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五十四章 意外相逢

时间:2018-04-28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天朝撸管少女的鼎力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烟尘弥漫的洞穴内,杀机对峙。

    一方是无咎,一方是两个妖人。

    林门主与众多的 修士,则是躲到几丈外,或是观望,或是戒备,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而无咎的话音刚落,便听高乾大笑——

    “哈哈,无咎,你闯荡至今,闹出好大名声。而方才交手,你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!”

    这家伙击破阵法之后,气势大盛,又于仓促之间,一刀劈飞了无咎的狼剑。他非但毫发无损,反倒略占上风。他自以为摸清了无咎的虚实,愈发的恣意骄横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三丈之外,披肩的乱发与衣摆随着鼓荡的杀气微微飘动。他左手背在身后,神情淡定自若;而右手的狼剑化为三尺长短,斜斜指着地面。紫色的剑芒所向,逼得弥漫的烟尘阵阵盘旋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眉梢一挑,拂袖轻甩,抬起左手,伸出一根手指示意道:“既然如此,你我再切磋一回,如何……”他好像是漫不经心,而伸出的手指猛然往前一点,右手的剑芒倏然暴涨,“呜”的卷起一道狂飙。

    高乾看似有恃无恐,却突然闪身后退。而他唯恐不及,竟伸手抓住身旁的同伴铁广便是一把往前推去。

    “夺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只管祭出“夺字诀”,旋即离地蹿起,双手持剑,狠狠劈出一道凌厉的闪电。

    “喀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护体灵力崩溃,血肉炸开。而丧命的只是遭到束缚的铁广,另外一道人影却扭头逃向来时的洞口。

    “高乾,给我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从迸溅的血肉中横穿而过,一头扎入山洞。眨眼工夫,又从山洞横穿而过。他却猛然收住去势,恨恨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置身所在,正是此前的洞穴,而封禁的洞口,已被打开。高乾,以及留守的阿骨,均已不见了踪影。浅而易见,两个家伙已顺着来路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群人影随后而至,急切的话语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林某惭愧啊,多谢无道友出手相救,何不乘胜追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兄弟,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前辈,可还认得青鸾寨的荀万子、彭苏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收起剑光,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青髯男子,一脸正气,地仙修为,正是玄灵门的门主,林彦喜,举手见礼,出声致谢,而歉然中又带着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这是个颇有担当,且心直口快的汉子。

    “有道是,穷寇莫追。林门主,幸会!”

    无咎拱了拱手,忍不住又乐道:“嘿,姜玄、姜兄弟,怎会遇上你呢,莫不是喜从天降,还有这几位青鸾寨的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无先生,兄弟也是惊喜不已,奈何异变迭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前辈,你果然记得兄弟们,我乃荀万子,这是彭苏、卯辉、金代子与汪夫子……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,无咎的身旁围了几道熟悉的身影。他却无暇多说,提醒道:“诸位,妖族与鬼族随时将至,且换个地方,再详谈不迟!”

    “无道友所言有理!”

    林彦喜见无咎斩杀妖人,惊走高乾,便已打消了最后的疑虑。他点了点头,示意道:“五百里外,另有去处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这位门主倒也果断干脆,带头奔着洞口遁去。

    众人随后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五百里外的山谷之中,一个阴寒的山洞内,涌进十余道人影。

    “此乃百翠谷,本人曾在此静修,如今闲弃,用来避难再好不过。何况你我从地下遁行而来,不易被鬼族、妖族察觉……”

    山洞足有数十丈的方圆,应为天然形成,位于山谷的深处,极为的宽敞而又隐秘。

    林彦喜在洞口以及四周布下禁制,手法娴熟,又拿出明珠照亮,吩咐道:“此乃我门下的几个弟子,快来拜见无前辈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,不必见外!”

    无咎在洞内转了一圈,顾不得寒暄,也顾不得客套,伸手抓住跟在身后的一位中年汉子,笑道:“我与我家兄弟有话说,暂且失陪,这边来……”

    远离众人,直奔僻静处。

    山洞的尽头,另有一个静室大小的洞穴。

    无咎将所抓的男子推到一块石头上安坐,这才松手,匆匆道:“哎呀,姜玄、姜兄,自从玄明岛一别,十年了,总算见面了!”感慨过后,他又忙询问:“我记得你与穆源在一起,有没有遇见韦春花与我的那帮兄弟?哦,韦春花,乃是一位白发老妇人,那帮兄弟,皆为身高丈二的壮汉,还有一个韦合,乃是韦家的管事弟子,我因故无暇分身,便让韦春花带着众人前往卢洲,寻找百金阁……你且坐着,先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,竟是姜玄。

    无咎与姜玄,颇有渊源,因为他初次踏上贺州,遇到的便是这个人,之后又接连打过数次交道,最终于玄明岛重逢,从冤家仇敌,变成了共同患难的好友。而当时为了逃出玄明岛,被迫分手,眨眼之间,过去了十个年头。正当他外出寻找韦春花,茫然无措之际,突然在飞雀岭的地下洞穴遇见这位故人,他的惊喜可想而知。与其想来,只要找到姜玄,或能打听到韦春花,与广山等人的下落。

