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三十四章 妖人心智

时间:2018-04-11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叶秋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戊名与灵儿,御剑而行。

    两人同样隐匿了修为,乔装成筑基的修士,只是一个须发灰白而神情凝重,一个相貌年轻而眉目灵动。或许是因为身后的百里外,另有两位高手随行,使得二人多了几分倚仗,赶起路来也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“师兄,无咎并非恶人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踏着飞剑,与戊名并肩往前。连日来,她一直在说着某人的好话,指望师兄放下成见,与其和睦相处。

    “想当年,他也可怜,家破人亡,悲伤垂泪,被我亲眼所见呢,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如今四面树敌,朝不保夕,纵然凭借神器而狂妄一时,却无非是个地仙三层的高手罢了。你与他洗脱干系为好,以免惹祸上身!”

    “无咎曾渡过飞仙天劫呢,假以时日,他的修为,不可限量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日之事,来日再说。而既然我受冰禅子前辈所托,绝不容他的掌上明珠,有所闪失!”

    灵儿的这位师兄,与她爹冰禅子的交情深厚,算是她半个长辈,虽然以平辈相称,却将她视如子侄而爱护备至。

    “无咎他也是活该,整日里放浪形骸,惹来多少误解,唉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劝说不得,叹息一声。无奈之余,她拿出一枚图简查看。

    “前方乃是天衡山,有家小仙门在此盘踞。师兄,你我是否绕道而行?”

    “卢洲的仙门,多为家族、或散修创建,其中鲜有真正的高手。故而,只要听从玉神殿的管辖,便也任其自生自灭,你我不必理会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前方出现一个山谷。山谷的北端,有座占地十余里,数百丈高的石山,应该便是天衡山。

    两人横穿山谷,去势不停,而正要远去,又慢慢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几里外的山坡上,有树木遮掩的院落,成排的房舍,还有石头牌坊,显然是家仙门所在。而山门前的石阶上,却躺着一个男子,生机全无,应为死尸无疑。

    “咦,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不管许多,赶路要紧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,山门前躺着死尸,缘何无人过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倒也古怪。既然顺道,且查看一二,但有不测,即刻离去!”

    戊名与灵儿迟疑片刻,转而往北。

    三、五里的路程,转瞬即至。

    两人在山坡前收住去势,凝神打量,惊讶之余,又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一道看上去倒也气派的山门,以及山脚下的几个院落,与数十间屋舍,便是这家仙门的全貌。

    却见山门的石阶上,躺着一具死尸,血肉模糊,形状凄惨。不仅于此,山门内有院墙倒塌而禁制破碎。整个天衡山,竟然见不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怎会没人呢?”

    灵儿踏着飞剑,在山门前的几丈远外停了下来。她好奇不解,疑惑道:“墙倒屋塌,禁制破碎,气机凌乱,分明斗法所致。而内外仅有一具死尸,再无半个活人……”

    戊名则是落在石阶上,猜测道:“许是仇家上门寻仇,逼得天衡山的修仙子弟尽数逃离,而此地灵气四溢,你我不妨歇息半日,再赶路不迟!”

    他弹出火光,焚了地上的死尸,然后抬脚穿过山门,便想着就近查看一二。

    而便于此时,数百丈外的院落中,突然走出一道人影,竟是个粗壮的汉子。

    戊名蓦然一惊,不敢往前。

    应该是院墙阻挡,或是另有缘由,相隔如此之近,竟然未能察觉到院内有人。

    戊名退到山门外,抬手一挥,便要带着灵儿离去,却听亲热的呼唤声响起:“难得两位道友登门拜访,我天衡山有失远迎——”

    那个黑须黑发、黑脸的壮汉,竟是天衡山的弟子?

    戊名与灵儿递个眼色,只得拱手道:“我二人途经此处,无意打扰,这便告辞……”

    而黑壮的汉子却是脸上带笑,摇头道:“方才有贼人入侵山门,已被我弟子诛杀,两位莫非是贼人的同伙,否则如何这般的慌乱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人已大步而来。

    戊名回头一瞥,示意灵儿退后,转而打量着黑壮的汉子,佯作意外道:“哦,敢问这位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人高乾,天衡山的门主!”

