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六十四章 唐木遇险

时间:2018-05-09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大明布衣甲、0旖芳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寒风扑面而来,在身旁打着旋转,带着呜咽的声响,又卷起一道道的烟尘,掠过青石板的街道倏然而去。

    六人均为仙道中的高手,有灵力护体,而不管是无咎,还是荀万子与几位伙伴,皆是心头一凛。

    一轮惨白的明月,斜挂天边。呜咽的风声,犹在隐隐回响。而清寂的街道之上,似乎并无异常。只是街道两旁的宅院与屋舍,多了一层淡淡的雾霭,催动神识看去,一时竟然看不分明。

    荀万子与众人换了个眼色,奔着不远处的一个小院走去。

    小院,低矮简陋,院门,破旧不堪。

    荀万子走到门前,停下脚步,稍加查看,抬手挥出一道剑光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破旧的门扇如同朽木炸碎。随之一团雾气倒卷而出,彻骨的寒意更加浓烈了几分。

    荀万子是早有防备,急忙闪身后退而拔地蹿起。

    悬空数丈,小小的院落尽收眼底。而除了笼罩的雾气,依然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只当是过于谨慎,导致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荀万子摇了摇头,自嘲道:“莫说人影,鬼影也不见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彭苏与几位同伴也跟着轻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鬼族来袭,镇子上的人,早已逃离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安心歇息一宿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言不差,明日与林前辈碰头,便可回转……”

    “荀兄,且找个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得擅自行事!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连日赶路,提心吊胆,很是疲惫,只想找个地方歇息。谁料却被制止,各自循声看来。

    无咎独自站在一旁,提醒道:“诸位所修炼的阵法,唯有五人联手,凡能显现威力,否则将不堪一击。故而相互之间不得远离,切记!”

    他虽然为人随和,喜欢说笑,而谈及正事,却从不含糊。

    众人会意,举手称是。

    荀万子遵循吩咐,从半空中飘然落下,而无意间抬头一瞥,惊讶道——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荀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何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鬼族来袭……”

    荀万子落地之后,不及分说,抬手一挥,匆匆道:“无先生,诸位兄弟,这边来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不明所以,随其往前。

    循着街道往北,不多时便已到了山坳的另一侧,又绕过街角的房屋,是大片的洼地与山林。一个占地数十丈的院落,矗立在空地之间,却灯火闪烁,人影晃动……

    “且看——”

    “咦,怎会有人呢?”

    “此前毫无动静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衣着服饰,五官相貌,分明是修士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收住脚步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,清清楚楚啊,整个唐木镇,并未见到半个人影。而此时此刻,那庄院门前的灯笼,进进出出的人影,俨然便如正常人家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荀万子与兄弟们不知所措,只得求助于此行唯一的前辈,也是众人的主心骨,无先生。

    无咎也是大为意外,却不假思索道:“退——”

    而便于此时,有人扬声唤道——

    “今晚月朗风清,又逢唐府添丁之喜,有请诸位高人入府饮杯水酒,唐某将不胜荣光,呵呵!”

    庄园门前,站着一位老者,冲着这边拱手致意,显得颇为真诚好客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进退不得,又狐疑不已。

    无咎正要离开这古怪的小镇,却不想有人邀请饮酒。他转过身来,眉梢一挑。立足所在,与庄院仅隔二十多丈,空旷的街道之上,他与五位同伴极为醒目。他迟疑片刻,冷峻的脸上露出笑容——

    “既为添丁之喜,岂容错过!”

    无咎突然改了念头,奔着庄院走了过去。荀万子似乎心领神会,也不质疑,收起飞剑,与几位兄弟尾随其后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到了庄园门前。

    院门上的横匾,还真的刻着“唐府”二字。洞开的大门台阶上,站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,布衣、挽髻,须发灰白,个头壮实,并隐隐散发着筑基的威势,显然是位仙道中人。而老者的身旁,另外站着一个年老的男子,佝偻瘦弱,看不出丝毫的威势,像是位凡俗的仆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,难得几位高人大驾光临!”

    老者笑脸相迎,拱手施礼,旋即又闪开一步,示意道:“请——”

    “嘿嘿,多谢盛情相邀!”

    无咎举手还礼,却并未忙着踏上石阶,而是左右踱步,夸赞道:“嗯,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唐家主的气色不错呦!”

    荀万子与四位兄弟相视无语。

    那位唐家主虽然脸上带笑,却笑容僵硬,脸色青白,更像是重病缠身之人。而他并未在意无先生的恭维,而是盯着对方移动的脚步,似乎想要找寻什么,却又一无所获……

    “诸位兄弟,且讨杯喜酒,沾沾喜气,嘿!”