    姜玄也是满脸笑容,喜不自禁的样子,本想道明原委,又被强行按住而无暇出声。他只得耐着性子,任凭某人分说,直至片刻之后,这才见缝插针来了一句——

    “我与韦师姐此番外出,便是寻找先生而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你早已见到了那个老婆子?哈哈,还一同外出,她在哪里,是否占你便宜呢?她就是喜欢以老姐姐自居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次相见,或许她已成了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又从何说起……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遇见了姜玄,便找到了韦春花。而有了韦春花的下落,便也找到了那帮月族的兄弟,可谓是双喜临门。

    无咎哈哈直乐,就近坐下,抬手抓出两坛酒。

    “哈哈,久别重逢一坛酒,且痛饮一番再说不迟——”

    姜玄也不客气,抓过酒坛便是一阵猛灌,又顺手打出禁制封住四周,然后吐着酒气道:“数年前,韦师姐寻到月鹿山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数年之前,韦春花便已找到了百金阁,也就是月鹿山的鹿城,见到了侩伯、穆源、艾方子、姜玄与班华子,并就此安顿在月鹿谷中,只等着无咎的如约前来相会。而左等右等,始终不见人来。突然传来风声,说是无咎与翼翔山庄发生冲突,并先后与鬼族、妖族交手。韦春花忍耐不住,留下韦合看守月鹿谷,她本人则是带着姜玄,外出寻找无先生的下落。

    奈何某位先生的行踪诡秘,始终难寻踪迹。

    韦春花与姜玄,只能边走边打听。所幸的是,无先生的名头太响亮,一路之上,总能听到有关他的各自传闻。据说,他又与鬼族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于是乎,二人便奔着青鸾寨的方向寻来。而尚未抵达青鸾寨,韦春花突然有了境界感悟,或许是突破地仙之兆,她不敢错过机缘,便找个隐秘的所在闭关。姜玄本想就地守候,忽而又听说飞雀岭的玄灵门遭到挑衅。而挑衅之人,竟然自称无咎。他让韦春花安心闭关,独自前往飞雀岭。途中遇到荀万子等人,彼此性情相投,便结伴同行。

    抵达飞雀岭,玄灵门尚在,见到林彦喜门主,获悉缘由之后,姜玄一口咬定上门挑衅的“无咎”为妖人假冒。而林门主坚信眼见为实,根本不听分说。无奈之下,姜玄便要离去。而荀万子等人似乎走投无路,想要依附玄灵门。正当彼时,鬼族来袭。众人同仇敌忾,奈何鬼族过于强大。眼看着门人弟子伤亡殆尽,林门主带着仅存的十余人遁入地下躲避。谁料没过三日,又被妖人寻来,即使诱敌深入,催动阵法,最终还是不敌,所幸其中的一位妖人,竟是传说中的无先生,终于化险为夷……

    “啪、啪——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话讲完了,酒也干了,酒坛子摔碎,欢快的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总算找到你了,只待韦师姐出关,你我便一同返回月鹿谷!实不相瞒,韦合与广山等人,日夜期盼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,我也想念兄弟们,许是心意相通,方才有了今日的重逢。而韦春花尚在闭关,且由我守护,你不妨返回月鹿谷,带着兄弟们前来碧水崖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稍后动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忙,尚有几位仁人志士,值得结交一二!”

    无咎拍了拍姜玄的肩膀,双双站起身来,又上下打量,欣慰道:“姜兄已修至人仙,可喜可贺,尚不知班华子……”

    姜玄的神色一黯,道出实情——

    “班华子老弟,已身陨道消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叹息一声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姜玄伸手打开封禁的禁制。

    而尚未移步,荀万子、彭苏等人迎面走来,许是等候多时,各自匆忙举手——

    “见过无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摆了摆手,含笑道:“诸位兄弟,你我早已相识,又何必多礼呢!”

    “我等乃是晚辈,不敢以兄弟相称。倘若前辈不弃,指名道姓便可……”

    荀万子、彭苏、卯辉、金代子与汪夫子,对于无咎来说并不陌生,因为五人均是来自青鸾寨的人仙高手,且谈吐不俗且有恭敬有礼。

    “称呼而已,诸位唤我先生也成啊!”

    此时的无咎,再无杀伐果断的威势,也无高人的矜持,他带着随和的笑容又道:“尚不知青鸾寨如何,鬼族有无侵扰……?”

    荀万子五人突然没了笑容,面面相觑,各自默然片刻,这才叹道——

    “青鸾寨,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数千凡俗,尽遭蹂躏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前辈与瑞祥前辈离去之后,鬼族卷土重来,阵法难挡强攻,真是惨绝人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五人奋力厮杀,死里逃生,奈何天下大乱,着实走投无路。听说林门主为人仗义,便投奔而来,谁料玄灵门又遭劫难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脸色一寒,瞪大双眼——

    “数千人命,没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