    自称高乾的汉子,脚下不停,走出山门,黑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,盛情邀请道:“两位若非贼人,便也不用害怕,且入庄一叙,容我略尽地主之谊,哈哈……”他一边笑着,一边招手。而他刚刚走到戊名的三丈之外,突然腾空蹿起,张牙舞爪间,一道黑光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“呸!妖人,休想欺我……”

    戊名早有察觉,啐了一口,双手掐诀一指,身前顿时多了一层丈余厚的白色光芒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只听轰鸣炸响,光芒崩溃殆尽。

    戊名却毫发无损,伸手抓向灵儿,急声道:“走——”

    法力光芒尚未消散,从中现出黑汉的身影,与一把散发着杀气的黑色长刀。偷袭落空,他微微惊讶——

    “咦,地仙高手,哪里走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刹那,山门外的空地上,突然窜出两道人影,竟然又是两个妖人,闪身拦住了戊名的去路,并各自抡起一根乌黑的铁棒狠狠砸下。

    戊名躲避不及,一把推开灵儿,随即双手挥舞,又一道法力光芒霍然闪现,随即不忘祭出一道剑光趁势反攻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轰鸣震耳,杀机狂虐。

    戊名以一敌二,虽未大败,却寡不敌众,禁不住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而叫作高乾的汉子,却狞笑一声——

    “哈哈,小女子,给老子留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的女扮男装,瞒不过任何一位修仙高手。而突然遭遇妖人的围攻,她来不及多想,翻手拿出一枚玉符,便用力拍在身上。谁料她正要远遁,一片黑风当头罩下。

    那个高乾极为狡诈,抢先祭出长刀,试图趁她离去的瞬间,毁去她的符箓。

    灵儿不敢招架,翻身往下遁去。

    谁料高乾祭出长刀的瞬间,飞奔而至,抬脚便踢,得意大笑:“哈哈,一个人仙小女子,待我亵玩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戊名遭到两位妖人的围攻,已是手忙脚乱。且狭路相逢,也难以施展神通。而灵儿接连遇险,生死旦夕。他急忙转身,便要全力施救。而两根铁棒再次袭来,令他分身乏术。他又急又怒,全力催动剑光而不顾一切扑了过去——

    “妖人,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他是不惜一死,也要救下灵儿。

    而高乾却好像早有所料,踢脚不停,却抓过黑刀,反手横扫,狞笑道:“哈哈,我可不是一般的妖人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正在往下疾遁,尚离地三尺。一只大脚踢来,显然要破了她的遁法,要了她的性命,又叫她无从躲避。戊名的身子横飞,人在半空,与她相聚数丈之远,却前有黑刀阻拦,后有铁棒追击。此情此景,俨如绝境而再难逃生。

    而眼看着老师兄与小师妹就要遭难,三道快如闪电的剑芒突如其来。一道紫色的剑芒,袭向高乾;一青、一白两道剑芒,分别袭向另外两位妖人。

    高乾很是诧异,顾不得戊名,也顾不得灵儿,急忙抽回黑刀阻挡。

    “锵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紫色的剑芒,极为的凌厉迅猛。

    高乾只觉得金戈交鸣的炸响中,又是连声闷响,他手腕一震,黑刀差点脱手,慌忙抽身后退。却见黑刀的刀刃上,崩出一个豁口。两位同伴也是狼狈后退,各自的铁棒上多了一道深深的剑痕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差点被他一脚踢死的女子,被年老的修士一把抓住横窜而去,紧接着又见三道剑光盘旋,两道人影由远而近……

    高乾落在山门前的石阶上,不由得瞪大双眼而惊疑道——

    “咦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一位脸色焦黄的年轻男子疾驰而来,猛然在十余丈外稳住了身形。又一位壮汉的来势也不慢,紧跟着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戊名抓着灵儿,直奔那二人冲去,匆匆打个招呼,余悸未消道:“侥幸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微微点头,抓出飞剑在手。

    而年轻男子,则是收起三道剑芒,继而背起双手,冲着高乾端详道:“哦,你说我是谁?”

    高乾兀自瞪着双眼,反问道:“你不认得本人?”

    他的两位同伴到了身旁,各自狐疑不定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咧嘴一笑,道:“嘿,你不是一般的妖人,而是一位畜生!”

    高乾的眼光中厉色一闪,似乎想要发作,却又转动着眼珠子,突然也笑了起来——

    “哈哈,我妖族的大批高手,就在数百里外,敢否稍待片刻,你我再行较量不迟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点了点头,沉吟道:“既然如此,我不妨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高乾却脸色突变,闪身蹿上半空。两位同伴吓了一跳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只见年轻男子的袖中,有剑光吞吐,显然随时都将发难而施展出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高乾松了口气,大笑道:“无咎,你易容骗得了别人,却骗不了我高乾,我认得你的飞剑,且待我召集帮手,你跑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笑声未落,他带着两位同伴飞遁而去,竟头也不回,很是慌张匆忙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无咎,何不杀了三个妖人?”

    “无兄弟,想不到妖人竟然如此怕你。且就此追去,以免后患无穷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真的怕我?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言何意?”

    “妖人心智,不容小觑啊。倘若此时离去,只怕要上了那个家伙的当。灵儿,是否无恙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