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五十一章 妖鬼猖獗

时间:2018-04-26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鬼族扫荡集镇,吞噬生魂,炼制鬼尸,要的只是人命。而妖族的善后,则是劫掠财物,盗掘灵脉,然后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两家狼狈为奸。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,便是奉命善后,奔波于各个集镇之间,干着最为龌龊的勾当。

    而如今两个家伙,多了一个帮手。以无咎的话说来,这叫卑鄙三人行。

    是够卑鄙!

    妖族,趁火打劫也就罢了,却与鬼族联手荼毒四方,当真可恶。

    不过,田玄镇已毁,又不见韦春花的踪影,既然遇到了两个妖人,不妨顺便打听妖族与鬼族的动向。而参悟了《万圣诀》,修炼了《化妖术》之后,只须功法逆转,假冒妖人并非难事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,三人踏空而行,一路上说笑不断,俨然便如相识恨晚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,吹嘘着妖族的强大,无咎则是趁机恭维,并借口讨教而打探虚实。

    从两个家伙口中得知,妖族连番遭到重创,如今仅有三十多位妖仙高手,便三五成群分散开来,四处劫掠财物、盗掘灵脉,搜刮修炼的功法。依着祖师的交代,妖族的人数太少,尚不足与玉神殿抗衡,且与鬼族联手,捞取足够的好处,来日但有不测,或将返回万圣岛。而万圣岛尚有成千上万的族人,假以时日,卷土重来,定然能够横扫整个卢洲。

    祖师,也就是万圣子,倒是一位深谋远虑的人物。他是想让鬼族与玉神殿发生冲突,以便他浑水摸鱼而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当然,阿猛与阿杰,提到了妖族的仇人,他叫无咎,抢走了妖族的至尊法典,《万圣诀》。

    且记住了,一个年轻人,他叫无咎,与妖族有着不共戴天之仇!

    而两人也提到了鬼族,据说,鬼族的人数众多,足有一百多位鬼巫高手,却同样害怕玉神殿的围剿,于是分散在卢洲各地,不断的毁灭村镇,吞噬生魂,炼制鬼尸。如此一来,鬼族渐趋壮大。

    至于妖族的祖师,又在何处?祖师万圣子,与鬼族的巫老鬼赤,均为真正的高人,于暗中掌控大势,不会轻易现身,也不必多问……

    “前方便是冉家村——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错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黄昏时分,三人放缓去势,稍加查看,往下落去。

    此地距田玄镇,足有三千多里。而下方的山谷中,果然有个村落,却死气弥漫,阴风阵阵。

    “没有活人啊?”

    “哈哈,鬼族经过之地,寸草不生,又怎会见到活人!”

    三人落在村口,只觉得阴风蚀骨,血腥呛鼻,均是禁不住打个哆嗦。

    村子是见不到活人,却遍地的死尸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皆形状狰狞,很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村口的老树下,便躺着几具干瘪的尸骸。

    无咎趋近几步,皱眉道:“精血全无,吞噬而亡,最多不过七日……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倒是见怪不怪,出声催促道——

    “两、三百个死人呢,均要烧了,再要查找灵脉,今晚休想歇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兄弟,你初来乍到,理当识趣,不得懒惰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

    无咎点头答应,却又疑惑道:“鬼族在此作恶,两位怎会及时赶来呢,莫非提前有人告知……?”

    “在此作恶?所言差矣,鬼族不过是杀了一群蝼蚁般的凡人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妖族行事,自有规矩,阿天兄弟,不必多问……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不再多说,离地往前飞去。

    黄昏笼罩的村落,顿时火光四起。尸骸不是被烧了,便是扔入水井埋了。

    无咎也只得弹出火焰,帮着焚烧尸骸……

    须臾,尸骸已被焚烧殆尽。

    夜色降临,夜风中依然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味。

    村落当间的空地北端,有座毁坏的庄院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空地上,虽神色如常,却依然皱着眉头,眼光中多了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冉家,倒是所藏颇丰啊!”

    “既为修仙世家,地下当有灵脉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笑声响起,庄院中冲出两道人影,是阿猛、阿杰,应该有所收获,均是喜笑颜开的模样。

    无咎举手致意,乐道:“灵脉啊,带上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,你且就地等候!”

