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五十七章 春花出关

时间:2018-05-0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gavriil、充电宝宝、seyingwujia、林彦喜、书友26758845、子安哥、书友与书友、你好123abc、书友21490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,祝大家节日快乐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来的是林彦喜与他的族人弟子,以及荀万子等五位青鸾寨的修士。

    无咎跳出山洞,刚刚落地,众人已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“三月不见,无兄弟的修为大有长进,呵呵!”

    “无前辈、无先生,我兄弟的天虎阵法已修炼娴熟,遵循吩咐,前来相见!”

    许是已摆脱了仙门灭绝的苦痛,林彦喜不再是冷峻的面孔,而是笑容开朗,话语亲热。荀万子等人的言谈举止中,更多的是振奋与敬意。

    “林兄,诸位兄弟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与众人打着招呼,却有所关注,问道:“哦,天虎阵法如何?”

    林彦喜点了点头,道:“我与四位弟子联手尝试了一回,无兄弟所传授的天虎阵的威力果然了得,莫说地仙高手,便是飞仙前辈,或也能周旋一二!”

    荀万子等人附和道:“之前遇到鬼巫,或妖仙,唯有落荒而逃,如今凭借阵法足以一战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此乃专门用来对付鬼妖二族的阵法,当然厉害!”

    无咎神情得意,却又嘱咐道:“这套剑阵,来自玉神殿的尾介子,诸位心里有数,切莫惹来麻烦,而阵法演练的动静颇大,亦当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正如所说,他传授给众人的阵法,乃是翼翔山庄的天虎剑阵,并非他曾经修炼的四象天虎阵,而威力却要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“林某懂得利害,另寻了隐秘的所在,修炼阵法,料也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放心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均是久经历练的高手,又何须我啰里啰嗦呢!”

    无咎自嘲一笑,转而好奇道:“林兄,莫非你也参与了剑阵的修炼?你门下尚有六位人仙,人手绰绰有余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!我可舍不得这两位族弟上阵拼杀!”

    林彦喜伸手指向身后的两位老者,分说道:“彦日,彦烁,虽然修为稍弱,却是我同辈的族弟,一个擅长炼丹、炼器,一个擅长符箓与阵法之道,全赖于他二人的相助,我这才开创了玄灵门。只是仙门没了,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难得的高手啊!”

    无咎有些惊喜,拱手致意。

    要知道修仙高手,常有,而炼丹、炼器,又精通符阵的高手,不常有。

    彦日与彦烁,均为性情随和之辈,各自谦逊还礼。

    “这四位弟子,海元与蓉女,跟随我多年,风峦、风松,乃是一对同族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林彦喜再次引荐了他的四位弟子,又道:“无兄弟,我等已赶来相会,接下来如何行事,敬请吩咐!”

    “吩咐不敢当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回头张望,无奈道:“老婆子尚未出关,姜玄也未回转,诸位不妨歇息片刻,再从长计议!”

    此处虽为荒山野岭,却僻静荫凉,草地平坦,还有涧溪潺潺,倒是个歇息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林彦喜点头会意,与众人就地坐下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抬手拿出十余坛子酒,笑道:“萍水相逢,便是有缘,志同道合,殊为不易。薄酒一坛,略表敬意——”

    修士讲究清心寡欲,饮酒便成了不多的一个乐趣。众人也不客气,除了蓉女之外,各自抓过一坛酒,说笑声在林间响起。

    这群修士,先是遭遇覆顶之灾,继而又连遭打击,早已是绝望不已,而遇到了无咎、无先生之后,好像困境之中突然有了转机。且不说如何对付鬼妖二族,又如何报仇,至少有了强大的天虎阵,还有十来个高手相互扶持,足以在乱世中生存下来。

    林彦喜有所疑惑,趁机问道:“无兄弟,你的这位好友,姓字名谁,修为几何,怎会躲在此处闭关呢?”

    无咎与众人坐在一起,笑道:“一个疯老婆子,韦春花的是也,至于她如今怎样,多年未见了,我也说不清楚。饮酒——”

    酒坛子纷纷举起,各自一阵畅饮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无兄弟随性洒脱,果然与众不同!”

    林彦喜灌了几口酒,放下酒坛,手扶青髯,摇头微笑。一个年轻的男子,与一个疯老婆子成为好友,他着实想象不来。他稍作忖思,又道:“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。而仅凭你我十余人,与鬼、妖二族为敌,强弱众寡悬殊,不能不有所斟酌!”

    “林兄所言极是!”

    无咎摸出一枚空白的玉简,凝神拓印之后,示意道:“此乃上昆铁弓与箭珠的炼制之法,且与彦日与彦烁两位道友过目!”

    林彦喜接过玉简,稍加查看,递给了身旁的彦日与彦烁,不解道:“像是凡俗的弓矢,却极为罕见,不知有何用处?”

