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五十三章 混乱不堪

时间:2018-04-28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感谢:981nanhai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所在的洞穴,足有二、三十丈的方圆,有明珠照亮,四周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洞穴的另一端,有几个洞口,像是静室,还有一群修士,足有十余个之多,皆是飞剑在手而严阵以待。为首之人,是个中年男子,颌下青髯,头结发髻,威势不凡,竟是位地仙四、五层的高手。而左右的修士,均为人仙,不,还有筑基的修为,多半并不陌生?

    “林门主,让我好找,又见面了,哈哈!”

    高乾哈哈大笑,挥动着手中的长刀,慢慢往前逼近,有恃无恐道:“却不知怎样一个同归于尽呢,我无咎奉陪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地仙修为的男子,自称林彦喜,应该便是玄灵门的门主,愤然啐道:“无耻妖人,动手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有人急道:“哎呀,林门主,此人并非无咎,你缘何不信呢……”

    其话音未落,附和声起——

    “我兄弟见过无前辈,他并非妖人!”

    “林门主,此人有诈!”

    “生死当头,如何断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尔等认得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林门主已是陷入绝境,不敢大意也不听劝说。

    而高乾却颇为意外,眼光中杀气一闪,突然离地蹿起,举起长刀便是大吼一声——

    “蝼蚁之辈,受死——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四人不甘落后,抡起铁棒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五位妖人,均为凶悍之辈,莫说对方只有一位林门主,便是再多几位地仙高手,也挡不住五个家伙的攻势。何况洞穴之中,难以施展神通,如此贴身缠斗,似乎胜败早已注定。

    谁料那位林门主虽然抱着必死之心,却临机多变,见妖人来势凶狠,急忙抬手一挥。左右的众人竟也颇为默契,随其抽身暴退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刀劈空,轰鸣震响,杀气反噬,气机回荡。

    “咦——”

    高乾落地,长刀在手,瞪着双眼,惊咦一声。

    洞穴的尽头,另有五个洞口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那位林门主,与十来个修士,已分别从五个洞口逃离。

    “哼,逃不了——”

    高乾岂肯作罢,便要追赶。而面对五个洞口,他突然停下脚步,似乎想起什么,喊道:“阿天,探路——”

    还有一位同伴呢!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躲在远处,不知所措的样子,见众人看来,急忙答应一声,慌慌张张跑来,也不加选择,就近冲向一个洞口。

    高乾的眼光中闪过一丝诡诈之色,随即脑袋一甩。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会意,随后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高乾又微微点头,带着叫作铁广的汉子,奔向另外一个洞口。而叫作阿骨的汉子,却留守原地。

    而无咎冲入洞口之后,旋即放缓脚步。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随后而至,连声催促——

    “休得磨蹭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脱了那群修士,高兄饶不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却置若罔闻,只管慢慢往前。

    山洞不再弯曲,也不再狭窄,足有两丈粗细,直直延伸而去。却黑暗笼罩,一时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“阿天,何故停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要挡道,闪开……”

    十余丈过后,依然不见山洞的尽头,无咎索性停下脚步,前后张望。而阿猛与阿杰,早已急不可耐,大声催促着,便要强冲过去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四周突然光芒闪烁。黑暗狭长的山洞,随之消失。紧接着轰鸣大作,无数锋利的剑芒铺天盖地而来。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大吃一惊,失声喊道——

    “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退……”

    山洞之中,藏着阵法,显然是个陷阱,只等有人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转身便跑,却被杀气笼罩,四方茫茫,根本找不见出路。而正当危急关头,又是一道紫色的剑光突如其来。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道紫色的剑光,竟然来自身旁,快如闪电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阿猛与阿杰猝然遭袭,防不胜防,醒悟之时,已被剑光接连击碎护体妖力。随即觉着彻骨的寒意横扫而过,紧接着又是“扑、扑”两声闷响。两个粗壮的大汉,被拦腰砍成四截,迸溅着污血飞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“哼,本人无先生!”

