。却少了说笑,显得有些沉闷。许是酒水入口,多了悲怆,添了苦涩,咀嚼之余,好像深陷其中,有种无从逃脱的惶然。

    灵儿吁了口酒气,双眸凝视。

    曾经洒脱随性、无所顾忌的某人,便坐在她的面前,而此时却背转身子,一个人饮起了酒。

    自从获知了神洲的变故,他便似换了个人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他,残暴凶狠,狡诈多变,狂妄霸道。而眼前的他,竟然为了故人的逝去,而意念消沉,并悲伤不已?

    或者说,这才是真实的他,与当年的落魄公子相比,他除了修为迥异,而为人性情,一如从前。纵然也放浪形骸,却依然孤单如旧。此时看着他落寞的背影,依稀仿佛又回到了某个深秋的午后。寒池残荷人伤悲,纵情千古买一醉:睡卧云霄花影斜,梦里落日蝶双飞

    便是那次意外的邂逅,与他一见如故。或是他忧郁的眼神,坏坏的笑容,坦荡不羁的随意,使得自己的好奇心起,禁不住想要走近他,看看他的天地风景有何不同。

    而好奇,终归是好奇。

    自己离开神洲之后,诸多劫难接踵而来。每日忙着挣扎求生,便也渐渐淡忘了过去。谁料多年之后,已淡忘的人,再次出现,仿佛注定的轮回,总是与他不期而遇,纵有离别,也不过是为了下一个路口的下一个重逢。

    缘分吧!

    遑论他是落魄公子,穷酸书生,或炼气弟子,仙道高手。与他在一起,竟然没有顾忌,没有防备,俨如多年的知己,超脱了世俗常理

    不知是心神失守,还是饮醉了酒,灵儿突然觉着有些迷乱,便是脸儿也有些发烫。她放下酒碗,伸手抚摸双颊。而灵动的手指,刚刚触及丑陋的胎记,她的神色中又透着隐隐的挣扎与迟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某人再次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老道,你该等我回去啊,等我打破了结界,与你说说域外的天地,这多年来的遭遇”

    许是沉默太久,或压抑难耐,无咎的嗓音变得嘶哑,且又低沉。他抱着酒坛,又是“咕嘟、咕嘟”一阵猛灌。迸溅的酒水,浇得满头满脸。他浑然不觉,“砰”的放下酒坛,无力地摇着头,继续自言自语——

    “而你却不告而别,连同太虚等等,众多的老家伙,都死了你让我回去,还能找谁吵架,还能找谁撒气”

    “神洲之大,也只有你老道容着我,护着我,并不止一次的帮我、救我门挨着门的邻居呢,一口锅里吃饭的交情而论及交情,又岂止于此你我逛青楼,打群架,上沙场,同甘苦,共患难”

    灵儿坐在某人的身后,静静聆听一段感人的友情。谁料却听到“逛青楼、打群架”的字眼,她不由得微微一怔。一个纨绔弟子与一个邋遢老道,酗酒狎妓,发疯打架,试问,那究竟又是怎样的友情?

    “老道啊,还记得蔡娘的鱼鼓小调?”

    无咎又抓出一坛酒,昂头一饮而尽。“咣当”扔了酒坛,然后双手击掌,摇头晃脑,继续出声道:“风雪阻断万重山,千军战正酣,或也是金戈铁马誓不还,老父妻儿倚门盼,晓梦烟,故乡远热血绽放天地春,几多丧家魂,眼见得孤泪酿成酒一樽,柳岸兰亭燕未归,暮色迟,风影乱”

    咦,他竟吟唱起来。这是在缅怀故人,悲伤难耐,还是不忘奢华浪荡,追忆曾经的风花雪月?

    灵儿也禁不住举起酒碗,恨恨饮了一大口酒。

    “老道啊,你虽装疯卖傻,却胸怀天地,境界超然,堪称长辈典范,难得的良师益友。岂不闻,噫乎好大雪,云霄路断绝,酒醉逍遥去,何处不风月”

    又一个酒坛扔了出去,又一个酒坛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“当初讥笑你的悲天悯人,如今方知你的良苦用心啊!有道是,风雪正当时,何处寻花开,就此踏天去,云外春风来”

    无咎一边灌着酒,一边追忆着当年的种种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好人,而好人不长命。你能掐会算,是否算出了自己的劫数?或许你早已看破宿命,却执念不改,只为天下解厄,而不惜致命遂志?青云扶日,是谓苍起,天下无道,以身殉道,嘿”

    他不停的叙说,不停的自问,似乎大彻大悟,却话语颠倒而口齿不清。说到此处,他又发出一声怪笑。

    灵儿暗暗错愕,神色困惑,稍作迟疑,悄悄挪动身子。

    而怪笑声突然没了,哽咽声又起——

    “老道啊,你倒是死了干净,而我尚有懵懂,找谁讨教,一肚子的话,与谁诉说”

    灵儿凑到近旁,歪着脑袋观望。

    某人的身上,散发着浓烈的酒气,原本白皙的面庞也染了酡红,还有两行泪水夺眶而出

    “你醉了流泪了”

    身旁突然伸出一个脑袋,使得无咎猝不及防。他趔趄身子,扭头躲避,却没忘了辩解,嚷嚷道——

    “我没醉风大眯眼而已”

    “你呀”

    灵儿本想指责,心有不忍,伸手推搡一下,很是无可奈何的模样。

    某人的性情,丝毫没变,便是流泪的借口,都了无新意。而他的悲伤,却至真至深,否则也不会收敛修为,这是要从酩酊大醉中寻找慰藉。而酒入愁肠,又怎堪消受呢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无咎已是醉眼迷离,却两手乱抓,急道:“拿酒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给你!”

