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六十六章 师徒有难

时间:2018-05-1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欢度oo国庆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荀万子五人面面相觑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无咎也是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人影,乃是鬼宿与四位鬼巫,以及从唐府废墟中幸存的鬼煞;而街道上冒出的人影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小,应该是镇子上的凡人,足有数百之多,皆神情呆滞,举止僵硬,显然已被炼制成了鬼尸。

    也难怪初到此地,便古怪非常,原来整个唐木镇,都成了鬼族炼尸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罪该万死,我要让你尝一尝,万鬼炼魂之苦……”

    半空之中,响起鬼宿的怒吼声。

    “我呸!”

    无咎却是前后张望,昂首啐了一口。直至此时,除了那个鬼宿大巫之外,唐木镇再无第二个鬼族的高人出现。他与荀万子五人使个眼色,踏空而起——

    “老鬼,当我怕你不成!”

    转瞬之间,人在半空。

    鬼宿与四位鬼巫,以及二十多个鬼煞,环绕四周。

    无咎身陷重围,浑然不惧,扬声叱道:“老鬼,你残害无辜,丧尽天良,本先生若是不将你挫骨扬灰,又如何对得起唐木镇惨死的亡灵!”

    “呵呵!好大口气……”

    鬼宿怒极发笑,猛然举起手中的白骨骷髅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刚刚晴朗的夜空,再次黑云密布,阴风盘旋。随即整个镇子上的炼尸,像是受到召唤,慢慢停下脚步而昂首看天,一个个发出呜咽的悲鸣。森然的杀气沸腾弥漫,颓废冰寒的死意充斥四方。紧接着一道道鬼影,出现在黑云之中,足有数百之多,似乎与地上的炼尸相对呼应,俨然结成一张夺魂索命的天罗地网……

    无咎不敢怠慢,抬手抓出他的撼天神弓。

    “箭射日月!”

    随之金弦爆鸣,一道烈焰呼啸。

    一声断喝犹在寒风中回荡,又是一声春雷在黑暗中震响——

    “星雨落花!”

    夜空之中,一道剑光突如其来,猛然炸开,霎时爆出万千剑芒,却并非攻向鬼宿与四位鬼巫,而是缤纷如雨,铺天盖地奔着街道上的炼尸急袭而去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荀万子、彭苏、卯辉、金代子与汪夫子,并未站在原地看热闹,而是转身奔着镇外冲去。只要有炼尸挡路,便挥剑斩杀。五人首尾相衔,前后照应,一路所向披靡……

    鬼宿依仗人多势众,正要施展神通,痛下杀手,谁料一道烈焰箭矢呼啸而来。他见识过神弓的威力,急忙抽身躲避,却不忘祭出手中的白骨骷髅,只想着借助万鬼炼魂大阵封住四方而以免无咎趁机逃窜。

    而躲避之际,半空中突然炸开万千剑芒。

    鬼宿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四位鬼巫与一群鬼煞,被那突如其来的剑芒逼得慌乱后退。而夜空之中,随之闪现出一道人影,与那个无咎一模一样,显然是他的元神分身,之前便躲在暗处,根本没有踏入唐府的院门,只等着在关键时刻施展偷袭。而那万千剑芒,当真是缤纷如雨,卷起一阵五颜六色的旋风,从房舍、院落、街道横扫而过,所及之处,一具具炼尸扑倒在地……

    “小贼可恶,他成心毁我炼尸……”

    鬼宿尚自愤怒,又蓦然一惊。

    闪念之间,他已疾遁百丈。而一股强悍的杀机,笼罩而来,如影随形,竟然难以摆脱。尤为甚者,那道火红的烈焰箭矢,即使快如闪电,却接连转向,瞬间到了眼前……

    鬼宿还想躲避,有心无力。他的遁法,足以强大,却躲不过闪电之快,尤其是一道会拐弯的闪电。更何况杀机禁锢,也根本不容躲避。他急忙双手乱舞,身前扭曲,四周闪过一层诡异的法力。而他的神通尚未显威,一道火光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轰然而至——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便好似惊雷闪电,霹雳炸响,又彷如洪荒之火,于亘古长夜降临。

    鬼宿只觉得整个身子飞了起来,仿若奔流到海的宣泄释然,却又瞬即分裂成无数块,如同乌云溃散而痛苦寂灭,有着难以想象的轻松……

    他刚想着就此飘然远去,却又一阵神魂颤栗。

    一道火红的闪电冲天而去,随后落下片片破碎的尸骸。他已被箭矢击中,肉身炸得四分五裂……

    鬼宿咬牙掐动法诀,随之阴气盘旋,飘散的魂影聚集而来,不过转瞬之间他又再次显出身形,却摇晃虚实不定,犹自满脸的恨意,抓过一个纳物戒子,竟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夜色之中。而逃遁之际,又恨又怒的话语声在风中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无咎,你与月仙子,先后毁我肉身,此生不死不休……”

