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六十二章 忘乎所以

时间:2018-05-08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叶秋蓝、书友、长寿秘诀、轰炸机20、失业专干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色中,两道人影飞下山崖。

    平静的湖面上,漩涡出现。随即石门开启,又“砰”的关闭。

    一方寂静而又宽敞的洞穴,呈现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令尊的洞府?”

    无咎收住脚步,抬头张望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经历了一番折腾之后,灵儿已然恢复常态,她不再是那个古怪精灵,且野蛮任性的小丫头,而是一位不染纤尘、知性淡然的白衣仙子。她径自走向洞穴当间的碧玉石榻,款款坐下,盘起双膝,摸出两块晶石攥在手里,旋即双目微阖而胸口轻轻起伏。

    在她身旁的木几上,摆放着一个空的玉瓶。石榻过去,则是一方玉屏。偌大的洞穴四周,尽为翠玉堆砌。依稀有湖水的涟漪,透过玉璧隐约影动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的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掠过四周,看向那坐在石榻上的人儿。

    他与灵儿之间,有着一种说不明白的情愫。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,几度聚散离合,使得彼此好像有着兄弟一般的信赖,兄妹一般的亲切,却又多了生死凝结的情义,以及难以割舍的牵挂与患难相守的默契。不过,当那个熟悉的灵儿,成了绝世动人的仙子,他突然不知如何面对。而对方突然给他胡搅蛮缠,反倒让忙乱的他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遑论原来怎样,今后如何,灵儿,只是灵儿。

    便如他无咎,永远都是那个曾经的公子,曾经的无先生。

    如今不再吵闹,双方和好如初。终于能够看一看,时隔数月的她,有何变化……

    灵儿兀自闭目调息,轻声道:“我吞服了九粒玄丹,闭关了五个多月,本该获得爹爹七、八成的传承,奈何根基浅薄,机缘欠缺,眼下仅仅修至五成,也就是地仙的八层,且又被你扰得心乱而忙于出关,使得境界不增反跌!”

    无咎抱怨道:“哎呀,何必忙着出关呢?”

    “哼,甘水子万里迢迢,只为寻你而来,我若坐视不理,你早便忘乎所以!”

    “忘乎所以?真难听!我岂有你说的那般不堪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摊开双手,很是无辜,旋即摇了摇头,道:“难怪你气息不稳,竟是根基浅薄的缘故。而五个月间,便将修为提升至地仙八层。地仙八层呢,便是我也自愧不如。啧啧,令尊的手段真是出神入化!”

    “爹爹的法门,有违天道,往后的数百年,我的修为或将止步不前!”

    “数百年呢,过于遥远,且顾眼下,自保足矣!”

    无咎走近石榻,拿出一个戒子,示意道:“我给你留了两千块五色石,且帮你度过难关!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灵儿掐动法诀,她身下的石榻突然裂开一个豁口,随即晶光闪烁,浓郁的仙元之气横溢而出。

    无咎瞪大双眼,难以置信道:“五色石,如此之多?”

    石榻下方,是个隐秘的洞穴,虽然仅有丈余方圆,却铺满了五色石与灵石,足有两、三万块。浅而易见,那是冰禅子毕生的积蓄,只为留给灵儿修炼之用。

    灵儿看向无咎,无奈道:“我不缺五色石,缺的是境界感悟,虽也强行修炼爹爹的口诀,却一时难以参悟圆满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抬手挠着下巴,沉吟道:“境界感悟,与机缘造化有关。我有两篇经文,你或可借鉴一二!”

    灵儿并未多想,催促道:“你且将这五色石与灵石收了!”

    在她看来,无咎的修为境界,与她爹爹冰禅子相差太远,所谓的经文,又如何比得上“九转玄丹术”的玄妙呢。

    “此乃令尊所留,使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爹的传承,尽在九转玄丹,五色石对我并无大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功不受禄啊,还是不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我爹的坤元甲,冰离丹,玉冠,价值难以估量,你不也欣然受之,如今几块晶石,你却惺惺作态。且俯首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揪耳朵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坐在榻上,小脸绷着,神情矜持,自有一种绝世冷艳,且又不容置疑的威势。

    无咎禁不住后退一步,瞪眼道:“咦,又翻脸啦,怕你怎地……”而话虽如此,他还是抬手一招,将榻下所藏的晶石取走了大半,自我辩解道:“给你留下三成,以备不时之需!”

    “哼,小子识趣!”

    灵儿的嘴角一撇,神情得意,长袖轻拂,将余下的晶石收归囊中。

    “嗯,丫头刁蛮!”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却无暇斗嘴,劝说道:“你当静修几日,调理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闭关之际,便察觉洞外吵闹,你要远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诸事缠身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陪我,先行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只要说起正事,灵儿便恢复她睿智,且善解人意的本性。

    “晚上几日,料也无妨!”

