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六十章 风景甚佳

时间:2018-05-06作者:曳光

    ,!

    感谢:981nanhai、充电宝宝、liyou曝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从梁丘子口中获悉,姜玄返回月鹿谷,扑了个空,根本未见韦合与十二银甲的踪影。他转而前往月鹿山,又被挡在鹿城之外。因为屡次遭到鬼族与妖族的侵扰,月鹿山,以及鹿城,早已被阵法笼罩,严禁外人踏入半步。姜玄只得表明身份,并指名道姓要见百金阁的侩伯,或穆源、艾方子。侩伯与艾方子倒是现身了,却声称韦合与银甲卫招惹了妖族,为了躲避祸端,由穆源带着逃出了月鹿谷。至于去了何方,则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姜玄大为意外,亟待询问详细,而侩伯与艾方子,竟然一反常态,不仅对他极为冷淡,而且不容他进入鹿城。他再次返回月鹿山,指望着能够找到韦合与银甲卫的下落,却发现妖族的踪迹,惊慌失措的他只得匆匆逃离。正当他苦于无奈之际,遇见了梁丘子三人。也是巧合,姜玄当年闯荡玄明岛,认得梁丘子与甘水子。而双方也并非巧遇,原来其中另有缘由。

    梁丘子将自家的来历与来意,以及真相,如实告知姜玄。银甲卫得罪妖族不假,外出躲避也不假,而侩伯与艾方子却说了假话。因为韦合与他的十二位大哥,便躲在数千里外的银石谷。

    姜玄欣喜不已,急着前往银石谷,却被梁丘子拦住,并获悉了其中的隐情。

    原来梁丘子是谎称返回飞卢海,这才离开银石谷。如若不然,只怕难以走脱。倘若姜玄贸然前去,难免遭遇不测。而他之所以离开银石谷,便是寻找无咎的下落。因为只有无咎,方能帮着韦合与银甲卫摆脱拘禁。姜玄不敢耽搁,急忙带着梁丘子三人赶往碧水崖,奈何路途遥远,鬼妖二族猖獗,虽也不断借助阵法,来回还是耗去了四个多月……

    梁丘子的话语声,仍在不紧不慢的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……前后原委,大抵如此。”

    山崖上除了他之外,还站着无咎、甘水子、姜玄,以及汤哥。据说,汤哥已摆了梁丘子为师,成了玄明岛的四弟子。

    而荀万子与彭苏,自从来到碧水湖之后,便担负着守卫的职责,已返回各自的洞府。

    “无老弟,我劝你及早前往银石谷!”

    梁丘子说到此处,缓了一缓,接着又道:“十二银甲卫的来历,我最清楚不过。那群汉子,极其强大,有了修为,更是如虎添翼,且又粗莽憨直,谁不想收为己用呢?那位穆丁长老,并非泛泛之辈。奈何我并不知晓你与他的交情,故而也不便多言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背着双手,一声不吭,却脸色发冷,眼光中怒火闪烁。

    他不能不发怒!

    姜玄长途跋涉,耗时四个月,不仅白跑了一趟,还差点遭遇不测。也幸亏遇到了老谋深算的梁丘子,否则后果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无老弟,迟则有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梁丘岛主,你是说,我的那帮兄弟,遭到了拘禁?”

    无咎终于出声,而脸色依旧阴冷。

    梁丘子道:“我离开之时,穆丁借口防御强敌,于山谷中布设了阵法,再有穆源日夜监管,韦合与银甲卫,休想走出银石谷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穆丁、穆长老!”

    无咎突然提高嗓门,怒道:“我念及旧情,这才让韦春花带人投奔穆源。谁料那个穆掌柜的背后,还有一个穆丁,竟敢欺负我的兄弟,他想怎样?”

    有人扯动他的衣袖,轻声劝道:“无咎,息怒……”

    是甘水子,话语中透着关切之情。

    不远处站着汤哥,始终在留意着师姐的举动,他眼光一瞥,悄悄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姜玄适时说道:“无先生,梁丘前辈所言不差,及早动身,迟则有变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很想即刻赶往银石谷,却又迟疑起来。而正当他两难之际,又有两道人影掠过湖面飞来。

    林彦喜,与韦春花。

    两人察觉这边的动静,前来查看究竟。见到梁丘子师徒三人,不免要相互结识一番。

    韦春花经过一个多月的闭关,修为根基稳固,并稍有精进,如今银发童颜,很是精神焕发。却没有见到韦合与广山等十二银甲卫,急忙询问,待获知原委之后,也不禁怒气冲冲。而曾经寄人篱下的忍气吞声,让她早有所料,如今顾及无咎的脸面,故而不便发作,反而劝说道——

    “月鹿谷也好,银石谷亦罢,均有数十万里之遥,非一日一夕便可抵达。何况我的那位师侄,虽然修为不济,却处事精明,并在我的授意下早有戒备。即使穆丁居心不良,也必然投鼠忌器……”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不急一时。若能延缓几日,当然再好不过,且看——”

    林彦喜也跟着劝说,并挥手拿出一物。

    竟是一张五尺长的玄铁弯弓,儿臂粗细的弓背舒伸斜展,形同一对牛角而蓄势待发。且有紫金炼制的弓弦,并隐隐散发着禁制之威。与铁弓一同呈现的还有一支乌黑的箭矢,拇指粗细,三尺长短,同样刻着诡异的符文。

    “上昆铁弓!”

