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五十五章 某所愿也

时间:2018-04-29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青鸾寨的数千人命,没了,仅有为数不多的修士,从那场劫难中逃了出来。荀万子、彭苏等五位人仙高手,在走投无路之下,投奔玄灵门,怎奈运气不佳而再次陷入困境。却再次遇见无咎,着实欣喜不已。而五人欣喜之余,又似乎多了几分亲近与信赖。因为无咎曾为青鸾寨挺身而出,侠义之举有目共睹,果不其然,此番又是他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而这位无先生,却有些情绪低落。即使林彦喜带着弟子前来相见,他也心不在焉,一个人原地踱步,似乎心事重重,并时而咬牙切齿,时而又唉声叹息。

    葬送在鬼族、妖族手中的人命,又岂止数千,上万也有啊。一个个无辜的男女老幼,说杀就杀,命如草芥!

    没有天理了?

    任由鬼妖肆虐,而只能忍气吞声了?

    如此荼毒生灵,戕害四方的行径,玉神殿放纵不管,难道就没人管了?

    我还不信了……

    山洞内,众人坐在地上歇息。而山洞的角落里,某位先生依然在踱步沉思,过了许久之后,他这才撇着嘴角而默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林门主,不知你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无咎走向林彦喜,摆了摆手,示意对方不必起身,然后就近找块石头坐下。旁边是姜玄与荀万子等人,劫后逢生的一群修士相聚一处。

    “玄灵门已不复存在,我这个门主有名无实啊!”

    林彦喜身着玄衣,腰杆笔直,器宇不凡,却锁着眉头,话语苦涩。他左右坐着六人,两个老者,一个中年人,两个青壮男子,还有一位三十多岁模样的妇人,虽修为不等,却均是人仙的高手。据他所说,两个老者,乃是他的族人,中年男子与妇人,乃是一对道侣,也是他的弟子。两个青壮男子,为他新收的弟子。玄灵门亦曾有着数百之众,如今死的死,逃的逃,如今所剩寥寥,可谓处境凄惨。

    “至于有何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林彦喜抬手扶着青髯,沉吟道:“仙门、家族,皆自保不暇。投奔尾介子与娄宫两位玉神殿的祭司,或许是条出路。不过,我听说投奔尾介子的修士,只能充作鹰犬,随时都将送命。如此看来……”他摇了摇头,叹道:“我辈只能归隐山林,听天由命。可恨鬼妖猖獗,唉!”

    “靠天靠地,不如靠己!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卢洲本土,修士众多,高手如云,倘若齐心合力,又岂容鬼妖猖獗!”

    “玉神殿尚且无力应对,你我又能怎样呢?”

    林彦喜有着自己的担忧,说道:“如今人人自危,活命已属不易,谁敢自寻死路,何况鬼妖两族也过于强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弟有事在身,告辞了!”

    无咎突然不再多说,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众人始料不及,纷纷站起。

    林彦喜诧异道:“无兄弟这般匆忙,又去往何处,若是撞见妖人,岂不凶险?”

    “我有好友闭关,还有一群兄弟等着相见!”

    无咎道明缘由,不以为然道:“撞见三五个妖人,杀了便是!”他似乎想起什么,转向荀万子五人,像是要解说清楚,又道:“林兄与诸位老弟应该知晓,我曾杀了数十鬼巫,十多个妖人,故而成了鬼妖两家的死敌。而终有一日,我要将那帮作恶多端的家伙诛杀殆尽。”他虽然话语轻松,却透着凛然无畏的豪情,令人深有感触,并为之血脉贲张。

    “我青鸾寨与鬼妖两家,同样誓不两立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何不带上荀万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彭苏、卯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金代子、汪夫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适逢乱世,何谈独善其身,我兄弟甘愿追随无先生斩妖除魔,纵然修为不济,生死莫测,无憾无悔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无咎伸出手来,挨个拍了拍荀万子五人的肩膀,笑道:“青鸾寨一战,我便知道诸位都是勇武担当的好汉子。而跟着我的兄弟,我绝不会让他轻易丧命。我会传下一套阵法,修炼娴熟,凭借人仙修为,即使遇到三两个鬼巫、或是妖人,也足以战而胜之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如此甚好……”

    荀万子五人大为振奋。

    姜玄始终在留意着无咎的言行举止,似乎有所猜测,适时出声道:“无先生还有一群兄弟,且力大无穷,刀枪不入,莫说地仙,便是飞仙也要退避三舍!”

    “林兄,多多保重!”

