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六十九章 人无完人

时间:2018-05-14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看看0001、端条板凳来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道淡淡的光芒,划过夜空。

    像是流星,瞬息数千里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光芒的去势渐缓,从中现出无咎的身影,像是要停下歇息,而手中却拿出一枚图简查看。之后他俯瞰着脚下的山川丛林,辨认着所处的方位。而仅仅是几个喘息的工夫,有强大的神识横扫而至。

    鬼赤、鬼丘,与两个大巫,已发现他的踪迹,追来了!

    无咎没有惊慌,而是挑衅般的啐了一口,随即飞身化作光芒,一路向往疾遁而去……

    须臾,天色拂晓。

    神识之中,四道人影,依然紧追不舍,且愈来愈近。

    那四位老鬼,不愧为鬼族的高人,遁法极为强大,仅仅两个时辰,便已追到了千里之内。

    无咎犹在飞遁不止,而身子突然分开,化作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影,一个往东、一个往西……

    转瞬之间,四道人影疾驰而至,稍稍一缓,彼此相视冷笑,继续往前追赶。

    某人的伎俩,也不过如此!

    果不其然,半个时辰之后,那消失的人影,再次冒了出来,很是慌里慌张,而去势却猛然加快……

    “飞魂术?”

    “正是我鬼族的遁法!”

    “不仅于此,小贼的分身术,也应该来自我鬼族的《玄鬼经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竟然修炼我鬼族的功法,岂非是说,一旦被他知晓玄鬼圣晶的隐秘,便可将其据为己有而修为大涨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追——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旭日高升。

    晴朗的天光下,划过四片淡淡的乌云。乌云所去的方向,一道人影犹在仓惶逃窜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前方那道逃窜的人影,突然奔着下方的山谷遁去,随即金光一闪而失去了踪影……

    乌云倏然而至,从中现出鬼赤、鬼丘、鬼达、鬼诺的身形。四人低头查看,顿作恍然,转身便要奔向来路,却又相视摇头而恨恨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我追到此处,竟是小贼的元神分身。而元神之体,遁法诡异,且藏入地下,极难找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小贼祭出假身之时,以分身引诱你我继续追赶,而他本尊施展隐身术,借机遁入地下。恰是拂晓时分,山谷丛林晦暗。如此虚虚实实、真真假假,你我过于急切,难免失察!”

    “何不回转……?”

    “以小贼的诡诈,此时回转,为时已晚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言不差!从他昨晚现身于唐木镇,救助同伴,又重创鬼宿、鬼夜,直至逃窜,无一不诡诈重重而令人猝不及防。长此以往,更难对付……”

    “料也无妨!只须抓住小贼的短处,便可将其置于死地!”

    “巫老,请指教——”

    “鬼丘,你说——”

    “历经数次交手,屡屡被小贼逃脱。而他得意一时,难以长久。依我之见,他有两个短处,只须稍加谋划,再加上巫老的冤鬼千寻之术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咎不会知道,又将遭到怎样的算计。

    而他也懒得多想,一路走到今日,不是拼杀,便是逃亡,即使殚精竭虑,用尽手段,最终也不过是为了活下来。

    嗯,依然活着!

    地下深处,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无咎的双手抓着晶石,盘膝而坐,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两眼眨动而神色戒备。

    此番结队外出,扫荡鬼族,虽然有点莽撞,却也迫不得已。

    鬼族已然抵近碧水崖,倘若继续南下,尚在碧水崖闭关的灵儿,以及忙着炼制铁弓、箭珠的彦日与彦烁,必然受到惊扰。唯有加以狙击,或是将鬼族引到别处,方能让碧水崖远离祸端。此外,林家子弟与荀万子等人,也修炼了天虎阵,亟待实战一番,来检校剑阵的威力。

    他与林彦喜,各自带人前往唐木、玄铺、溪山与贡岭四个集镇,也果然撞见鬼族,并分别遭遇了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谁料竟然引来了鬼赤与鬼丘,当真是凶险万分。而那两位老鬼的现身,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唐木镇,与林彦喜夜宿之地,仅有一千多里,鬼夜遭到重创,远逃之际,见他无咎奔着这边赶来,必然要通传消息,召集鬼族的高手。故而,他无咎救下林彦喜师徒之后,便张口提到鬼宿,以此来试探鬼夜。而鬼夜却避而不谈,显然已获知了唐木镇的详情。于是他以最后一颗箭珠,冒充玄鬼圣晶,逼得鬼夜投鼠忌器,同时也没有忘了留意远处的动静。当神识之中稍有察觉,即刻跑路,接着又以阴木符与元神分身,骗过鬼赤,使得本尊逃脱追杀,就此躲入地下。

    回头想想,着实惊险万分。

    看似打打杀杀,你追我赶,倒也简单,而稍有疏忽,便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呢!

    却也并非没有收获!

    经此一战,荀万子五人的天虎阵法,愈发的娴熟,以后对付鬼族,或妖族,亦将更加的得心应手!

    只可惜林彦喜遭到重创,所幸安然逃离,而经历此番血战,有了前车之鉴,对于他师徒五人来说,又何尝不是一大收获呢!

