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三十二章 碧水禁牌

时间:2018-04-11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无仙粉丝、一台春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与常人看来,仙者追求的是大道,讲究的是存天理、灭人欲,即使男欢女爱,也不过是为了繁衍与传承罢了。

    故而,男女之情,只属于凡俗,只属于短短的百年人生,遑论是悲欢离合,抑或白头偕老,无不令人唏嘘感叹,并为之留下诸多美好的传说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真情不易。

    而修仙者,也是人。不管修为到了何等的境界,那种与生俱来的情愫并未泯灭。便如一粒火种,或也压抑,或也沉寂,或也忘却,而一旦遇到了冥冥之中的另一半,便不顾一切的绽放燃烧,即使粉身碎骨也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有云:人生自是多情痴,此恨无关风与月。天涯海角有时尽,只道相思无觅处。

    或许,这便是情劫吧!

    无论仙凡,无关尊卑,若能双方携手,鱼水和谐,人间处处四月天,若是不得相守,便是一场生死情劫。

    “……夜无晴,悲伤难绝,便将他与仙儿冰封一处,殉情于此。他期待着有日天地轮回,他与仙儿能够再次醒来……家父曾带我前来祭奠,道出了原委,而他老人家,却为此内疚,厌弃了纷争,怎奈身不由己……而灵儿又该如何呢,孑然一人,苟活一生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站在冰壁前,犹自缓缓叙说。她轻柔的话语声,透着难言的孤单落寞。她的爹娘没了,唯一的妹子也没了,如今非但报仇无望,还要东躲西藏而朝不保夕。她内心的凄苦彷徨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玉榻上的仙儿,又端详着高大的夜无晴。看着冰封中的两人犹如沉睡,却依然相守而不离不弃,他内心也是五味杂陈,却说不清是感伤、或是羡慕。但愿一对有情人,能够再次醒来……

    “再次醒来?”

    “夜无晴从他族中长辈的口中,听说一段谶语,九日现,天地崩,万物灭,一元始。他对此深信不疑,要陪着仙儿,等待浩劫降临,在万物轮回之中再次醒来复生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痴人!”

    “你我,又何尝不痴,哪怕是痛过,恨过,也不忍撒手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循声看去,灵儿也转过身来,恰好四目遥遥相对,曾经的熟悉与默契油然而生,却又似乎多了一丝异样的悸动。他不由得神色躲避,尴尬道:“那段谶语,似有来历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咬着嘴唇,点头道:“家父亦曾为之好奇,有心寻获真相,而踏遍了十万里的蛮灵之地,竟然找不到夜无晴的所属的族群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仙儿又怎会遇到夜无晴呢?”

    “机缘所致吧,谁又说得清楚。许是她命中的情劫,早已注定!”

    “你也相信命数?”

    “我信缘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便如你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怪我骗你,而我也有苦衷,可还记得我有言在先,且不论春红柳绿,或秋寒雪白,无非季节颜色,会赏者在你,而不在于我。当初与龙舞谷意外相逢,我虽乔装成仙儿的模样,还是被你认出。我没有与你相认,只是不愿拖累于你,不愿将你拖入家父与玉神殿的恩怨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终于承认,龙舞谷的仙儿,正是她本人,而言语之中又带着委屈与无奈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摆手,歉然道:“兄弟,我从未怪你,反倒是酒后失言,至今愧疚不安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弟?”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缓步走来,到了玉榻前,翻手拿出一个禁制封裹的玉匣,从中取出一束怒放的红花,然后摆放在玉榻上,轻声道:“仙儿,本不该打扰你与无晴的清静,这是我当年采撷的玉山雪莲,送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放下红花,叹息着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无咎也拱了拱手,算是告辞。而他离去之时,禁不住又投去一瞥。那个叫作夜无晴的男子,虽为凡人,而个头极为高大,倒是与广山等人相仿佛。而那朵红花,竟是玉山雪莲……

    灵儿打出法诀,封住了来时的石门,随即循着门边的石梯往上走去,而没走两步又回过头来——

    “我是灵儿,也是你的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大步紧跟,差点相撞。而那明澈如水的眸子,自然而然的话语声,以及坦诚的神色,让他有些无从面对,禁不住伸手拿出一物。

    “灵儿,这个送你——”

    是一朵干枯的红花,却依然散发着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雪莲?”

    灵儿的眸光一闪,很是惊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为我在神洲的北武岛所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送我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当年曾经洗劫了神洲岳华山的北武岛,并将项城子所有的典籍,以及精美的摆设,洗劫一空。这朵雪莲,便是其中之一,被他带在身边,早已忘了。突然见到灵儿拿出红花祭奠仙儿,这才想起他身上也有一朵雪莲,于是拿出相送,存心讨好之外,也有弥补过错之意。

    “此花已然枯萎,莫非是说,我与它一般,人老色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察觉失误,后悔不迭。

    常言道,鲜花送佳人。谁会将一朵枯萎的花儿送给女子呢,着实不妥。

    而灵儿已将花儿接过,凑在鼻端轻嗅,微微颔首,又道:“鲜花芬芳,不及陈香迷人。算你有心,哼!”

