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五十六章 庚戌夏日

时间:2018-05-01作者:曳光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无仙粉丝、砸锅卖铁人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祝大家五一劳动节快乐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碧水崖。

    碧水宫。

    灵儿盘膝坐在玉榻上,双手结印,双目微阖,随着玄功的运转,她身前环绕着一层淡淡的雾气。

    她面前的石几上,摆放着一枚玉简,一个玉瓶。

    玉简,拓印着“九转玄丹术”;玉瓶,装着九粒玄丹。

    九转玄丹术,不仅是功法口诀,还是一位飞仙高人,也就是她爹冰禅子毕生的境界感悟。许是神魂相通的机缘,或冥冥之中的定数,又或是天资聪颖,灵儿仅用了七日,便将九转玄丹术的口诀心法修炼娴熟;又用了七日,揣摩功法中的境界感悟;之后再用七日,全身心的沉浸于千年的岁月感悟之中,在那风霜血雨中徘徊徜徉,在生生死死的历练中挣扎轮回……

    不知觉间,二十余日过去。

    当她发觉,她爹冰禅子的千年境界感悟,已深深铭刻在她的神魂深处,像是血脉传承而难以磨灭,她伸手从玉瓶中拿出一粒丹药塞入口中。玄丹入腹刹那,冰雪消融,春雷隆隆,奔涌的气机轰然而来。她娇小的身子微微颤抖,却犹自双目紧闭,凝神守一,全力行功。而她身前的雾气,浓了一分,旋转起来,彷如春水潺潺,就此畅流不息……

    九日过去,她吞下第二粒玄丹。

    她身前的雾气,又浓了一分,而她的修为,已从人仙三层,提升到了人仙五层……

    她整个人已被旋转的雾气所包裹,她的修为抵达九层圆满。

    当她吞下了第五粒玄丹,隆隆的春雷再次炸响。更为猛烈的气机,汹涌而来。她衣衫鼓荡,秀发飞扬。原本白皙的肌肤,渗出油污。她似乎有些痛苦,秀眉微蹙,而她兀自抿着嘴角,强行运功不辍,人仙圆满的修为,继续缓慢而有力的提升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碧水崖上,同样有人在用功。

    无咎的本尊,独坐峰巅,一手托腮,一手支膝,两眼微闭,神色淡然,像是在打着瞌睡。而他的面前,却摆放着一堆玉简。浅而易见,他在研修功法神通。

    一阵山风,突然吹来,崖上青草摇晃,气机隐隐勃发。

    无咎好像受到触动,右手掐诀,凌空一点。盘旋的山风,倏然停滞,随之寒意骤降。一块硕大的玄冰,霍然出现峰顶之上。他端坐的身影,旋即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日光照耀,冰晶闪烁。萧杀肃穆,冷彻四方。

    而不过瞬间,坚硬的玄冰,忽然崩裂,继而消融殆尽……

    无咎消失的身影,呈现出来。而他的右手,依然虚指迎风。少顷,五指变掌,有雾气在掌心氤氲,翻手轻拂,一小团雨水倾洒而去,继而法力催动,挥手又是一点。

    方圆数丈之内,风雨朦胧……

    而随其大袖甩动,风隐雨收,旋即手指掐诀,在身上轻轻一拍,他端坐着的数尺身影,悠然暴涨,霎时化作一个数丈的身躯,即便是盘膝在地,威势收敛。而他的修为,却从地仙五层,迅疾提升到了地仙的七层、八层而杀气莫测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光芒闪烁,身躯恢复如旧,他终于缓缓睁开双眼……

    没错,如今本尊的修为,已是地仙五层,全赖于分身的功劳,那家伙收获了为数不少的五色石,如今又过了两个月,随着他的吸纳提升,本尊的修为也随其水涨船高。而本尊与分身,相隔五六万里呢,却彼此修炼一体,相互间心念相通,很玄妙也很神奇。不过,若是相隔太远,说不定便要断绝维系而出现乱子。这也是没有前往月鹿山的缘由……

    嗯,六月下旬了。

    持续不断的静坐冥思,揣摩参悟,极难修炼的《神武诀》,终于有了突破。尤其是《化妖术》,更为精进一层。且触类旁通,感受四象本源,推衍五行变化,原来风来雨去,只在翻手之间。而灵儿的闭关,依然没有动静。远方的韦春花,也同样状况不明。且歇息片刻,继续安心守候下去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面前的玉简,拿出一坛酒。饮着酒,看着湖光山色。黄昏时分,他起身离开山崖,在湖面上逐风而行。百里之外,他悠然收住去势。

