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四十章 老鬼可恶

时间:2018-04-16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女装真可怕、叶秋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瑞某乃无家之人,不足挂齿,奈何鬼族肆虐,不得不愤而出手!”

    “你飞仙修为……独自一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,瑞某与青鸾寨,毫无瓜葛,而道义所在,不敢袖手旁观!”

    “我鬼族不问道义,只讲恩怨!”

    “且罢,便由本人,接下诸位的雷霆怒火,只求放过青鸾寨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老夫找的人,不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清冷的月光下,自称瑞祥的老者,与鬼赤、鬼丘当空对峙。彼此的对话,随风回荡四方。

    青鸾寨的修士们,终于见到那位高人,并获知他的道号,又亲耳听到他正气凛然的话语,无不投去感激的目光而崇敬有加。

    而他一位飞仙高人,又如何抵挡鬼族至尊,以及众多鬼巫的围攻,只怕青鸾寨依然是难逃此劫。

    石头围墙上,无咎依然蹲着,却昂着脑袋,满目的诧然。而诧异之余,又带着几分敬仰与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瑞祥!

    昨晚在客栈之中,便认出了那个老者,却让无咎吓了一跳,差点夺门而逃。所幸对方并未认出他,这才让他强作镇定,随即匆匆去了客房,然后关紧房门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为何害怕?

    瑞祥,曾经的贺州元天门的门主,星云宗玄武峰的长老,一位真正的地仙高人。细说起来,也算是他无咎的门主与前辈。

    而正是那位门主,在无咎成为仙门的菁英弟子,选送到星海宗之际,便是后来的星云宗,竟然在临行前给他种下精血魂誓。当时他并未在意,而在部州,差点被那个叫作冯田的家伙给害死。方才知晓,魂誓禁制识海,根本无法破解,一旦受人操纵,生死只在瞬间啊!

    之后又是多年过去,无咎已渐渐忘了魂誓的存在。而昨晚突然撞见瑞祥,顿时想起种种往事,唯恐对方伸手一指,便要了他的性命。试问,谁不害怕?而他匆匆躲到客房之中,兀自忐忑不安,只想熬到天明,即刻离开青鸾寨。谁料午夜时分,鬼族来袭。他依然没敢轻举妄动,唯恐露出破绽而遭致灭顶之灾。与其想来,那个瑞祥比起鬼族更为恐怖。

    谁料异变迭起。

    青鸾寨的阵法崩溃之际,突然有人出手,接连斩杀两个鬼巫,及时挽救了即将失陷的青鸾寨。

    无咎猜测是瑞祥所为,而那位故人却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不料想,鬼巫来了帮手,竟是鬼赤、鬼丘等四位老鬼,先声夺人啊,张口便说“老夫知道你躲在此处,现身吧”。或虚张声势,却无容置疑,是逼迫他无咎现身呢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也不用躲藏。

    而正当此时,那个不见踪影的瑞祥,竟然挺身而出,很是实勇武担当。

    只当那位故人,冷漠无情,善于投机,乃自私自利之辈,谁想他不仅修至飞仙境界,而且还有热血道义的一面,为了挽救青鸾寨的数千人命,他竟然不畏凶险,孤身挑战强大的鬼族。

    不过,他会错了意。却不知,鬼族的仇家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果然,便听鬼赤道:“哼,老夫要找的人,不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,又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,你还要躲藏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是他……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小贼的名声不小,天下皆知啊。而他便在此地——”

    鬼赤低头俯瞰,森然又道:“无咎,莫非要等到老夫血洗了青鸾寨,你才肯露头?”

    他未将瑞祥放在眼里,他只为某人而来。

    所期待的熟悉的话语声,终于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呸,老鬼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鬼赤、鬼丘,瑞祥,以及青鸾寨的修士,皆不约而同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石头墙上,站起一位中年汉子,络腮胡须,筑基修为,其貌不扬,却撇着嘴角,恨恨的模样。随即踏空而起,身形闪烁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一位相貌清秀的年轻人迎风而立……

    鬼赤的神色一凝,微微点头:“小贼无咎,果然是你!”

    年轻人,正是无咎。

    既然躲不下去,也无须隐瞒,于是他现出真容,显示出地仙的修为。他在半空之中站稳身形,不甘示弱道——

    “老鬼,又见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与鬼赤说话之际,竟然冲着数十丈外的瑞祥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又见面了,简短的四个字,倒是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瑞祥似乎也在点头回应,却沉默无语。

    而鬼赤伸手扶须,闷哼一声,道:“哼,彼此相见,着实不易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不易!鬼族以报仇的借口,潜入卢洲至今,仇怨的双方,数次擦肩而过,费尽周折之后,终于再次相见。

    “鬼赤,我来到青鸾寨,不过数个时辰,怎会被你知晓呢?”