    无咎伸出一根手指,稍作凝神,指端冒出一点微弱的光芒,分说道:“此乃两篇经文,由我神识凝结,免去拓印的繁琐,你且参悟一二,或有用处——”话音未落,他抬手点向灵儿的眉心。

    灵儿没有躲避,任凭光芒没入识海,旋即闭上双眼,而不过片刻,惊讶道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背起双手,立在榻前,看向不远处的玉屏,随声道:“《天刑符经》,来自上古,有再造命魂之奇,有道是诸般感悟,且观天之道,执天之行,尽矣!《元灵经》,来自民间……”

    他稍作忖思,接着又道:“曾被蛮子,嗯,风不二,一个凡俗中的年轻人,称为《元灵心经》,我为你摘录其中的感悟篇,为修行之正本清源之说。有云:修者为心,正者为行,自当心始,己身了无,行为途表,为所无为。且将两者合一,潜心揣摩,或立地顿悟,亦未可知!”

    灵儿兀自闭着双眼,难以置信道:“两篇经文,一正一奇,相辅相成,主旨妙义贯通。无咎,想不到你境界的修行感悟,如此之深!”

    “嘿,这天下没有看不破的道理!”

    无咎说的简单,却是切身的感受。不管是谁,死过几回,什么都懂了,所谓的大彻大悟也不外如是。他打量着玉屏上的画像,意外道:“那便是令尊、令堂,与你姐妹二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已沉浸在识海的经文中,凝神参悟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注视着玉屏上的画像,默然失神。看到那温馨的画面,便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一家人。片刻之后,他摇了摇头,转身奔着来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有所察觉,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回首一瞥,恰见人儿独坐,身影孤单,一双眸子透着不舍的神色。彼此眼光一碰,诸多情绪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无咎轻声道:“安心静修!”

    灵儿的腮边露出浅浅一笑,拿出禁牌抬手一挥。

    无咎抬脚走向开启的石门。片刻之后,湖面上的漩涡消失。他踏空而起,飘然落在山崖之上。

    月朗星稀,秋夜静寂。

    无咎撩起衣摆,盘膝而坐,翻手拿出一个白玉酒壶,悠然吹着秋风、赏着夜色,饮着酒……

    拂晓时分,他依然坐在原地,却一手托腮,一手拎着酒壶,两眼半睁半闭。他的模样,像是在打着瞌睡,又或是随着飘飞的思绪,去了那遥远的天边而独自徘徊。直至一缕霞光穿过长空而来,他的眉梢微微抖动。仿若游荡的心绪倏然回归,他猛然睁开双眼,收起酒壶,拿出一张兽皮,禁不住惊讶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呀,倒是忘了询问灵儿,这兽皮的用处,还有五元通天,破碎虚空之说,又为何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兄弟——”

    山崖上,冒出一道粗壮的身影。

    韦尚,再不复之前的虚弱疲倦,而是双目炯炯,神色焕发,抬手举足之间,散发着一种高深莫测的威势。

    “韦兄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收起兽皮,站起身来,上下打量,惊喜道:“地仙圆满……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韦尚走到近前,面带笑容:“多亏兄弟在此护法,使我能够安心闭关,所幸伤势痊愈,修为略有寸进!”

    “岂不是说,飞仙境界指日可待?”

    “修至飞仙境界,谈何容易,境界、修为,机缘、运气,缺一不可!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急,我或能助指点一二!”

    “兄弟你……呵呵!”

    韦尚摇了摇头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无咎却在原地踱步,少顷,拿出一枚空白的图简,凝神拓印之后,又拿出一个戒子,示意道:“此乃渡劫的感悟,与两千块五色石,且待机缘降临,韦兄必能如愿以偿!”

    “渡劫的感悟?”

    韦尚接过玉简与戒子,犹自满脸的狐疑。与其想来,即使无咎的神通百变,名声远扬,也不过有着地仙五层的修为,却要指点他这个地仙圆满的高手。他嘴上不说,心里很是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我当年遭遇天劫,倒也侥幸……”

    “飞仙天劫?”

    “嗯,正是飞仙九重天劫!”

    “哦,好像灵儿说过,我倒是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韦尚微微一怔,急忙看向手中的玉简。

    他记得灵儿说过,某人斩杀玉神殿祭司,便是在渡劫之时。而能够迎来、并渡过天劫者,放眼天下,也是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韦尚将玉简与戒子收起,冲着无咎拱了拱手,也不多说,转而带着亲切的口吻问道:“兄弟,你已见过灵儿?”

    这位灵儿的师兄,虽心高气傲,凡事闷在心头,却为人实在。只要与他真诚相待,倒是极易相处。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,说道:“灵儿的根基浅薄,强行提升修为,难免有所不适,且让她静修调理几日!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道人影从远处飞来。

    竟是彭苏,神色匆匆……天刑纪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