    无咎尚自权衡不定,两眼一亮。他伸手接过铁弓,分量十足,忙又凝神端详,禁不住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由彦日、彦烁炼制的铁弓,与真正的上昆铁弓,有所差异,却加持了禁制,大有改进,似乎更加的不凡。

    “不知威力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将林家,以及玄灵门所藏的玄铁与五行金石悉数搬来,也仅仅只够炼制三、五张铁弓与数十支箭矢,至于箭珠,更是大费功夫,最终的威力又如何,再过几日或见分晓!”

    这也是林彦喜劝说无咎,不要忙着动身远行的缘故,因为彦日与彦烁炼制铁弓、箭珠,正当紧要关头。倘若就此作罢,难免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无咎又接过箭矢,尝试着搭弓拉弦。不过是稍稍用力,整个铁弓与箭矢,顿时符文闪烁。他顺势举弓向天,随手松开弓弦。只听“嘣”的炸响,一道黑色的光芒激射而去,随之破风呼啸而嗡鸣不绝。眨眼之间,箭矢疾去数百丈,渐渐余威殆尽,这才摇椅晃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,倒也不差!”

    无咎昂头张望,不消片刻,伸手虚抓,将跌落的箭矢抓在手中,与铁弓一并交还林彦喜,旋即又抓出两把黑色的长刀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两把妖刀,为玄铁炼制,本来想着送给我的兄弟,如今看来,铁弓的用处更大!”

    无咎夸赞之余,又拿出一个戒子。

    “这上万块灵石,留作符阵、炼器之用。诸位若有玄铁或五行金石,也不必藏着掖着,拿来换取上古之法炼制的铁弓,稳赚不赔啊……”

    经他一说,韦春花与梁丘子也分别拿出一个戒子。

    韦春花倒也罢了,毕竟跟随无咎多年。而梁丘子的举动,让无咎有些意料,那位玄明岛的岛主,竟是同舟共济的架势。

    林彦喜收起铁弓箭矢与三个戒子,欣喜道:“不出半月,箭珠必有所成,无兄弟,诸位道友,失陪——”

    他要协助彦日、彦烁炼器,径自踏空而去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梁丘子不再多说,点头道:“晚上几日,或也无妨,无老弟,如何安置我四人……”

    长途跋涉而来,途中提心吊胆,他也是倦了,只想歇息一番。

    “些许小事,不用先生操心,诸位,随老身来吧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召唤一声,转身飞出山崖。

    梁丘子举手告辞。

    姜玄虽然没有找到韦合与广山,却也没有白跑一趟,他冲着无咎拱了拱手,跟着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而汤哥离去之际,又忍不棕头道:“师姐……无先生,你怎会认得晚辈……”一块玉牌飞来,被他伸手抓住,看着上面所刻的标记与名讳,愕然:“姬散人……当初的山庄弟子,便是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汤哥,且好生歇息,以便来日,与你的掌柜团聚!”

    无咎面带微笑,目送梁丘子、姜玄与汤哥的离去,而他话音未落,又诧异道:“甘水子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没有跟着师父离去,而是站在山崖上,犹自神色欣然,却左顾右盼道:“汤哥,陪同师尊且去。此地风景甚佳,师姐我要赏玩一二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韦春花带着姜玄、梁丘子,汤哥,奔着数十里外的山岛飞去。

    而甘水子依然兴致不减,在山崖上踱着步子,似乎醉心于此间的风景,一时之间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一旁坐下,不以为然道:“风景甚佳?此地你大可四处游览一番,数百座山峰呢,足够你玩耍数月之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我偏偏喜欢此处!”

    甘水子扭转腰肢,返身到了近前,虽然还是男装打扮,而清秀的面颊上却多了几分靓丽的韵致,尤其她神态话语间,竟然多了女儿家才有的妩媚之色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扭头打量,好奇道:“想不到甘水子道友,竟有乐山乐水之雅兴……”

    “唤我水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水子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娇哼,带着清香的风儿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始料不及,甘水子已他身旁坐下,旋即一双眸子凝视,轻柔的话语声再起——

    “无咎,这多年来,你遭受多少苦难,闯过几多凶险,何不说与我听?”

    “嘿,不值一提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只想躲闪,又忍不住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甘水子与他相距咫尺,眉目神情,一颦一笑,再也清晰不过。他从未在意这个女子的相貌,如今突然发觉,倘若忽略男装打扮,对方也就是二十五、六岁的模样,且五官清秀,面带英气,自有一种清新脱俗的动人韵致。

    “无咎,自从离开飞卢海,我便放心不下……”

    轻柔的话语声,又一次响起,却好像多了莫名的情愫,与隐隐的羞怯之意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禁不住心头一乱,慌忙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而甘水子则是眼波流转,微微垂首,缓了口气,轻声又道:“此番远行,只是为你而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我而来?”

    无咎又是尴尬,又是无措,伸手挠着脑袋,语无伦次道:“哎呀,大老远的,何必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缘分吧#神岛,幽冥界,地下蟾宫……患难与共者,又有几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令师,黄元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你也果然念念不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山崖之上,两人并肩而坐,一个话语轻柔,诉说着纠结不去的情愫;一个抓耳挠腮,竟是忸怩不安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便于此时,突然有清脆的笑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嘻嘻,风景甚佳,无咎公子,好惬意哦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