    她哀伤犹存,却已渐渐恢复常态,随即腰身扭转,款步往上,留下余香淡淡。

    无咎悄悄松了口气,随后而行,而片刻之后,忍不住问道:“灵儿,有关令尊的遗物,能否告知一二?”唯恐冒昧,他接着又说:“此事重大,若能助上一臂之力,灵儿尽管吩咐,本人决不推辞……”

    他并非只是为了讨好灵儿,而是真的想要出手相助。因为从灵儿的口中得知,冰禅子的遗物,不仅关乎着仙法传承,还与传说中的天书有关。一旦找到那件遗物,或能解开种种谜团。

    这一回,灵儿倒是没有敷衍,她一边拾阶而上,一边应声说道——

    “家父曾经帮着娘亲提升修为,却徒劳无功。娘亲的辞世,让他悲伤之余,自责不已,便想要找到传承之法,以免我与仙儿重蹈覆辙。为此,他闭门苦修。而他曾与我提起,他无意中获知了那篇天书的存在,唯恐殃及家人,便将有关信物另行存放。故而,他老人家闭关的洞府极为隐秘。当他终于参悟了传承之法,突然接到玉神殿的召唤,于是传信告知,但有不测,命师兄带我前往他闭关之地获取传承,之后远走高飞。许是匆忙所致,他老人家却是忘了,没有禁牌,没人能够踏入碧水崖半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你所说的遗物,便是一枚禁牌?”

    “家父不愿家人参与纷争,也从不让我与师兄前往他闭关的洞府。故而洞府的禁牌,被他随身携带。而他罹难之后,尸骸无存,随身之物也被玉神殿的几位祭司劫掠一空,其中的禁牌更是不知下落……”

    “于是你想要获取传承,以及验证天书的信物,务必要找到那枚禁牌,否则便难以返回令尊闭关的洞府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石梯到了尽头。寒冰覆盖,疑似无路。而随着光芒闪烁,一个洞口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无咎跟着灵儿,继续往上,刚刚踏出洞口,身后的洞口便已倏然消失。

    却见一轮红日下,雪山起伏连绵,恰似万里冰封,而四方苍茫无际。忽又一阵冷冽的寒风扑面,更加叫人精神一振而胸怀大畅!

    而置身所在,乃是冰峰之巅,仅有十余丈方圆,倒也堪堪立足。

    灵儿稍稍站定,挥手致意。

    “两位师兄,有无异常?”

    戊名与韦尚,早已等候多时,而两人应该也没闲着,一直是留意着远近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并无异常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见鬼族追来,你我该去往何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待我问了无咎,再行计较!”

    灵儿没有回答两位师兄,而是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戊名与韦尚换了个眼色,摇头不语。

    而无咎则是举目远眺,强劲的寒风吹得他衣摆飞扬。不消片刻,他微微打个哆嗦,咧嘴道:“哎呀,真冷!”

    “地仙元神,不畏寒暑!”

    灵儿见某人装模作样,直接点破道:“无咎,莫非你另有打算?”

    无咎犹自远眺,咧嘴笑道:“蛮灵之地,着实叫人好奇呢!”

    他的心思,总是瞒不过灵儿,而他并无不适,反而有些欣慰。人与人之间默契,很难得,尤其是男女之间,更为的玄妙。

    “据说由此往北的十万里方圆,均为蛮灵之地!”

    灵儿分说之际,疑惑道:“你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坦然道:“既然令尊未能如愿,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!”

    他对于蛮灵之地,真的有些好奇。尤其是夜无晴的身高相貌,让他想起了一个熟悉的族群。他很想亲临实地,查看一番。而眼下此时,根本顾不上寻幽探奇。

    “我尚有一帮兄弟,于数年前来到卢洲,彼此有过约定,不见不散呢!”

    无咎转过身来,如实道:“我与兄弟们,相约于百金阁碰头。而时至今日,依然不知下落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歪着脑袋,忖思道:“百金阁……像是店铺的名称,却未遇见……”

    戊名突然插话道:“既然如此,不如告辞!”

    韦尚附和道:“嗯,莫要耽误了无兄弟的大事!”

    这两人还是要摆脱某人的纠缠。

    无咎意外道:“何不结伴同行……”

    戊名与韦尚,则是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三人另有要事,不便同行!”

    “灵儿,莫忘了师尊的嘱托,你我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忙道:“灵儿,难道就此分道扬镳,不应该啊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看向戊名与韦尚,面露为难之色,却又不便争执,一时迟疑不定。

    无咎却不甘作罢,急道:“你是否要前往令尊闭关的洞府,叫什么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道:“碧水崖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无咎的心念急转,喃喃自语:“碧水崖,我方才便听着熟悉呢,又是为何呢,哦……”他突然翻手拿出一物,恍然道:“原来如此,且看——”

    灵儿的眼光一亮,失声惊呼——

    “家父的禁牌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