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七十一章 愿否尝试

时间:2018-05-18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砸锅卖铁人、路虎极光霸道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背着双手,抬头看天。

    所在的石坑,仅有两三丈深,四五丈宽。而人在坑中,仿佛与世隔绝,自成一统。曾经浩瀚无边的天穹,被石坑阻挡,也只剩下了窄窄的一片。而天地广阔,绝非眼前所见,想要看的更远,唯有飞得更高……

    “前辈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叫作落羽的女子,气息、经脉已渐渐顺畅,而她依然站在原地,有些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“不知……前辈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!”

    无咎转过身来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空地上,还扔着一套衣衫,乃高云庭所留,而那个家伙声称找人报仇,却迟迟未见回转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怎会结识高云庭呢,又要去往何方,不妨告知一二,或许我能帮你一把也未可知!”

    无咎说道,抬起右手。右手的拇指,缓缓浮现出一圈白色的指环。少顷,他又一甩袖子作罢。酒瘾来了,而夔骨神戒中的藏酒早已没了。曾经的白玉酒壶,也是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鬼妖二族无恶不作,所到之地,村镇、灵山,无不遭殃。我落家阖族尽灭,仅有晚辈外出而侥幸活命。怎奈天下大乱,也无处可去,便躲到这荒山野岭,恰遇几位道友,同为遭劫幸存之人,于是结伴相处……”

    落羽如实道出她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而那位高前辈,豪爽仗义,颇得人缘,故而落羽对他,也是尊敬有加,谁料……”

    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!”

    “多谢先生教诲!”

    这女子来自一个小的修仙家族,年岁不大,相貌不俗,却也涉世不深。

    无咎告诫一句,沉吟道:“照此说来,各地逃亡的修仙者,不在少数?”

    落羽道:“鬼妖作乱,已达数年之久,深受其害者,不计其数,而幸存者倒也为数不少,或是投奔大的集镇与灵山仙门,或藏于深山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,若有所思,少顷,道:“也罢,你且跟着我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落羽有些意外,眼光一瞥,脸色微赧,却又不敢应声,也不敢顶撞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几道人影出现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诸位兄弟,便是此处——”

    为首之人,正是高云庭,随其现身的四位男子,应该便是他找来的帮手。

    “你胆子不小,竟然未逃!”

    五人来到石坑的上方,踏剑盘旋。

    其中的高云庭更是气势汹汹,居高临下,伸手叱呵——

    “这位道友,识趣的话,跪地求饶,赔礼道歉。如若不然,我让你悔恨终身!”

    他倒是满脸的正气,叱呵之际,不忘与同伴分说——

    “诸位兄弟,我与落羽在此探讨功法,而他突然闯来,并出手行凶,不外乎窥觑落羽的美貌而欲强行占有啊!”

    高云庭显得颇为气愤,怒道:“如此无耻之徒,当予以严惩,否则不足以彰显正道,不足以伸张正义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话音未落,一道淡淡的人影突如其来,随之莫名的法力笼罩四周。他微微一怔,便要躲避,却动弹不得,旋即已被人抓着脖颈而翻身栽落石坑。

    他的四位同伴大吃一惊,急忙飞剑在手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站在原地,气定神闲。好像那闪遁来去的人影并不是他,而他的身旁却多了一人,却不容对方挣扎,被他一脚踏在背上。

    被生擒活捉的正是高云庭,挣扎不得,连声惨叫……

    而与之瞬间,无咎不再隐瞒修为,威势缓缓散出,旋即抬眼一瞥,笑道:“诸位切莫忙着动手,且听听落羽本人所言。”

    半空中的四位修士,距石坑不过十余丈,本想着冲下来救人,又是脸色大变而错愕不已——

    “地仙五层……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位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放开高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落羽也是颇为惊慌,连连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位无先生,年纪轻轻,举止狂野,便是骂起人来也是出口成脏。本想着他与高云庭一样,是个伪君子。谁料他竟然是位地仙的高人,眨眼之间便将高云庭生擒活捉。此时他又让自己出声辩解,再也不能罔顾了他的一番善意!

    “诸位前辈!”

    落羽虽然涉世不深,却也聪慧而善解人意。她强作镇定,冲着半空中的出声道:“实情并非如高前辈所说,他借口传授功法,实则要夺去晚辈的身子,所幸无先生相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抬手一招,一套衣衫飞落面前。

    “嘿,高云庭,你光着屁股跑了,还敢回头找我算账,且如此的正气凛然,倒也是个人物啊!”