    夏夜降临,玄月如钩,星辰稀落,天水一色。

    无咎踏波而立,身影倒映在湖面的月光之间。

    百丈之外,则是几座紧挨着的山峰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拿出一枚玉简,凝神查看。

    玉简为上昆山的季渊所赠,其中拓印着箭珠的炼制之术,还有上昆铁弓的驱使之法。且不说箭珠的威力如何,铁弓的驱使之法应该能够借鉴一二。

    犹还记得,季渊开弓射箭,极为娴熟,且箭矢所向,令人胆战心惊而难以躲避呢。

    而他无咎的撼天神弓,虽然威力无敌,却是总被对手逃脱,或驱使之法有所欠缺。

    若是以上昆铁弓的驱使之法,弥补撼天神弓的不足,不知又将怎样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无咎收起玉简,舒展手臂,手上多了一把人骨大弓。他伸出右手,轻轻抚摸着金色的弓弦,眉宇间所有所思。少顷,双臂用力,金色的弓弦猛然炸响,一道火红的箭矢若隐若现。旋即神识强驱,箭锋指向前方。百丈之外的山峰峭壁,顿时为杀机所笼罩,随即藤蔓摇晃,劲风乍起,便是平静的湖面也随之涟漪震荡。

    不过,那凌乱的杀机,却难以锁禁一处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双手一松,箭矢消隐,杀机顿无,撼天神弓恢复原状。而他却盯着大弓,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即便依照上昆铁弓的驱使之法,驱使撼天神弓,依然神念不畅,无从寻的,依然不能施展出它真正的威力。

    什么地方错了呢?

    无咎将大弓交予右手,左手搭上弓弦。拇指环扣,浮出的夔骨指环,恰好契合弓弦,一股莫名的力道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怔,急忙双手用力,便要再次开弓。又觉别扭,大弓还是交予左手,而夔骨指环到了右手的拇指之上,旋即以指环扣着弓弦而猛然弓开如月。顿时弓弦嗡鸣,烈焰箭矢闪现。而与之刹那,杀气所致,劲风骤去,百丈外的峭壁,竟然发出“砰”的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无咎弯弓待发,猛然转向。无形的杀气,凌厉依然,“啪”的掠过湖面,溅起一道激射的水线,疾去数百丈而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哦!

    无咎收起法力,松开弓弦,待箭矢消隐,他举起所持的大弓,又看向右手拇指的戒子,已是恍然大悟而摇头微笑。

    “嘿,真是糊涂一时,不,应该是糊涂了数十年。夔骨神戒,原本就是射箭所用的射决。既为射决,便该用来拉动弓弦,却将其置于左手,仅当成纳物的戒子,故而使得神弓的威力大打折扣!”

    无咎收起撼天神弓,晃动着右手拇指。莹白的夔骨神戒微微闪动,瞬间隐入体内。也算是意外了却一桩心事,只觉得胸怀大畅。他挥舞大袖,凌波踏风而起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人影飘然而落。

    碧水崖上,无咎默然伫立。

    已是夜半时分,月淡风清,天心倒映,四方静谧。独立山崖,心境空旷,万物入怀,却纤尘不染而超然忘我。而回想起卢洲的现状,又顿然令人郁郁难消。

    唉!只要鬼族与妖族横行,这旖旎的夜色,终究不过是一场幻景!

    无咎叹了一声,拂袖撩起衣摆,就地盘膝而坐,手上多了几块木牌与玉符。来日的血战、恶战,只怕是难以避免。既然如此,且炼制几块阴木符与蔽日符。不能只想着跑路,该是还以颜色,有所反击的时候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月的山谷,花草茂盛。

    无咎的分身,依然躲在山涧旁的洞穴中,或者说,他是躲在晶石堆中,在安心修炼,全力提升着修为。

    不过,禁制笼罩的洞穴,不见无咎的身影,只有一个小小的金色人儿,盘膝坐在五彩斑斓的晶石当间,兀自双手掐诀,耷拉着脑袋,疯狂吸纳着浓郁的仙元之气。

    当然,金色小人儿,便是无咎的元神分身。

    “啪、啪、啪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仙元之气的耗尽,一块块五色石碎裂。

    小人儿从坐直身子,禁不住打个饱嗝,这才睁开双眼,两手一阵划拉。洞穴的角落里,堆放衣衫靴子,还有一把紫色的小剑与一个纳物戒子。

    抓过戒子,又打个饱嗝,小人儿急忙缓了口气,看着地上厚厚一层的晶石碎屑,他忍不住咧嘴一乐。

    三个多月,吸纳了两千多块五色石,分身的修为终于从地仙的二层,提升到了地仙的三层。而随着修为的愈来愈高,所消耗的五色石也愈来愈多。却也不怕,嘿嘿……

    小人儿抱着戒子,两眼闪亮。

    此前杀了阿猛、阿杰、铁广三个妖人,抢了三个戒子,再加上亲自动手采掘所得,共计收获了上万的灵石,与六千多块五色石。依照眼下的进境,只要将五色石吸纳殆尽,分身的修为,应该能够提升到五层。而水涨船高,本尊或能抵达地仙的八层也未可知。继续吸纳,再接再厉……

    无咎正要拿出五色石,接着修炼,却神色一动,跳起身来,这才发觉光着屁股,禁不住双手遮挡而东张西望。或是虚惊一场,忙又身形闪动,已化作本尊原有的模样,且衣衫束扎妥当,并套上戒子,吞了紫色的小剑,挥手撤去了禁制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一群人影穿过密林而来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