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四十一章 苦了卢洲

时间:2018-04-16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欢度oo国庆、书友214900、林彦喜、eso53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空中,杀机狂乱。

    五道淡淡的光芒,疾遁而去。乃是瑞祥,以及四位一模一样的无咎。

    又是七道淡淡的身影,随后紧追不舍。鬼赤、鬼丘与两位鬼族的大巫,分别追向无咎,另外三位鬼巫,则是追向瑞祥。

    余下的一位鬼巫,乃是失去肉身的阴神魂影,冲着青鸾寨投去怨恨的一瞥,之后带着众多的炼尸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青鸾寨,暂且逃脱一劫,众多的修士,犹在昂首眺望而惊叹不已

    “那便是分身之术,当真神奇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前辈寡不敌众,唯有以分身之术应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的修为,应该远逊于瑞祥前辈,却让鬼族如临大敌,真是不可思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能够成为鬼族与妖族的仇家对手,必有不凡之处,尤其他身临绝境,不忘为我青鸾寨出头,与传说中的恶名大相径庭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牵扯玉神殿,不宜多说。奈何鬼族、妖族之乱,一时难以平息。倒是苦了卢洲,苦了你我,苦了无辜的凡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愿两位前辈,能够脱险……”

    石头墙上,荀万子、彭苏等人感慨过后,依然不敢侥幸,也无暇多顾,忙着修葺阵法,以免鬼族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而两位前辈,又能否脱险呢?

    瑞祥在全力飞驰,转瞬数百里。本该继续远遁,而他回头一瞥,微微诧异,随即放缓去势。

    随后追来的仅有三位地仙修为的鬼巫,也跟着他停了下来,虽然没有逼近,却远远的对峙而凶狠如旧。

    鬼赤与鬼丘,并未追来?或许正如所说,鬼族要对付的乃是无咎。

    而谁能想到,鬼族要对付的那个人,曾经是他瑞祥门下的弟子,如今却成名于飞卢海,扬威于龙舞谷,又成为地仙高手,而横行于卢洲本土。

    当初,真是看走了眼。

    而若非他瑞祥识人不明,又怎会丢了元天门呢。

    往事已往,不必再提。

    那个小子,固然神奇,却要面对四位鬼族高人的追杀,他该怎样应对……

    此时,月光有些朦胧。

    而夜风更急,几场追杀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鬼赤的身形闪动,瞬息千里,去势之快,只在夜空中留下一道淡淡的虚影。

    前方的数百丈外,另有一道淡淡的人影,许是遁法不济,很是匆忙狼狈。

    鬼赤看着那愈来愈近的人影,刚想施展神通,就此痛下杀手,却又突然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小贼擅长假身之术,如今又修出分身术。此时此刻,他是否有诈?

    鬼赤抬手抓出一团血滴光芒,正是他的冤鬼千寻之术。

    而法术并无异样,倘若无误,前方的人影,应是小贼本人无误。

    鬼赤收起血滴光芒,手中多了一根白骨。

    对付一个地仙小辈,他竟然祭出了法宝。

    白骨脱手的瞬间,阴风横出,乌云乍现,凌厉的杀气瞬间吞噬百丈、数百丈,并奔着前方的人影笼罩而去。与之瞬间,一道道鬼影疯狂闪现……

    眼看着贼人便要陷入百鬼重围而遭受阴魂噬体之苦,突然“轰、轰、轰”几团火光炸响。便彷如惊雷闪电骤降,至刚至阳的威力顿时撕开阴风乌云。随即一道人影闪身而出,直奔下方的山谷遁去。

    不见法力,也不见法诀操纵,而威力又如此的迅猛,那究竟是何神通?

    鬼赤顾不得多想,抬手抓起白骨,转身追向山谷,然后一头扎入地下……

    须臾,他再次出现在夜空之中。

    而他所要追杀的贼人,却已消失无踪。即使寻遍了地下数千丈,方圆数百里,亦未能有所发现。

    小贼的遁法,虽然不俗,而鬼族的神通,最为擅长地下的寻觅。如此紧随其后,步步追赶,可谓接踵而至,断无失踪的道理。

    哦,难道追赶的并非小贼本人,而是元神分身?要知道元神分身,加持精血命魂,与真人无异,许是冤鬼千寻之术也难辨真假。他便躲入地下,借元神遁法逃去,瞬息数千里,一时难以找寻。

    而元神逃遁的方向,必为那小贼的本尊所在。

    鬼赤恍然之际,恨意难消,身影闪动,疾遁而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鬼族的鬼巫,以修为不等,称呼也不相同,六命鬼巫之上,便称之为大巫与巫老。

    鬼达,便是鬼族的大巫之一,有着七命的修为,堪比修士中的飞仙高人。而他与鬼诺,此前曾被玉神殿月仙子的重创,丢掉了一条命,如今历经数年的修炼,终于恢复了曾经的境界,于是随同鬼赤、鬼丘,四处找寻无咎的下落,以便杀了仇人而夺回失去的玄鬼至宝。

