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四十三章 遍地好友

时间:2018-04-18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liyou曝光、社保yuangong、o老吉o兄弟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偏僻的山谷,竟为他人领地?

    梁丘子蓦然一怔。

    甘水子与汤哥,也是一惊。

    循声看去,丛林遮掩的山脚下,果然有几个山洞,皆罩着禁制而难辨虚实。山洞前的石头上,则是坐着一个中年男子,个头敦实,脸色红润,显然是位修士,仅有筑基六七层的修为,却横眉立目,故作威严。只见他慢慢站起身来,不容置疑喝道:“滚出去——”

    让谁滚出去?

    也太嚣张了!

    一个筑基晚辈,面对人仙与地仙的前辈,非但全无敬畏,反而如此的蛮横无理。

    而偌大的山谷,除了几个山洞,与那个男子之外,并未见到他人。

    梁丘子无暇计较,也不愿多事,却又怕此前的青壮男子追来。他迟疑之际,忍不住问道:“这山谷的主人何在……?”

    一个筑基小辈,如此嚣张,说不定他的背后另有高人,倘若拜见一二,禀明详情,或能联手对付强敌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红脸男子跳下石头,昂着下巴,“啪”的一拍胸脯,傲慢道:“韦某,便是此间的主人!”

    甘水子已经松开汤哥,许是惊愕所致,汤哥依然站在身旁,与她紧挨着。她一把推开汤哥,叱道:“正当妖人作乱,你却不晓事理,再敢放肆,本姑娘饶你不得!”

    汤哥猝不及防,闪个趔趄,却不敢出声,慌乱的神情中多了几分尴尬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真乃咄咄怪事也!在我的月鹿谷,竟然有人反客为主而吓唬韦某人!”

    红脸男子嚷嚷着,竟伸胳膊挽袖子,摆出动手打人的架势,瞪眼道:“三位听着,莫要以为有着人仙、地仙的修为,便敢猖狂,即使妖人在此,也得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究竟是谁嚣张,又是谁猖狂?

    不过,曾经有个人,也是筑基修为的时候,便是如此的狂妄。而纵观天下,谁能与他相提并论?

    这个红脸汉子,简直疯了!

    甘水子已是气得胸口起伏,怒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而她刚要发作,却听师尊道:“水子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狞笑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哈哈,我当三位逃远了,谁料想躲在此处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山谷上方的半空中,突然冒出三位壮汉的身影。出声狞笑之人,正是此前的青壮男子。另外两位则是拎着铁棒,同样的面露凶相而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此前已有猜测,青壮男子应为妖族中人,许是召集同伴有所耽搁,故而晚来一步。而仅凭他独自一人,已让梁丘子难以招架,如今又多了两位帮手,凶险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哼,妖人来了,小辈你倒是继续猖狂啊!”

    甘水子惊怒交加,而最为恼怒的还是那个自称月鹿谷主人的韦莫。若非对方作梗,她师徒二人带着汤哥早已躲藏起来。她恨恨哼了一声,急道:“师尊,只怪水子莽撞,怎奈那人冒充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一路之上,她的师父曾多次告诫,莫提某人的名讳,以免惹祸招灾。她也知道其中的利害,却见不得有人冒充无咎,谁料果然惹来大麻烦,只是眼下后悔已晚。

    梁丘子摇了摇头,示意甘水子不必多说。身为师父,他又怎会责怪自己的爱徒呢。何况情形危急,也不容多想。他伸手抓出玄金棒,昂首道:“梁某与妖族,素无瓜葛,或有误会,在此赔礼道歉!还望三位莫要相逼,否则本人唯有以金杵血拼到底!”

    玄金棒的名称,不是狼牙棒,而是叫作金杵,乃是一件刚猛兼备的法宝。

    他赔礼道歉,只想息事宁人,而示弱的同时,也不忘展现斗志。若是强敌有所顾忌,或能迎来转机而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青壮男子带着两个同伴从天而降,威势所致,劲风骤来,使得丛林树梢剧烈摇晃。他离地十余丈,倏然悬空,居高临下道:“三位不必害怕,也不用赔礼道歉。且让这个女子,随我寻找无咎便可。我乃无咎的好友,对他甚是想念,哈哈!”

    此人说到此处,极为得意,又是哈哈大笑,很是有恃无恐。而他低头俯瞰之际,意外道:“咦,还有一位筑基修士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自知凶多吉少,暗暗无奈。若他一人,倒也无妨。如今却带着水子与汤哥,不免凶险重重。

    而那位月鹿谷的主人,竟然未逃?

    甘水子扭头看去,也是大为意外。

    却见自称韦某的红脸汉子,不禁未逃,反而摇摇晃晃凑了过来。他一边斜睨着半空中的三人,一边好奇问道:“这位道友,你方才提到的无咎,又是何人,谁冒充他……?”

    甘水子叱道:“关你何事?”

    韦某人回头瞪了一眼,诧异道:“怎会不关我事?”

    “不知所谓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无暇多说,带着厌恶的神情退后躲避。

    与其想来,一个筑基小辈,竟敢插手高人纷争,简直就是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而韦某人抱着臂膀悠然站定,抬头扬声道:“谁是无咎,谁又是他的好友?”