    无咎的脚下用力,惨叫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前辈,请求饶过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不理高云庭的求饶,抬起头来,笑着又道:“诸位若是还想救人,动手吧——”

    半空中的四位修士面面相觑,旋即又是尴尬,又是愤怒不已——

    “高云庭,你竟是如此好色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身为长辈,岂能欺辱一个弱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满口谎言,无良无德……”

    “欺骗道友,令人不齿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我只当诸位与这家伙沆瀣一气,如此便好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,飞起一脚。

    高云庭被踢得翻滚出去,并无大碍,慌忙爬起,连连拱手——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脚下留情,诸位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他顾不得狼狈,辩解道:“本人真的在传授功法,乃正宗的双修之法,只怪我操之过切,而落羽又性情腼腆,难免闹出了误会!”

    而他愈是辩解,愈是证实了他的无耻勾当。

    四位同伴不予理会,纷纷拱手致歉——

    “惭愧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差点冤枉了好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前辈,如何称呼……”

    “吴昊与众位兄弟给您赔罪……”

    从落羽口中得知,她与一群修士,为了躲避灾祸,聚在荒山野岭之中,彼此之间并无过多的交情。而其中有好色无耻之徒,譬如高云庭;也不乏正直之士,便如眼前的这四人。

    “同为落难之人,不必多礼!”

    无咎踏空而起,摆手笑道:“本人无咎,诸位若不见外,唤一声无先生,倒也显得亲近!”

    他难得报上真名实姓,有心结识这几位修士,以便打探风声,获悉鬼妖二族的动向。谁料对方却是面面相觑,神情各异——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无咎、无先生?”

    “听说无咎与鬼妖二族,甚为密切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许同名同姓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不知你又是哪一位……?”

    “唉!我的名声,竟然如此不堪!”

    无咎摇头叹息,苦笑道:“叫作无咎、无先生者,天下只有我一个。不过,妖族有个叫作高乾的家伙,也自称无咎,四处败坏我的名声。而实不相瞒,数日前,我刚与妖族的几位大巫交过手,因寡不敌众,暂避此地。却不知诸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许不假,听说占据盘龙山的无咎,是个壮硕的汉子,络腮胡子,与无先生的相貌截然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仅有地仙修为,敢与鬼族大巫交手?”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无先生能够救下落羽,绝非所传的恶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且去栖云谷盘桓一二,再详谈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四位修士虽然疑惑未消,还是邀请无咎前往栖云谷作客。

    无咎很是爽快,点头答应,而他临行前,不忘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落姑娘,跟着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落羽犹自站在石坑中,急忙踏起飞剑跟了过去。她并不在意那位无先生的名声,她只知道对方是位地仙高人。能够得到地仙高人的相救与庇护,无异于一桩机缘。何况对她这样一个无依无靠的筑基女修来说,她也无从选择。

    而高云庭似乎也无路可去,竟也默默随行。

    穿过大片丛林,又翻越几座小山,前方出现一个群山环绕的所在,便是所谓的栖云谷。

    山谷仅有数里方圆,看着倒也寻常,而挨着山脚,开凿了一排山洞。山洞前的山坡上,则是摆放着几块青石。头顶有树冠蔽日,四周涧溪潺潺。如此一个栖云谷,倒也清静而又隐秘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山洞前,在青石板上盘膝而坐,又与无咎寒暄了一番,无非想要打消心头的疑虑。而无咎则对于盘龙山有了兴趣,彼处,据说还有一个“无咎”。

    此处,住着六人,落羽、高云庭之外,还有另外四位修士,分别叫作吴昊、李远、万争强与木叶清。

    吴昊,中年模样,浓眉方脸,乱发披肩,个头粗壮,沉默寡言,呈现出人仙八层的修为;李远,三十多岁的光景,身材敦实,头顶挽髻,双目有神,显得颇为精明,呈现出人仙九层的修为;万争强,身高体壮,也是三十出头,粗布衣衫,像个山里的汉子,呈现出人仙六层的修为;木叶清,二十七八岁的光景,略显瘦弱,动辄含笑,性情随和,呈现出人仙五层的修为。

    据悉,栖云谷,曾为吴昊所独有,见有落难的同道前来,便也予以收留。六人结伴隐居,倒也与世无争。而如今天下大乱,小小的栖云谷又如何置身度外。为此,众人亦是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无意留在栖云谷,问道——

    “诸位,盘龙山位于何处?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所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找到那个假冒我的家伙,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盘龙山,聚集成群的妖族高手,使不得!”

    “嘿,妖族的妖仙高手,也不过数十个,杀一个,少一个,总不能任由那帮家伙为非作歹!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所言有理!这般躲下去,终非长久之计,只怪我等修为低劣,难以应对!”

    “有心无力,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我倒是有个法子,不仅能够帮着诸位自保,即使面对鬼妖二族也足以一战,却不知诸位愿否尝试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