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六十五章 鬼影重重

时间:2018-05-1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砸锅卖铁人、充电宝宝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怎么也想不到,襁褓中的死婴竟会炸开。

    所爆发的威力,如此的突然,如此的迅猛,如此的令人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无咎离地不过三尺,他无从躲避,猛然抬手一挥。霎时寒气奔涌,片片寒冰闪现。不过眨眼之间,他的前后左右多了一层厚厚的玄冰。而玄冰之中,还有一男一女,那狰狞的神情,锋利的短剑,虽被禁锢不动,却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同桌的男女,竟然出手偷袭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而无咎刚刚施展出化妖术,威力尚未显现,强横的杀机霍然而至,随即一声闷响而玄冰崩溃。他应变不及,往后飞去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直飞十余丈,狠狠撞在院墙之上,顿时光芒闪烁,那看似寻常的石头墙,竟如铜墙铁壁一般的坚硬。

    无咎狼狈落地,脚下踉跄。化妖术虽然崩溃,强大的防御却毋庸置疑。而他尚未缓口气,两眼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便在他遭到偷袭的瞬间,院门已然“咣当”关闭。随即几道人影忙乱而来,竟是荀万子五人,飞剑在手,后背相对,结成一个小小的阵势。虽然各自并无大碍,却是惊恐不已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出先生所料,鬼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岂止鬼族,这是鬼窝。所谓的宾朋,均为炼尸、鬼煞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鬼窝,还是阵法陷阱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才的偷袭,乃蓄意而为,只为对付先生,先生是否无恙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要慌乱,且听先生吩咐……”

    灯笼摇晃,阴气森森。整个院落,已被杀机笼罩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惊咦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无咎,你竟能躲过鬼婴的自爆一击……”

    出声之人,正是唐家主。他站在庭院之中,他的左右则是青年人与几位仆从模样的老者。而在场的数十个宾朋好友,或炼尸鬼煞,则是站立四周,皆手持飞剑,一个个死气环绕而杀机森然。而之前参与偷袭的一男一女,已随同崩溃的玄冰炸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冲着荀万子五人使个眼色,然后摇摇晃晃站定。他打量着那个唐家主,好奇道:“老鬼,你究竟是谁,我缘何不认得你呢?”他抬手一指,又问:“你总不会预先知道本人要来,这才摆下如此阵仗吧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唐家主的神态举止,虽然诡异,却还是老样子,似乎与鬼族没有关系。而左右的仆从,数十个已呈现出炼尸症状的修士,以及这阵法笼罩的院落,表明他并非寻常之辈。只是他依然纠结他的鬼婴,阴沉道:“你且说出你所施展的神通,我再告知此间的详情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一闪,脱口道:“玄武变!”

    “玄武变?”

    “嗯,妖族的化妖术!”

    “妖族?”

    唐家主神色狐疑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示意,神秘兮兮道:“嘘!此神通,为万圣子所传,切莫让他人知晓!”言罢,他耸耸肩头,不解道:“今夜怎会这般巧合呢,竟撞进鬼窝,晦气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唐家主的身形突然扭曲,旋即倒在地上,随之光芒闪动,原地多了一位银须银发的老者,散发着强大的威势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他左右的随从也现出原形,随着一具具冰冷的肉身被抛在地上,庭院中多了六位老者,均为五命、六命的鬼巫高手。

    “鬼族的大巫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恍然大悟,惊讶道:“你我也算老相识,却不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来到卢洲之后,他与鬼族打过数次交道,也与鬼族的几位大巫交过手,却弄不清对方的名讳。尤其那几个老鬼,都是银须银发,形容枯槁的死人模样,也着实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“我乃鬼宿!”

    “哦,鬼宿大巫,幸会!”

    无咎看向那个假冒唐家主的老者,又看向地上的尸骸,疑惑道:“唐家已遭覆灭,尔等夺舍也就罢了,却为何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的夺舍之术,便是以神识、阴魂,或元神、阴神,窃据他人的肉身。此术过于阴损,常人不屑为之。而鬼族却偏好此道,并将其修炼成了一个邪恶的法门。不过,又是夺舍,又摆出添丁庆贺的场面,显然一切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鬼宿竟阴测测一笑,分说道:“月圆之夜,适宜炼尸。恰逢这群尸煞,晋阶鬼煞之时,又炼出鬼婴,当真是喜上加喜啊。而叫人更为惊喜的是,你无咎来到此地,于情于理,都应该庆贺一番!”

    他稍稍一顿,大度又道:“无咎,只要你交出玄鬼圣晶,我便放你离开唐木镇,如何?”

