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七十二章 狭路相逢

时间:2018-05-18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万争强道友、jourbox、端条板凳来的捧场与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栖云谷。

    山谷的主人,也就是吴昊、李远、万争强、木叶清,还有高云庭,皆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山坡的石头上,只有无咎在闭目静坐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走来,轻声道:“无先生,晚辈为你开辟了一间洞府……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山脚下,还真的多了一个山洞。

    无咎睁开双眼,随声道: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女子默然不语,神情忐忑。

    无咎回头一瞥,接着道:“竟让落羽姑娘,为我开辟洞府,真的过意不去,而我答应吴昊、李远,也不过短暂逗留而已,既然此处清凉自在,不妨闲坐个三五日!”

    落羽咬着嘴唇,小心问道:“无先生去往何方,何时回转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笑了笑,安慰道:“放心便是,我不会丢下你!”他转而看着寂静的山谷,又自言自语:“一个筑基女修,与几个各怀心思的人仙高手待在一起,多有不便……”

    落羽悄悄松了口气,壮着胆子又问:“先生,晚辈能否拜您为师?”

    “拜我为师?”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自嘲道:“我自家尚且懵懂呢,你拜我作甚?”

    落羽的脸色微红,咬了咬嘴唇,转身走到另外一块石头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里,这位无先生的心思,着实难以揣度。既然不愿收她为徒,又为何要将她带在身边呢?

    无咎没有拜过师父,也没有开门收徒的念头。不过,面对执着仙道的修士,他却心存敬意,也乐善好施。他抬手抛出几样东西,示意道:“或能 帮衬一二,拿着吧!”

    落羽慌忙伸手去接,竟是两枚玉简,两把飞剑,还有一个戒子。玉简拓印着一套功法与一门遁法;戒子内装着两百块灵石;两把飞剑,皆品质不凡。她顿作欣喜,道:“多谢先生!”

    无咎却抬头远望,忖思道:“嗯,让那几个家伙修炼天虎剑阵,是否失算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留下,便是想要说服刚刚结识的几位修士一起对付鬼妖二族。而惨遭鬼妖戕害的修士虽然为数众多,却人心惶惶,各自躲藏,使得鬼妖二族更为肆无忌惮。倘若能够将一个个正义之士召集起来而联手反抗,或能遏制鬼妖二族猖獗的势头。

    不过,几位道友的品行操守,叫人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尤其是高云庭,过于好色。虽说男人好色,倒也寻常,他却毫无廉耻,淫徒一个啊。而他辩解道歉之后,吴昊四人也不便将他驱离。何况修炼天虎剑阵,五位人仙缺一不可,为了对付鬼妖二族,眼下也只能拿他凑数。

    五人已去荒山密林之中,修炼阵法。若是修炼无果,就此作罢。且等几日,以观后效……

    落羽见无先生独坐冥思,不敢惊扰,转身返回自己的洞府,犹自暗暗喜悦不已。

    家破人亡之后,她逃到栖云谷,遇到几位相同处境的人仙,本以为能够得到庇护,谁料那位高前辈却窥觑她的美色。之所谓人心莫测,祸福难料。她一介女修,无依无靠,身不由己,又能如何。眼看着厄运难逃,又遇上了无先生,一位地仙高人,不管怎样,至少对方真诚相待而善意呵护。

    落羽坐在山洞内的石榻上,看着玉简内的功法,把玩着飞剑,脸上露出久违、而又欢欣的笑容……

    转瞬之间,五日过去。

    清晨的栖云谷,薄雾笼罩。山坡的青石上,无咎一手托腮,一手握着玉简,兀自盘膝独坐而默然入神。当一缕曙光洒落山谷,他悠悠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五道人影,踏着飞剑,穿过晨雾,由远而近,相继落在山坡之上。

    为首的竟是吴昊,跟随左右的则是李远、万争强、木叶清,而高云庭则是落后几步,神色躲闪,心虚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诸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连日修炼阵法,难免劳乏,且返回洞府,歇息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撩起衣摆,抬脚落地,站起身来,诧异道:“仅仅修炼五日的阵法,诸位便已劳乏?”

    与其想来,吴昊五人外出修炼天虎剑阵,不耗上半个月,休想有所收获。而若要修炼娴熟,至少一个月的苦功。于是他留在此地,便是等着众人遇到修炼上的困惑而给予指点。而这五个家伙,倒是回来了,却并非请教,而是叫苦叫累。

    都是什么人啊!

    若说林彦喜与荀万子等人,为勇武担当之辈,而这帮家伙,简直就是偷奸耍滑之徒。

    却听吴昊笑道:“呵呵,剑阵固然不俗,修炼五日,足矣!”

