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四十八章 碧水之崖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、林彦喜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戊名扑向灵儿,便如猛虎扑向羔羊。

    凶猛,无情。

    谁料水花四溅,湖面之上,突然蹿起一道青色龙影,来势快如闪电。尤其那一声熟悉的叱呵,更是惊人。

    戊名察觉不妙,刚想躲避,却见光芒闪烁,一股诡异的法力束缚而来,四周顿如结界而禁制重重,随即他整个人已是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一道剑光霍然而下。丈余长的剑芒,没有风声,却拖曳着淡淡的剑影,有紫、有青、有白、有黄、有红、有金。六道剑影,六道剑芒,六道杀气,倏然合一,猛然穿过禁制,迸发出耀眼的闪亮,“喀喇”击碎护体凌厉,旋即又从他的肩胛、胸口劈下,顺势摧毁气海,碾碎元神。久经淬炼的肉身,猛的炸开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轰鸣炸响,血肉横飞。

    一位地仙高手,就此身陨道消。

    紧接龙影消失,碧水崖前的半空中,冒出一道人影,衣袖飘飘,乱发披肩,星眸含煞。竟是无咎,手中抓着一道六色闪烁的剑光,许是后怕不已,啐道:“呸,真是凶险,可恶的老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着实后怕,倘若晚来一步,或稍有差池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剑光,又抱怨道:“灵儿,你为何傻站着,凭你的本事,应该能够逃脱啊!”

    几丈之外,灵儿兀自怔怔悬空,看着碧水湖面上的片片血污,还有突如其来的某人,她咬着嘴唇,眼圈微红而泪光盈盈。当她举起手中的一枚玉符,想要表明她的绝望与无奈,却又欲言又止,两滴泪珠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是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踏空而行,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“我闭关之时,在洞外留下一缕神识,也幸亏你寻来,被我及时发觉。你也知道啊,我这人好奇心重,便遁入水中跟随,果不其然……”

    正如所说,他好奇心重。而好奇之外,更多的还是一分隐隐的担忧与猜疑。早在翼翔山庄的时候,戊名明明认出了他,却佯作不知、处处刁难,便让他有了疑心。只因灵儿的缘故,他并未计较。如今赶到碧水崖,戊名再次阻拦灵儿与他相见。他索性暗中尾随,一是想要弄清楚碧水崖在什么地方,再一个,便是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浪花翻涌,湖面上冒出一道人影,旋即摇摇晃晃着破水而出,却脸色蜡黄,衣衫破碎,情形狼狈……

    无咎意外道:“韦兄,命大啊……”

    是韦尚,竟然没死。

    “咳咳,幸无大碍……”

    韦尚踏空而立,喘着粗气,摇头叹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戊名他……惭愧啊!灵儿,你是否无恙?”

    灵儿没有吭声,又是两滴泪珠过眶而出。许是悲伤绝望之后的乍惊乍喜,让她难以面对,也感慨莫名,唯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“咦,莫非风大眯眼,竟泪水涟涟?”

    无咎转过身来,低头端详。而他话音未落,灵儿突然“噗”的一声,竟是破涕而笑,挥拳砸来——

    “幸亏师兄没有大碍,否则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无咎站着没动,也不躲闪,而看着灵儿梨花带雨的笑容,他咧嘴一乐:“嗯,无事便好,方才的样子,好不吓人!”

    灵儿的拳头刚要砸中他的胸口,又倏然收回,冲他瞪起双眼。

    “咦,我送你的玉冠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心里发虚,不敢辩解,慌忙将乱发挽成发髻,又摸出玉冠扣在头顶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灵儿无暇追究,哼了一声,转而迎向韦尚,关切道: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悄悄松了口气,暗忖道,这丫头一会流泪、一会儿笑,转眼又凶巴巴,真是叫人头疼。

    韦尚摸出几粒丹药扔进嘴里,缓了口气,依然内疚,自责道:“与戊名相交多年,他竟然冲我下手,全无防备啊……若他随后追杀,断难逃脱……如今伤势无碍,将养几日便可无妨……所幸师妹无恙,否则我有何颜面存活于世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此处,拱起双手:“无咎兄弟,此前多有猜疑,着实惭愧,且受我一拜!”

    若说后怕,韦尚远甚于无咎。如今已是化险为夷,却依旧让他余悸难消。尤其是戊名的背叛,让他又是惭愧又是自责。

    “韦兄,这是何必呢!”

    无咎摆了摆手,安慰道:“戊名只顾害人,被我偷袭得手,否则以他修为之强,想要杀他并不容易!”

    韦尚点了点头,道:“此人当杀,否则遗患无穷!”

    灵儿隐去泪水,渐渐恢复常态,而提起戊名,还是让她难以面对。她叹息道:“唉,戊名守护灵儿至今,也是难为了他,奈何私欲作祟,最终误入歧途!”

