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百七十三章 歪门邪道

时间:2018-05-18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981nanhai/社保yuangong/充电宝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转瞬之间,五人冲出去数十丈远。

    两个妖族的汉子,根本未将几个修士放在眼里,气势汹汹扑了过来。却见晨雾弥漫的峡谷中,另有一男一女站在原地。女子倒也罢了,而那男子似乎并不陌生。两个汉子微微一怔,来势一顿,竟匆忙转身,腾空往上飞去。

    妖人怕了,要逃?

    吴昊、李远、万争强、木叶清与高云庭,已冲到近前,岂肯罢休,踏剑紧追,剑光出手,大声吼叫——

    “烈虎啸西风……”

    “奔雷焚洪荒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瞬间,五道剑光破风呼啸,接连炸开两团刺目的光芒,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便如猛虎啸天,又似天雷绽放。凌厉的杀机轰然而去,狂猛之势威不可挡。一个妖族的汉子躲避不及,顿时卷入惊涛骇浪之中。而他挥舞铁棒正要挣扎,又一道光芒怒袭而至,随即惨叫一声,返身栽下峡谷。另一个汉子侥幸逃脱,竟头也不敢回,从半空中横掠而过,直奔盘龙山的方向遁去。

    而吴昊五人,只顾着追向坠落的妖族汉子,催动飞剑乱劈乱砍。那倒霉的汉子,尚未落地,已血肉纷飞,便是骨头也被劈成粉碎……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站在原地,像是在看热闹。而连番的错愕之后,他不禁咧嘴一乐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没了指望,谁料竟有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那几个家伙,看似圆滑世故,品行不端,且各怀心思,而一旦危急关头,旋即爆发出惊人的凶悍与疯狂的斗志!尤其是仅仅修炼五日的天虎剑阵,虽然大相径庭,而所呈现的威力,却是颇为的惊人!

    “呵呵,数百五色石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玄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乃你我所获,与他何干……”

    寒风瑟瑟,晨雾消散,杀机犹存,血腥呛鼻。而峡谷之中,却响起笑声。

    吴昊与几位同伴,杀人之后,收获颇丰,各自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无咎走了过去,出声道:“诸位首战告捷,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五人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莫非要坐守渔翁之利?”

    “身为前辈人物,如此不妥吧?”

    “你方才袖手旁观,并未出手,岂能参与分润,也不合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发觉这几个人仙修士,并不惧怕他地仙高人的威名。或者说,他名声已坏,已到了无足轻重的地步?尤其是吴昊、李远与万争强,不仅暗藏戒心,而且流露出轻视之意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摆手道:“我所传授的天虎阵,有四套阵法变化,而诸位所施展的剑阵却大不相同,难免让我困惑不解!”

    五个人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也很好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天虎阵,竟有四套剑阵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当一套剑阵,四套口诀……”

    “觉着麻烦,去繁就简……”

    “故而,仅仅修炼五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烈虎啸西风,奔雷焚洪荒,倒也不差啊,难不成,要重头修炼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必!”

    无咎愕然之余,若有所悟道:“典籍有云,道不可名,法无定法。诸行无常,诸法无我。便是告知世人,凡事切忌拘泥自我,当审时度势,方为天道自然!”

    也难怪他有所感触,他将天虎剑阵,传授给了吴昊五人,只想能够修炼娴熟,以便日后用来对付鬼妖二族。而对方却修炼有误,干脆将错就错,更改了剑阵的口诀,反倒使得剑阵的威力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法无定法,莫不如是。

    所谓的机缘,也往往来自于阴差阳错,来自于不拘自我的一次尝试,说不定便有意外的收获。而敢于打破常规,看破自我,又何尝不是一种勇气呢!便如当年的那个没落公子,曾经的无先生……

    “无先生,告辞!”

    “后会无期……”

    “羽儿,何不跟我返回栖云谷……”

    五个家伙,杀了人,劫了财,便要告辞离去。而高云庭,对于落羽,依然有些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挽留,拱了拱手,算是送别,却又突然问道:“诸位,可知本人来到此处的用意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无先生,不愧为前辈高人,果然另有企图!”

    吴昊,看似沉默寡言,而一旦出声,便本性尽显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有话不妨直说!”

    李远与万争强换了个眼色,似乎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请指教!”