    李远跟着说道:“高兄弟与木兄弟,领悟阵法稍欠火候,而在我三人的相助之下,已无大碍……”

    万争强得意附和:“嗯,理当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木叶清倒是有些愧疚,歉然道:“修为不济,也是无奈……”

    高云庭连连点头,却有所顾忌而没敢出声。他挨了两脚之后,对于某位先生,有着难以消除的恐惧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虽然仅仅修炼五日,而威力强大的剑阵,已被众人掌握而施展无误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无咎懒得多说,反问道:“既然如此,诸位敢否与妖族,或鬼族一战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何不敢。而鬼妖二族,并未入侵栖云谷,你我又何必自找麻烦呢!”

    “吴兄所言极是,与鬼妖开战,无关胆量,在乎明智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脸色一僵,打断道:“盘龙山,位于何方?”

    这几个家伙,不仅滑头,找起借口,也是如此的理所当然。什么叫自找麻烦?什么叫在乎明智?哦,与鬼妖开战,便是傻子、疯子?

    一番苦心,落空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也不必留在栖云谷。

    吴昊与几位兄弟换了个眼色,不以为然道——

    “盘龙山,乃是民间俗称,图简之上并未标注,一时难以说明。本人倒是知道地方,又能怎样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彼处有妖族出没,岂敢亲临险地?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是要杀了假冒他的妖人,依我之见,也不过说说而已,切莫意气用事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翻着双眼,无奈道:“我或是图个口舌之快,或也意气用事,不过烦请诸位带个路,抵达盘龙山之后,诸位便可离去!”

    吴昊与李远、万争强面面相觑,神色迟疑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去万里之遥,途中凶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你是否再斟酌、斟酌?”

    又是传授剑阵,又是阐明大意而好言相劝,结果不仅空等了五日,还成了一个缺少心智的傻子。

    无咎皱起眉头,淡淡道:“本先生的天虎剑阵,来自玉神殿,并非旁门左道,亦非不值钱的法门。请诸位拿出五千块五色石,用作补偿。如若不然,哼……”

    软弱不成,他只能耍起强横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吴昊、李远与万争强,皆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木叶清则是有些慌乱,摊手道:“莫说五色石,灵石也没几块……”

    高云庭却躲在一旁,禁不住的由衷暗赞:“不愧为前辈高人,先是循循善诱,然后一击中的,若是换成女子,断无逃脱的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而吴昊、李远、万争强三人虽然错愕,却并未惊慌,彼此换了个眼神,试探道——

    “无先生,息怒!”

    “即使将我兄弟杀了,也拿不出这多的五色石!”

    “是否便如所说,仅仅带路而已……?”

    无咎早已大失所望,不耐烦道:“即刻动身!”

    三人相视一笑,招呼木叶清与高云庭同行。

    无咎想了想,也将落羽从洞府中唤了出来。此番离去之后,他是不愿再次返回栖云谷。

    而落羽获知要前往盘空山,全无遭遇妖族的恐惧,反而颇为振奋,使得俏丽的容颜更添几分姿色。高云庭忍不住眼馋偷窥,她却目不斜视,只管紧紧跟着无先生而不离左右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行七人离开栖云谷,直奔西北方向而去……

    万里之遥,不过两、三日的路程。

    吴昊倒也谨慎,唯恐遭遇不测,他带着众人避开宽阔的原野,穿行于高山密林之间。且黄昏歇宿,清早启程,一路之上,倒也顺利。途中,无咎沉默不语。而吴昊与四位修士倒是说说笑笑,臭味相投的样子。

    第四日的黎明时分。

    众人落在一个峡谷之中。

    峡谷足有两里多宽,十余里长,一端连接崇山峻岭,一端通往开阔的谷地。

    尚未穿过峡谷,吴昊匆匆止步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三十里外的那座山,便是盘龙山。据说,山上有个小仙门,已遭覆灭,如今被妖人盘踞。还望你三思,莫要轻涉险地。话已至此,告辞——”

    越过空旷的山谷看去,三十里外,果然有座山,虽然仅有数百丈高,却巨石环绕,宛如龙盘,颇具气象。恰逢天色昏沉,不见日头,晨雾笼罩,使得那龙盘山更多了几分神秘。

    而吴昊将无咎带到此处,一刻都不愿逗留,拱了拱手,便要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谁料便于此时,两道人影从身后的方向,横穿峡谷而来,虽然鬼鬼祟祟,却个头粗壮,踏空而行,显然不是寻常之辈。

    “哎呀,妖人——”

    高云庭看得清楚,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他的几位兄弟,也慌乱不已。

    “怎会这般凑巧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此番被你害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糟了,应该早已发现你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同样有些意外,刚刚抵达此处,又是清晨时分,便遇到两个妖人。他凝神张望,泰然自若道:“此处由我应对,诸位离开便是……

    正如所说,那两个妖人,或许早已潜伏在峡谷中,只等外人闯入,便双双现身而联手扑来。

    而吴昊却是抓出飞剑在手,啐道:“呸!既然遇上了,又如何离开。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狭路相逢——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竟然带头奔着那两个愈来愈的妖人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圆滑世故的李远、万争强,以及好色的高云庭,还有性情随和的木叶清,竟也紧随其后,一个个杀气彪悍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