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六十八章 野心不小

时间:2018-05-14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书友229729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林彦喜,委顿在地,嘴角挂着血迹,大口喘着粗气。四位弟子也是狼狈不堪,神色惶惶。

    半空中,三道人影,踏着阴风,愈来愈近。

    那是鬼夜与两位鬼巫,再次围攻而至。看他三人满脸的杀机,显然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“唉,想不到一念之差,我师徒命丧此地……”

    林彦喜叹了口气,眼光中闪现一丝决绝之色。

    谁料便于此时,远处传来叫卖声——

    “玄鬼圣晶在此,便宜了,贱卖了……”

    而鬼夜与两位鬼巫,听到“玄鬼圣晶”四字,便仿佛听到召唤,受了致命的诱惑,竟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彦喜师徒五人,抬头观望。

    那隐隐约约的叫喊声,犹在远处,而一道淡淡的光芒,已风驰电掣般,划过夜空而来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光芒隐去,数百丈外的半空中,匆匆现出一道人影。其大袖飘飘,头束玉冠,相貌年轻,神态不羁……

    “无咎?”

    鬼夜惊讶一声,与两位鬼巫使个眼色,旋即迎了过去,左右散开,如临大敌的阵势。

    “无咎……无先生,真的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林彦喜也是大为意外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,再也熟悉不过。而他如此匆忙,大呼小叫,显然是为了阻止鬼夜,以便救下师徒五人。而玄鬼圣晶,又是何物,竟然让鬼夜与两位鬼巫,如此的关切?

    林彦喜伸手挣扎,四位弟子急忙搀扶。他喘着粗气站起身来,犹自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无咎,圣晶何在?”

    鬼夜带着两位鬼巫,逼向那突如其来的人影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无咎。

    唐木镇,距此一千多里,只要他人在高空,很容易发现这边的状况。故而,他刚有发现,便不顾一切赶了过来。因为他知道,天虎剑阵,只能对付五命、六命的鬼巫,否则将凶多吉少。果然尚在途中,林彦喜师徒已陷入绝境。想要施救,为时已晚。于是他急中生智,大声叫喊着贱卖“玄鬼圣晶”。不出所料,鬼夜与两位大巫,再也顾不得林彦喜师徒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无咎稳住身形,翻手抓出一物,高高举起,示意道:“圣晶在此,只须五千块五色石,便可拥有,当真便宜!”

    他手中之物,裹着禁制,而凝神辨认,还是能够看出圆珠的形状而似乎显得颇为不凡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鬼夜的眼光闪烁,继续往前逼近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将圆珠藏于袖中,叫嚷道:“莫要过来,否则我毁了它!”

    鬼夜只得收住去势,神色狐疑。他与无咎,相隔仅有三十丈,而两位鬼巫,一左一右就位。

    “无咎,你怎会如此的好心,竟然主动奉还圣晶?”

    “鬼宿说了,此物对我无用,不如拿来换点好处!你譬如五色石,五、六千块,足矣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提起鬼宿,使得鬼夜有些意外。他冲着远方的夜空眺望片刻,幽幽道:“我没有那么多的五色石,如何是好呢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鬼族的大巫,好像囊中羞涩,话语中多了一丝歉意。

    “坐地起价,就地还钱。老鬼,你有几块五色石,且如实道来!”

    似乎是奇货可居,无咎竟然在讨价还价,而他低头一瞥,嫌弃道:“几位道友速速离去,莫要耽误本先生发财!”

    林彦喜与四位弟子,尚自抬头仰望,期待着某位先生,能够摆脱困境。谁料如今紧要的关头,对方竟然在琢磨着大发其财。而风峦与风松颇为机敏,与师兄、师姐使个眼色,架起林彦喜便踏剑飞起。

    “休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两位鬼巫岂肯罢休,转身便要阻拦。

    林彦喜师徒五人,仅仅离地十余丈,顿作慌乱,一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却听一声蛮横、霸道的叱呵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哼,谁敢阻拦?”

    只见无咎再次伸出右手,高高举着一个禁制封裹的珠子,带着要挟的口吻叱道:“鬼夜,既然你没有诚意,我便将玄鬼圣晶送给玉神殿,告辞——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鬼夜急忙摆手,两个鬼巫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比起圣晶的珍贵,五个修士的死活不值一提。而玄鬼圣晶,就在眼前,不怕它飞到玉神殿,而是怕它毁了。所谓的投鼠忌器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鬼夜道:“无咎,你敢敲诈?”

    某人倒是擅长敲诈,却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“鬼夜大巫,我怎会是敲诈你呢。我的玄鬼圣晶,总不会有假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仅有千块五色石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老,我二人尚能凑出数百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罢!”