    此人说话,虽然半真半假,居心叵测,却也不难揣度此间的原委。

    鬼族毁灭了唐木镇之后,并未远去,而是就地藏匿,炼制鬼尸。许是到了炼尸的关键时刻,无咎突然到来。鬼宿,乃是堪比飞仙的七命鬼巫,见到无咎,当然不肯罢休,便佯作唐家主,以孙儿百岁酒的借口,骗他一行六人踏入庄院。而庄院早已布下阵法陷阱,故而如此这般。

    “玄鬼圣晶,便是我在玄鬼殿捡的那块石头?”

    无咎很是诧异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

    鬼宿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此物有何用处呢,以至于让诸位从雪域追到卢洲?”

    “与你来说,并无大用,却为鬼族的圣物,不容丢失啊!且交还圣晶,彼此的恩怨一笔勾销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将那块石头,当面还给鬼赤,或是鬼丘。你该知晓,一人为私,两人为公,如今只有你一位大巫在此,我是怕你说话不算话!”

    无咎似乎被鬼宿的劝说所打动,却极为的谨慎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鬼宿拈须笑道:“我鬼族仅有五位大巫,有我一人在此足矣!交出圣晶,我既往不咎。如若不然,你休想走出此地!”

    “且罢,但愿你言而有信,还你圣晶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很是沮丧,抬手抛出一物。

    竟是一颗三寸大小的圆珠,划空而过,滴溜溜打转,并散发着莫名的气机。

    鬼宿瞪大双眼,面露惊喜,禁不住伸手抓去,又止不住一阵狐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又是三颗一模一样的圆珠飞出,一颗奔着院门而去,两颗飞向人群。

    鬼宿察觉上当,怒道:“尔敢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刹那,四颗圆珠相继炸开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鬼宿的手掌,刚刚触及圆珠,眼前雷光一闪,狂猛的力道带着震耳的轰鸣怒卷而来。他慌忙强驱法力,却手掌巨疼,难以支撑,忍不住离地倒飞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四位鬼巫同样是毫无防备,只等着查看圣晶的真伪。要知道玄鬼圣晶,乃是鬼族的圣物,而除了几位大巫与巫老,从来没人见过它的真容。谁料等来的并非圣晶,而是电闪雷鸣般的轰击。各自大惊失色,匆忙后退。

    而在场的数十个尸煞,犹自愣在原地,在成为真正的鬼煞之前,神识难以自主,故而也分不清凶险,更不知道躲避,顿时被炸得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又一声轰鸣,来自院门。雷光闪烁,禁制摇晃。而院门紧闭,阵法依然笼罩着整个院落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一指——

    “兄弟们,破阵——”

    荀万子与四位兄弟早已蓄势以待,齐齐出手。五道剑光呼啸而去,霎时化作一头白色的虎影而狠狠撞在院门之上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轰鸣炸耳,威势狂乱,整个院落都在颤抖,而院门依然封闭如旧。

    鬼宿撞上墙壁,“砰”的落在廊檐下。他狼狈站立,举起右手。这才发觉半截衣袖与半截手掌没了,只剩下光秃秃的手臂与狰狞的白骨。而伤势如此惨重,竟然不见一滴血迹。他面皮哆嗦,挥臂猛甩,残缺的手掌已然恢复完好,而难耐的痛疼却依然如旧。他看着混乱的庭院,折损过半的尸煞,又是咬牙切齿而恨恨难平,抬起左手抓出一个人骨骷髅,怒道:“小贼无咎,我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四位鬼巫也被迫退到了十余丈外,虽也慌乱不堪,却并无大碍,旋即返身冲来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正当此时,院外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封闭的院门,突然穿过一道火红的烈焰。摇摇欲坠的阵法再也不堪支撑,“喀喇”崩溃。法力反噬之下,院门、房舍、围墙,随之炸碎倒塌,并燃起熊熊火光……

    “兄弟们,冲出去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带着荀万子五人拔地而起,冲出庭院。而正要借机远遁,一个白骨骷髅飞到头顶。霎时黑风盘旋,阴气弥漫,鬼影晃动,凌厉的杀机铺天盖地而来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庭院中又是几道人影飞起。

    眼看着便要陷入重围,无咎抓出两颗圆珠扔了出去,顿时“轰、轰”两声炸响,夺目的火光照亮了半空,狂烈的杀机吞噬四方。他深知箭珠的威力,不敢怠慢,挥手示意,带着荀万子等五位兄弟抽身躲避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,火光犹在,轰鸣回响,鬼影乱撞……

    一行六人,落在数十丈外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正要带着兄弟们趁乱逃走,却又猛然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鬼影消散,黑云淡去。一轮明月,孤悬天边。

    而朦胧的夜色下,二、三十道人影占据四方,竟是围困的阵势,已然断绝了兄弟们的去路。寂静的街道之上,鬼火点点。曾经关闭的院门、屋门,相继打开,从院里,从屋内,从地下,冒出一个个僵硬的人影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