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三十七章 四方混乱

时间:2018-04-16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失业专干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色清冷,寒星闪烁。

    一阵风儿倏忽而来,匆匆掠过荒原,卷起淡淡的烟尘,又盘旋着倏然而去。四方寂静如初,大地沉默依然。唯有几株枯黄的野草,在夜色中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便在这空旷之间,伫立着一道人影,他兀自凝神远眺,很是小心的模样。确认没有强敌追来,他这才长长喘了口粗气。

    无咎冲出重围之后,狂奔了数千里,随即又一头扎入地下,在黑暗中继续逃遁。当他感到有些疲惫,便悄悄返回地面查看动静。谁料竟然来到一片荒原之上,恰是夜色深沉而春寒正浓时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不管了,且歇息片刻。

    无咎“扑通”坐下,盘起双膝,翻手拿出他的白玉酒壶,旋即又摇晃着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与灵儿醉酒之后,再也没有饮酒。毕竟闹出误会,也难为情啊。而如今逃脱一劫,酒瘾作祟,却一坛酒都没有,酒壶也空了。

    嗯,改日找个集镇,买个数十坛美酒,再痛饮不迟。

    无咎又抬眼四望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荒原空旷,无遮无拦,虽然不宜藏匿,而远近的风吹草动也尽收眼底。依然不见妖族追来,算是逃脱一劫。

    妖族……我呸!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妖族可恶啊,在卢洲大地,滥杀无辜,肆意妄为。而鬼族呢,更加丧心病狂,不禁屠杀凡人,吞噬生魂,还将修仙者炼成行尸走肉。如此倒也罢了,卢洲的仙门,或家族,像是盘散沙,一个个缩头自保,却躲不过覆顶之灾。而身为卢洲之主的玉神殿,又在干什么,不是遮遮掩掩,便是设法对付他无咎。

    哼,岂有此理!

    而万圣子声称,卢洲如何,与本人无关。他说的也没错,而细想起来,本人与那混乱的一切,真的没有关系?老妖物的嘴里,尽为谎言。倘若将如今的卢洲,比作泥潭,已然叫人深陷其中,或许只是尚未察觉罢了。

    而万圣子,或也说了几句实话。

    便是所谓的天书,一篇藏着天机的上古经文。而老妖物应该也不知道其中的详情,因为他的话语中,更多的还是猜疑之词。

    那又是怎样的一篇天书呢?

    天书在手,便可逃脱生死轮回,而直达永生境界,很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若非神洲封禁,以及灵儿的父亲,也就是冰禅子,因此遭难,着实不敢相信天下还有如此神奇之物。

    唉,想着头疼!

    而纵使波诡云谲,劫难重重,又能如何呢,且当一念清醒,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嗯,理理思绪。

    首要之事,前往碧水崖。

    据灵儿所说,她爹静修的洞府之中,或有揭开天书之谜的信物。

    其次,寻找韦春花与月族的兄弟们。

    有了十二银甲卫,即使不是鬼族的对手,能否与妖族较量一场?

    再一个,便是设法提升修为。如今所面对的强敌,不止妖族与鬼族,还有更为可怕的玉神殿。倘若自家的拳头不够硬,依然要亡命天涯而朝不保夕呢。

    而那个玉神尊者,究竟是谁?莫非是说,是他在背后操纵一切?

    又是一阵夜风吹来,使得空旷的荒原更添几分清寂的寒意。

    无咎抬头看天,夜空中残星闪烁。他的眼光深处,似乎也有星光闪动,却又多了些许孤寂,与难以消除的落寞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低下头来,看着手中的玉简,这才翘起嘴角而欣慰一笑。

    玉简之中,拓印着碧水崖的方位与具体所在。

    灵儿,一个有情有义的女子。即便是猝然遇险,仓促离去,她还是留下这枚玉简,以便彼此的再次重聚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从此相见亦难。

    漂泊在外,有个相知默契的兄弟,能够举酒共饮而谈笑无忌,乃是一种莫大的慰藉。不,她是个女子,一位相貌不俗,且聪慧异常的女子……

    无咎收起玉简,又拿出一个戒子。

    在天衡山的地下深处,他与韦尚杀了两个妖人,分了灵石,各自得到一个纳物戒子。只是忙于跑路,无暇顾及。恰逢歇息之际,且看收获如何。

    嘿!

    无咎的神识浸入戒子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妖人的戒子,应为修士炼制,与寻常无异,其中有着三、五丈的大小,与一间宽敞的屋子相仿。却堆满了杂物,有各种凡俗的物品,也有丹药、灵石与玉简。而当间的一堆晶石,足有两千多块,闪烁生辉,令人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鬼族,吞噬生魂,用来提升修为,所残害的乃是无辜的生灵。而妖族,为了提升修为,则是四处劫掠,采掘灵脉,盗取灵石与五色石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戒子中的五色石,便是妖人盗取而来,许是没有上缴,竟然积攒了如此之多。两千多块呢,若是将其中的仙元之气尽数吸纳,应该能够提升一、两层的修为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人无横财不富。杀人越货,乃致富之不二法门。

    而妖族深入卢洲,四处劫掠,长达数年之久,又该抢得多少的灵石与五色石啊。

    无咎喜悦过后,又感慨了一番,翻手晃动,从戒子中取出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妖族的功法?

