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三十一章 无晴亦情

时间:2018-04-11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eso53、书友2297290、gavriil、jiasujueq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地下延伸了数千里的洞穴,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而置身所在,依然是寒冰堆砌,薄雾笼罩,显然是个封闭的洞窟,而一时之间难寻出路。

    却见灵儿凝神张望了片刻,抬手祭出一道剑光。几丈远外的冰壁上,霎时冰屑迸溅,不消片刻,多了一个数尺方圆的洞口。她收了飞剑,点头示意,离地跃起,闪身消失在洞口之中。

    戊名与韦尚,以及无咎,皆不作耽搁,随后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穿过洞口,厚重的冰壁背后又是一个山洞,却极为的陡峭,还有一道寒冰阶梯贯穿其中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,循梯往上。

    无咎落在最后,变得沉默起来。他伸手抚摸着冰寒的洞壁,脸上透着困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如今终于找到了灵儿,双方欣喜不已,于是举酒痛饮,真可谓不醉不休。而酒醒之后,也悲伤过罢,而所要寻找的真相,非但没有水落石出,反而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。

    玉神殿封禁神洲的缘由,与一篇经文,或一篇天书有关?

    据灵儿所说,她的爹爹,也就是冰禅子被害,以及鬼族、妖族借口报仇,入侵卢洲,也同样是为了那篇神秘的天书。

    究竟是怎样的天书,缘何闻所未闻?神洲的封禁,与天书有何关系?或者说,即使玉神殿持有如此一篇关乎生死的天书,为何封禁神洲,为何秘不示人而欺骗天下,其背后的用意又究竟何在呢?

    而灵儿又说,她之所以四处潜伏,费尽周折,便是为了找寻冰禅子的遗物,期待从中获得玉神殿的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冰禅子的遗物,究竟是个什么东西?

    而本想多加询问,再予以计较。却因为言语差错,得罪了灵儿,如今虽然取得她的谅解,却被戊名与韦尚盯着,不便随意说笑,也不便询问相关的事宜。

    此外,那个貌美脱俗的仙儿,葬于此地……

    数百丈后,山洞依然陡峭,却渐趋狭窄,阶梯也没了,只有一个深井般的洞口往上斜伸着。

    灵儿抓出一把短剑插入冰壁,稍稍借力,就势往上窜去。随后的三人,均为地仙,无须借力,凌空飞起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时辰,山洞更为狭窄,几近闭合,而四周却是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“嗯,便是此处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跟着戊名、韦尚落下身形,随着灵儿看去,落脚的地方,又是一个寒冰洞窟,却有十余丈大小,且左右的冰壁透着天光,将冰窟照得晶光闪烁而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而冰窟的尽头,有道丈余高的石门,应为白玉打造,似乎嵌有禁制,并与寒冰浑然一体而显得大有来历。

    果然不其然,随着灵儿打出一道法诀,光芒闪烁,石门无声自开。

    “两位师兄,且去峰顶等候!”

    灵儿分说了一句,又轻声唤道:“无咎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戊名与韦尚,率先穿过石门,各自的脚下似有迟疑,旋即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而无咎则是跟着灵儿,慢慢走了过去。当他踏入石门的一瞬间,也不禁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石门的背后,有条石梯盘旋而上,应该是直达峰巅,戊名与韦尚已由此离去。

    不过,眼前又是个洞窟,足有数丈高、数十丈方圆,却堆积着厚厚的寒冰,并有天光透过冰壁照射而来,倒映着七彩的虹光,使得寒冷的所在,犹如冰雕玉砌的彩虹宫殿,显得壮丽而又神奇。

    如此到也罢了,便是这神奇的所在,居中摆放着白玉打造的床榻,并有一位白衣女子静静睡卧其间。且玉榻的旁边,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影……

    无咎愣在原地,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灵儿径自走到玉榻前,端详片刻,竟伸手擦拭着眼角而转身走开,轻声道:“这便是我的孪生妹子,仙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挪动脚步,尚未走到近前,又再次停下,凝眸怔怔打量。

    玉榻之上的女子,裹在一层透明的寒冰之中。只见她白衣胜雪,身姿玲珑,虽然双目紧闭,依然栩栩如生。尤其她精致的五官,俨然便是曾经相识的仙儿,只是相貌神态稍显稚嫩,且再无半分的生机!

    “仙儿于十六岁那年,强行闭关结丹,奈何过于求成,且情劫难渡,最终身陨道消……家父本想救她,已回天乏术,为了却她的夙愿,将她葬于此处,并为她打造了这间玉室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张口结舌,犹自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便是仙儿的情劫!”

    玉榻旁边的高大人影,是个年轻英俊的男子,却服饰怪异,显得极为的粗犷。而他同样裹在寒冰中,并与整个玉榻,以及玉榻上的仙儿融为一体,乍一见便如冰雕塑像而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不远之外的冰壁,光滑如镜。天光透射而来,明亮而又炫目多彩。

    灵儿走到冰壁前停下脚步,又道:“所谓的情劫之说,你是否知晓?”

    而无咎的疑惑所在,乃是有关龙舞谷的那段往事。见灵儿如此一说,他不再多问,转而端详着那高大的男子,点头道:“愿听其详!”

