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五十章 我是妖人

时间:2018-04-25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书友、甜甜布朗尼、xunshuai8z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青天白云之间,一道淡淡的金芒飞驰而过。

    去势之快,瞬息千里。

    须臾,已是万里之外。

    金芒急转直下,落在一座山谷之中,旋即现出一个小人儿,仅有存余长短,光着屁股,眉目灵动,威势横溢,手里抓着纳物戒子与紫色小剑。见四周没有异常,他突然光芒爆闪,个头猛涨,随之模样大变,并顺手将戒子套上手指,张口吞了紫色小剑,又抓出长衫、靴子而瞬间束扎妥当。

    山谷之中,就此多了个青壮汉子,只见他乱发披肩,留着短须,相貌寻常,却散发着地仙的修为,显然是位仙道中的高手。

    这是无咎的元神分身。

    而分身来自本尊,元神互为一体,修炼也不分彼此,可以说他是另外一个无咎。

    当本尊前去搭救灵儿,他留在洞府继续修炼。吸纳了上千块五色石之后,他如今的修为已是地仙二层,使得本尊也随之水涨船高,抵达地仙四层的境界。只因本尊要为灵儿护法,便由他外出寻找韦春花。而他虽非本尊,却有着本尊同样的强悍。

    元神之体,轻灵多变,施展神通,威力或将更胜一筹。尤其是来自本尊参悟的“飞魂”之术,略有小成,由他施展,瞬息千里,便是与飞仙高人相比亦不遑多让。此外,他又从本尊的手里,拿来一个纳物戒子,与九星神剑之狼剑。可谓能打能逃,足以让他纵横一时。

    不过,此去只为找人。但有意外,即刻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无咎的元神分身易容之后,又上下打量而以免露出破绽。当他看向右手,神色微动。随着法力运转,他的掌心浮现出一点白色的星芒。

    月光之印?

    而本尊的月光之印,乃是黑白相加的圆月印记。分身却截然不同,所呈现的仅有一点星芒。

    为何彼此不同呢?

    元神分身,姑且称之为无咎,他懒得多想,踏空而起,身影闪烁,冲天飞去……

    又一个清晨。

    一道若有若无的人影,出现在朦胧的晨色之中。

    是个青壮汉子,出现的无声无息,好像是鬼魅的幻影,踏着残夜而来。尤其他刚刚还在半天之上,转瞬已到了山谷之中。可见他的飞魂遁术,已渐趋娴熟自如。

    无咎,或者说,无咎的元神分身。他仅在昼间稍作歇息,余下的时候均在赶路。许是元神之体,与鬼族的魂体相仿,接连不断的施展飞魂术,并未让他感到过于疲倦。

    据图简所示,这个山谷的西侧,有个上百户人家的村镇,便是田玄镇。一个月前,灵儿途经此地,遇见韦春花,而时至今日,韦春花或许早已远去。纵然如此,也该前来查看一二。若能找到那个老婆子,应为意外之喜。若是扑了个空,再慢慢找寻也不迟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田玄镇?”

    无咎尚未落地,便惊讶了一声。

    山谷西侧的山坡,果然有房舍错落,街道纵横,却墙倒屋塌,满目的荒凉。且神识所见,没有半个人影,唯晨雾惨淡,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无咎踏空往前,又来回盘旋,片刻之后,他落在无人的街道之上。

    街道两旁的店铺虽然倒塌过半,而从门匾的字迹看去,正是田玄镇。小小的镇子,显然遭遇了一场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个店铺,倒是完好无损,门户大开,门前还摆放着木桌与酒坛子,应该是家酒肆,却不见掌柜与伙计。

    无咎走了过去,抓起一个酒坛子,拍开泥封,嗅了嗅,尝了一口。酒水的味道尚可。他“咕嘟咕嘟”便是一阵猛灌,一坛酒眨眼见底。过罢酒瘾,扔了空坛子,又将摆在门外的几坛酒收入囊中,然后抬脚走进铺子。铺子里的存酒,再次被他一扫而空。而他仍未作罢,穿过店堂,来到后院,直奔酒窖走去。

    难得遇见没有主人的酒肆,自然要搜刮一番。

    酒窖便在后院,木门敞开。循着台阶往下,浓重的酒香扑鼻而来。丈余深的酒窖之中,果然摆放着数十个酒坛子。

    无咎挥袖一甩,再次将窖藏的酒坛子收归己有,而转过身来,又微微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地窖的角落里,趴伏着一具尸骸,老者模样,全身干瘪,或为酒肆的主人。看他的样子,应该死了一段时日,未能躲过杀身之劫,最终遭致吞噬精血而亡命于此。

    无咎伸手弹出火光,焚了老者的尸骸。而他刚刚走出酒窖,突然隐去了身形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有人影从天而降,“砰、砰”落在院中,竟是两个高大的壮汉。

    “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酒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应该是为了美酒而来,落地之后,便忙着寻找起来。而转了一圈,只找到了两坛残酒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定是鬼族所为,抢走了美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族不饮酒,也不稀罕灵脉!”