    此前也杀了几个妖人,收获寥寥。《万圣诀》,以及万圣子的修炼手札,乃是所知晓的仅有的妖族功法,却极为的高深,显然与寻常的妖人无关。

    而玉简中,则是拓印着一篇口诀,还有个名称,九阶妖法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这篇口诀,应该来源于《万圣诀》,乃是妖人修炼的功法,并以修为境界的高低而分为九个阶层。

    无咎潜下心神,细细查看看着玉简中的口诀。

    九阶妖法,数千字符,由简入繁,极为详尽。其中的修炼之道,与所知的修仙不同。而两者的境界划分,又有几分相仿。修至六阶的初期,便可化为人形,并御风飞空,堪比地仙一般的存在。之前的高乾与古原,应是六阶后期的修为。而七阶,对应飞仙,八阶,对应天仙,九阶,便是破碎虚空的真仙?

    此外,口诀中还附录着相关的修炼之法,与几式妖法神通。

    而吸纳之法,独辟蹊径,竟是讲述如何吸纳灵气与仙元之气,并将其转化为妖气与妖力的诀窍,极为的简便易行。倘若反其道行之,是否能将修仙者的法力,转换成妖力……

    转瞬之间,三日过去。

    又一个清晨,无咎从静坐中醒来。他看着手中的玉简,含笑摇头。

    他身上携带的仙门功法,可谓数不胜数,却难有安心修炼的时候,如今即便得到了九阶妖法,也是同样的匆匆看过而不求甚解。或者说,他只在意有趣的法门,只待某日的灵机一动,便将其加以衍变而另有收获。“星雨落花”,如此,“夺字诀”,如此,炼器之法,亦如此。谁说又不是一种创新呢,别具一格的修炼之道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玉简,踏起飞剑,稍稍辨别方向,掠过荒原往南飞去。

    施展冥行术,虽然迅疾,却动静太大,难免惹人关注。

    而他御剑飞行,翻山越岭,昼夜兼程,赶路也不慢。且他刻意避开有人烟的地方,一路坦途……

    黄昏日暮,晚霞黯淡。

    无咎踏着飞剑,越过一座数百丈的石山。神识可见,数十里外的山谷中有个集镇。他正要转向绕道而去,却又就势落在山顶之上。

    接连七、八日过去,已将五万里的路程抛在身后。依照灵儿所说,再有三、五万里,便是碧水崖地界。尚不知她与戊名、韦尚,是否已先期抵达。如今连日赶路,略有疲惫,不妨前往集镇歇息一二,也顺道打探风声。

    无咎有了计较,举起双手揉搓面颊,周身上下光芒闪动。少顷,他从一个面皮焦黄的年轻男子,变成了一个络腮胡须的中年莽汉,而头顶的发髻玉冠,却显得不伦不类。他只得取下玉冠,散开乱发,并呈现出筑基四、五层的修为,然后踏起飞剑跃下山顶。

    数十里的路程,须臾便至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剑光,落在一片山坡上。

    已是入夜时分,不远处的山谷中,有房舍错落,灯火点点,俨然一处占地数里方圆的集镇。而其四周却有石头围墙环绕,似乎还有禁制笼罩,与其说是禁制,倒不如说更像是一座小城。

    无咎带着几分好奇,穿过一条小径,又迈上十余层石阶,眼前出现一道石门。

    石头围墙,六尺厚,两、三丈高。而丈余高的石门,则是位于石墙的南端。此时大门洞开,门前站着两个中年男子,竟是筑基的修士,却正在伸手推着厚重的石门。而石门上方,刻着三个字,青鸾寨……

    “哎,且慢——”

    眼看着石门就要关闭,无咎急忙出声制止。

    两位中年男子停了下来,却双双出声训斥——

    “这位道友,莫非不知我青鸾寨的规矩?”

    “如今四方混乱,天黑之后,禁止出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本人游历至此,着实不懂规矩,两位道兄见谅,些许心意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急忙摸出四块灵石递了过去,恳求道:“小弟连番赶路,早已筋疲力尽,亟待找个地方歇息,又能否通融一二呢?”

    两个中年男子换了个眼色,伸手接过灵石,闪开去路,低声催促道——

    “快快进来,莫要坏了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为同道,出门也是不易……”

    奉上心意,果然好说话。

    无咎连连点头,趁机穿门而过。而他尚未站定,石门“砰”的关闭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