    灵儿拎起一坛酒递了过去,却又忍不住劝慰道——

    “生死无常,节哀顺变。何况那位祁散人,无非一位酒肉知己”

    “咕嘟、咕嘟——”

    一坛酒见底,空酒坛子“砰”落地。

    无咎扭头瞪眼,吐着酒气道:“酒肉知己?你不懂”

    “缘何不懂?”

    “祁老道是我的长辈,我仙道的指路人。没有他,我不会拜入仙门,也不会追到紫烟”

    “谁是紫烟?”

    “啊关你何事?”

    无咎虽然醉意朦胧,心智尚在,察觉失言,再次瞪起双眼。

    “不关我事?”

    灵儿突遭训斥,面带委屈,抿着小嘴,胸口起伏。而不过瞬间,她突然挥拳砸来——

    “小子,我是不是你的兄弟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”

    无咎的肩膀挨了一拳,茫然道:“打我作甚”

    灵儿的拳头,并未着力。却也表明她温柔的时候,静若处子,而凶狠起来,也够吓人。记得当年的玄武崖,她面对玄火门的高手也不曾退让半步。

    “既是兄弟,为何不能推心置腹,反而遮遮掩掩,有意隐瞒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”

    “紫烟是谁?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愿听,我便说”

    无咎躲避不过,只得答应。他抓起酒坛灌了几口酒,便道出了他与紫烟的那段往事。

    而一位祁散人,都能让他方寸大乱。被他藏在心头的紫烟,更是一个难言的伤痛。若非灵儿相逼,又酒意难禁,或缘分所致,只怕他永远不会旧事重提。

    “那年的我,还是风华谷的教书先生。五月的一个雨夜,落难的紫烟前来投宿。我对她一见钟情,而她乃是灵山弟子,白衣仙子,又怎会看上一个穷酸书生。而我不放弃啊,便要前往灵山找她。有诗曰,五月风雨最缠绵,仙子多情落凡间,夜半叩门声声急,谁家孤灯照无眠”

    “你当时没有修为,如何前往灵山仙门”

    灵儿见无咎对她不再隐瞒,便也老老实实坐在一旁,而好奇之余,话语中又带着隐隐的妒意。

    “总要试试,才知道啊!何况前往仙门,也为形势所迫所幸有了祁老道的符箓,便多了几分成算且机缘巧合,意外得到九星神剑,亦由此踏上仙途,却又几番折磨最终虽也得偿所愿,怎奈天妒红颜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祁散人,是你的前辈师长,紫烟,则成就了你的仙缘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无咎的悲痛未罢,又被往事勾动心伤,情绪再次陷入消沉,摇摇晃晃抓向酒坛。..

    灵儿递过去一坛烧酒,顺势端起手中的酒碗。

    “这碗酒,我敬紫烟姐姐,敬她的心地善良,敬她的纯情如一!”

    “同饮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说,执着三载,相守百日,奈何天妒红颜,真情只待追忆”

    “人生难得有真情,百日相守,足矣”

    “这碗酒,我敬紫烟姐姐,多谢她懂你、怜你,并不惜耗尽最后一线生机,等你归来”

    “你谢她”

    无咎接连饮了几坛烧酒,更加的醉意朦胧。

    却见身旁的灵儿,没了凶态,变得乖巧起来,并微微低头,一双眸子泛红。她显然也被那段真情所打动,并为之伤怀。只是她感谢的话语,又好像透着一种无助的委屈,

    无咎没有多想,抱起酒坛便是一阵狂饮。当他丢下空酒坛子,只觉得心神恍惚。而他依旧没有催动法力,任凭酒意的眩晕袭来。他左右摇晃着,轻声自语——

    “飞马却红尘,挥袖凌紫烟,仙台云深处,回首两不见”

    彷如又回到了红尘谷,一对人儿并肩作画、携手漫步,以及朝夕相处的场景纷至沓来。

    无咎的手中,多了一把木梳。

    “那日,紫烟为我梳头”

    他看向手中的木梳,似乎要随之走入那片白雪纷飞的山谷,却再也支撑不住酒意,慢慢往下倒去

    一旁的灵儿,顺手接过木梳。

    “哦,难怪当初的玄武崖,他执意披头散发”

    ps:两个人饮酒,写了三章,很恶俗,又不能不写,而那种男女的情怀,写的太细,成了言情,一笔带过,情节又难以衔接。而最终吃力未必讨好,头疼哦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