    再一个,他无咎往北而逃,随着鬼赤与鬼丘的追赶,鬼族的大批高手,必然尾随而来,也使得碧水崖没了侵扰之忧……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又喘了口粗气。少顷,手上多了三个戒子。看着其中的五色石,他不禁咧嘴一乐。

    仇家,亦并非一无是处。这不,孝敬了一千多块五色石呢!

    怎奈季渊所赠的箭珠,已消耗殆尽。否则见到鬼赤,不知能否再糊弄一下那个老鬼!

    无咎收起戒子,默然等候。

    直至几个时辰之后,黑暗中,一点金色的光芒疾驰而来。随即一个光着屁股的金色小人到了近前,气喘吁吁,很是狼狈不堪。正是元神的分身,直接扑向无咎而瞬间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嗯,小家伙劳苦功高,此番累得不轻!

    元神分身的回归,让无咎真正的放下心来。他抓着晶石,继续歇息。三日之后,终于养足了精神。他催动遁法,在地下寻觅而行。直至千里之远,这才悄悄潜出地下。他稍加辨认方向,又一头遁入地下。

    须臾,已然置身于一个封闭的洞穴之中。

    无咎落地之后,凝神张望。

    洞穴为天然而成,十余丈方圆,怪石嶙峋,阴寒潮湿。而洞穴角落的空地上,却插着六根手腕粗细的玉石柱子,各自刻有符文,并有阵盘位于其中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亮,抬脚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临行前,韦春花给了他一枚图简,拓印着位于各地的传送阵,共计有十几处之多,以防他遭遇不测而借以脱身。而此处的传送阵,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那位老姐姐,虑事周全啊。倘若卢洲各地,遍布传送阵,无疑有着诸多的便利!

    无咎走到阵法之中,低头查看。阵盘之上,标示了三个地方,分别位于正北、东北与正南的三万里之外。

    不如接着往北而行,若是没有遇见鬼族,便顺道打探消息,然后再返回碧水崖?

    无咎摸出六块灵石,敷设于阵脚之上,抬手打出法诀,顿时消失于闪烁的光芒之中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碧水湖。

    湖中的一座山峰脚下,并排开凿了几间洞府。其中最大的一间洞府,分为内外两层,有石厅与静室,显得颇为的宽敞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石厅内,挤满了人。

    林彦喜,盘膝坐在地上,脸色有些苍白,显然是伤势未愈。四周则是站着他的几个弟子,还有韦春花,梁丘子,姜玄,汤哥,甘水子,以及荀万子等人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无咎与林彦喜,联手外出扫荡鬼族。而十日之后,荀万子五人回来了,皆安然无恙;又过了几日,林彦喜师徒也回来了。却不料林彦喜惨遭重创,使得众人大吃一惊,急忙过来问候,并为之庆幸不已。而获悉原委之后,各自又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因为无咎、无先生,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“我师徒逃走之时,无先生正在逼迫鬼夜大巫交出五色石。至于究竟如何,不得而知……”

    林彦喜应该吞服了丹药,又在途中歇息了几日,如今虽然伤势未愈,却也略有好转。他道出详情之后,歉然道:“只怪本人修为不精,拖累了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梁丘子摇了摇头,安慰道:“面对一位大巫与两位鬼巫,林老弟能够大战数个回合,并护持弟子无恙,足以令人敬佩!不过……”他面带忧色,转而又问:“如你所言,无咎是死是活,人在何方,皆无从知晓?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林彦喜叹息一声,道:“但愿无先生,他吉人天相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再直呼无咎其名,而是一口一个无先生。无咎不仅救了他的性命,还救了他的四个弟子,使他感念愧疚之余,更多了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梁丘子则是看向众人,无奈道:“你我相聚于此,均与无咎有关。倘若他迟迟不见回转,三、五月尚可,三年五载,又该如何?”他面带苦涩,又道:“水子,汤哥,卢洲已没有我师徒的容身之地,返回天卢海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来到卢洲,只为游历、避祸,遇到了无咎之后,这才改变了念头。而如今无咎下落不明,他无从凭借,没了寄托,也只能返回天卢海的玄明岛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相对于众人来说,韦春花更为关切无咎的安危。见梁丘子要离开碧水崖,她忍不住问道:“林门主,你是说,无先生,他逼迫鬼夜交出五色石?”

    林彦喜答道:“正是!无先生拿出箭珠,声称是鬼族至宝,要鬼夜大巫拿出五色石赎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韦春花与身旁的姜玄笑了笑,转向梁丘子道:“无咎他既然敢于敲诈鬼族的大巫,他便有十成的把握逃脱险地。以老身之见,他此时应该躲在某个地方饮酒呢!”她冲着林彦喜拱了拱手,又道:“林门主安心养伤,改日再来探望!”

    林彦喜精神一振,忙道:“我要在此看着彦日、彦烁炼器,诸位有所不知,箭珠之威,出乎想象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听说无咎无恙,也不便离去,欣慰道:“既然如此,且等他归来。而那个小子,虽然机智多变,却并非完人,一旦被人抓住短处,或将陷入不利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