    无咎稍加斟酌,大度道:“玄鬼圣晶,为鬼族所有,如今原物奉还,也不便过于苛刻!”他又伸出左手,晃动着手指头:“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,我没闲工夫,快将五色石尽数拿来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林彦喜师徒腾空飞起,再无阻拦,旋即越过山峰而疾驰远去……

    而无咎已被三位鬼族的高手困在当间,身陷重围,却浑然不觉,只顾着发财。不过瞬间,三个纳物戒子飞来。他将戒子抓在手中,凝神查看——

    “一五一十,十五、二十……”

    鬼夜交出五色石,只想换来玄鬼圣晶。一旦宝物到手,他绝不会绕了那个贪婪无耻的仇人。谁料对方得逞之后,竟然在计较五色石的数目。

    而仅有一千多块晶石,神识一扫,便清晰了然,却一块、一块查看。如此贪婪的嘴脸,着实叫人忍无可忍!

    鬼夜闷哼一声,叱道:“无咎,还我圣晶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一千五百二十三块,虽然不多,聊胜于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终于查清了五色石的数目,意犹未尽道:“多谢鬼夜大巫的孝敬!”

    一千多块五色石,竟然成了孝敬?

    鬼夜微微一怔,忙道:“你若存心使诈,我不会饶你,即使毁了圣晶,我也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无咎不慌不忙收起戒子,扭头看向远方。夜空之中,早已不见了林彦喜师徒的踪影。他稍稍松了口气,却又神色一凝,旋即挥臂抛出手中的圆珠,怪笑道:“嘿,买卖贵在诚信,圣晶还你……”

    鬼夜有些意外,抬手去抓。

    一颗裹着禁制的珠子,倏然飞到面前,终于看得清楚,却并非他所熟知的玄鬼圣晶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……”

    鬼夜察觉上当,挥袖阻挡,却火光闪烁,威势爆发。一切是如此的突然,又是如此的猝不及防。他抽身后退,唯恐躲避不及,伸手抓出一具白骨骷髅猛然划动,四周顿时多了一层厚厚的黑云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惊雷炸响,狂猛的力道便如一块巨石砸来。

    顿时骷髅悲鸣,黑云崩溃……

    鬼夜猛然退出去十余丈,似乎眼前依然有火光闪烁,耳边炸雷不绝。他再次后退几步,站稳身形,这才发觉衣衫破碎,便是胡须也短了一截。尤为甚者,一群幸存的鬼影,竟然不受驱使,慌乱涌入他手中的骷髅,以免再次遭到雷火的轰击……

    而便于此刻,夜空中又闪过一道彩虹般的剑光。随即惨叫声起,一位鬼巫没能躲过偷袭,肉身崩溃,跌下半空。另一位鬼巫惊慌失措,也不禁发出一声喊叫——

    “巫老,小贼在此——”

    而叫声未落,一道淡淡的光芒飞遁远去……

    不消片刻,阴风大作,与之瞬间,夜色中冒出五道鬼魅般的人影。均为老者,均是形容枯槁。为首的两人,面色苍白而威势莫测。不过,其中另有一人,身影虚实不定,显然便是失去肉身的鬼宿大巫。

    鬼夜迎了过去,羞怒道:“巫老,无咎果然来到此地,我虚以应付,只想拖住他,谁想他……”

    他摇晃着半截胡须,摊开双手,又急又怒,又是无奈。

    五位修士,逃得无影无踪。而那个无咎,在巫老带人赶来之际,也前先一步跑了。不仅于此,他还吃了大亏!

    巫老,便是鬼赤。随行的三人,乃是鬼丘与鬼诺、鬼达,以及失去肉身的鬼宿。

    而鬼宿似乎早有所料,恨恨道:“哼,那小贼毁了我精心炼制的鬼煞,又毁了我的肉身,绝不能等闲视之。故而我提前告知,结果又如何?”他摇晃着身影,又道:“我禀报巫老,急急赶来,还是晚了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鬼夜辩解道:“而他拿出玄鬼圣晶,鬼族至宝,试问,我岂能无视?”

    “哼,那不过是一件诡异的法器,威力不俗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非威力不俗,怎会让他趁机逃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叱呵,鬼宿与鬼夜不得不停止了争吵。

    鬼赤现身之后,便满脸的阴沉。他看向在场的众人,嘶哑道:“两群修士,均与无咎有关,且擅长同一套威力不俗的剑阵。诸位,是不是觉着有些蹊跷?”他抬手拈着长须,又道:“为了对付我鬼族,竟然招纳帮手,如今的无咎,野心不小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身旁的鬼丘点了点头,附和道:“据鬼宿禀报得知,两群修士,相隔千里,彼此照应,显然是有备而来。如今再次逃脱,只怕他来日更加猖狂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竟敢成群结伙,拉帮结派,玉神殿又岂肯饶他!”

    鬼赤发出冷笑,而苍白的脸色阴沉如旧。

    “巫老,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卢洲本土的风吹草动,均在玉神殿的关注之下。而如今的两位神殿使,却隐忍不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遑论如何,圣晶不容有失。今夜难得寻获小贼的踪迹,定要追他一个上天入地!”

    “巫老,小贼逃向北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追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