    这凛然的口气,淡定的神态,全然不像是个筑基小辈,反倒颇有几分月鹿谷主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哈哈,此人呆头呆脑,倒也有趣!”

    青壮汉子只觉有趣,笑道:“无咎便是无咎,天下还有第二个不成。而老子高乾,便是他的好友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韦某人恍然道:“天下之大,自然只有一个无咎,而冒充他的便是你,高乾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子懒得理你,稍后再收拾你不迟!!”

    高乾很是不以为然,抬手抓出一把黑色的长刀,然后与左右递个眼色,便要联手同伴发动攻势。

    而韦某人却显得极为愤怒,嚷嚷道:“竟敢冒充我家先生,真是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高乾只当遇到一个呆傻的修士,戏谑笑道:“哈,你待怎地?”

    梁丘子忙着应变,却穷于无计,正自焦急,不由得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他家先生?

    谁料那个嚣张的韦某人,再有惊人之举。只见他挥舞拳头,怒气冲冲道:“你一个妖人冒充我家先生,你说我待怎地……”他猛然退后几步,扯开嗓门大吼一声——

    “诸位大哥,杀了这三个妖人——”

    叫声未落,便听“砰”的禁制闪烁,不远处的山洞中突然蹿出一道道银色身影,各自举着铁叉、铁斧,二话不说冲天而起,直奔着半空中的高乾三人扑去。

    “银甲卫……”

    高乾大吃一惊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那是一群身披银甲的壮汉,皆丈二出头,高大威猛,再也熟悉不过。强闯万圣岛的十二银甲卫啊,难道某人……

    高乾不敢迟疑,转身疾遁而去。而他只顾自己逃命,两个同伴却慢了一步,尚未施展遁法,便被几张丝网当头罩来,紧接着一道道银甲身影到了近前,铁叉、铁斧急如骤雨而下……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扑通、扑通——”

    一阵闷响过后,随即死尸坠地。

    两个地仙修为的妖人,几无还手之力,竟被铁叉铁斧撕成碎片,眨眼之间死了一对。

    几个银甲卫还想追杀高乾,而高乾早已逃脱无踪,各自踏着云光在半空盘旋,转而又相继返回。

    梁丘子、甘水子,以及汤哥,犹自愣在当场,皆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那十二个银甲卫,竟然强大如斯,虽不见施展法术神通,却好像是妖人的天敌。一旦出手,便摧枯拉朽而猛不可挡!

    却见韦某人站在不远处,双手卡腰,挺胸凸肚,满不在乎道:“哼,倒是便宜了那个高乾,否则要他好看!”他虽然没有动手,却也杀气吓人。而他似乎想起什么,又抬手一指:“广山大哥,这三人也不是好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十二个银甲卫,竟然听从他的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银光闪烁,四周站满了高大的身影,像是一睹坚不可摧的墙壁,森然的威势令人窒息……

    “且慢——”

    梁丘子扔了金杵,摆手道:“我师徒乃是无咎的好友,并无恶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韦某人怪笑一声,打断道:“遍地好友呢,只怕我家先生没有这个缘分,诸位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韦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再不敢轻视这个筑基小辈,忙道:“我乃飞卢海玄明岛的梁丘子,这是小徒甘水子,与途中结识的汤哥,无咎……哦,他曾自称无先生,暂居于玄明岛,正是因他之故,我师徒被迫远走卢洲。而此前恰逢妖人冒充无咎,斩杀鹿城修士,企图栽赃嫁祸,被我师徒揭穿,故而招来杀身之祸,被迫逃至此处……”

    他三言两语道出原委,只想消除误会。

    而曾经的一方至尊,如今放下身段,与一个筑基小辈好言分说,真是难为了他。

    甘水子见师尊受屈,也忘了此前的不快,愤愤道:“哼,无咎他人在何处,便说甘水子前来寻他,倘若要杀要剐,随他!”

    “玄明岛的梁丘子?”

    韦某人冲着四周的银甲壮汉们摆了摆手,然后打量着梁丘子师徒,狐疑道:“既然如此,有关无先生的兄弟,你又知晓几人?”

    梁丘子如实答道:“无咎离开玄明岛之时,曾有两个同伴,一个叫作姜玄,一个叫作班华子。除此之外,老朽一无所知!”

    “没错了!”

    韦某人点了点头,道:“我从姜玄口中听说过梁前辈的大名,只可惜班华子早已道陨。而无先生的相貌俊秀,修为高强,能说会骗……不,能说会道,惹得女子喜欢追来,再也寻常不过!”

    他冲着甘水子上下打量,笑容暧昧。

    甘水子的脸色顿时红了,囧道:“你闭嘴……”

    韦某人却是呵呵一乐,继续说道:“而无先生的兄弟,不只有姜玄与班华子二人!”他又拍着胸脯,得意道:“本人韦合与诸位大哥,均是无先生的兄弟!而眼下的月鹿谷,由我当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韦合道友,无咎他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已多年不见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,移步说话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