    而无咎,就在前方。

    早已听说那小子擅长假身、分身之术,遑论真假,且追上了,一棒杀之。

    鬼达不声不响,随后紧追。

    一道淡淡的光芒,疾驰如旧,而神识所见,其中的人影清晰无误。而他一遁千里,便要稍加停顿,正是这稍稍的耽搁,使得彼此的间隔愈来愈近。

    十数里,数里,千丈,数百丈……

    须臾,那道裹着光芒的身影再次停顿。与之瞬间,一道微弱的金光,划过夜空而来,竟然是个小小的金色元神,倏然扑入他的体内而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此时,双方的相隔仅有百丈。

    鬼达看着近在眼前的贼人,猛然加快去势,抬手抓出一根骨棒,恶狠狠的砸了出去。骨棒仅有两尺长短,莹白闪亮,带着诡异的冷焰,凌空瞬间,幻化出白骨堆积的人形,竟也张牙舞爪,奔着那尚在停顿的人影疯狂扑去。

    无咎背对而立,似乎未及远遁,犹自愣在半空之中。而便在杀机降临的瞬间,他突然转身,只听得弓弦炸响,一道烈焰箭矢怒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轰鸣刹那,白骨鬼影崩溃。

    鬼达始料不及,怎奈去势太猛,即使想要躲闪,也为时已晚。何况那道烈焰箭过于突然,且快如闪电,摧枯拉朽的威势,只叫他躲避不及也招架不能。他惊愕难耐,急忙催动法力护体,却听又是“轰”的一声,他整个肉身已被炸得粉碎。

    而那个无咎偷袭得手之后,收起所持的大弓,伸手抢得一枚纳物戒子,随即头也不回遁向远方……

    明月,悄悄躲入云后。夜色,更加的黑暗清冷。

    一道微弱的人影,从下方的山谷中缓缓升起,随着寒风吹来,他禁不住身形涣散而连连摇晃。直至片刻之后,复又成形,变成鬼达的模样,却是满脸的怨恨之色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三道虚幻的人影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鬼赤、鬼丘与鬼诺来到近前。而见到鬼达的凄惨情形,三人皆是拂袖一甩而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哼,我所追的乃是假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夫追的倒是小贼的分身,察觉有诈,随其元神而来,还是晚了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以分身混淆真假,也是无奈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曾于五位玉神殿祭司的围攻之下中,全身而退,如今可见,所传不虚。他的假身,便难以辨别,如今窃取我鬼族的功法,修成了元神分身,又不肯正面较量,更加的难以对付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老夫试探他的缘由,却被他料察先机抢先逃了!鬼达,你怎会如此的不小心?”

    鬼达余悸难消,颤抖着说道:“那小贼的箭矢,威力惊人,所幸他修为不济,否则我早已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“小贼所恃,并非只有神弓与分身之术,据说他还有十二银甲卫,以及九星神剑!”

    鬼赤的手中多了一团血滴光芒,稍加查看之后,又收了起来,继续出声道: “老夫的冤鬼千寻,虽然辨别不出小贼分身的真假,却能获知他的动向,怎奈他一味逃窜,想要杀他并不容易!如今看来,穷则当变……”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的任由贼人逃脱,也使得这位鬼族的至尊颇为郁闷。尤其是对方的修为愈来愈强,神通法宝亦更趋强大。让他无奈之余,不免多了几分焦虑。若是不能夺回玄鬼圣晶,以如今的鬼族,休想对付玉神殿,更难以逼迫玉神尊者交出那篇神秘的天书。

    而那个小贼,竟也有非分之想。莫测天机,与他何干?

    鬼丘提醒道:“巫老,妖族派人传信,万圣子的计策,或可一试!”

    鬼赤沉吟道:“哦,你是说,青鸾寨……?”

    鬼丘的眼中寒光一闪,会意道:“此事不用巫老费心,我自会传令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鬼赤抬手一挥,恨恨道:“小贼咎由自取,务必要逼他现身,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地下的洞穴中,无咎岔开双腿坐着,大口喘着粗气,却又凝神留意着远近的动静。片刻之后,四周并无异常,他这才背靠着石壁,疲惫地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遇见妖族的万圣子,要逃;遇见鬼族的鬼赤、鬼丘,依然要逃。此外还有玉神殿,同样是难以面对的存在。这般逃下去,何时是个尽头啊。

    而此番前往碧水崖,从冰禅子的遗物中找到封禁神洲的缘由之后,是否便能离开卢洲,离开这东躲西藏的日子呢?

    不管怎样,且歇息一番。之前为了逃脱鬼赤的追杀,又是施展撼天神弓,又是接连狂奔,着实叫人累坏了。

    无咎盘膝双膝,正想着拿出五色石,而手掌一翻,举起一枚戒子。

    这枚纳物戒子,来自一位鬼族的大巫,虽然未能杀了那个家伙,却也抢了他的随身物品。且看看其中有什么好东西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昨天送殡回来晚了,而家中又有琐事,晚上的酒场也推了,奈何心里太乱,迟迟码不出字,直至夜深人静,唉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