    无咎早便想着杀了这两个家伙,奈何无从下手,如今终于抓到时机,他绝不会手下留情。剑光回旋,两枚带着血肉的戒子飞到面前。他收起戒子,周身上下银光一闪。便在他披上星月银甲的瞬间,一道道剑芒呼啸而至。他躲避不迭,急忙强驱法力而双脚生根。

    “锵、锵、锵——”

    剑芒撞上银甲,顿时金戈炸鸣,疯狂的力道倾泻而下,顿如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无咎禁不住踉跄两步,又忙咬牙站稳。

    阵法的威力固然强大,而银甲更为坚不可摧。眼下的处境虽然凶险,却并无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总不能困在此处,设法脱困要紧。

    无咎披着银甲,拎着紫色的狼剑,稍稍稳定心神,抬脚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而不过瞬间,急如骤雨般的剑芒突然没了,一团团莹白的烈焰从天而降,炽盛而灼热的杀机令人窒息、恐慌。

    无咎不管不顾,径自往前,隐约察觉禁制存在,他猛然离地蹿起,狠狠劈出手中的狼剑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法力所致,狼剑爆发出四、五丈的紫色剑芒,瞬间劈碎烈焰,撞击禁制,并激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。

    而烈焰肆虐未罢,真火的攻势尚在,又是百千剑芒怒袭而来,狂乱的杀机令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无咎却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阵法的威力尽显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他尚未落地,再次挥剑劈去,顿时又是巨响连连——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只见滚滚的烈焰与闪烁的剑芒之间,一道银甲身影,手持紫色狼剑,左劈右砍,步步往前……

    不消片刻,有撕裂的声响传来,显然是阵法已承受不住猛烈的冲击,呈现出摇摇欲坠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”

    又是接连劈出几剑,无咎抬手抓出一物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三寸大小的圆珠,化出一道银光,狠狠撞在阵法之上,顿时雷火闪烁而爆发出一声炸响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此前离开碧水崖,他不仅带来了本尊的狼剑,还带来了星月银甲与季家的箭珠。因为的他元神之体,容不得半点闪失。果不其然,银甲与箭珠,先后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而季家的季渊,所送出的十枚箭珠,乃是专门炼制,威力颇为惊人!

    摇摇欲坠的阵法,再也承受不住如此猛烈的冲击。轰鸣刹那,又是接连炸响。

    “喀喇——”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阵法崩溃殆尽,肆虐的杀气无从宣泄,化作狂风,循着山洞,直奔两头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趁势往前,横穿山洞而过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道剑光突袭而至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立足未稳,挥舞狼剑阻挡。震响声中,突袭的剑光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轰鸣不绝,有人怒吼,有人喊叫——

    “与妖人拼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银甲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门主,晚辈认得那把神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趁势落地,左手的狼剑依然是光芒吞吐,右手却是挥袖一甩,随着银甲消失,相貌变化,现出真容,旋即又出声断喝——

    “我乃无咎,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妖人无咎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林门主,他是无先生,并非妖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人正是无前辈,他为了青鸾寨挺身而出……”

    “眼见为实,他怎会与妖人沆瀣一气,害我玄灵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现出真容,本想免遭攻击,谁料他刚刚报上字号,竟然惹来一阵吵闹。

    置身所在,又是一个洞穴,二、三十丈的宽阔,聚集着一群人影,正是此前的林门主与众修士。而有的挥舞飞剑,便要拼命;而有的却急声分说,竭力避免自相残杀。不远之外,另有一个禁制笼罩的洞口,犹在遭受冲击,光芒闪烁,震响不断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正当此时,洞口的禁制承受不住连番的冲击,突然炸开,崩乱的烟尘中,冒出两道人影,竟是高乾与另外一个叫作铁广的汉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小阵法,又奈我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且去,林某断后……”

    洞穴内更加混乱。

    高乾挥舞长刀,气焰嚣张。铁广高举铁棒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林门主已无暇争执,催动飞剑往前,只想凭借修为抵挡片刻,以便众人逃脱险地。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狼剑嗡鸣大作,旋即化作一道紫色的闪电倏然急去。

    高乾正要大杀四方,突然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。他蓦然一惊,急忙挥刀猛劈。

    “锵——”

    金戈炸响,剑光倒卷,法力反噬,强劲的风势裹着烟尘横扫八方。

    高乾站着未动,双臂微微酸胀。他稍稍错愕,看向手中的长刀。玄铁妖刀的刀刃上,竟崩开一个小小的豁口。他眼光闪烁,意外道:“无咎……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突然出手,使得四周一静。

    林门主忘了拼命,愣在原地,又是诧异,又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众修士也顾不得逃命,神情各异,却有的惊慌,有的庆幸,还有的松了口气,脸上露出了笑容……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,抬脚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,本人无先生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乔装阿天……阿猛、阿杰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了!”

    “我早知有诈,正要回头收拾你,你自己跳了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我要找你算账……”

    “找我算账?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走到了林门主的面前,微微一笑,转而剑眉倒竖,冷然道:“高乾,你这个黑脸的畜生,竟敢冒名顶替,败坏本先生的名声。今日若是饶你,天理难容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