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五十八章 恭候多时

时间:2018-05-04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万道友、林彦喜、三佳三三、充电宝宝、gavriil、jiasujueqi、一台春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守护了三个月,韦春花出关了。自从龙舞谷一别,相隔七年,双方终于见面,喜悦之情可想而知。而七年间,风雨变幻,曲折不断,天下愈发的混乱。双方亟待叙谈一番,以期从这乱世之中找到一条出路。

    密林的深处,边走边说的两人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老婆子虽然忍气吞声,牵挂担忧,而人在异乡,也是在所难免。反倒是先生,竟然与玉神殿的尾介子,妖族的万圣子,以及鬼族的鬼赤先后交手,三番两次死里逃生,着实不易。而你既然找到冰禅子的千金,也就是灵儿,由她相助,弄清楚玉神殿的阴谋,便该远离这是非之地,又为何招纳一帮高手呢?你是要对付玉神殿,与鬼妖二族?”

    韦春花已从无咎的口中获悉了他的遭遇,却并不知晓他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玉神殿既有阴谋,势必竭力遮掩,想要弄清楚,又谈何容易!”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为人者,当有自知之明。以我的修为,对付不了玉神殿,也对付不了万圣子与鬼赤。不过,若是以偷袭、蚕食之法,不断灭杀鬼巫与妖人,或能帮着众多无辜的生灵摆脱荼毒之灾!”

    “而这本该玉神殿的职责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算我多管闲事。而看着无数的凡俗老幼惨遭虐杀,于心何忍呢。鬼妖二族作乱,是打着找我报仇的旗号,我又岂能无动于衷,理当予以反击,即使不能根除祸患,至少剪除羽翼,到时候仅剩下几个老怪物,或许难以兴风作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便不怕玉神殿坐守渔人之利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原地踱步,沉吟道:“进退两难,又怎顾得许多!”

    “唉,都说你恶名狼藉,谁知你忧怀天下呢!”

    韦春花背着双手,郑重道:“且罢,老婆子跟定你了,但愿纷争远去那日,我韦家能够重返北邙海!”

    “哎呀,难得老姐姐如此褒奖,足矣!”

    无咎咧嘴苦笑,接着又道:“而实不相瞒,我也并非意气用事,只因神洲封禁之谜,与天书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书?”

    “见到灵儿,你我再说不迟!”

    “此前她易容的仙儿,乃是她的妹子?”

    “嗯,那女子早已不在人世!”

    “灵儿与你的身世相仿,倒也可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觉着可怜呢,活到今日,结识了一位老婆子与众位兄弟,已是莫大的福分呢!”

    “哼!油嘴滑舌!”

    随着交谈已久,各自明白了彼此的遭遇与想法,两人又如同往日般的争执起来,却面带笑容而神色轻松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指向来路,笑道又道:“嘿,老姐姐是说,月鹿山有位穆长老?”

    “贺州星海宗的穆丁长老!”

    “星海宗,早已没了,他是哪家的长老?”

    “哼,那人极为专横,我怕姜玄此去有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穆丁算是故人,他总不会刻意刁难吧。而如今过去了三个月,依然不见姜玄回转。不过,我让他前往碧水崖相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地不宜久留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两人返回原地。

    林彦喜与荀万子尚在歇息,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无咎将他与韦春花的想法如实告知,至于如何对付鬼妖二族,却要多加权衡,不敢有丝毫大意。众人对此并无异议。只是林彦喜提出来,他要返回飞雀岭,将玄灵门所藏的五行金石尽数搬走。此外,以后多加搜集、或购买玄铁,以便彦日与彦烁炼制上昆铁弓与箭珠。无咎一口答应,要林彦喜途中多加小心。之后林彦喜告辞离去,众人就地等候。无咎拿出藏酒分享,又拓印了仙门功法相送。不管是林彦喜的弟子,还是荀万子等青鸾寨的修士,均与他相处甚欢。韦春花听说彦日与彦烁精通符阵之道,便将两人扯到一旁,借口切磋,另有用意……

    两日后的清晨时分,林彦喜返回。据他所说,途中没有遇见鬼族与妖族。

    众人聚到一处,又合计一番,最终在韦春花与林彦喜的提议下达成一致:此行共有十四人,分成两拨赶路,林彦喜带着弟子先行一步,无咎与韦春花带着荀万子五人随后而行。彼此相隔千里,便于藏匿行踪,也便于照应,再由彦日与彦烁,炼制万里传音符而以防不测。再一个,途经之地,每隔两、三万里,打造一处隐秘的传送阵,并拓印成简而人手一份。来日但有意外,只须借助阵法与专门的标记,便可相互救助而免于失散,等等。