    无咎早已见惯了人性的丑恶,对于戊名的背叛,他并未放在心上,何况人死了,便也不必追究。他收起剑光,低头张望。

    百丈峭壁的湖面上,漩涡仍在,一石门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碧水崖,令尊的洞府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灵儿,莫再耽搁!”

    无咎的问话,使得韦尚与灵儿从惊变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韦尚出声提醒,以免再次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灵儿点头答应,示意道:“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往下落去。

    而无咎稍作迟疑,摇了摇头,甩着大袖,踏风往上。

    “无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,缘何离去?”

    “谁让我是外人呢,且去峰顶等候!”

    “灵儿,无兄弟是为避嫌呢!”

    “无咎……我回头找你算账!”

    无咎却是头也不回,继续往上飞去。转瞬之间,人在峰顶。他找了块平坦的地方盘膝坐下,然后伸手托腮而悠悠远望。

    他等到今日,便像是想要踏入冰禅子的洞府,找到冰禅子留下的天书信物,以便从中获悉神洲的封禁之谜与玉神殿的阴谋诡计。而洞府的大门就在脚下,他却选择了回避。他知道灵儿不会将他当成外人,同样也知道灵儿的艰辛与不易。与其说是避嫌,倒不如说是回避悲伤……

    此时,灵儿与韦尚,已循着漩涡中的石门,踏入到一条黑暗的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山洞有着一人多高,四五尺宽,斜直往下,渐去渐低。

    二、三十余丈之后,四周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两人放缓了脚步。

    置身所在,乃是一个数十丈方圆的洞穴,而上下四方均为青色的玉石,并有湖光天色穿过玉石透映而来,使得偌大的所在,笼罩在青色的光芒之中。而青芒又微微摇晃,便彷如翠光闪烁,又好似海波涟漪,煞是旖旎梦幻而神奇非凡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整座碧水崖的山峰,便是一座巨大的青色玉石。而巧夺天工的洞穴,则是开辟于地下的玉石之间。

    “师尊的碧水宫,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是头回来到此地……”

    韦尚观望之余,发出由衷的赞叹。

    灵儿则是往前走去,神情透着凝重。

    洞穴的当间,乃是三尺多高,两丈方圆的青玉石榻,许是嵌有灵石,散发着淡淡的灵气。光洁如镜的石榻上,摆放着一个紫木的小几。木几上,摆放着两枚玉简,与一个禁制封裹的玉瓶。

    青玉石榻的另一侧,乃是一块丈余大小的玉屏。玉屏上刻有人物山水,俨然便是田园的景象。

    而看向玉屏的瞬间,灵儿顿时双眸怔怔,泪水无声滑落脸颊。

    只见玉屏刻画的山水之中,站着一位男子,年纪半百,低头含笑,神态慈祥。在他的身旁,坐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,怀中抱着两个婴儿,也是含笑端详的模样。那不正是爹爹、娘亲,还有仙儿与灵儿吗,一家人相处的真实写照……

    灵儿挪动脚步,双膝跪地,深深叩首,悲伤难抑。她娇小的身子,又是一阵颤抖。

    韦尚也看到了玉屏上的画像,咬着牙关喘着粗气,随后跪倒在地,重重磕了几个头。然后他艰难爬起,趋近两步,低声劝道:“灵儿……”而话没说完,他猛然扭过头去,已是眼圈发红,狠狠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而灵儿已是缓缓站起身来,伸手擦拭着面颊。她走到青玉石榻前,将木几上的玉简拿在手中。两枚玉简,一个残缺不全,拓印着两行字符,很是晦涩难懂;一个乃是功法,名为“九转玄丹术”。功法之中,还有她爹冰禅子的叮嘱,或遗嘱。

    “……灵儿,你虽根骨天成,却修炼不足,境界欠缺,日后难免重蹈你娘亲与仙儿的覆辙……为父便创下‘九转玄丹术’,并炼制了九转玄丹。你只须修炼口诀,吞服丹药,便可获得为父七成的修为与境界,若能帮你渡过难关,也算弥补了当年的遗憾……怎奈玉神殿召唤,匆匆动身之际,放心不下,于此留下几句话……元会当临,天劫注定,且寻蟾宫,九死一生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放下玉简,默然失神。片刻之后,她拿起玉瓶,打开禁制,瓶中呈现出九粒金色的丹丸。她咬着嘴唇,似乎有些迟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有师兄在洞外护法,灵儿只管闭关修炼。在得到师尊的传承之前,你不得走出碧水宫半步!”

    韦尚丢下一句话,转身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,且慢——”

    灵儿捡起木几上的残缺玉简,示意道:“此物或与天书有关,哦……”她突然想起了什么,又从纳物戒子中取出一张兽皮,分说道:“此物来自翼翔山庄,尾介子的洞府,却用处不明,一并交由无咎查看!”

    “他若离去……”

    ”……聚散有缘!”天刑纪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