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二十九章 你最懂我

时间:2018-04-11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三佳三三、eso53、书友与书友、风袖子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与之瞬间,院子的阵法打开,从中飞出三道人影,正是戊名、韦尚,还有男扮女装的灵儿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族怎会来到如此偏远的卫凰山,你我不如离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“

    无咎踏空百丈,居高俯瞰着四周的情形。三人到了他的身旁,已顾不得此前的过节,各自凝神张望,皆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只见那成群的黑影,足有上百之多,皆神情呆滞,足不沾地,身形飘忽,俨如恶鬼昼行。而其中多半持有飞剑,似有修为在身,更加显得诡异,而又阴森莫名。

    “鬼族斩杀修士,留有皮囊,将其加以炼制,便成了随意操控的尸煞,又称炼尸,与分身相似,又悍不畏死,极难对付;倘若数百上千,即使修仙高手也不敢轻易招惹。而鬼族炼尸,多选择偏僻隐秘之地,如今突然现身,或也出乎所料,并不意外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灵儿,她急切又道——

    “鬼族的炼尸,虽为行尸走肉,而根基来自修士,同样能够修炼。而修炼的最为简单的途经,便是吞噬生魂。卫凰山的数十户人家的上百人命,在劫难逃……”

    “炼尸中,必然藏有鬼族的鬼巫高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灵儿,为了你的安危着想,此地不宜久留,快走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上百个黑影,已到了数百丈外,但见阴风呼啸,鬼气肆虐。也果不其然,其中有两位黑衣老者,散发着地仙的威势,分明是鬼族的鬼巫高手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卫凰村依然是寂静一片,便是狗儿也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戊名与韦尚,只想离去。趋吉避祸,乃人之常情。何况鬼族突如其来,虚实莫测,但有意外,后果难料。

    “而卫凰村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在此处居住了一段时日,与村里的老幼相处融洽。而突遭灾难,却一走了之,她于心不忍,也有些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谁料她话音未落,有人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戊名、韦尚,要滚便滚,不滚便随我杀了这群野鬼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丢下一声叱呵,闪身往前。

    灵儿忙道:“有他出手,可解卫凰村之危。两位师兄,助他一臂之力——”

    戊名看向韦尚,迟疑道:“炼尸为数众多,来势汹汹,且其中还有两位鬼族的高手,你我寡不敌众,应对已属不易,又如何救下村里的老幼?”

    韦尚也是摇了摇头,附和道:“纵使他的神通广大,也休想救下整个卫凰村,何况他一旦施展神通,必将殃及村里的老幼。灵儿,为了你的周全着想,且静观其变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位老兄弟遇事不乱,且懂得利害,若无十分的把握,绝不会莽撞行事而与鬼族发生正面冲突。

    正如所说,斩杀炼尸不难。而成群的炼尸,由鬼族高手驱使,想要战而胜之,并救下村里的凡人,又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灵儿劝说不得,急道:“哎呀,他一人……”

    而无咎知道,戊名与韦尚不会听从他的吩咐,怎奈情形危急,已不容多想,他独自一人,直奔石岗下的村子扑去。

    卫凰村,虽然只有数十户人家,却错落四方,占据了东西千丈,南北数百丈的一大片山坡。

    成群的炼尸,裹着风雪,踏着黑雾,气势汹汹地逼到了村口。其中的两位黑衣老者,正是鬼巫高手,便要驱使炼尸,展开一场杀戮。忽见一道人影飞遁而来,且另有三人躲在远处观望。两位老者凶狠异常,猛然腾空而起并掐动法诀。

    要知道鬼族行事,素来隐秘,既被撞破,不是你死、便是我亡。鬼族不仅记仇,而且凶狠好斗呢!

    而疾遁而来的人影,愈来愈近,是位年轻男子,似乎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两位老者微微一怔,异口同声道:“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那年轻男子虽然不再披头散发,而五官相貌,以及凶狠的架势,不是鬼族的大仇人无咎,还能是谁?

    两位老者蓦然一惊,

    却见风雪怒卷,断喝连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夺、夺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越过成群的炼尸,直奔两位老者扑去。而他未到近前,双袖挥动,一百多道剑光呼啸而去,并顺手祭出两式“夺字诀”。

    两位老者竟然不敢招架,抽身暴退。谁料诡异的法力当头罩来,瞬间将他二人笼罩在内,霎时动弹不得,也挣扎不脱。

    而“夺字诀”出手的刹那,无咎的身影一分为二,一个挥舞紫色剑光当头劈下,一个举起火红的剑芒凌空怒斩。

    “喀喇、喀喇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位老者无从躲避,只能眼真真看着剑光劈落。而紫色剑光刚刚撕碎他的护体灵力,又是四道剑光接踵而至,猛然劈碎了他的脏腑,并一次又一次碾碎了他逃脱的阴神。他自知劫数难逃,拼尽最后的阴神之力。一枚传音符趁乱炸开,化作一道淡淡的光芒,艰难穿过崩溃的禁制,纷飞的血肉,消失在漫天的飘雪之中。其悲哀的叹声,亦随之远去——