    午后时分,动身启程。

    林彦喜带着两位族弟与四位弟子,先行一步。

    无咎与韦春花,带着荀万子、彭苏、卯辉、金代子、汪夫子,在半个时辰之后也踏上行程。而为免泄露行踪,也是依照约定,七人舍弃了高飞,一路横穿山谷丛林而去。途中不用带路,前方有林彦喜指引。因为那位林门主乃是地仙高手,神识可达千里之外,由他及时传递消息,预先避开村落集镇,以及凶险的所在,后方只管随行……

    天黑之后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直至次日的深夜时分,荀万子示意,前方的林彦喜已就地歇息,于是众人跟着他落在一片树林之中。

    无咎落地之后,正要查看远近的动静,而荀万子等人已踏着飞剑,将四周查看了一遍,又在林间布下禁制。他找块草地盘膝而坐,自言自语道——

    “哎呀,有了帮手,就是不同!”

    也难怪他有所感慨,如今多了十几个帮手,均为久经历练之辈,再加上老而弥坚的韦春花,稳重干练的林彦喜,凡事不用他操心,一切便已筹划处置妥当。

    “哼,你也休要得意!”

    一位老妇人坐在身旁,提醒道:“一旦遇见鬼妖二族的高人,你这位先生的一言一行,便关乎着众人的生死存亡,绝不敢掉以轻心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看向韦春花,无言以对,伸手抓出一个酒坛子。而他尚未开饮,荀万子五人凑了过来,一个个眼含热望而满脸的期待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讨酒喝来了。

    无咎连连摇头,拒绝道:“诸位,我并非酒坊的掌柜,这般索取无度,何堪消受啊……哎呀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伸手甩出五个酒坛子,又顺势抛出一个装着千块灵石的戒子,示意道:“我身上的存酒已然告罄,休再讨要,每人两百灵石,各自买酒喝去,一帮嘴馋的家伙!”

    荀万子与他的四位兄弟抓起酒坛,分了灵石,就近坐下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随着相处日久,也渐渐熟悉了这位无先生的性情喜好,而五人非但没有拘束,反而觉着欢快随意。

    无咎饮着酒,回头一瞥。韦春花已是双手结印,忙着吐纳调息。他想了想,问道:“老姐姐闭关日久,乍一出关,便长途跋涉,有无大碍?”

    韦春花兀自闭着双眼,随声道:“赶路而已,并无大碍,而根基位稳,尚待一段时日的调理!”

    “修至地仙者,十不存一,老姐姐能够如愿以偿,我无咎也是颇感欣慰啊!”

    无咎再次拿出一个戒子,分说道:“几块五色石,或能派上用场!”

    韦春花随手接过戒子,禁不住睁开双眼而惊讶道——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之多,莫不是倾囊相赠……”

    戒子内竟然装着一千块五色闪烁的晶石与数百块灵石,着实让她吃了一惊。数百块的灵石,倒也罢了。即使她活了偌大年纪,也不曾见过、或拥有如此多的五色石。她如今已是地仙修为,想要稳固根基,则离不开五色石,奈何此物过于珍贵。

    无咎倒是不以为然,轻描淡写道: “区区几块石头而已,我身上多着呢。即使没了,再抢便是!”他嘴角一咧,笑着又道:“而我的老姐姐只有一个,容不得半点差错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韦春花佯作嗔怒,脸上却露出笑意道:“既然如此,老姐不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天明时分,动身启程。

    如此疾行两日,又歇息一晚。许是碧水崖的方向,过于偏僻,途中罕见村落集镇,便是一度肆虐的鬼族与妖族也不见了踪影。倒是便于赶路,于是众人加快去势。

    不过,途中歇息的时候,韦春花没有忘了她的提议,便是在所经之地沿途布设传送阵。据她所说,六七年间,已在卢洲各地,布下了十几座传送阵。无咎对此大为赞赏,他所赠送的灵石便是为了布阵所用。他相信这一座座转送阵,便是一条条贯穿卢洲本土的捷径……

    这日的午后时分,茫茫的山林原野骤然消失。

    却见前方碧波无际,群峰错落,湖光山色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而湖水的岸边,早已伫立着七道人影,正是先行抵达的林彦喜一行,冲着半空挥手致意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这便是碧水崖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,又称碧水湖……”

    荀万子与彭苏兴奋不已,带头往下落去。

    却听无咎笑道:“诸位,有人相迎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远处的湖面上,果然有人踏风逐浪而来,扬声道——

    “本先生,恭候诸位多时也……”天刑纪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