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四十五章 欺负人啊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全能户花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峡谷中,轰隆隆的响声,折腾半宿。

    黎明时分,峡谷北侧的峭壁下,多了四个山洞,一大三小,分别是韦合与他的诸位大哥,以及梁丘子、甘水子、汤哥的洞府。

    梁丘子,也没闲着,带着两个小辈,帮着韦合开辟洞府。因为月族的汉子,虽然力大无穷,却难以驱使飞剑,开山劈石并不容易。此外,他对于韦合,也渐渐有了好感,帮衬一二,也算是应有之义。

    一个筑基小辈,能够遇事不乱,指挥若定,且颇为仗义而勇于担当,足以让人高看一眼。也由此可见,某人先生的调教有方!

    而穆源劝说不得,也阻拦不得,摇了摇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当旭日升起,天色大亮,广山带着兄弟们,进入山洞歇息。而梁丘子与甘水子、汤哥,继续在各个洞口布设禁制。

    韦合则是来回查看,乐得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自从韦春花、姜玄外出之后,广山与兄弟们不善言辞,且又忙着修炼,便只有他独自守着月鹿谷。穆源虽然每个月一趟,送来吃食,却更像是例行公事,显得颇为生分。他也懒得攀交,只等着无先生与师伯的早日回转。

    谁料无先生与师伯尚未现身,却遇上了无先生的好友。突然多了三位帮手,且其中的梁丘子还是地仙的高人,顿时让他底气十足,也觉得枯燥的日子有了盼头。

    须臾,禁制布设完毕。

    汤哥则是搬来几块石头摆在洞前,当作石桌石凳,又顺手采撷一束野花,送给了甘水子。甘水子见野花清香,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穆源回来了。他的身后,多了一位脸色阴沉的老者。

    梁丘子站在洞府门前,拈须观望。

    峡谷足有数十丈宽,对面便是昨晚穆源所说的洞府,依旧是洞门大开,显得神秘莫测。峡谷的左侧,是瀑布深潭。峡谷的右侧,便是所谓的银石谷。

    “哎呦,穆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拿着禁牌,正在尝试洞口的禁制,忽见有人到来,嚷嚷着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韦合,缘何抗命不遵?”

    穆源与老者落地。穆源闪到一旁,老者却出声叱呵——

    “你擅自与外人来往,也就罢了,而老夫辛苦开凿的洞府,却被你弃之不用。如此疑神疑鬼,难道老夫还会坑害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长老息怒!”

    韦合摇头笑着,辩解道:“并非晚辈多疑,而是广山大哥率性所为。何况人数众多,不妨另行开辟洞府。而这位梁丘前辈亦非外人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玄明岛梁丘子,多有打扰!”

    梁丘子上前两步,拱手致意。甘水子与汤哥,也跟着见礼。

    “本人与无咎,结缘于飞卢海,乃是患难的故交,此番携小徒云游至此,适逢妖人冒充无咎,企图栽赃嫁祸,便予以揭穿,随后躲入月鹿谷,恰遇韦合小友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虽有隐瞒,却也没说瞎话。且不管他与无咎,有过怎样的恩怨,至少在地下蟾宫之中,曾经一同冒险,有过患难之情。

    “本人穆丁,曾为无咎的师门长辈!”

    穆长老依旧是沉着脸,淡淡分说道:“无咎让他的一群随从前来投奔,而他本人却下落不明。本人只得替他照看,并严加看管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不便多说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既为师门长辈,代替弟子照看他的随从,倒也无可指责。

    谁料穆丁的话音未落,便听韦合嚷嚷道:“哎、穆长老,我与诸位大哥,何时要你看管?”

    “哼,我乃无咎的长辈,也同样是你的长辈,你敢目无尊长,以下犯上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尔等投奔以来,我悉心关照,真诚相待。你一个小辈,却妄自猜疑,不服管教。也罢,你大可离去。而离去之前,留下字据,言明以后的生死祸福,皆由你一手造成,与我穆丁无关,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若离去,师伯与先生找来,如何相见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若留下,便要服从管教!”

    韦合起初还是满不在乎,有恃无恐,而真要带着众人离去,他根本不知道应该去往何方。何况师伯曾有叮嘱,命他安心等候,切莫招惹是非,倘若与穆丁闹翻了,岂不是有负所托?

    而一方气馁,另一方气盛。

    韦合暗暗不忿,却听穆丁又道:“你既然另辟洞府,暂且作罢,以后不得擅作主张,十二银甲卫何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待作甚……?”

    “探望一二!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闪开!”

