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六十三章 真我邪念

时间:2018-05-08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萧萧080、林彦喜、湖北雷哥1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山崖上聚集了一群人影。

    除了无咎、韦尚,以及彭苏之外,还有韦春花,姜玄,与梁丘子师徒三人。

    无咎摆了摆手,示意道:“彭苏,与诸位再说一遍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围坐一起,听彭苏说道——

    “我与荀万子的洞府,位于正北方的千里之外,碧水湖的东西两端,以便遭遇不测而及时应变。昨晚子夜时分,有人抵近湖边。我现身阻拦,竟是一群逃难的修仙同道。据悉,唐木、玄铺、溪山、贡岭,已惨遭鬼族的侵袭。而四地距此,不过三万里之遥。倘若鬼族南来,只怕我碧水崖难逃一劫。那群修士绕道而去之后,林彦喜、林前辈不敢怠慢,命我禀报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居中而坐,左边是韦尚,右边是韦春花,姜玄,对面是梁丘子师徒与彭苏。他没有吭声,而是看向众人。他之前已从彭苏的口中,获悉了鬼族的动向,之所以找来几位同伴,便是为了商讨对策。

    韦尚的腰杆笔直,双目微阖,微微抬起下巴,神情淡漠而又矜持。地仙圆满的高手,自有卓然不群的气度。

    梁丘子的神情微愕,却伸手拈须而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汤哥悄悄打量着他的师姐,而他的师姐,则是看向对面的某人,却又神色躲闪,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
    姜玄倒是没有顾忌,出声道:“哎呀,鬼族竟然来到如此荒僻之地,你我前往银石谷,岂不受阻……”

    他惦记着韦合与十二个银甲卫的安危,只想早日赶往银石谷。

    韦春花也是放心不下,说道:“鬼族固然猖獗,而借助途中早已布设的传送阵,或也无妨,却耽搁不得,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还是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梁丘子沉吟片刻,突然问道:“彭苏,你所打探的消息,应该属实。却不知唐木、玄铺四地,有无鬼巫的大巫出现呢?”不待应答,他自顾分说道:“众所周知,鬼族中人,因修为不同而强弱各异。其中五命、六命的鬼巫,与地仙相仿,虽也强大,尚可对付。而鬼巫之上,又有大巫与巫老,堪比飞仙、天仙一般的存在,便是玉神殿的祭司也要畏惧三分!”

    彭苏摇了摇头,无奈道:“有关详情,那群逃亡的修士也说不清楚,故而,晚辈也无从知晓!”

    “鬼族大巫的神通,有排山倒海之能,无老弟,你我可是亲眼所见啊!”

    梁丘子所提到的乃是一件往事,当年鬼族围攻飞卢海的地明岛,曾施展出排山倒海的大神通,直接摧毁了地明岛的阵法。而彼时,他与无咎均在岛上,曾亲眼目睹了鬼族的强大。他缓了一缓,又道:“依我之见,远离此地为妙!

    姜玄,韦春花,以及梁丘子,都是想要离开碧水崖,以免撞见鬼族而遭遇不测。

    无咎皱起眉头,出声问道:“彭苏,你与林兄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彭苏答道:“我与林前辈,以及诸位兄弟,有心驱逐鬼族,报仇雪恨,奈何林前辈的上昆铁弓,尚未炼成。何去何从,全凭无先生决断!”

    无咎又问:“韦兄,你呢?”

    韦尚的眼皮一抬,淡淡道:“既然灵儿在此,我不会离开半步!”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,依然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他招纳了一群高手,只为对付妖族与鬼族。而如今鬼族便在三万里之外,随时都将逼上门来。而上昆铁弓,尚未炼成,灵儿忙于修炼,一时难以离去。远在银石谷的兄弟们,又生死未卜。眼下究竟是战、还是逃,着实让他难以抉择。因为他不再是一个人,而是带着一群伙伴!

    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老弟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抬手打断韦春花与梁丘子,沉静道:“即日起,韦兄,老姐姐,姜玄,梁丘岛主师徒,与彦日、彦烁,留守碧水崖。我带着彭苏、荀万子五人,林彦喜带着他的四位弟子,分东西两路,就此往北扫荡而去。倘若遇见鬼丘、鬼赤等大巫,由我对付;倘若我去向不明,日后便于银石谷碰头!”

    他要与林彦喜等十人,前去扫荡鬼族,而但有不测,他便将独自面对鬼族的高人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老弟,是否斟酌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,你何必逞强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尚、梁丘子,纷纷劝说阻拦。因为此去凶险莫测,祸福难料。

    许是关心情切,甘水子也忍不住出声,却匆匆低下头去,慌乱地揪扯着藏于袖中的十指,似乎又悔又恨、而又自责不已。

    而无咎只要是拿定主意,从不更改。他拂袖起身,冲着脚下的碧水崖稍稍凝视,旋即拱了拱手,轻松笑道:“诸位,改日再会。彭苏,你我走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急忙起身相送,而两道人影已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韦春花撩起耳边的白发,哼道:“哼,他就是喜欢独断专行!”