    “等我二人归来,切莫擅自行事……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,竟不容分说,命无咎就地等候,他二人则是闪身遁向地下,转瞬之间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无咎始料不及,怔怔无语。

    他冒充妖人的另一个用意,便是想要得到更多的五色石。而如今有了好处,却被那两个家伙给抛到一旁而只能就地等候。

    “我呸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默然片刻,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那两个家伙虽为妖人,却有着兽性的精明,如此小心提防,显然是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而不管怎地,等着便是,既然有人帮着采掘灵石,又何乐而不为呢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院落门前的台阶上,稍稍打量,挥袖拂去尘土,然后撩起衣摆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天上无月,夜色阴沉。四周依然充斥着血腥的死气,闻之作呕而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无咎抬起手来,想要挥去难闻的气味,旋即又叹息作罢,顺势抓出一个酒坛子。

    拍开泥封,灌了口酒。

    而酒水之中,似乎多了一丝苦涩……

    无咎忍耐不住,猛的将酒坛扔了出去。“喀嚓”声响,酒坛摔得粉碎,迸溅的酒水随风飘散,而那熟悉的酒香中,亦仿佛多一丝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哼!原本一个安静的村落,数百人命,便这么没了。而又该多少村镇,在遭受着同样的厄运!

    那些无辜的妇孺老幼,何至于惨遭灭绝之灾?

    而妖族与鬼族,打着报仇的旗号,借口逼迫玉神殿交出天书,便可为所欲为而无法无天?

    玉神殿,既然统辖四方,且高手如云,为何坐视鬼族、妖族猖獗,而迟迟不能有效应对?难道也是因为我无咎的缘故,或许想要我无咎与鬼族、妖族打得不可开交,再最终出手而坐收渔人之利?而数以万千的人命啊,便这么惨遭蹂躏……

    无咎独自坐在石阶上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只觉得神洲混乱,难以生存,便向往着域外的天地,有着无穷的好奇与期待。而如今置身域外,处境更加艰难。是天地不够广阔,还是机缘有所欠缺?或许是人性私欲的不加束缚,酿成这混乱的一切。却又意外参与其中,叫人该当如何呢?

    无咎默默坐着,眉宇间时而萦绕着凛然之气,时而闪动着妖邪之色,时而又焕发着莫名的杀机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长夜过去。

    却不见朝霞,也不见旭日,乌云笼罩四方,绵绵的细雨飘落而下。

    正当四月,一场春雨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无咎独坐了一宿,也郁闷了一宿,忽见春雨降临,禁不住站起身来而长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平地蹿出两道人影。

    “哈哈!此番的收获,远胜从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忙活了数个时辰,有些倦了……”

    是阿猛与阿杰,在地下盗掘灵脉,应该满载而归,皆是满脸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嘿,两位兄弟辛苦啊,掘得几多灵石,能否分享一二?”

    无咎也是欣喜的样子,拱手相迎。

    “阿天,倒也听话啊!”

    “至于几块灵石,与你无关。且就地歇息,哎呀,下雨了——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,见无咎并未离去,也没有异常的举动,甚为满意,各自敷衍一句,便要找个地方歇息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纠缠不放,似笑非笑道:“嘿,灵石怎会与我无关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要凑过去,忽而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远处的半空中,突然出现三道人影,来势极快,显然是三位高手,转瞬已从百里之外,横穿雨雾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并无意外,反而是含笑相迎。

    “高乾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还有阿骨与铁广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来的竟是三位妖人,与阿猛、阿杰极为熟悉。

    而为首的黑脸汉子,便是高乾,他与两位同伴“砰、砰”落地,溅得雨水四起,摆手道:“休得啰嗦,速去飞雀岭,咦……”话音未落,他又惊咦道:“此人是谁,缘何与你二人在一起?”

    无咎尚未出声,面前多了几道高大的身影,透过雨雾看去,一个个彪悍异常而神色不善。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跟着走了过来,分说道——

    “他是天虎,意外相遇,想要拜入万圣岛,便与我兄弟结伴同行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他是卢洲的妖族,属于万圣岛的分支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察觉不妙,急忙摆手道: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,这两个家伙是成心使坏,本人已改名阿天,缘何还称呼天虎呢?