    穆丁抬手一挥,逼得韦合连连后退。他“啪”的抄起双手,直奔最大的一个山洞走去。韦合阻拦不及,只得随后跟着,抓耳挠腮,很是气急败坏的模样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到了洞口。

    穆丁见洞内坐着十二个壮汉,他停下脚步,阴沉的脸上竟然露出笑容,和颜悦色道:“无咎不在此地,我便是诸位的长辈。这丹药与功法,皆有助于修为的提升,且拿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手上多了几瓶丹药与几枚玉简。

    而十二个壮汉,依然坐在原地,虽然冲着洞口张望,却无人站起,也无人应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韦合禁不住呵呵一笑,长长吐出一口闷气。

    穆丁微微皱眉,道:“诸位且安心修炼,但有所需,告知穆源,他自会酌情处置。不过,没有我的吩咐,切勿擅自行事!”他将丹药与玉简放在地上,转过身来,脸上已没了笑容,冲着梁丘子微微点头,然后踏空而去。

    穆源则是走向对面的山洞,旋即失去身影,应该是遵循吩咐,就此驻守银石谷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峡谷中只剩下四人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韦合突然火气爆发,抬起一脚。地上的丹药瓶子与玉简,被他踢出去几丈远。

    梁丘子摆了摆手,劝说道:“小友,稍安勿躁——”

    韦合虽然脸上笑呵呵,而心里的憋屈,只有他自己知道,此时没了顾忌,忍不住嚷嚷道:“梁丘前辈,你且说说公道话。你我一行十数人,仅安置一间洞府,且禁制重重,谁敢贸然入住啊?而穆丁长老,又是丹药,又是功法,又让穆源监管,他究竟所欲何为?什么叫没有他的吩咐,切勿擅自行事?有我韦合在此,他休想得逞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友,慎言!”

    梁丘子回头一瞥,抬手打出几道禁制封住四周。

    “师姐,借步说话,有关修炼,讨教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汤哥极为善解人意,便要回避。而甘水子本不想理会,听到“讨教”二字,只得点头答应,随他走入山洞。

    而梁丘子则是坐在洞门前的石头上,招手道:“寄人篱下,忍他一时又如何!”

    “前辈,穆长老欺负人啊!”

    韦合发泄了怒火之后,竟又转身捡起丹药、玉简,理所当然道:“总不能便宜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拈须微笑。

    从昨日,至今早,连番遭遇变故,他起初或有猜疑,如今算是明白了大致的原委。

    应该是韦合的师伯,带着一群月族的汉子,按照约定,来到月鹿山寻找穆源。因为姜玄与班华子,乃是无咎的好友,先行抵达卢洲,便是投奔穆源而来。谁料穆源的背后,另有高人,也使得彼此的相处,少了默契与融洽。而关键在于,无咎的下落不明。韦合的师伯,察觉处境艰难,便外出找寻无咎,于是月鹿谷只剩下了韦合与一群莽汉。韦合倒也罢了,关键是月族的汉子,皆堪比地仙的强大存在,若能将其收归己用,足以傲视群雄而称霸一方。试想,飞卢海的高手聚集起来,也不是那十二银甲卫的对手啊。穆丁长老的用意,似乎已是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不过,他梁丘子,云游至此,乃是客人,即使目睹韦合与穆丁发生争执,也不便插手过问。而暗中劝说,稍加指点,倒也附和他自称无咎好友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韦合,令师伯返回之前,尚须忍耐。即使受些委屈,也是在所难免!”

    “前辈,师伯已外出半年有余,始终没有音讯,而你也见了,穆长老他欺负人啊!”

    韦合走过来,坐在石头上。梁丘子乃是先生的好友,且颇有长者风范。他亲近之余,便也无话不谈。

    “呵呵,穆长老也是关心情切,不必计较,却不知他是哪一家仙门的长老呢?”

    “贺州的星海宗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是说,贺州的星海宗早已没了?”

    “星海宗的弟子尚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恍然点头,沉吟道:“韦合,你有没有想过,倘若穆长老突然声称,无咎、无先生,以及另师伯,均在海外,命你带着银甲卫前去汇合,你又该怎样?”

    韦合犹自抓着玉简查看,自觉捡了便宜,红润的脸上露出笑容,随声道:“还能怎样,当然去找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摇了摇头,叹道:“若真如此,银甲卫便将成为他人鹰犬!”

    “有我韦合在此,绝不让诸位大哥受人摆布!”

    “倘若无先生与另师伯,遭人陷害,亟待解救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,真没想到,前辈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大吃一惊,抬起头来。只见梁丘子拈着胡须,苦笑道:“或许见多了利害相争,但愿是我多想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有话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“当务之急,还是找到无咎的下落!他才是银甲卫的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穆源对我守口如瓶,我也分身法术而无从打听啊。前辈,你乃我家先生的好友,切莫袖手旁观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且容老朽斟酌一二……”天刑纪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