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三十章 自见分晓

时间:2018-04-11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eso53、坏兔子爸爸、jourbox、o老吉o、林彦喜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道人影,在全力疾驰。而更多的人影,从四面八方扑来。面对重重的围堵,被追之人无从逃脱,“砰”的炸开身子,竟化作片片木屑,而瞬间消失在风雪之中。

    两位老者,飞遁而至。

    其中的一位老者,猛然收住去势,“啪”的一甩袖子,转而怒视前方。

    “哼,假身之术……”

    另外一位老者,与他的相貌相仿,也是白须白发,形容枯槁,满脸的阴沉。

    “又晚了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正是鬼赤与鬼丘,接到传音符之后,便急急赶到了卫凰山,而两位弟子与所驱使的炼尸,均被灭杀而无一幸存。恰见数百里外,有人行迹鬼祟,于是顾不得辨别真伪,随后追赶了过来。谁料贼人故技重施,又一次逃脱无踪。

    “不晚!”

    鬼赤转过身来,嘶哑道:“鬼宿、鬼夜,所炼制的鬼煞如何?”

    一道道人影由远而近,足有近百,却多半踏剑悬空,神情呆滞,散发着人仙的威势,却又死气环绕而显得颇为诡异。四位老者,踏空而行,到了十余丈外,其中的两人拱手禀报——

    “我鬼族的高手,已尽数潜入卢洲,历经多年的炼制,每人操纵的炼尸,少则数十,多则上百,却多为筑基以下的尸煞而不堪大用。成为鬼煞者,仅两三百之数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有成千上万的鬼煞,必将横扫卢洲……”

    鬼丘摇了摇头,出声道:“玉神殿已有所察觉,万万不可大意。不过,两、三百鬼煞,堪比地仙的存在,足以让玉神殿顾此失彼!”

    鬼赤不置可否,又问:“鬼达、鬼诺,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另外两位老者,便是鬼达与鬼诺,与鬼宿、鬼夜,同为鬼族的大巫。此前或是受伤,修为大跌,或是闭关修炼,隐匿不出,如今均已来到卢洲本土。

    “闭关数年,已无大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二人已恢复七命境界,此番只为雪耻而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鬼赤微微点头,吩咐道:“鬼宿、鬼夜,只管扫荡各地的仙门与家族,却无须分散人手,以免为敌所乘,亦无须刻意躲避,定要让卢洲人人自危;倘若引来玉神殿的祭司,不妨围攻而之、战而胜之;而倘若引来玉真人与月仙子,切勿莽撞,及时禀报,由我出面应对!”

    鬼宿与鬼夜拱手称是。

    鬼赤缓了一缓,继续命道:“鬼达、鬼诺,还有鬼丘,随我追杀无咎,此番已获悉他的去向,绝不容他再有侥幸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洲本土的东北方向,尽为崇山峻岭。每逢冬季,大雪纷飞,万里冰封,鸟兽绝迹,人踪全无。

    这日的清晨,却有四道人影从天而降,却未作停留,一头扎向地下的深处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四人出现在一个洞穴之中。

    乌黑的洞穴,足有数丈高,寂静而阴冷,两端去向不明,也一时看不到尽头。一条溪水从中穿流而过,有淡淡的水雾笼罩其上,使得幽静的所在,多了几分莫测的神秘。

    “此处为蛮灵山,方圆万里之内,布满了千丈高的山峰,每岁冬季,便白雪覆盖而人迹罕至。如今你我置身于数百丈的地下深处,不怕鬼族的高手追来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的话语声,在洞穴内响起。

    “两位师兄,疾行数日,该是倦了,且歇息片刻……”

    戊名点了点头,道:“小姐,你也歇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戊师兄,唤我灵儿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戊师兄,我劝说不止一回,你我兄弟与灵儿,乃自家人,不必见外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在洞穴内找了块平坦的地方,而尚未坐下歇息,话语声又起——

    “嗯,自家人,不见外……”

    洞穴乌黑,伸手不见五指,而对于修士来说,没有昼夜之分。

    戊名与韦尚循声看去,只见某人站在溪水边,左右张望,面带笑容,很是快慰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哼,无咎,此番若非受你所累,又怎会如此的狼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戊兄,事已至此,不必计较。何况他杀伐果断,倒也名不虚传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年的玄武崖,便是这般轻狂,若非灵儿事后告知,我绝不会出手救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与他也算是有段渊源,且看在灵儿的情面上……”

    经历了卫凰山的变故之后,韦尚对于某人的看法已大有改观,而戊名则是旧事难忘,依然芥蒂难消。

    “嘿,当真是渊源不浅啊!”