    便在鬼宿遭到重创之际,四位鬼巫已远远逃开,此时更加慌乱,匆匆忙忙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追赶,而是挥袖一甩,数百剑光呼啸而出,将半空中幸存的鬼煞与镇子上的炼尸斩杀殆尽。又一道相同的身影踏空飞来,与他合二为一。他在踏入唐府之前,暗中留下元神分身。也果然不出所料,不仅是唐府,整个唐木镇,都成了鬼窝。

    街道之上,五道人影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荀万子遵循吩咐,与四位兄弟杀出了镇子。尚未远逃,危机已然逆转。五人惊喜不已,掉头冲了回来。

    只见半空之中,依然剑光闪烁,却再无半个鬼影,强大的鬼宿大巫竟然带着四位鬼巫逃走了。而镇子的街道之上,躺满了炼尸的残骸,而那毕竟是来自凡俗的男女老幼,使得惨烈的场面又多了几分异样的肃穆。

    荀万子与兄弟们停下脚步,喘着粗气,依然有些慌乱,而各自的眼光中却闪烁着隐隐的振奋之色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面对强大的鬼族,且又陷入重围,竟然取得全胜!

    荀万子抬起头来,响亮道:“先生,何不乘胜追击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声“先生”,带着由衷的敬意!

    彭苏与卯辉、金代子、汪夫子也是斗志昂扬,止不住的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踏空而立,手持大弓,神色端详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仅仅射出一箭,便击败了强大的鬼宿,看似出乎所料,却又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因为借助了季渊的上古法门,这次使得神弓的威力大增。

    而撼天神弓的威力,仅限于此?

    若是能够一箭射死鬼宿那个老鬼,才是厉害呢,闲暇时分,不妨继续琢磨而加以改进!

    而月仙子,亦曾毁去了鬼宿的肉身?一个容颜绝世的白衣女子,竟也如此凶狠……

    无咎点收起大弓,正要落下身形,却又凝神远眺,出声道:“荀万子,带着兄弟们将镇子烧了,也算是给惨死的冤魂一个交代,之后借助传送阵返回碧水崖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已闪身遁向远方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去往何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彦喜师徒有难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山谷的草地上,五人在歇息。

    居中而坐的中年男子,林彦喜。两旁的是他的弟子,海元、蓉女,与风峦、风松。

    其中的海元与蓉女,早早的便拜在林彦喜的门下,随着朝夕相处、日久生情,两人最终结为道侣。林彦喜身为师父,倒也乐见其成,之后他开创了玄灵门,又收了一对同族的兄弟为弟子,便是风峦与风松。

    五人接连赶路,行到此处,天色已晚,就地歇息。正当风清月明,不免说些闲话。

    “师尊,明日能否抵达溪山镇?”

    “哦,溪山镇距此不过三千里,明早赶路,午后便可抵达!”

    “据说,溪山镇有鬼族出没,你我这般贸然前去,倒是不敢大意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松,看你心神不定,莫非惧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与师尊与师兄、师姐同行,何惧之有?倒是你阿峦,一路之上疑神疑鬼……”

    林彦喜自顾两眼微闭,神态威严。

    海元与蓉女见两位师弟争吵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而风峦与风松却是各不相让——

    “我并非疑神疑鬼,而是谨慎起见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无先生已先行抵达唐木镇,并未遭遇鬼族。而溪山尚在三千里之外,你又何必担忧呢!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清楚,师尊说了,无先生在途中没有遭遇鬼族,而抵达唐木镇之后,吉凶未卜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一行,必然无恙。且来日相聚,便可回转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倒也未必!无先生的名头太过招摇,但有风声,鬼族群集而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兄弟打个赌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怎讲?”

    “倘若无先生遭遇鬼族,我输给你一块灵石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块?再不能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风松想着赚取灵石,催促风峦与他打赌。而风峦却眼光闪烁,好像在权衡利弊得失。他正要劝说,却见对方诧异道:“十余里外,有火光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何处?”

    “又没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风松回头一瞥,取笑道:“阿峦,你不敢赌约也就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风峦依然冲着远方凝望,摆手道:“像是鬼火,一闪即逝。而鬼族聚集之地,阴气过盛,阳气冲撞,便有鬼火,师尊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得煞有其事,并向师父求证。

    海元与蓉女也忍耐不住,扭头看去。所在的山谷,颇为空旷,而神识所及,并无异常。

    林彦喜却睁开双眼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风峦与风松以为师父动怒,顿时吓得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林彦喜并未责怪两位弟子,而是默然片刻,突然站了起来,低声道:“多加小心——”旋即拂袖一甩,他人已踏空而去。

    风峦与风松面面相觑,海元与蓉女也是惊讶不已,而各自不敢大意,急忙跳起身来。

    月夜下,五道人影掠过山谷。

    须臾,抵达山谷的尽头。再越过一片茂密的树丛,却见树丛的背后,另有一片低洼的空地与一个隐秘的洞口。而洞口与洼地之间,又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阴气,即使有风吹来,依然凝而不散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