    灵儿并未急着分说,而是默然片刻,待心绪稍缓,这才娓娓道来……

    而说起仙儿的情劫,便不能不提仙儿的生母,也就是灵儿的娘亲,冰禅子的道侣。

    灵儿的娘,来自一个小家族,仅有炼气的修为,只因过于美貌,不免受到族中不良子弟的骚扰。某日,她终于未能逃脱暗害,眼看着清白难保,恰被路过的冰禅子出手救下。她见冰禅子乃是仙道高人,且秉性善良,便矢志追随,并有意相许。冰禅子乃是正人君子,本想一走了之,奈何搭救之时,场面过于旖旎,自觉有愧德行,又恐对方再遭陷害,一时恻隐之下,便将这个有着绝美容颜的女子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而灵儿的娘,虽然貌美,却资质寻常,即使吞服了灵丹妙药,依然进境缓慢。她自知修仙无望,便将一腔情愫寄托在冰禅子的身上。机缘所致,珠胎暗结。她与冰禅子,皆大喜过望,便以丹药培元,精心养胎十月,最终诞下一双女儿。而她却因动了血气,伤了根本,再加上寿元有限,于十五年后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如上,便是灵儿与仙儿的身世来历。

    这一对孪生姐妹,根骨天成,冰雪聪慧,却性情迥异。灵儿乖巧,沉稳;仙儿则是脾气火爆,刁蛮任性。恰逢娘亲辞世,灵儿尽孝守灵,仙儿却悲伤难耐,只怪她爹没有出手挽救,一怒之下离家出走。

    一个飞仙高人,无所不能啊,却难以起死回生,也挽救不了道侣的性命。为此,冰禅子也是郁郁难消,却又放心不下,随后寻找女儿的下落。

    仙儿独自在外闯荡,渐渐的忘却悲伤,并喜欢上了广袤的天地,尽情游走于山水之间。

    一年后,她来到了卢洲地北。

    此处为蛮荒村落的聚集所在,又称蛮灵之地。方圆十万里,居住着大小的村落。其中的族群,或也缺少教化,却自称为上古族裔,留下无数的灵异传说,显得颇为的神秘。只因与世隔绝,少有人亲临实地而一探端倪。

    仙儿,竟敢独闯蛮灵之地,可见她的胆量过人,怎奈修为不济,三番两次陷入绝境。当她又一次遭遇凶险之时,意外获救。救她的是个高大的年轻男子,相貌英俊,勇武有力,且天赋异禀而迥异于常人。

    他叫夜无晴。

    夜无晴,见仙儿孤身一人,便将她带回村子,并以灵果款待,很是关怀备至。

    而村子有规矩,不得收留外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刚刚获救的仙儿,又要遭到驱离。

    夜无晴不忍仙儿离去,唯恐她遭遇不测,便百般求情,谁料非但无用,反而遭到族中长辈的训斥。

    仙儿感激之余,暗生情愫。夜无晴也是怜爱她的貌美与率真,更是难分难舍。于是乎,两人一同携手走出了蛮灵之地。

    却不想冰禅子寻来,要带走仙儿。而仙儿却声称,她绝不离开夜无晴。

    冰禅子大怒。

    一个筑基修士,一个妙龄千金,与一个蛮族小子厮混不说,竟然牵扯到了男欢女爱的地步,尤其对方是个凡人,简直就是荒唐透顶。

    而仙儿却竭力袒护夜无晴,并以死相逼。

    冰禅子气急无奈,便放下话来,只要仙儿在三年内结丹,他或许能够网开一面。他也是爱女心切,竟以修炼相逼。依他想来,只要仙儿成了人仙高手,必将忽略男女之情。若是不成,也会知难而退幡然醒悟。

    此外,冰禅子也有苦衷,他便是一时不忍,找了一个炼气修为的道侣,结果阴阳陌路而徒添悲伤。为免仙儿重蹈覆辙,他不得不横加阻拦。而他倒是忘了,他这个女儿性情刚烈,愈是逼迫,愈是不肯屈服。

    果然,仙儿一口答应下来,并带着夜无晴,于蛮灵山闭关修炼。而纵使她根骨天成,聪慧过人,想要结丹,又谈何容易。何况她急于求成,更加犯了修行的大忌。

    两年后,她境界不足,行功偏差,气血逆行,心魔噬体,就此沉寂于冰冷的洞窟之中……

    当冰禅子再次赶来,为时已晚。夜无晴依然守在洞外,毫不知情。他打开洞窟,曾经的仙儿早已香消玉殒。他哀伤之余,又疼又恨。疼的是仙儿早逝,恨的是无力回天。他很想杀了夜无晴,最终还是作罢。

    那个蛮族的年轻人早已跪倒在地,泣血失声,几近昏厥,旋即又苦苦哀求,要将仙儿留在蛮灵山,容他返回村子寻找起死回生之术,之后疯了一般冲下山去。

    冰禅子并未理会夜无晴的哀求,只是不忍挪动仙儿的遗骸,便将闭关的洞府,用心打造成了一间玉室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夜无晴返回。

    而他并未得到起死回生的仙丹,却讨来一枚怪异的冰珠,他要与仙儿生死与共,永世不离不弃。于是他守在玉榻旁,毅然决然地捏碎了冰珠。突如其来的玄冰,瞬间笼罩玉室,将他与仙儿冻结一体,再也不分彼此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这章的故事,与人名,由书友多情的话语在两年前提供,如今仓促草就,并有改动,未必尽如人意,希望你能看到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