    无咎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总要四处打量,暗中戒备,如此也是习惯使然。见远近没有异常,他返身走了回来,笑道:“我曾为戊兄手下的弟子,受尽了他的摧残。 而我与韦兄,亦曾同为韦家的守陵弟子。当时便发觉他气宇轩昂,与众不同,奈何眼拙,看不出丝毫破绽呢!而谁又能想到,冠雄山的后山,竟然藏着一位地仙高手,来日告知韦玄子,定叫他大吃一惊……”

    倘若论及渊源,他与戊名、韦尚,皆有过一段过往,彼此颇为的熟悉。如今再次重逢,他倒是乐意与两人相处。

    韦尚摇头不语。

    戊名则是忍耐不住,讥讽道:“哼,据说韦玄子乃是一岛之主,莫非你与他的交情不浅?”

    某人落魄的时候,仅是韦家的一个守陵弟子,而韦玄子则为北邙海的地仙高手,一方的至尊,彼此之间难有交集,也难有再见之日。所谓的来日当面告知,纯属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“嘿,交情倒也一般!”

    无咎敷衍一句,停下脚步。灵儿倚着石壁而坐,戊名与韦尚则是守在左右两旁。他有心凑到近前,又难以如愿,只得在两丈外坐下,笑着又道:“我与灵儿的渊源,无人能及……”

    他讨好的话语,贱贱的笑容,再无曾经的凌然正气,以及豪情担当,简直就是换了个人。若是看他梳理整齐的发髻,精巧的玉冠,与白皙清秀的面庞,俨然一个风流倜傥的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“哼,油嘴滑舌!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灵儿哼了一声,而她撇着的嘴角,却多了一抹笑意。对于某人,她再也熟悉不过。闲暇时分,他就是这般的惫懒随意。而他悲伤的时候,也同样的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而无咎遭到训斥,反而颇为受用,脸上笑意盈盈,趁机问道:“灵儿,你说带我去见仙儿,却不知仙儿妹子又在何方?”

    此前因为醉酒伤怀,也伤了灵儿,为了赔礼道歉,他在院门外苦守了一个多月。谁料斩杀了入侵的鬼族之后,竟然取得了灵儿的谅解。与其来说,无异于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“她便在蛮灵山的主峰下,距此尚有数千里的路程!”

    “自从龙舞谷一别,转眼数年过去,不想再次相会,竟是如此的突然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番躲避鬼族的追杀,恰好顺道而已。而若是不能打消你的猜疑,你也不肯信我啊!”

    “灵儿,我若不肯信你,这天下还能信谁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无咎的话音未落,戊名与韦尚同时哼了一声。他尴尬一笑,神色无奈。与灵儿说话,却要面对另外两双眼睛的虎视眈眈。他稍作斟酌,小心问道:“灵儿啊,你说这冰天雪地,仙儿她一个女子,在此作甚呢?”

    “唉,届时自见分晓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还想多问,又不禁闭上嘴巴.

    只见灵儿叹了声,像是触动心事,随即眼光黯淡,小脸上多了一丝哀伤之色。

    无咎看向戊名与韦尚,而两人终于不再盯着他,却也不愿理他,各自闭目歇息。他伸手托着下巴,暗暗的困惑不解……

    一日后,也就是十二时辰过后,四人养足了精神,动身赶往蛮灵山的主峰。

    蛮灵山的主峰,为天灵峰,据称高达数千丈,直耸云霄,常年为冰雪覆盖,自有一番壮观的景象,乃是万里大山的巅峰所在。

    而不管山峰如何的雄伟,冰雪景观如何的壮丽,均与四人无关。为了躲避鬼族的追杀,只能在地下穿行,却也无需施展遁法,据说所在的洞穴直达天灵峰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,在黑暗中寻觅往前。

    韦尚开路,戊名断后。

    而无咎则是陪着灵儿,走在当间。他趁机说笑,并问东问西。而灵儿依然情绪低落,有些心不在焉,

    洞穴极为狭长,且左右弯曲,起伏不定,也看不到尽头。唯有淡淡的薄雾充斥其间,还有冰冷的溪水在脚下缓缓流淌。

    七八个时辰之后,洞穴渐趋往下,并变得宽阔起来,便是溪水也湍急了几分。

    四人施展轻身术,加快了去势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又过了十五、六个时辰。

    曾经的小溪,成了丈余宽的河水,且寒雾笼罩,似乎去路断绝。而宽阔的洞穴,变得更为的巨大,且四壁挂满了成条、成柱、成片的寒冰,俨然来到了地下的冰窟之中。

    韦尚的两脚踏空,横掠水面往前。

    而戊名唯恐灵儿御剑劳累,于是带她同行。

    无咎也有心相助,奈何插不上手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个时辰,流淌的河水,渐渐凝固起来,继而化成层层叠叠的寒冰,与四周的冰壁浑然一体而冰晶闪烁。

    只听灵儿出声示意——

    “你我已抵近天灵峰,且歇息片刻!”

    “此地极为偏僻,想必戊兄与韦兄也是初来乍到。而灵儿怎会如此的熟悉,哦,切莫误会,我好奇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倘若你的妹子葬于此地,你也不会陌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