    无咎冲着林彦喜拱了拱手,抬脚奔着洞外走去。荀万子五人与姜玄,也跟着告辞。

    林彦喜看向左右,几个弟子皆神色茫然。他又看向那群离去的背影,忍不住喊道:“无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兄,改日请你饮酒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林彦喜的念头稍稍挣扎,旋即不再迟疑,再次喊道:“无兄弟,请留步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带着众人,已走到了洞外。恰是四月时节,清晨雨霁,山谷间草木吐翠,天地焕然一色。他停下脚步,放眼四望,只觉得胸怀大畅,旋即面带微笑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林兄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鬼妖猖獗,人神共愤,何不联手,共度时艰?”

    “兄所言,正为某所愿也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里之外,又一个隐秘的山谷。

    无咎与姜玄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没有冤家仇敌跟来,而荀万子与林彦喜等人也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且看——”

    遮天蔽日的老树下,溪水潺潺而山涧幽深。而野草丛生的山涧中,有山洞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姜玄抬手一指,示意道:“那山洞的地下十丈,另有洞穴,便是韦师姐的闭关所在,极难为外人所知晓。稍候片刻,我告知一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

    无咎伸手阻拦,感慨自语道:“这个老婆子也是不易,便由我在此为她护法。但愿她与灵儿,均能够如愿以偿……”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”

    姜玄听着糊涂,无暇追究,回想日前的所见所闻,好奇问道:“无先生,你既然有心招纳林彦喜,何不与他明说,反而害他顾虑重重?”

    他与无咎,相识相交多年,彷如兄弟般的熟稔,却还是尊称无咎为先生。这是历经磨难换来的友情,也是表达一种敬意。

    “人各有志,出处异趣!”

    无咎答了一句,笑道:“邀请仁人志士,联手对付鬼族与妖族,看似豪情满怀,却要送命的。而你也知道,我不喜欢强人所难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没错,不管是我姜玄,还是韦师姐,或十二银甲卫,均是心甘情愿追随先生左右!”

    姜玄笑着拱起双手,接着说道:“月鹿山,距此尚有数十万里之遥,即便借助韦师姐的阵法,途中也不免有所耽搁。尚要动身赶路,来日再会——”

    “带上此物,以防不测!”

    无咎拿出两颗箭珠,递给了姜玄,交代了用法,又嘱咐道:“凡事切莫用强,途中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姜玄答应一声,踏起剑光,出了山谷,直奔远方飞去。

    他是奉命赶往月鹿山,将韦合与十二银甲卫带到碧水崖,而无咎也知道路途遥远,难免出现意外,让他随机应变。若是状况有变,也不必勉强,只待此间事了,他就此寻去也不迟。

    此外,据说韦春花在各地暗中布下了几座转送阵,用来赶路事半功倍,应该不会耽搁太多的时日。

    山谷中,只剩下无咎一人。他左右张望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所在之处,山高林密,树冠浓荫蔽日,几乎见不到天光。且地处偏僻,而又隐秘,哪怕有人从半空飞过,也难以发现此间的端倪。

    老婆子,倒是会找地方!

    离地三五丈,山涧一侧的峭壁上,有个丈余大小的豁口,像是三面透风的洞穴。左右则是滕曼牵扯,花草掩映……

    无咎抬头一瞥,拔地而起,腰身收缩,已然盘膝坐在洞穴之中。

    嗯,本人的本尊,要为灵儿护法,而本人的分身,则是守护韦春花,但愿这一老一小两个女子,皆修为有成,也不枉本先生的一番苦心。

    却不知韦春花又要闭关几时,且安心等候,何况林彦喜与荀万子等人修炼阵法,也要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又是欣慰一笑。

    荀万子与彭苏等五位青鸾寨的修士,虽然修为不高,却勇武仗义,堪称仁人志士。而五人的举动,也使得林彦喜痛下决断,他最终答应,联手对付鬼妖二族。

    突然多了十二个帮手,也算此行一大收获。

    那位林门主也是被逼无奈,仙门没了,又要顾及弟子的安危,面对强大的鬼族与妖族,难免有所迟疑。而仇恨驱使,正气担当,道义所在,让他无从选择。

    不过,本先生绝不会让林彦喜与他的弟子,以及荀万子等人去送死。且让那十二人留在山洞内,修炼翼翔山庄的四象天虎阵。只待阵法娴熟之后,足以对付鬼巫、妖仙。

    而本人之所以如此,又何尝不是逼的。

    此前只想着找到神洲封禁之谜,就此返回故土,而如今却是恶名远扬,并连番遭到追杀而无处躲藏。且鬼妖二族,滥杀无辜,荼毒四方,着实忍无可忍。既然如此,万圣子,鬼赤,且给本先生等着……天刑纪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