    而他尚未来得及辩解,便听一声大吼——

    “天虎?”

    高乾猛然瞪大双眼,叱道:“老子出身虎族,也不敢自称为天虎,真是好大的口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,本人阿天,见过这位妖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妖哥?”

    “妖兄……高兄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许是无咎的谦让随和,使得高乾的怒气大减。而此人还是不依不饶,逼问道:“卢洲的妖族,万圣岛的旁支,此话从何讲起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无咎摊开双手,原地转了一圈,呈现出六阶妖仙的修为,表明他的妖族身份不假,然后又和颜悦色道:“所谓的旁支,便是远房亲戚喽。只因本人来自海外,与万圣岛有所疏离,改日多多走动,自然亲上加亲!”

    “远房亲戚?海外妖族?哼,来日与你计较!”

    高乾犹自狐疑难消,却无暇追究,催促道:“事不宜迟,你我速速前往飞雀岭……”

    “高兄,由我兄弟善后便可!”

    “不必劳烦高兄大驾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位有所不知,边走边谈——”

    高乾抬手一挥,带着两位同伴踏空而起。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紧随其后,依然好奇不已——

    “高乾,何必这般匆忙?”

    “据说飞雀岭,有家仙门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正想着如何对付高乾的盘问,面前已没了人影。他不作迟疑,急忙随后追了过去。而听着四位妖人的对话,他禁不住暗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飞雀岭的仙门,叫作玄灵门,日前由我冒充无咎,砸了他的山门,杀了他的几位弟子,探出虚实之后,交由鬼族攻打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鬼族受阻,邀请你我兄弟相助?”

    “哈哈,玄灵门的门主,只顾痛恨无咎那个小子,又怎会想到鬼族趁夜偷袭呢,结果惨败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去撞上鬼族,岂不落人口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族已然退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我又何必匆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玄灵门已灭,而门主与一众高手的下落不明。据我查探,飞雀岭下,有禁制存在,或为隐秘的去处。而玄灵门的宝物,或随之藏于地下,却不便为鬼族知晓,于是找你二人相助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我兄弟五人,足以杀了玄灵门的漏网之鱼,断然不让好处旁落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兄弟六人哦,还有我呢……

    鬼族扫荡集镇,吞噬生魂,炼制鬼尸,要的只是人命。而妖族的善后,则是劫掠财物,盗掘灵脉,然后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两家狼狈为奸。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,便是奉命善后,奔波于各个集镇之间,干着最为龌龊的勾当。

    而如今两个家伙,多了一个帮手。以无咎的话说来,这叫卑鄙三人行。

    是够卑鄙!

    妖族,趁火打劫也就罢了,却与鬼族联手荼毒四方,当真可恶。

    不过,田玄镇已毁,又不见韦春花的踪影,既然遇到了两个妖人,不妨顺便打听妖族与鬼族的动向。而参悟了《万圣诀》,修炼了《化妖术》之后,只须功法逆转,假冒妖人并非难事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,三人踏空而行,一路上说笑不断,俨然便如相识恨晚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,吹嘘着妖族的强大,无咎则是趁机恭维,并借口讨教而打探虚实。

    从两个家伙口中得知,妖族连番遭到重创,如今仅有三十多位妖仙高手,便三五成群分散开来,四处劫掠财物、盗掘灵脉,搜刮修炼的功法。依着祖师的交代,妖族的人数太少,尚不足与玉神殿抗衡,且与鬼族联手,捞取足够的好处,来日但有不测,或将返回万圣岛。而万圣岛尚有成千上万的族人,假以时日,卷土重来,定然能够横扫整个卢洲。

    祖师,也就是万圣子,倒是一位深谋远虑的人物。他是想让鬼族与玉神殿发生冲突,以便他浑水摸鱼而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当然,阿猛与阿杰,也提到了妖族的仇人,他叫无咎,抢走了妖族的至尊法典,《万圣诀》。记住了,一个年轻人,他叫无咎,与妖族有着不共戴天之仇!