    “唉,巫老,弟子不辱使命,总算是找到了那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同样是竭尽全力,接连斩杀六道阴神。半空中再无老者的身影,只有血肉伴随风雪盘旋。而对方还是拼死祭出了传音符,让他始料不及,却已无暇多顾,转身奔着山村扑去。

    另一位老者的护体灵力崩溃的瞬间,举起一截白骨愤怒反击。森白的骨杖扯动呜呜风响,随之鬼影重重。而火红的剑光轰然而下,霎时将他的肉身劈开,紧接着又是一团烈焰,吞没了他的阴神。他惊恐难耐,绝望怒吼——

    “杀……”

    火剑吞噬了血肉阴神,又将隐隐闪现的鬼影吞噬殆尽。而老者的骨杖,还是带着临死前的愤怒,发动最后的一击。而那道熟悉而又可恨的人影,却骤然消失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百多炼尸,已冲向了山村、并四下散开,而即将大肆杀戮。恰好一道道剑光从天而降,快如闪电,疾如飞矢,无一落空。谁料那风雪笼罩的山村中,依然是鬼影乱撞而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无咎已收起分身,急冲而下,唯恐不及,传音怒喝——

    “你二人岂敢袖手旁观,炼尸仅有筑基修为,惧怕元神之火……”

    他人在半空,双手齐出,弹出火焰同时,又催动飞剑阻拦,并将他的火剑化作一道烈焰蛟龙,不断追逐斩杀着一个又一个鬼影。而炼尸遭到飞剑穿体,仅仅趔趄,即使斩去头颅手臂,剩下的残肢依然疯狂乱撞,唯有烈焰所致,方遭吞噬焚灭……

    戊名、韦尚、灵儿,犹在远处观望。

    来势汹汹鬼族高手与众多的炼尸,竟于瞬间大败。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啊,两个堪比地仙六层的鬼族高手,被他杀了一双。尤其他同时驱使百把飞剑,并操纵自如。神识之强,出乎想象。以寡敌众,输赢逆转。摧枯拉朽,不外如是。杀伐果断,令人叹绝。而他如此不惜一切,只是为了解救一群凡人?

    戊名与韦尚,尚自诧异。

    灵儿再也忍耐不住,急道:“哎呀,炼尸并非凡人,自有修为根基,如今遭致阴神禁锢而与死人无疑,又岂能轻易灭杀,无咎所言有理,且以元神之火应对!”她不待两位师兄回应,踏着剑光往下冲去。

    戊名与韦尚换了眼色,再不敢迟疑,闪身越过灵儿,扑向一道道乱撞的鬼影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火光四起。一具具炼尸躲避不及,相继倒伏在烈焰之中。而无咎有了三位高手的相助,更是大显神威,将残存的炼尸,尽数斩杀焚烧殆尽……

    须臾,村里再也见不到炼尸鬼影,唯有雪地留下烧灼的污迹,旋即又被雪花覆盖而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此时,天色已晚。

    而飞雪如旧,四方茫茫。好像没了昼夜之分,天地混沌一同。

    无咎踏空而立,低头俯瞰。见小村安然无恙,他终于松了口气,却又微微皱眉,面带几分忧色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戊名与韦尚,出声催促——

    “灵儿,此地不宜久留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族的高手,于临死前,发出了传音符,更多的鬼族高手,随时都将赶来。而鬼族已认出了他,定会不依不饶,你我不便陪他周旋下去,否则惹祸上身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没有理会两位师兄的劝说,径自踏着剑光,飞到了某人的身前,好奇问道:“无咎,何故愁眉不展?”

    无咎循声看去,禁不住两眼一亮。

    飞雪中,娇小的人儿多了几分朦胧的韵致。而俏丽的模样,忽闪忽闪的眸子,以及关切的神情,一如曾经的玉公子,或冰灵儿。

    “你的两位师兄,所言不差,鬼族的大批高手,顷刻便至。而倘若你我一走了之,卫凰村还是难逃灭顶之灾啊!”

    “无咎,我没有看错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鬼族欲杀你而后快,你总不能留下等死?何况你救得卫凰村一时,却救不了一世。哦,你是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想引开鬼族,又怕难以摆脱,故而迟疑未决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倒是有个去处,定能摆脱鬼族的追杀!”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灵儿师妹,当三思……”

    戊名与韦尚,不愿与某人同行,急忙出声阻拦,便是“小姐”与“师妹”的称呼也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灵儿却置若罔闻,只管问道:“你如何引开鬼族,又如何全身而退?让我猜猜看啊,我记得你擅长假身之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快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灵儿,你最懂我!”

    “哼,旧账未清呢,你且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去何处?”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见仙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风雪渐浓,半空中已没了人影。

    而寂静的村子,突然响起几声狗叫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