    无咎撩起衣摆,缓步踏上石阶,不忘冲着唐家主微笑致意,又冲着对方身旁的仆人投去深深一瞥,这才抬脚踏进院门。

    荀万子与四位伙伴,紧跟着无先生,而便在穿过院门的瞬间,似乎有莫名的寒意逼迫而来。尤其院门两侧的白灯笼,毫无喜气可言,反而平添几分阴森,令人心神不安。

    而进了院子之后,无咎与荀万子五人皆是一怔。

    院外虽然冷清,院内却是另一番情景。宽敞的庭院中,摆了十几张木桌,坐着数十个男女,均为修士的模样,各自散发着筑基、或人仙的威势,像是前来贺喜的宾朋,却又默不作声,一个个神情淡漠。四周的廊檐下,挂着一圈白灯笼。而曾经的明月,不见了,只有朦胧的雾气,笼罩在庭院上方……

    “尊客,请坐——”

    佝偻的身影走来,伸手指向一张空置的木桌。

    是那位瘦弱苍老的仆人,话语低沉,吐出四个字之后,默默穿过庭院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桌前,左右张望。

    所在的木桌四周,仅摆放三个石凳。而旁边的木桌,却摆放四个石凳,坐着一对中年男女。

    无咎从邻桌抓过两个凳子,然后挪动脚步,坐在空余的凳子上,很是心安理得的模样。

    荀万子与四位兄弟倒也默契,就势围坐一桌。

    “幸会!”

    无咎坐稳屁股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中年男女慢慢扭头看来,又慢慢回过头去,皆神情淡漠一言不发,仿若他这个同桌并不存在。

    无咎却没有一丝觉悟,寒暄道:“两位贵姓啊,如何称呼……”依然没人理会,他竟伸手拍向女子的肩头,笑道:“这位道友……”他的手指刚刚触及女子的衣衫,突然响起一声尖利的嚎叫——

    “色鬼,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此时,整个庭院却是死气沉沉。突如其来的尖叫声,霎时打破了沉寂。不管是荀万子、彭苏,还是在场的修士,皆齐齐的看向一处。

    却见某人僵着右手,伸向邻座的女子。

    而那位女子,却如同真的撞见色鬼一般,怒目圆睁,神情狰狞、凄厉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无咎始料不及,急忙缩手,讪讪笑道:“误会,误会……”他的眼光看向荀万子等人,尴尬又道:“真是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无风的庭院,突然灯笼摇晃,雾气弥漫。

    随即有人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唐府添丁之喜,理当庆贺一番,且摆下百日酒,答谢诸位宾朋的到来!”

    正屋门前,站着三人。一个是此前的佝偻老者,一个是唐家主,还有一个青年男子,抱着一个裹在襁褓中的婴孩。

    仆从老者,伸手“啪啪”拍了拍巴掌。从后院冒出四人,同为老者,各自举着托盘,奔着庭院走来。托盘上摆着酒盏,被依次送到每桌的客人面前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无咎所在的桌子,送来三个装着酒水的陶碗。

    “薄酒一杯,不成敬意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唐家主的笑声在庭院中回荡。

    在场的宾朋,纷纷端起酒碗。

    之前尖叫的女子,似乎已忘缺了色鬼的存在,与同桌的男子,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而无咎端起酒碗,凑在鼻端嗅了嗅,与邻桌的荀万子五人使个眼色,又将酒碗原封不动放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,此乃我的孙儿,与诸位当面道谢!”

    唐家主走向庭院,年老的仆从与青年男子跟在身后。青年男子所抱着的婴孩,应该便是唐家主的孙儿,所谓的当面道谢,不外乎是要当众接受道贺。

    哼,如此场面,似曾相识啊!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院中的情景,留意着四周的风吹草动。而正当他左右张望之际,唐家主竟然带着他的孙儿,越过在场的客人,直奔他这桌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尚不知高人如何称呼,能否为我唐家孙儿增福添寿……”

    唐家主不仅奔向这桌,而且奔向他无咎本人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,我乃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颇感意外,谦逊摆手,而他正想着如何蒙混过关,青年男子已隔着桌子将襁褓递了过来。他不由得睁大双眼,神色一凝。

    襁褓再也寻常不过,一个粗布包裹罢了,却罩着一层淡若的禁制,而显得有些另类。襁褓之中的婴孩,也真实无误,却双目紧闭,肤色青白,毫无生机,显然是个死婴……

    无咎脸色一变,掀桌而起,怒声喝道——

    “动手——”

    与此刹那,“轰”的一声闷响,襁褓中的婴孩突然炸开,随之一道迅猛的杀机扑面而来……天刑纪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