    而两人也提到了鬼族,据说,鬼族的人数众多,足有一百多位鬼巫高手,却同样害怕玉神殿的围剿,于是分散在卢洲各地,不断的毁灭村镇,吞噬生魂,炼制鬼尸。如此一来,鬼族渐趋壮大。

    至于妖族的祖师,又在何处?祖师万圣子,与鬼族的巫老鬼赤,均为真正的高人,于暗中掌控大势,不会轻易现身,也不必多问……

    “前方便是冉家村——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错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黄昏时分,三人放缓去势,稍加查看,往下落去。

    此地距田玄镇,足有三千多里。而下方的山谷中,果然有个村落,却死气弥漫,阴风阵阵。

    “没有活人啊?”

    “哈哈,鬼族经过之地,寸草不生,又怎会见到活人!”

    三人落在村口,只觉得阴风蚀骨,血腥呛鼻,均是禁不住打个哆嗦。

    村子是见不到活人,却遍地的死尸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皆形状狰狞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村口的老树下,便躺着几具干瘪的尸骸。

    无咎趋近几步,皱眉道:“精血全无,吞噬而亡,最多不过三日……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倒是见怪不怪,出声催促道——

    “两、三百个死人呢,均要烧了,再要查找灵脉,今晚休想歇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兄弟,你初来乍到,理当识趣,不得懒惰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

    无咎点头答应,却又疑惑道:“鬼族在此作恶,两位怎会及时赶来呢,莫非提前有人告知……?”

    “在此作恶?所言差矣,鬼族不过是杀了一群蝼蚁般的凡人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妖族行事,自有规矩,阿天兄弟,不必多问……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不再多说,离地往前飞去。黄昏笼罩的村落,顿时火光四起。尸骸不是被烧了,便是扔入水井埋了。

    无咎也只得弹出火焰,帮着焚烧尸骸……

    须臾,尸骸已被焚烧殆尽。

    夜色降临,夜风中依然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味。

    村落当间的空地北端,有座毁坏的庄院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空地上,虽然神色如常,而皱着眉头,眼光中多了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冉家,倒是所藏颇丰啊!”

    “既为修仙世家,地下当有灵脉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笑声响起,庄院中冲出两道人影,是阿猛、阿杰,应该有所收获,均是喜笑颜开的模样。

    无咎举手致意,乐道:“灵脉啊,带上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,你且就地等候!”

    “等我二人归来,切莫擅自行事……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,竟不容分说,命无咎就地等候,他二人则是闪身遁向地下,转瞬之间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无咎始料不及,怔怔无语。

    他冒充妖人的另一个用意,便是想要得到更多的五色石。而如今有了好处,却被抛到一旁而只能就地等候。

    “我呸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默然片刻,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那两个家伙虽为妖人,却有着兽性的精明,如此小心提防,显然是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而不管怎地,等着便是,既然有人帮着采掘灵石,又何乐而不为呢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院落门前的台阶上,稍稍打量,挥袖拂去尘土,然后撩起衣摆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天上无月,夜色阴沉。四周依然充斥着血腥的死气,闻之作呕而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无咎抬起手来,想要挥去难闻的气味,旋即又叹息作罢,顺势抓出一个酒坛子。

    拍开泥封,灌了口酒。

    而酒水之中,似乎多了一丝苦涩,竟难以下咽……

    无咎忍耐不住,猛的将酒坛扔了出去。“喀嚓”声响,酒坛摔得粉碎,迸溅的酒水随风飘散,而那熟悉的酒香中,亦仿佛多一丝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哼!原本一个安静的村落,数百人命,便这么没了。而又该多少村镇,在遭受着同样的厄运!

    那些无辜的妇孺老幼,何至于惨遭灭绝之灾?

    而妖族与鬼族,打着报仇的旗号,借口逼迫玉神殿交出天书,便可为所欲为而无法无天?

    玉神殿,既然统辖四方,且高手如云,为何坐视鬼族、妖族猖獗,而迟迟不能有效应对?难道也是因为我无咎的缘故,或许想要我无咎与鬼族、妖族打得不可开交,再最终出手而坐收渔人之利?而数以万千的人命啊,便这么惨遭蹂躏……

    无咎独自坐在石阶上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只觉得神洲混乱,难以生存,便向往着域外的天地,有着无穷的好奇与期待。而如今置身域外,处境更加艰难。是天地不够广阔,还是机缘有所欠缺?或许是人性私欲的不加束缚,酿成这混乱的一切。却又意外参与其中,该当如何呢?