    梁丘子点了点头,深有感触道:“嗯,虽也独断,却谋定后动,不过……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胆大泼天!”

    韦尚握着手腕,转动着拳头,似有不甘,自语道:“若非顾及灵儿,本人又岂肯坐守原地……”

    而甘水子注视着那渐去渐远的人影,心头一阵失落。

    这天下之大,如此洒脱随性,桀骜不群,且有胆有识者,又有几人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彭苏,告知林兄,召集兄弟们,我稍后便来!”

    掠过湖面的两道人影倏然分开,一个继续前行,一个落在湖中的山峰之上。短短的几个月,峰顶的碎石,与劈砍的痕迹,已被野草覆盖,而曾经的洞口,倒是依然醒目。

    无咎挥袖撤去禁制,抬脚走入山洞。

    阴暗的洞内,堆积一层厚厚的晶石碎屑,弥漫的仙元之气的当间,坐着一个光屁股的金色小人,见到无咎,他抓着一个戒子凌空飞起,哼哼道:“再给我一个月,修至地仙四层不难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族当前,何来闲暇由你修炼!”

    “你去应付便是,莫要烦我!”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怔,诧异道:“你是我的元神分身,彼此难以远离,否则失去肉身庇护,后果难以想象……”

    金色小人儿,便是他的元神分身,抓着戒子,在他面前的三尺远处踏空盘旋,竟带着满脸的妖邪之色笑道:“嘿,我再塑肉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以后我便是无咎,代你娶个三妻四妾,高宅大院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猛地甩出大袖,小人儿顿时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凝神内视,气海之中,彩虹环绕之间,两个金色小人扭打一团。少顷,仅剩一人,盘膝而坐,眉宇间带着隐隐的凛然正气。

    嘿,小东西,竟妄想取代本尊!不过,如他一般,倒也痛快。否则那已失去的梦想,何年何月才能归来?

    无咎咧嘴微笑,转身走出山洞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两个元神的较量,不如说是两种念头的冲突。至于哪一个才是真我,哪一个方位邪念,说句实话,他也感到迷茫……

    须臾,抵达湖边。

    林彦喜与他门下的弟子,海元、蓉女,风峦、风松,以及彭苏、荀万子、卯辉、金代子、汪夫子,共计十人,已先到一步。

    海元与蓉女,乃是一对道侣,中年光景,人仙七、八层的修为;风峦与风松,乃是一对同族的兄弟,三十多岁的模样,人仙四、五层的修为。彭苏与荀万子,精明强干;卯辉与金代子,身躯高大;汪夫子,清瘦文弱,而无论彼此,均为人仙七层以上的高手。

    众人聚到一处,又合计一番。片刻之后,达成一致。

    林彦喜留下几枚传音符,与一枚拓有传送阵的图简,带着四位弟子往东而去。无咎带着彭苏、荀万子五人,往西而行。待双方相隔千里之后,转而往北。

    接连数日,途中并无异常。倒是遇见几群修士,却也问不出个所以然。一个个惊慌之人,根本没有见到鬼族的踪影便匆匆踏上逃亡之路。鬼族的猖獗,也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七日后。

    黄昏。

    一行六人,穿过丛林,又翻越山岗,渐渐放缓去势。

    数十里远外,是个山谷,有大道横贯东西。大道的北侧,有个占地数里、溪水环绕的山坳。山坳上,房舍错落,还有十字街道纵横其间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那应该便是唐木镇——”

    “七日,赶了三万多里,据图简所示,应该不差!”

    荀万子与彭苏拿出图简查看,卯辉、金代子与汪夫子则是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镇上不见人烟?”

    “据悉,此地已被鬼族祸害!”

    “难怪如此,是否歇宿一晚……”

    “至今未见凶险,鬼族应该并未南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否便可返回碧水崖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听先生吩咐……”

    五人冲着前方眺望片刻,扭头看向无咎。

    而无咎同样是一脸的糊涂,说道:“林彦喜的途中也颇为顺利,明日便可抵达溪山镇!倘若鬼族另寻去处,我倒是宁愿白跑一趟!”

    他与林彦喜,均有着强大的神识,只要飞在半空,便能察觉千里之外对方的动静。故而彼此每日都要联络几回,以便遭遇不测而有所照应。

    “且去镇上歇息,明日再行计较!”

    无咎见天色已晚,他抬手一挥,继续往前飞去。荀万子等人也变得轻松起来,踏着剑光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小镇就在近前。

    此时,夜色四合。

    一轮明月爬上山头,整个镇子笼罩在淡淡的月辉之下。而街道上并无烧杀劫掠的痕迹,也没有断壁残垣的灾难景象,却又家家关门闭户,显得异常的寂静而又诡异。

    无咎稍作盘旋,带着五位伙伴落在小镇的十字街道之上。

    而便在落地的瞬间,一阵彻骨的寒风突如其来……天刑纪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