    “而你我兄弟寻觅多时,收获甚微,地下的灵石,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灵脉贫瘠,也是难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鬼族捡了便宜,却让妖族善后,阿杰,你我走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猛,有人气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没有找到美酒,大失所望,发着牢骚,便要离去。而毕竟是高手,神识强大,突然有所发现,急忙扯出铁棒而双双喊叫一声——

    “何人在此……”

    所在的院落,仅有数丈方圆,杀气所致,烟尘四起,便是角落里的一株老树也跟着微微摇晃。而不过瞬间,摇晃的树冠中,冒出一个青壮男子,旋即“扑通”坠地,一边举着酒坛子示意,一边满不在乎道:“嘿,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修士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壮汉不敢怠慢,旋即摆出围攻的阵势。

    “修士?”

    无咎既然显现真形,便没有想着动手。不过,当他听到“修士”二字,他的身上突然散发出诡异的威势。

    “咦,妖气……?”

    “妖族同道……?”

    两个壮汉很是意外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是连连点头,肯定道:“没错啊,我是妖人!”

    “妖人?乃是修士的蔑称。而我兄弟,乃是六阶妖仙!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,莫非有诈?”

    “既为妖族中人,缘何在万圣岛没有见过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站着莫动,否则我兄弟不客气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壮汉极为谨慎,叱问之际,依旧举着铁棒,狠狠瞪着双眼。

    “两位,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无咎只得老老实实站在树下,辩解道:“我乃卢洲本土的妖族,算是万圣岛的旁支。恰逢妖族日渐强盛,便慕名而来!。”他又拍着胸脯,反问道:“我若不是妖人……妖仙,何来的妖气?”

    “嗯,你身上的妖气倒是不假,我兄弟最为熟悉!”

    “万圣岛的旁支?祖师倒是说过,万圣岛之外,亦有妖族的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壮汉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而无咎则是抓出两坛酒扔了过去,亲切笑道:“天下的妖族是一家,嘿嘿!”

    两个壮汉接过酒坛,忍不住垂涎三尺,忙拍碎泥封,举着坛子猛灌起来。待酒水下肚,疑心渐消,两人收起铁棒,露出笑脸寒暄道——

    “我是阿猛,兄弟如何称呼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阿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天虎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虎兄弟,你的名号与妖族不符!”

    “嗯,着实难听!”

    无咎再次抓出两坛酒,好奇道:“兄弟孤陋寡闻,还请两位多多指教!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是见酒开怀,抢过酒坛子又是一番痛饮。少顷,这才心满意足的哈哈一乐,各自分说道——

    “天虎兄弟如此爽快,倒是与我妖族中人的性情相仿。而实不相瞒,我妖族中的妖仙,道号颇为讲究,以免遭到修士的鄙视。便如黑虎族的高乾,寓意云霄高阔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猛,寓意勇猛,阿杰,则寓意妖中之杰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兄弟却取名天虎,若被高乾知晓,他岂能容你强压一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规矩多啊!两位不妨唤我阿天,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假冒妖人,也是临时起意,随口给自己改了称呼,不解又问:“以妖族之盛,又怎会在乎修士的看法呢?”

    “哼,兄弟有所不知,修士虽为蝼蚁,却强者无数,否则我妖族亦不会遭受欺压至今……”

    “祖师有言,万物混同,万生平等,人、妖并无两样。我妖族定要玉神殿俯首称臣,定要成为天下万灵之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真是好大的志向!”

    无咎显得愈发兴奋,跃跃欲试道:“两位兄弟,能否带着我闯荡一二!”

    “你要拜入万圣岛?”

    “再拿两坛酒来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修士混入妖族,纯属异想天开。谁料阿猛与阿杰竟然一口答应下来,而代价仅为两坛酒的贿赂。

    无咎不作迟疑,又是几坛酒出手。

    “自家兄弟,不必见外!”

    而阿猛与阿杰收了美酒之后,似乎又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“阿天,你的族人何在?”

    “何不带我兄弟前去,劝说你的族人一同拜入万圣岛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妖人,虽为粗莽之辈,却也不失*精明,竟然帮着妖族招揽高手。或者说,亦有试探之意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无咎坦然一笑,敷衍道:“我的族人居住在海外,奈何路途遥远啊!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倒是好说话,不再计较,踏空而起,召唤道——

    “阿天兄弟,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往何处?”

    “鬼族又扫荡了几个镇子,你我兄弟且去善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来了……”天刑纪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