    无咎默默坐着,眉宇间时而萦绕着凛然之气,时而闪动着妖邪之色,时而又焕发着莫名的杀机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长夜过去。

    却不见朝霞,也不见旭日,乌云笼罩四方,绵绵的细雨飘落而下。

    正当四月,一场春雨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无咎独坐了一宿,也郁闷了一宿,忽见春雨降临,禁不住站起身来,长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平地蹿出两道人影。

    “哈哈!此番的收获,远胜从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忙活了数个时辰,有些倦了……”

    是阿猛与阿杰,在地下盗掘灵脉,应该满载而归,皆是满脸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嘿,两位兄弟辛苦啊,掘得几多灵石,能否分享一二?”

    无咎也是欣喜的样子,拱手相迎。

    “阿天,倒也听话啊!”

    “至于几块灵石,与你无关。且就地歇息,哎呀,下雨了——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,见无咎并未离去,也没有异常的举动,甚为满意,各自敷衍一句,便要找个地方歇息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纠缠不放,似笑非笑道:“嘿,灵石怎会与我无关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要凑过去,忽而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远处的半空中,突然出现三道人影,来势极快,显然是三位高手,转瞬已从百里之外,横穿雨雾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并无意外,反而是含笑相迎。

    “高乾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还有阿骨与铁广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来的竟是三位妖人,与阿猛、阿杰极为熟悉。

    而为首的黑脸汉子,便是高乾,他与两位同伴“砰、砰”落地,溅得雨水四起,摆手道:“休得啰嗦,速去飞雀岭,咦……”话音未落,他又惊咦道:“此人是谁,缘何与你二人在一起?”

    无咎尚未出声,面前多了几道高大的身影,透过雨雾看去,一个个彪悍异常而神色不善。

    而阿猛与阿杰也跟着走了过来,分说道——

    “他是天虎,意外相遇,想要拜入万圣岛,便与我兄弟结伴同行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他是卢洲的妖族,属于万圣岛的分支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察觉不妙,急忙摆手道: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,这两个家伙是成心使坏,本人已改名阿天,缘何还称呼天虎呢?

    而他尚未来得及辩解,便听一声大吼——

    “天虎?”

    高乾猛然瞪大双眼,叱道:“老子出身虎族,也不敢自称为天虎,真是好大的口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,本人阿天,见过这位妖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妖哥?”

    “妖兄……高兄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许是无咎的隐忍谦让,使得高乾的怒气大减。而此人还是不依不饶,逼问道:“卢洲的妖族,万圣岛的旁支,此话从何讲起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无咎摊开双手,原地转了一圈,呈现出六阶妖仙的修为,表明他的妖族身份不假,然后又和颜悦色道:“所谓的旁支,便是远房亲戚喽。只因本人来自海外,与万圣岛有所疏离,改日多多走动,自然亲上加亲!”

    “远房亲戚?海外妖族?哼,来日与你计较!”

    高乾犹自狐疑难消,却无暇追究,催促道:“事不宜迟,你我速速前往飞雀岭……”

    “高兄,由我兄弟善后便可!”

    “不必劳烦高兄大驾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位有所不知,边走边说——”

    高乾抬手一挥,带着两位同伴踏空而起。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紧随其后,依然好奇不已——

    “高乾,何必这般匆忙?”

    “据说飞雀岭,有家仙门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正想着如何对付高乾的盘问,面前已没了人影。他不作迟疑,急忙随后追了过去。而听着四位妖人的对话,他禁不住暗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飞雀岭的仙门,叫作玄灵门,日前由我冒充无咎,砸了他的山门,杀了他的几位弟子,探出虚实之后,交由鬼族攻打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鬼族受阻,邀请你我兄弟相助?”

    “哈哈,玄灵门的门主,只顾痛恨无咎那个小子,又怎会想到鬼族趁夜偷袭呢,结果惨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此去撞上鬼族,岂不落人口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族已然退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又何必匆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玄灵门已灭,而门主与一众高手的下落不明。据我猜测,飞雀岭下,必有隐秘的去处。而玄灵门的宝物,或随之藏于地下,却不便为鬼族知晓,于是找你二人相助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我兄弟五人,足以杀了玄灵门的漏网之鱼,不让好处旁落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兄弟六人哦,还有我呢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