    无咎分说道:“所谓的弓矢,均由古法衍化而来,乃不传之秘,威力奇强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话音未落,便听彦烁惊喜道:“哎呀,此法玄妙,所炼箭珠不凡,辅以铁弓射之,神识导之,倘若万箭齐发,威力难以想象啊!”

    无咎乐道:“嘿,不愧为炼器高手,眼光独到!”

    彦日接过玉简,跟着说道:“此物为玄铁与五行金石炼制……”

    林彦喜虽然精通阵法,却不懂炼器之道,而他还是明白过来,恍然道:“无兄弟是要打造铁弓与箭珠,用来对付鬼妖二族?”

    无咎的手中举起一枚银色的圆珠,道:“这便是箭珠,威力堪比地仙一层高手的全力一击,便如彦烁所说,若是万箭齐发,只怕飞仙高人也无所遁形!”

    彦烁站起身来,迫不及待抓过箭珠,一边凝神查看,一边若有所思道:“原来如此,倒也简单……倘若加以改进,威力还将倍增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又乐:“嘿,高手就是高手,一眼看出门道,却不知能否如法炼制?”

    彦烁点了点头,不以为然道:“只须找到足够的玄铁与五行金石,炼制不难!”他继续端详着手中的箭珠,许是好奇不住,转身走开几步,抬手往前掷去,自言自语道:“三寸之珠,威力几何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无咎始料不及,惊呼一声,而想要阻拦,为时已晚,他急忙跳起来双手疾挥,只想打出禁制封住剑珠。

    却听“轰”的一声炸响,禁制崩溃,威势倒卷,狂风大作,树枝野草横飞……

    众人同样是吓了一跳,各自闪身躲避。

    而彦烁踉跄了几步站定,非但毫无畏惧,反而喜道:“呵呵,威力果然惊人!”彦日也是深以为然,随声附和:“上古之法,非同小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挥袖扑打烟尘,又拂去砸在头顶的树枝,忍不住瞪起双眼,便想发作。

    林彦喜歉然道:“呵呵,两位族弟,痴迷于炼丹、炼器之道,难免见猎心喜而忘乎所以,无兄弟莫要介怀!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会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只得作罢。而他话音未落,便听一声叱呵——

    “何人在此喧闹,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山涧之中,冲出一道身影,大袖飘飘,白发苍苍,竟是位老妇人。只见她猛然止住身形,离地三尺踏空而立,带着地仙的威势睥睨左右,凌厉的眼神令人生畏。

    林彦喜等人微微一怔,不敢怠慢,急忙举手致意——

    “这位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而老妇人却谁都不理,只管盯着某人,好像难以置信,上下打量着哼道:“哪里来的臭小子,正当老身闭关,却冒出来捣乱,真是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啧啧,六、七年不见,老婆子的脾气见长啊!”

    无咎也在冲着老妇人端详,随即翻着双眼回敬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臭嘴一张,果然是你!”

    “嘿,当然是本先生喽!”

    两人竟然在斗嘴,针锋相对,不留情面,谁也不让谁。

    林彦喜与众人不明所以,愣立当场。

    而不过瞬间,老妇人突然闪身落地,乖戾的神情没了,反倒是满脸的慈和与关切,感慨道:“无先生,真的是你。老婆子总算是找见了你,是否姜玄告知,他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收起嬉笑的神色,后退一步,抱起双手,郑重道:“这多年来,苦了老姐姐,有愧啊,且受小弟一礼!”

    老妇人的眼光一暖,却又佯嗔道:“哼,装模作样,快与老姐姐说说,你是如何遇见的姜玄,又是来自何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无咎恢复常态,笑道:“且容我引荐几位道友,再详谈不迟!”

    “这几位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的老姐姐,韦春花。林彦喜,荀万子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犹自诧然不解,此时终于明白过来。这位性情暴躁的老妇人,正是无咎守护的友人,皆不敢怠慢,纷纷举手见礼。

    许是修为有成,又见到了无咎,韦春花的心情大好,倒也露出笑容。而她只是敷衍片刻,便抓着无咎的衣袖,直奔林间的僻静处走去,催促道:“休卖关子,姜玄呢,还有啊,你招纳这群修士,要干什么,莫非以为有了地仙三层的修为,便肆无忌惮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老姐姐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三个月前,姜玄去了月鹿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在此守候了三月,我浑然不晓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姐姐闭关,不敢大意啊,所幸功成圆满,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“嗯,实属侥幸。你我不妨即日动身,赶往月鹿山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返回碧水崖,见到灵儿,再行计较不迟。而老姐姐应该认得,她便是龙舞谷的仙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见到了仙儿?”

    “她并非仙儿,她是灵儿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听我道来——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