    木叶清倒是恭恭敬敬,与高云庭一起静待下文。

    无咎笑了笑,分说道:“妖族毁灭仙门之后,必然大肆劫掠,只须尾随其后而见机下手,必当有所斩获!而我据我所知,妖族仅有数十个妖仙,却三五结伙而分散各地,实乃天地良机。也果然不出所料,我已连杀数个妖仙,如今又寻至盘龙山,嘿嘿,多谢诸位带路,不送!”

    而五人并未急忙离去,彼此相视,心思各异,纷纷出声道——

    “凡俗有句话,黑吃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乃匡扶正义,替天行道,趁机发笔横财,也不为过吧?”

    “据悉,万圣子堪比飞仙,一旦遭遇,十死无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万圣子顾惜名声,从不参与劫掠,想要遇到那个老妖物,该是怎样的运气!而方才诸位也看得清楚,那个逃走的妖人,躲入盘龙山,至今未见露头。万圣子显然不在此地,故而惧怕了你我的人多势众!”

    “你已杀了数个妖人,收获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过数万块的五色石,诸般宝物不值一提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数百万块的灵石呢,天呐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,后会无期!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慢着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丛林与乱石之间,冒出两道人影,一个是无咎,一个是落羽。

    山高林密,地处僻静。

    落羽惴惴不安,脸色微红,胸口起伏,小声问道:“无先生,你将晚辈带到此处,是要……是要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之前,她还在峡谷之中,而稀里糊涂之间,便被抓着手臂,强行带到此地。她曾经吃过大亏,有过前车之鉴,如今又是孤男寡女,仿若情景重现。她忍不住有些慌乱,身子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无暇多想,直截了当道:“落姑娘,代我走一趟碧水崖,捎一个口信,如何?”他拿出一枚图简,示意道:“相关事宜,自行查看——”

    落羽的脸色又是一红,连忙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无咎似乎有些放心不下,继续说道:“碧水崖距此足有十万里呢,而只要途中多加小心,再借助传送阵,料也无妨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十万里……”

    落羽暗暗吃惊,伸手接过图简。

    无咎想了想,拿出一个白玉酒壶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一陌生女子,寻至碧水崖,难免惹来猜疑,且将本人的信物,交给韦春花,或是灵儿,她二人必然热忱相待!”

    无咎交代了几句,含笑问道:“落姑娘,能否担当此行?”

    落羽的神色郑重,再次点了点头。而不过眨眼之间,面前的人影没了,只剩下她独自站立,依然心头“砰砰”直跳而恍如幻觉。

    那位无先生,不仅敬重自己,相信自己,而且以要事相托!

    落羽缓了口气,看向手中的图简。少顷,她咬了咬嘴唇,闪身遁向地下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瞬之间,无咎返回峡谷。

    而峡谷中,有人在等候,正是吴昊、李远、万争强。木叶清与高云庭。五位修士,并未告辞离去,而是改变了念头,要一同前往盘龙山。

    几个妖人,何所惧哉。斩妖除魔,乃修仙之士的道义所在。有天虎剑阵呢,自保无虞。一旦有所斩获,便是一笔横财。不,应该称为机缘。之所谓,凶险与机缘并存,生死与灵石同在!

    无咎赶到近前,也不落地,抬手一挥,招呼道:“有劳诸位等候,走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早已迫不及待,踏剑而起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抵达盘龙山。散开神识看去,山上虽有房舍、洞府,却并无人影,也没见到之前逃走的妖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吴昊、李远、万争强,虽为求财而来,却极为小心,各自换了个眼色,与木叶清、高云庭左右散开,围绕着盘龙山四处查看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离地数丈,踏空而立。看着众人的举动,他不禁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为了帮着众多的无辜摆脱祸害,少死几个人,真是煞费苦心。而林彦喜与荀万子等人的挺身而出,是仇恨所致,所凭借的是担当与道义;吴昊与李远这几个家伙,则纯属私利所诱。换句话说,也就是被本先生骗来的。

    《天刑符经》有云:观天之道,执天之行。行事之法,关乎境界,造化不同,缘法各异。于本先生看来,也不外乎王道,或霸道,或君子、小人之道。

    而对付鬼妖二族,只能用歪门邪道。

    怎奈打打杀杀,带着一个女子多有不便,且让落羽前往碧水崖捎个口信,以免韦春花与灵儿惦念……

    “山上并无异常!”

    吴昊等五人搜寻了一圈,毫无收获,也不用召唤,纷纷聚拢过来。

    无咎早有所料,笑道:“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闪身遁入地下……
小说推荐