    无咎的心有疑惑,趁机询问。

    鬼赤不予作答,挥手叱道:“你不必知晓,你只须记得,从地下幽冥,至极地雪域,再至泸州腹地,你杀我弟子无数,捣毁我玄鬼圣殿,又夺走的圣殿至宝。此仇此恨,可谓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瑞祥与他相隔数十丈,依然在冲着他默默张望。那位曾经的元天门门主,现如今的飞仙高人,应该早已听说过某人的传闻,如今得到鬼族至尊的亲口证实之后,似乎过于惊诧,而脸上的神情又令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青鸾寨的修士们,犹在昂头观望。各自生死未卜,前途莫测,唯有在惶惶之中,等待着命运的最终降临。

    远处的六位鬼巫,正在慢慢逼近。而此前的四位鬼巫,倒也无妨,后来的两位却是鬼族的大巫,堪比飞仙的高手。再加上修为更加强大的鬼赤与鬼丘,情形危急……

    “无咎,只要你交出圣晶,老夫承诺,凡事皆可通融,呵呵!”

    鬼赤的严厉口气,竟然缓和下来,干笑两声,佯作大度道:“之所谓,冤冤相报何时了。 何况那枚圣晶与你无用,请原物奉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一笑泯恩仇,握手言和?”

    无咎颇为意外,突然又问:“有关玉神殿的那篇经文,能否赐教一二?”

    鬼赤站在百丈之外,宽大的衣袍在风中摇晃,他枯瘦的身子像具骷髅,在月夜下显得更为阴森莫测。他沉吟片刻,出声道:“那篇天书,倒也简单,且奉还圣晶之后,老夫与你详说不迟!”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咧嘴一笑,不可置否。

    “缘何发笑?”

    鬼赤倒是极有耐心。

    无咎本想痛骂两句,而话到嘴边又咽下。

    鬼赤愈是轻描淡写,愈是表明那篇天书不简单。或者说,他也未必知晓其中的究竟。因为此前早已从万圣子的口中有所获悉,除了玉神尊者之外,天下没有几个人,能够知晓天书的真相。

    而鬼族,最记仇,鬼族的承诺,像放屁!

    “无咎,切勿自误……”

    鬼赤依旧是不死心,继续出声威逼。

    “鬼赤,且听我一言!”

    无咎竟然拱起双手,话语诚恳。

    “哦,有话请讲!”

    鬼赤以为仇家迫于形势而选择了屈服,更加的宽宏大度。许是受到他的暗示,尚在逼近的六位鬼巫,缓缓止住来势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我如何,请放过青鸾寨。否则我便将鬼族的所作所为,告知天下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天下谁肯信你?”

    鬼赤的笑声冷漠,话语不屑。不过他稍加权衡,还是爽快道:“也罢,老夫答应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却看向脚下的青鸾寨,扬声道:“诸位道友,我无咎人单势孤,力所能及,仅限于此,很是愧疚啊!”

    青鸾寨的修士,早已将他的所言所行看在眼里,感佩之余,纷纷举手致意——

    “无前辈,你临危担当,铭传四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遑论生死,此番恩情不忘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前辈,传说你是恶人,今日一见,方知真伪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鬼赤似乎察觉不妙,叱道:“无咎,你休得在此沽名钓誉,快快奉还老夫的圣晶……”

    ”圣晶?”

    无咎突然满脸的无辜,否认道:“什么圣晶,我不知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贼你……”

    鬼赤怒极失声,胡须颤抖。

    愿意搁置恩怨,与仇人好言好语,且不论其中的诡诈,以他鬼族至尊的身份来说也是殊为难得。谁料对方竟然公然耍弄,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欺辱。

    而无咎的话音未落,突然闪身疾遁而去。便在他施展遁法瞬间,身形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数十丈外的瑞祥也是闪身而去,显然与某人达成默契,趁机遁向另外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不过是眨眼之间,夜空之中,三道人影,分别遁向三个方向……

    鬼赤始料不及,怒吼:“小贼,你罪该万死——”

    他身旁的鬼丘与远处的六位鬼巫,急忙分头拦截,奈何事发突然,顿时忙乱起来。

    谁料疾遁的人影,忽而从三个变成五个。其中的四人,一模一样,却方向不同,真假难辨,根本无从拦截。

    “莫管那个瑞祥,只追小贼,只杀小贼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昨天下午一个相处多年的好友去世了,我手机还有他的照片与视频,唉,他酒量很大,为人很好,奈何血压高,又胖,一米八六的个子,三百斤的体重,中午午睡起床上班,一头栽到,再也没有起来。而他孩子还小,老父老母仍在。晚上匆匆码一章,明早还要送他,这也是我头一回送平辈人,悲伤可想而知。也希望喜欢饮酒的朋友,多多注意身体!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